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49章
第四十九回:回家

沈七懵懵懂懂的被蘇母緊握著手,被蘇家眾人攙扶著,就這麼走進了將軍府的大門。沈七有一種感覺,不誇張的講,看蘇府接她入府的架勢就差敲鑼打鼓了。

蘇母認定了沈七就是她的女兒小七,拉著沈七一路走,一路教她認路,絮絮叨叨的說著家裡這些年的變化。沈七雖然是在王府做下人,但寫意山水般的亭台樓閣,十步一景,她都在暄王府見了許多年。是以初到將軍府時,並沒有顯得窘迫,更多的是類似近鄉情怯的複雜情感,難以言說。

沈七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情緒,直到蘇母推開了那扇門,彷彿打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又彷佛是遞給她一把鑰匙,幫助她找回自己的過去。

誠如蘇母所說​​,這間寬敞,通透的屋子,看起來更顯示個小女孩的屋子。因為屋子裡面除了御賜的寶物外,更多的是小孩兒的玩具。整整半日,蘇母都拉著沈七的手,在這個屋子裡,一樣一樣東西拿給她看,一件一件故事的說給她聽。

沈七起先一直沉默聆聽,然後儘量的笑給溫柔熱情的蘇母看,沈七以前不常笑的,以前對著鏡子練習微笑,想要笑給沈重華看,都不用別人說,連她自己都覺得僵硬,虛假。然而沈母卻捧著她的臉說:“我們家小七笑起來真好看!”

然後沈七便繃不住了,熱淚奪眶而出,蘇母也哭,母女二人相擁而泣,卻是喜悅的眼淚。

當天除了敘舊,蘇母可是忙的很,硬要拉著沈七去逛街。也是這時候,一向溫柔的蘇母由不得沈七推諉,硬拉著她去雲鬢花顏樓買胭脂水粉,去珍瓏閣買珠寶首飾,去朝輝坊買時下最貴的面料找最好的裁縫給沈七做衣服。

這一天,沈七都過得如夢似幻。轉折來得太大,幸福來的太突然,她一時很難適應。

到了晚上,蘇母甚至還拋棄了自己恩愛的丈夫,擁著沈七入睡。

孤枕難眠的蘇父只好開了兩壇老酒去找自己的兒子喝酒,喝著喝著忽然也哭了出來。找到女兒,他和蘇母一樣高興,只是作為一個成熟穩重的男人,自然不像蘇母那般能夠直接的將情緒表達出來,更何況現在的小七已經是個大姑娘了。

蘇父一面抹淚一面說:“再也不能抱著小七轉圈圈,舉高高了!”

蘇家大郎卻認真說道:“父親,只要不閃到腰,您要舉舉還是可以的!”

“小七回來了……”蘇父跟沒聽見似的,繼續抽泣:“你看你母親,笑得多開心,今兒一天了,多有精神!”

蘇盛鋒點頭附和:“是啊,找到了小妹,母親的病情自然會慢慢好轉,身體也會越來越好的。”

蘇盛鋒不說話還好,一說話蘇父就來氣,抓起一把花生米丟過去,責問道:“小兔崽子!你找到小七了,為何讓爹告訴你娘!非要小心謹慎!你看看那張臉,和你娘年輕的時候一模一樣!還需要從長計議嗎!”

蘇盛鋒懶得和一個醉鬼計較,轉頭與二哥說道:“若是沈重華審秋娘得到的供詞都是真的,那雪兒……那蘇怜雪又該如何處置?”

這確實是個難題。

“她雖與蘇家並無血緣關係,但這麼多年,爹娘一直拿她當親生女兒搬看待,我們兄弟幾個,也是像親妹妹一樣寵她,愛她。只是……”二郎蘇蘭生沉吟片刻,有些艱難的說道:“若是秋娘所說俱屬實,且不說她那時年紀小,就別有心機,單就讓小七流落在外,讓爹娘骨肉分離這一點,就絕對不能姑息! ”

這話,最終傳到了蘇怜雪的耳朵裡。

她氣的在屋內亂砸東西,發了好大一通脾氣,甚至在丫鬟跪在地上收拾花瓶碎片的時候,抬腳踩在了丫鬟手上。

“她是個什麼東西?她就是個賤人!什麼死士,她就是個不知廉恥爬上主人床的賤婢!”碎片刺進丫鬟手裡,丫鬟苦苦求饒,而蘇怜雪的面目卻變得更加猙獰:“我才是將軍府的大小姐!我才是!父親母親還有各位兄長,最疼愛的人,分明是我!”

“她搶走了重華哥哥,還要搶走爹娘兄長對我的疼愛嗎?!”蘇怜雪到現在都不明白,從來不是沈七要搶,這些東西,原本就應該是她的。

“我不會讓她得逞的!”蘇怜雪心生一計,眼神都透露著惡毒:“我會讓重華哥哥,還有蘇家看清她的真面目,知道她就是沈七,不是什麼蘇曇凝!她就是一個賤人!一個淫蕩下流的賤女人!將軍府的大小姐只有我一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