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48章
第四十八回:敗露·下

“不可能!”甦延陵大聲斥責,面紅耳赤,十幾年的朝夕相處,他早就將蘇怜雪當做親生妹妹來對待。蘇家二郎同樣如是,看這秋娘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恐怕是屈打成招,遂進一步問道:“雪兒與小七差不多年紀,小七走失的時候只是一個小娃娃,雪兒亦是,如何能有這樣的心機城府,又是如何找到的你?!”

秋娘說的話,確實有疑點,或者說正常人都不會相信,一個三、四歲的小娃娃會如此狠心毒辣,想出這般陰損的法子。

“小人不知……但小人絕不敢再說謊了!”秋娘全身都在顫抖:“一開始便是這姑娘找到了我,見第二面的時候是在約定的地點,就在朱雀小巷後面的河堤邊上,那時她便帶來了一個穿粉色襦裙的小女娃娃。”

“小七走丟的時候,確實是穿著粉色的襦裙。”蘇家三郎與二郎小說說道。

“你胡說!你分明就是在誣陷我!”蘇怜雪站得筆直,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這樣就不會被人所懷疑:“照你的說法,讓你將小七略賣的同樣只是一個小女娃娃,如何硬說是我?!”

蘇怜雪無非是死鴨子嘴硬,她自以為表現得越是氣憤,越是委屈,大家就越是相信她是被惡人咬住不放,是被冤枉的。

“小人有證據!”秋娘大喊,牙齒上也全是血跡,想來是受了極重的內傷。秋娘大聲咳嗽著:“幸而小人將證據保留了下來……咳咳……”

沈重華背在身後的手攥緊拳頭,不需要他的吩咐,流月便已然將證物盛了上來。

“這……”蘇家幾個少爺見了,眉頭俱是一擰。蘇怜雪卻踉蹌著後退。

這證物,同樣是一方繡帕。這一方繡帕比起繡著曇花的那一方,要乾淨的多,卻也因年代久遠而變得陳舊。這方繡帕同樣出自蘇母之手,繡的是一簇梨花。是小時候蘇怜雪覺得小七的那方繡帕好看,心生羨慕,蘇母憐她,小七也喜歡她,便給她繡了這晴雪似的梨花。

“這帕子怎麼在你這?”說話的是蘇母。她的聲音微弱,卻帶著而不可抗拒的威懾力。她看起來弱柳扶風,此刻握著沈七的手卻是緊握著,顫抖著。

“當時……小人有些猶豫……這畢竟是大戶人家家裡的丫頭。小人吃過一次虧,所以……”想到這裡,秋娘哀嚎了一聲,表現得十分懊悔:“都怪小人那爹,當時正等著錢吃藥,又見是兩個小丫頭好糊弄,這才……這才鬼迷心竅做了這等缺德事!”

秋娘道:“這帕子,便是這所謂的蘇小姐見小人猶疑,掏出來,將自己身上的珠寶首飾都摘下來,給到小人,攛掇著小人趕快把孩子帶走時一並塞給小人的!”

秋娘還道:“當時她給小人的那包首飾裡,還有一對跟小七姑娘一模一樣的耳墜子,小人記的清楚楚楚!因為小娃娃沒扎耳洞,所以那兩對耳墜子用的都是耳夾子!”

“你胡說!你胡說!你胡說!”蘇怜雪按賴不住,無法再強裝鎮定,取而代之的是她私下對丫鬟們發火時,那種暴躁抓狂的模樣:“就憑你一張嘴,這些零散的東西,你就可以污衊我了?你可知道,我是將軍府的大小姐!”

“你不是!”蘇母低聲喝道。

廳中登時一陣沉默。沈七不明所以,同時心中的慌亂不必被拆穿了陰謀的蘇怜雪好多少,但好在她沒有了這些記憶,心如擂鼓,卻也倒像是個局外人。

“母親……”

“娘子……”

誰都沒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蘇母,會在這時候開口。更沒想到的是,一向柔弱溫順的她,低喝的這一聲充滿了憤怒。

“你不是。”蘇母重複了一遍,同樣是強調。

“娘……”蘇怜雪有些愣住,劃過面頰的淚不知真假。

“我也不是你娘,更教養不出你這般心機怨毒的女兒……”蘇母緊握著沈七的手,看向蘇怜雪的眼中滿是冷情與失望:“蘇府,大將軍府的大小姐,只有一個,就是我的女兒小七,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寶貝女兒蘇曇凝!不是你蘇怜雪!”

“娘……真的不是我!你不要相信這個人的鬼話!”蘇怜雪“噗通!”一聲,跪倒在地,本是想撲倒在蘇母面前,卻被蘇父擋住。蘇怜雪睜大了眼,抬頭看著曾經也對她寵愛有加,給了她這些綾羅綢緞,金銀珠寶,享之不盡的榮華富貴的男人,痴痴喊了一聲:“爹… …”

到底還是有感情的。小七不在的這些年,蘇家差不多是將蘇怜雪當做親生女兒、妹妹來看待,多也是移情。

蘇家五郎也開了口,不忍看蘇怜雪哭成這樣,像蘇父求情:“爹,事情還需調查清楚,怜雪也是您和娘認的干女兒,不能光聽外人一面之詞。”

蘇父較為冷靜。說:“言之有理。”

“我找到我的女兒了,找到我的小七了……”蘇母抽泣了一聲,隨即望著沈七笑著哭泣,她像是認定沈七就是小七一樣認定,就是蘇怜雪找人略賣了小七,現在心中除了憤怒,氣恨,更多的還是對這個孩子的失望。

她都不再看她一眼,只伸手輕輕攬著小七,對她說:“小七,我們先不管她,先跟娘回家好不好?你的房間還是原來的樣子,每年你生日,爹娘還有你的哥哥們,給你精心準備的禮物,都放在你房間,等你親手拆封呢。還有每年的壓歲錢,爹娘給你攢了好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