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33章
第三十三回:容貌相似?

“娘哎!!!”麻布袋掀開,引入眼簾的是沈七虛弱蒼白的臉。男子忽然驚叫了一聲,就被沈七伸出製住,翻身壓倒在床上身下,頸間一片冰涼。

身上的疼痛確實讓沈七恢復了些神智,然而迷魂藥的藥效極強,沈七的身體依然虛弱,提不上勁來。她強撐著一口氣將始作俑者壓在身下,已經是強弩之末。

因此,那兩個將沈七綁走的黑衣人極快、也是極容易的就將沈七制住,迅速點了她的穴道,將她與那個油頭粉面的公子哥拉開。

“少爺,你沒事吧?!”其中一人忙將公子哥扶了起來,關切查看他的傷勢。發現少爺脖子上雖然有一道血痕,卻不是他的血。

“娘啊……”公子哥顯然還在放在的震驚中,沒能回過神來,他捂著自己的脖子,瞪大了眼睛將沈七瞧著。

另一個黑衣人反綁住沈七的雙手:“沒想到這丫頭還有兩下子。”

“少川你看她……看看她的長相……”公子哥看著沈七眼睛都不眨,伸手拍了拍身旁的人:“她長的……像不像我娘……?”

被叫做少川的黑衣人定眼一看,同樣一臉驚訝:“像!確實……確實與夫人有七八分相似……”

“方才我看她第一眼,以為是看到了我體弱多病的親娘……”公子哥喃喃道:“實在是太像了……”

公子哥尚處在震驚之中,方才制住沈七的黑衣人少榮卻對他說道:“公子,她流血了。”

仔細看,沈七的眼睛與公子哥的娘幾乎一模一樣,卻又好似不像。公子哥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原來沈七的眼睛太過淡漠冰冷,不似娘那般柔情似水,楚楚可憐。

“跟我說有什麼用,你……你想法子給她包紮一下。”說完,公子哥往床上一坐,心亂如麻。

他本來是想給妹妹蘇怜雪出口惡氣,將王府裡勾引沈重華,惹他妹妹傷心的賤婢教訓一頓,再賣去花樓。他自覺對於女人來說,落入妓籍已是最痛苦的結局了,再說她身子一臟,沈重華哪裡還看得上她?

只是卻不想,這女人和他溫柔的娘親長的這般相似,又如何讓他下得去手?

“雪兒怎麼沒跟我提過呢……”公子哥揪著頭髮,有些懊惱,人都綁來了,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於是他叫來少川,讓他把他四哥叫過來。

於是,沒過多久,又來了一名男子。便就是公子哥口中的四哥。

四哥來的匆忙,腳步倉惶,幾乎是一路狂奔而來,他“嘭!”的一聲推門而入,瞧見公子哥的第一眼就是問他:“人呢?”

公子哥一愣,愣愣的指著被綁在一旁椅子上的沈七。沈七的意識恢復了大半,手上的傷口也被包紮起來,她抬起眼,神色冰冷的看著來人腳步略有些虛浮的向她走來……

“……”那四哥長了張嘴,卻沒發出聲音。

公子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少川跟在後面也跑了回來,他便問少川:“四哥他怎麼了?”

“屬下不知,只是四少爺聽到屬下說,您綁來的姑娘模樣與夫人相似,打碎了茶盞,匆匆便趕了過來。”

“你……你叫什麼名字?”只聽他四哥問沈七。

沈七不答,卻依舊從對話中知道了對方的身份。下令綁她過來的公子哥叫做甦延陵,是將軍府的六少爺,被他喚作四哥的人,則是將軍府的四少爺蘇盛鋒,他們都是蘇怜雪的哥哥。

沈七沒回答,蘇盛鋒又忍不住問:“你今年多大了?”

六少爺甦延陵搞不清楚狀況,嘀咕道:“四哥這是咋了,還看上這個婢女不成?”

沈七還是不理他。

蘇盛鋒沒有辦法,又問:“你小臂上可有一塊胎記?”

“胎記……”聽到這兩個字,甦延陵忽然搞清楚,他知道他四哥如何一反常態了!他忙站起身,走到蘇盛鋒旁邊,轉頭看著沈七:“四哥,你的意思是,她……”

沈七還是不說話。

她是作為死士陪在沈重華身邊長大的,哪怕對她用刑,都不一定能讓她開口。

蘇盛鋒同樣看出來,沈七並不打算開口與他們說話,眼色一沉,上前一步,說了聲:“得罪了!”

便將沈七壓下,扯開她束縛在麻繩裡的衣袖,要去檢驗沈七的手臂。

然而……

蘇盛鋒的動作頓住,沈七的手臂上沒有他記憶中的胎記,只有一塊肉都是紫紅色的,皺巴巴的,因為沒有處理得當的燒傷。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