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45章
第四十五回:嘟嘟

瞧沈重華運籌帷幄的樣子,再看看沈七那張和母親相似的臉,蘇盛鋒心中早有定奪。他平靜下來,示意大家先坐下,等父母過來,再聽沈重華娓娓道來。

此時,沈重華握了握沈七的手,低頭柔聲問道:“手怎麼這樣凉?”

他知道她是緊張,是害怕,卻也不說穿,只說廳中風凉,沈七前幾日便受了風寒,讓她先進到內廳休息。蘇盛鋒與沈重華對視一眼,自然是明白他的意思,等會自己的爹娘還有其它幾個兄弟來了,見著沈七,只怕場面一時有些混亂。便也說讓沈七在內廳休息,聽觀前廳所發生的事情。

沈七當是沈重華的命令,點頭稱是,背影挺直的隨丫鬟去到內廳,坐在屏風後面,心亂如麻。

不消片刻,便有人通傳將軍和將軍府來了。接著本事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慌慌忙忙的來了不少人。

沈七透過屏風,看不真切,只隱約看到一個身形婀娜的貴婦人前呼後擁的被人安撫著坐下。並沒有客套,兩家互相見了禮,美婦人便忍不住去問蘇盛鋒:“四兒,是找到小七了嗎?小七現在在哪兒呢?”

蘇盛鋒彎下腰,輕言細語的同母親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清楚。父親就在旁邊聽著,緊握著母親發抖的手。直到蘇盛鋒將沈重華帶來的銀鎖遞給母親,蘇母更是立馬又紅了眼眶哭泣起來。

“這……這是小七的鎖……我給小七掛在脖子上,從不……從不離身的……”蘇母一哭,全家人都開始心疼,又是出言安慰,又是擦淚端水。

蘇父一面安撫著蘇母,一邊追問兒子:“小七呢?小七人呢!”

“父親別急,暄王還帶來幾樣東西,需得我們辨認。”提到沈重華帶來的物證,父親蘇宏威都不用母親宋若兮吩咐,連忙吩咐:“快將東西呈上來!”

沈重華點點頭,冷月便將托盤盛了上來。蘇父扶著蘇母站起身來,緊握著蘇母的手,小心揭開上面蓋著的紅綢,只見托盤上盛著三樣東西:一副手帕,一隻耳墜,還有一朵絹花。

當下兩人便變了臉色,蘇母更是站不穩,跌在蘇父的懷裡。

“夫君……”蘇母張嘴就開始流淚,緊揪著蘇父的衣服,強忍著才能勉強說道:“這……這……”

原來,這幅破舊髒污的手帕上依稀可辨的優曇花,是蘇母宋若兮一針一線親手繡的,繡給她女兒小七的。那隻耳墜上墜的玉石更是上好的羊脂白玉,乃是蘇父得到的一塊好玉,款式還是蘇母親手挑的,將這塊玉做成了兩幅耳墜,小七和小雪一人一副。

再說那朵絹花,本身並不值錢,如今看著有些殘破。只是那絹花恰好是小七走丟的時候簪在頭上的,蘇母記得,蘇父也記得,蘇家人都記得清清楚楚。

根本不用再往下看,不用什麼人證物證,蘇母已經泣不成聲,認定自己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兒,哭的斷斷續續,都快要暈過去了,卻還是在喊:“小七……我的小七!小七在哪……她在哪?”

沈七隔著屏風,不知不覺淚流滿面,直到她臉上的淚水滴落在她的手背,她才發現自己竟然哭了。

“還有一樣東西。”沈重華說著走向花廳,來到沈七身邊,沈七抬頭,整整的看著他。他用自己的衣袖輕輕為她拭淚,然後扶她站起來,對她說:“也許七七會有一些印象。”

沈重華在沈七耳邊溫柔的說道:“七七,別哭,也別怕,今天你應該高興的。”

“我沒哭。”沈七倔強說道。

沈七心如擂鼓的跟著沈重華走入前廳,蘇家眾人在看見她容貌的時候,無不驚訝。更是接二連三的脫口而出,自然而然的喚她一聲:“小七!”

沈七低著頭,不敢去看。她心情複雜,更是近鄉情怯,不知道該怎樣去面對。她甚至自然的握緊了沈重華的手,在此時,她竟是依賴他的。

蘇家人見沈七表現的有些害怕,也不敢貿然上前,只是一個個的,包括七尺男兒,都是淚眼婆娑的。

流月端著另一個木托盤來到沈七面前,在沈重華的示意下,沈七掀開了上面蓋著的布,露出裡面那個所謂的破布娃娃……

其實,應該是個花布娃娃,只是太過破舊,辨認不出原來的顏色。娃娃破了,裡面塞著的棉花也丟掉不少,但是沈七一見到這個破布娃娃便有許多零碎的,熟悉的記憶湧上心頭。

她記得這個娃娃,這便是她記憶中小時候一直抱著的那個娃娃,是一隻小豬,跟前世沈重華在花燈會上送給蘇怜雪,這一世也送給了她的那個娃娃相似的花布娃娃。

她甚至還記得這個花布娃娃的名字,叫做:“嘟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