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24章
第二十四回:夢魘·下

那是他最後一次,在她的身體裡釋放。

空曠的大殿中,交織著她細微的呻吟和他壓抑的低喘。

濁白在沈七體內炸開,上傳的龍根疲軟下去,卻仍舊按著沈七的腰惡意頂弄了幾下。

再然後,他起身離去,不再管她。

一直到,她穿上紅嫁衣,代替蘇怜雪遠嫁北國的那一日。

那一日,那些曾經糾纏在沈重華指尖的青絲如數綰起,額前那一簾金流蘇將她胭脂紅妝的面容恰到好處的遮擋著,如同屋裡看花一般。

那一日,似乎是沈重華第一次瞧見沈七敷粉,畫眉,點了絳唇的模樣。

沈七是代替蘇怜雪出嫁的,身上的嫁衣也是為蘇怜雪量身定做的。蘇怜雪那般纖細的身形,這衣服沈七都穿得略有些偏大,沈重華瞥見沈七精緻狹長的鎖骨,第一次發現,沈七比他想像中還要瘦弱。

可便是這麼一副瘦弱的身軀,曾經以一敵十,以肉為盾,替他擋去那些致命的刀光劍影。

沈七低垂著眼,深色平靜,沈重華看著她,眸色卻是漸漸加深。

如今蘇怜雪已經換了身份,名義上從將軍府的大小姐變成了將軍府養在深閨人未識的二小姐,且在前不久被沈重華封為了純佳郡主。

蘇怜雪站在沈重華身旁,端著一壺酒,柔聲與沈重華小聲說道:“重華哥哥,時辰不早了,賜酒與姐姐踐行吧。”

這一輩踐行酒,最後真的變成了踐行酒。

“什麼和親!什麼結兩國祇誼!朕不需要這些東西!”沈七走後不久,沈重華獨醉在殿中,忽的勃然大怒:“朕的天下,如何需要一個女人來維護!”

沈重華忽然明白,卻明白的太晚,也去到的太晚。

沈重華快馬加鞭引領眾人追過去的時候,沈七蓬頭垢面,孑然而立,站在崖山的最邊沿,像是隨時要摔下去一樣。

她身後,是殘陽如血,漫捲風沙。

她原本精緻繁複的髮髻散亂,被風吹得飛揚,鮮紅的嫁衣更是如同鮮血一樣,從同她手中淌血的劍,刺痛了沈重華的雙眼。

“沈七。”沈重華下了馬,獨自走向她,沈七卻緊握著那把劍往後退,眼看就要摔下懸崖。

沈重華皺眉,冷聲喝道:“過來!”

如果沈重華明白自己的心,他就一定會知道,他擔心她,他的心在疼,在為她受傷的身體疼,在為她無助的眼神疼。

沈七沒有動。

說起來,這是她唯一一次違抗他的命令。

沈重華邁出一步,向沈七走去,沈七沒在後退,他又邁出一步。直到沈重華確信知道沈七不會動,不會跳下懸崖時,他大步流星的朝沈七走去。

他的心是煎熬的,是焦急的,同樣是害怕的。

“朕不許你走了。”他走到她面前,一把將她擁入懷中,動作不算溫柔。

沈七任由他抱著,面上無驚無喜,只是緊貼著沈重華跳動的心臟告訴他:“陛下,奴婢回不去了。”

到最後,沈七還是將沈重華看作是自己的主子,就像一直以來那樣,除了情感上的無法控制,她未曾有過半分逾越。

到最後,她沈重華終於抱緊了她,她終於靠近了那個曾經遙不可及的胸膛,與他心與心貼近的時候,她仍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

她沈七,是沈重華的奴婢。

“朕帶你回去。”沈重華的語氣變得焦急起來,他的手緊緊攥著沈七消瘦的雙肩,心想,她真的太瘦了,回去要讓她多吃幾碗飯,頓頓吃肉才能將這幅身子骨撐起來。

“回不去了……”沈七重複著,聲音卻不似方才那句的平靜,顫抖著,暴露出她的恐懼和無助。她說:“什麼都沒有了……我什麼都沒有了……”

沈七在沈重華懷中顫抖,沈重華的心狠擰著疼。他幾乎脫口而出,用他一貫強勢且霸道的口吻對她低吼:“你想要什麼,朕給你便是!”

聽到沈重華這樣說,沈七反倒冷靜下來,不再抖了。

沈重華聽到沈七在他耳邊輕輕笑了,沈七說:“奴婢伺候陛下十五年,今日卻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陛下也愛說笑。”

沈七想要一顆真心。

想要一個人愛她。

想要一個孩子。

想要一個屬於她的家。

想要簡簡單單的生活。

沈七又笑了,她知道,是自己想要的太多。所以,才會連肚子裡這個唯一屬於她的孩子,她都護不住。

那杯酒……

那杯入喉的苦酒,澆滅了沈七心裡,最後一星火光。

沈七腹中絞痛,可是相比腹中更痛的,是她的心。

她原以為千瘡百孔,不會再痛的心。

沈七伸出手,彷彿擁抱著眼前的男人,她以前一直想抱抱他,現在不想了,卻是抱住了。

沈七問沈重華:“陛下,當真是奴婢要什麼,您便許給奴婢什麼嗎?”

沈重華摟緊了她,說:“君無戲言。”

“奴婢希望……如果有來生……再也不要遇見陛下您……”沈七說:“如果有來生的話……如果有來生……畢竟……奴婢手上曾為陛下沾滿了鮮血……那血腥味……至今都洗不掉……”

說完,沈七背在沈重華身後的手,舉起一直緊握的劍,在遠處眾人都以為她要弒君的時候,狠絕、迅速的割向自己如玉的頸脖。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