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一百三十六章:還是恨的
折騰了許久,沈重華再一次暈了過去。忙完這一階段,華大夫也有些精疲力竭,可他不敢走遠,照例在屋子另一頭的小榻上和衣小寐。

七七坐在床尾,凝著沈重華,她方才也是這樣,一直靜靜的看著他。流月擔心她是太過悲傷,便勸她去休息,若是不放心沈重華,也可像華大夫一樣就在旁邊屋子裡躺下,流月還說:“王爺若是醒來,屬下即刻去請王妃。”

其實不然,七七是有擔心沈重華,畢竟她的心是肉長的,看到他如此痛苦,承受她曾經所承受的一切,她雖也覺得是因果,卻並沒有因此覺得開心亦或是釋然,心上的重量反倒愈加沉甸。

沈重華也是重生的,那這一世發生的許多事情,都能解釋的通了。

可讓七七更加迷惑的是,重活一世,他對她的態度為何轉變的這般突然。

七七垂眸,看著沈重華緊閉的雙眼和因為疼痛,在夢中也緊蹙的眉頭,一時也不知自己到底有多恨他。

她是恨他的,也理應恨他,若他只是這一世的沈重華,有些事他確實沒有做過,他誠心待她好,七七也是知道,即便無法釋然,卻也無法遷怒。可偏偏這一世的沈重華,和她一樣,亦是重活一世。那麽上一世,那些傷害,那許許多多的事情,七七恨著他,理所當然。

可……

他方才為什麽說,試藥之事他不值錢,踐行酒裡的毒,他也不知情?

他如何會不知情,不是他做的,難道……

“是她?”剛接觸雪兒的時候,七七就知道她不喜她,以前不知緣由,後來身份被揭穿,她想雪兒當初那樣針對她,多半是因為雪兒知道她的身份。七七雖然並不記得小時候發生的事情,通過後來的敘事也知道,自己算是她的救命恩人,而她卻因為妒忌恩將仇報。

可光是因為這些嗎?七七攥緊拳頭,她不知道怎會有人如此惡毒。雪兒被判凌遲處死的消息,她是知道的,她覺得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惡有惡報,可是七七並不知道,是雪兒害死了她的孩子!

那個無緣的孩子,那個可憐的孩子,那個無辜的孩子,七七曾經痛苦又清晰的感受到他一點點從自己體內流逝,那個孩子城市她唯一的希望與寄托,是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更甚至是她唯一的親人!

因為這個孩子,她至今都恨著沈重華!

這個孩子,仿佛是一把一直插在她心窩裡的匕首,即使她不去想,仍然痛在那兒。

七七便是這樣一直看著他,心頭思緒萬千,卻又覺得莫名平靜。

天擦亮的時候,滿頭是汗的華大夫在給沈重華施了針後,癱坐在地上,總算松了一口氣,他擺擺手:“總算是撐過去了。”

七七沒說話,聽著沈重華的呼吸雖然微弱,但也均勻。

“他沒事,我便回去了。”七七起身,淡淡說道。仿佛她留下來,徹夜不眠的守著沈重華並不是因為關切擔憂,而只是盡到了一個做妻子的本分。

流月送七七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七七神色如常,摒退下人,隻說自己乏了,不用伺候了。可當丫鬟們散去,流月聽覺靈敏,卻聽到七七似乎在哭。

沒有抽泣,只是無聲的流淚。

流月以為,她是擔心王爺,之前強撐著,如今松了一口氣,這才覺得害怕。

但只有屋內蜷縮成一團,抱著自己胳膊埋頭哭泣的七七知道,她哭的,是自己失去的那個孩子。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