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一百三十二章:重提蘇憐雪
沈重華當真就是過來看看她,看著她修剪了一會花圃裡的花這才離去。當沈重華離開惜春苑,麻沸散的藥效過去大半,他再次疼得抽搐起來。冷星攙扶著他,流月正準備繼續用麻沸散給他止疼,卻被沈重華攔住:“重提那賤婦……”

那賤婦,便是蘇憐雪。

她根本不是將軍府的小姐,自然不能再用將軍府的姓氏,就連供詞上也隻用了她曾經的名字,雪兒。如此簡單,只因她生在一個下雪天。

當初雪兒奸計敗露,在將軍府剝衣杖責了整整八十打板,被打得血肉模糊皮開肉綻,然後才送去官府。將她送去官府的是將軍府的老人,憎恨她對自家原本的嬌小姐做出的種種惡行,特意囑咐獄卒:“看管好,別讓她死了。”

雪兒略買貴女,原本就是要在牢獄裡關上大半輩子,再處以極刑。

而有時候,活著比死了還要痛苦百倍。

巧的是,暄王府那邊也是如此吩咐的。

於是那些獄卒們,對她更是格外關照。

牢裡的犯人生了病,都是不管治的,雪兒仿佛驗證了小時候她爹總提著她耳朵罵的一句話:“命賤!”

她被打的皮開肉綻之後,下身一直沒有知覺,牢裡環境惡劣,除了原本的臭味,她到後面甚至都聞到了自己身上傷口腐爛所散發出來的腥臭味。

蒼蠅、螞蟻、甚至更惡心的東西,都在她的爛肉上盤恆,老鼠膽子大,時不時的還來她身上偷肉。甚至不光是啃那下半身的爛肉,而是蹬鼻子上臉,來咬她曾經無比珍視,每日都要用好幾道工序,每月都要花大把銀錢養護的面容。

因為她不能死,是以獄卒還是會捏著鼻子進來,給她上藥。說是上藥,無非是捏著鼻子將金瘡藥七七八八的倒在她身上。

最後大概實在怕她撐不住,便用刀將她下半身的腐肉都割了,半年時間,蘇憐雪的傷口勉強長好,只是大腿和屁股那一塊的肉,也早已失去人形,更是再也無法站立行走。

雪兒被關押的地方並非是官府的大牢,而是城郊的監獄大牢,因此,傷口勉強長好,才真正是她噩夢的開始。她無法行動,又因“關照”,加上她曾經的“身嬌玉貴”,便成了許多獄卒流氓的發泄對象。

他們甚至不給她穿褲子,就一件破囚衣蓋在身上,那些下身腥臭的男人,時不時就要輪番將她操弄一遍,甚至那些有關系的犯人,能夠在監獄裡獲得一定自由的男人,更是時不時的拿她發泄性欲。

同時,她還要承受各種毒打和酷刑,那些獄卒一個個心理都跟扭曲了一樣,不但暴虐,還喜歡性虐,一面操弄她,一面殘害她……

雪兒沒有出現在沈重華面前,他不想看到她,隔著屏風,蘇憐雪仍是那一身髒汙寬大的囚衣,仍是沒穿褲子,她無法站立,匍匐在地上,以為沈重華舊情難忘,也許是長期的折磨讓她迫切的想要求救,她苦苦哭求:“王爺,他們害的雪兒好苦啊……”

她到現在,都覺得自己是被冤枉的,或許這樣,才讓她還能看見虛假的希望。

然而,屏風後面傳來沈重華冰冷的聲音:“之前你身上的七蟲七花毒究竟是從何而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