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重生之盛寵(H、1v1)》第一百一十回:蠱痕
沈重華的原話是說,若得七七為妻,定會像嶽父嶽母般做一對琴瑟在,歲月靜好的伉儷。一生隻愛一人,絕不納妾,也絕不和其它女人癡纏。

這話倒是說的讓蘇父很是開心,卻也有些意外,大戶人家結親都是講究門當戶對,可少有大家族的男子,身旁只有正妻一人,沈重華說這話,蘇父很是滿意。

蘇父拍著七七的肩膀說道:“女兒你別管什麽聖旨不聖旨的,這件事情主要要看你的意願,我女兒若是不願,便是皇帝賜婚,那爹爹也是第一個不答應。”

七七很是感動,望著父親堅毅的面龐瞬間變紅了眼眶。

皇帝賜婚,做臣子的說不願意就不願意嗎?

七七想起上一世沈重華之所以弑兄奪位,也是因為當時今上已經對功高震主手握兵權的蘇將軍心生芥蒂,有意要將其除掉。

這一世,雖然許多事情都有所改變,但七七不敢保證這件事情是否也能和上一世有所不同,她擔心這件事情變作一個誘因,從而引發耕壞的結果。她心中糾纏鬱結,只能小聲回答:“還請父親容女兒細細想想。”

“婚姻大事,是該好好想想。”蘇父寬慰道:“反正聖旨還未下達,陛下也就是在書房同爹講了一講。”

於是接下來一整日七七便有些心不在焉。

嫂嫂們應該也是從兄長處聽到了消息,側面來寬慰她。

七七托著腮,很沒有精神氣的問二嫂嫂:“你們都覺得暄王爺是個良人嗎?”

二嫂嫂笑了,隻說:“暄王爺一表人才,對小姑你又很是上心,若非真心喜歡,想必也不會三天兩頭來將軍府吃閉門羹吧?”

三嫂嫂點頭,也說:“我看王爺倒是真心傾慕於你。”

大嫂嫂倒是較為公正,隻說:“不過這男人的心,也不敢保證,此一時彼一時,誰又說得準呢?是一世都如此鍾情,癡心,還是只是一時的時至性起?”

於是七七愈發食不知味了。

她覺得這一世沈重華的變化,或許就如自己所想那樣,只是因為她的身份,又或者是因為她對他變得冷淡,反倒他讓他產生了興趣,更激起了他想要得到她的欲望。

七七搖了搖頭,躺在床上想著今晚當時又睡不著了。

正苦惱著,忽然聽到了細微的響動。

這響動她熟悉的很,顯然是沈重華故意發出來的聲音,提醒她他的到來。因為以沈重華的功夫,若是不想讓她發現,她自然是發現不了的。

七七冷聲開了口,擁著被子起身:“暄王爺身份尊貴,怎麽總是做出這般小人行徑,不顧禮儀廉恥,夜半闖入女子閨房,著實放浪無禮!”

她說了狠話,顯然是生氣了。

她也應該生他的氣的。

沈重華就怕她不生他的氣,不怨他,也不恨他了,否則那就整的是不愛他了。

“我擔心你睡不著。長夜漫漫,寂寞的很。”這話沈重華說的十分誠懇,並無半分孟浪之色。

七七不明白沈重華究竟是從什麽時候起就跟變了一個人一樣,油腔滑調的,遠不如以前惜字如金的冷淡模樣。她心想,他倒是知道她睡不著,難道還不知道自己睡不著,都是誰害的嗎?

一想到這七七就很是生氣,反手抽了個枕頭,直接朝沈重華身上砸去。

沈重華不躲,直接讓枕頭砸了個滿懷,倒也不痛就是了。

他抱著枕頭,說道:“我知你不想加我,但你也應該知道,你嫁於我是聖上的旨意。便是蘇將軍疼你,替你去了這樁婚事,但你願意讓你父母甚至連累整個將軍府背上抗旨不尊的罪名嗎?”

他在威脅她。

七七氣的咬牙,面上泛紅:“你無恥!你這是在逼我!”

“也許是有些無恥,我確實有攻破你的意思。”沈重華坦然說道:“但我若不逼你,只怕你會把我逼瘋了。”

瞧瞧!這不就是惡人先告狀嗎!

七七衝他翻了一個白眼,甚至都懶得再同他講一句話。卻見沈重華不請自來的在她身邊坐下,床榻陷進去一塊,他的手摸了過來,覆在她的手上。

她氣急,想要用力甩開,沈重華卻也不惱。

他笑了笑,伸手撥開自己的衣襟……

“你!你幹什麽?”七七有些緊張,心想他不會半夜來此,就是為了跟她……跟她生米煮成熟飯吧!七七嚇得往裡縮了一縮,然而沈重華卻沒有接下來的動作,他只是露出了胸口一個朱砂痣般紅色的印記。

七七認得這個印記。

“這是……”她睜大了眼睛,說不清楚是驚訝還是擔憂亦或是害怕:“這是蠱痕!”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