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重生之盛寵(H、1v1)》第一百七十九回:繪春情(下)
那柔軟的筆尖在七七雙峰上勾畫時,她那纖小的身子就在他身下顫得不行,那玉乳更是顫得厲害。

沈重華很是滿意七七的呻吟,一面欣賞著她潮紅的嬌容,一面執筆緩緩往下……

那柔軟的狼毫輕撓過雙峰間的溝壑,又在她敏感的腹部打轉,惹得七七腰身不住扭動,細碎的呻吟也從貝齒中輕溢而出。

“為夫的筆鋒,娘子可有感受得到?”沈重華的眼中帶有戲謔的笑,七七又氣又惱,但因他拿鼻尖掃過她的側腰,她癢的不行,便有忍不住笑出聲來,拿腿蹬他卻又蹬不到,稚嫩拿那一雙愈漸嫵媚的杏眼瞪他:“別鬧!”

沈重華低頭吻上七七佯裝惱怒而翹起的櫻唇,順勢用筆杆子挑開了她腰間本就松散的系帶,徹底將她的襦裙也解了開,爾後那柔軟的狼毫便一路帶著癢意,來到她兩腿之間。

“啊~~嗯~~啊~~”七七想要並攏雙腿,但沈重華擠在她兩腿之間,她如何也並不攏,連掙扎也是徒勞。七七在他身下扭動得愈發厲害,沈重華便一手環住了七七亂動的腰肢,但那執筆的手動作卻沒有停下。

即便隔著單薄的褻褲,腿心處顯然要比身上各處都要敏感的多。狼毫每每掃過大腿內側,都使得七七不自覺地縮緊小穴,加之方才那樣一番戲弄,褻褲早已濕了一片。

沈重華自然是瞧見了,卻還是不緊不慢的拿那筆尖去瘙她的花戶,隔著單薄的濕濡的面料,撓弄著她此刻癢到不行的花珠。

見七七咬著唇,分明十分想要卻不肯開口,沈重華忍禁不住,繼續逗弄:“看你能撐多久。”

最終褻褲也被褪去,揉作一團扔在地上,七七早就被他撩得全身發熱,難以自持,原先是氣他一大早就咬在書房行房中事不像話,才一直推拒著,如今她情難自抑,想著衣服反正也都被扒光,下面也濕得不成樣子,不然早早完了事,她也要洗去這一聲的粘膩,再落得個清淨。

“陛下……”七七的聲音又酥又軟,不似人前還帶著皇后這個身份不怒自威的威嚴。她現下服軟:“臣妾知錯了,陛下、快、快進來罷!”

說著,她抬起屁股扭著腰去蹭沈重華小腹鼓起的一處。

見沈重華只是笑,依舊還是拿著狼毫在她腿心處挑弄,七七便又說得露骨了些,撿沈重華愛聽的話來說:“夫君!快些將肉棒插進來吧!七七……七七的小騷穴想要、想要吃夫君又粗又長的大肉棒!”

為了表明真心,七七還用纖纖玉指將那兩瓣陰唇撥開,露出那因為動情而一張一合的粉嫩穴口。穴口的花肉上一片晶瑩,仿佛是沾了晨露的春花。

“又粗又長可不止夫君的大肉棒……”沈重華有意戲弄,誰讓七七不乖,他說過多少次了,人後無需叫他陛下,而是應當叫他夫君或是相公。可七七方才置氣,偏就喊他陛下,一口一個陛下,沈重華覺得得罰,不然他的小嬌妻不長記性。

七七似乎預感到沈重華要做什麽,她拿纖細的手指去勾沈重華的衣襟:“夫君,七七受不了了,你且將肉棒插進來吧。”

“不急,娘子既然喜歡寫字,想來也是愛筆之人,不如……”玉筆在沈重華手裡打了個轉,七七驟然感到腿心一陣冰涼,那筆末雕花的柱體便抵在她的花戶,來回抵磨,淫靡聲中沾滿了粘膩花液。

“不如娘子,先且試試這玉筆的滋味?”沈重華一面說著,一面將那雕花的玉筆擠入甬道。

“啊!”

玉筆長歸長,卻只有一指粗,雖說筆身有著雕花,但都打磨的圓潤。沈重華自然不會傷到七七,只是這冰涼的異物感一寸一寸擠入時,七七緊張的連腳趾頭都繃緊了。

“啊……嗯……陛、夫君……嗯……夫君又在欺負七七……嗯!啊!嗯……”沈重華握著玉筆,使那硬物緩慢的在七七的肉穴裡進出抽弄,進出間,那筆杆上的雕花磨弄著甬道裡的褶皺,不過十幾余下,七七便被弄得有了尿意。

她自然不願在書房泄身,否則被來收拾的丫鬟看見了,那該多羞人?她揪著沈重華的衣襟搖了搖頭,可下身的快感卻讓她呻吟著,難以說出一句完整的話。

“這玉筆雖然長,但卻確實沒有為夫的肉棒的粗,看來娘子並不滿意,不若……”沈重華便故意歪曲了她的意思,他壓低了身體,鼻尖蹭著七七的鼻尖,然而卻不是將自己的肉棒塞進他心念的花穴,而是又伸手從筆架上取下另外兩隻玉筆,且用那筆杆挑起了七七的下巴。

沈重華道:“多喂娘子幾支,可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