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快點登入,你們這些看小說都不登入就離開的。
登入可以幫助你收藏跟紀錄愛書,大叔的心血要多來支持。
不然管理員會難過。
《野生的最終boss出現了》第191章
最終話 夢想和冒險!向著和平的世界,let’s go!

自從與女神的戰鬥結束以來,已經過了五年的歲月。

對於能夠生存成百上千年的露法斯們來說,這或許不過是稍瞬即逝的時間吧。

但是時間就這樣五年五年的稍瞬即逝。

時過境遷,人類也在馬不停蹄的前進著。

然後,從月球守望著那樣的人類,時不時引導他們走在正道上,那就是月之女神蒂娜現如今的工作了。

現在的她是名副其實的女神的代行者,同時也是表麵上月球的最高權力者。

當然她並沒有放棄露法斯部下的身份,所以真要說的話實際上還有露法斯在她上麵管著。但是因為露法斯是從來不幹涉內政的,所以實質上她就是老大了。

作為她本人也曾經承認過的事實,只會靠暴力打倒敵人,不斷增加領土的露法斯是不適合統治和平的世界的。

當然,因為露法斯這個擁有絕對實力的存在本身也相當具有威懾力,所以這之中也有總之就讓她是高高在上的坐著震懾四方的意思在。

從這種意義上來說,要說站在頂點的果然還是露法斯沒變吧。

另外,蒂娜和奧魯姆也正式的加入霸道十二星,與此同時霸道十二星天也順勢更名為皇道十三星天了。

沒錯,不是霸道而是皇道。彰顯著以絕對實力碾壓對手之意的霸道……已經不再需要了。

“蒂娜大人,資料送過來了。”

“謝謝你,莉布拉。就放到那邊吧。”

筆直矗立在月球背麵的瑪法爾塔的最上層……的下麵一層的辦公室,這就是蒂娜專用的職場了。

她就是在這裏處理著發生在地麵上的各種問題,還有生態係統的平衡調整啊,天氣的調整啊,以及預防地震之類的天災的發生。

反過來說,如果有四處引發戰亂的國家存在的話,那就在哪裏引發地震……索性現在還沒有那種愚蠢的國家出現。

不過話說回來,人類是慣於和平的生物。這五年來是沒出什麼事,但再過個幾年的話,想必就又會出現心懷鬼胎的家夥了吧。

諸如德卜利那樣腐爛到骨子裏的貴族還有很多,蒂娜的煩惱也是無窮無盡。

“真是困惱啊。”

“所以啦蒂娜,我不是說了嗎?這時候只要梆梆!的用神的權利往人類裏安插幾個新的人偶就好了嘛。”

“阿蘿維納斯大人,您很煩人所以請出去。”

“過分?!”

在哪裏叨嘮的是外表和蒂娜別無二致的女性。

就連五官的長相也是幾乎一樣,唯一的區別就是金色的發尖了吧。

她身上穿著白色的連衣裙,外披一件青色長袍––––那正是和露法斯大戰一場的女神阿蘿維納斯了。

––––當然並不是本體。如果阿蘿維納斯真身降臨的話,那就會引起宇宙的崩壞了。

所以才需要特地準備一個假想體。不過和蒂娜不同,這個是用天力組成的,而且是沒有自我意識全憑女神憑依上去才能活動的類型。

也就是說,這就是真真正正的阿蘿維納斯了。

順便一提,創造這個假想體的是露法斯。因為女神很不擅長處理細枝末節的事情的關係,如果交給她來做的話,肯定會搞出一個大小很奇怪的假想體的吧。

難怪沒做生物型的假想體呢。

“你明白嗎?我可是女神哦?是你的本體哦?這個宇宙最偉大的存在哦?

你應該更加崇拜我一些呀!”

“莉布拉,請把她扔到外邊去。”

“了解了。”

“給–––我––––等––––等––––?!”

遵從蒂娜的指示,莉布拉扽著女神的衣領把她拖拖拉拉的拽出了辦公室,然後塞進了一個寫著“請勿撿拾”的箱子裏,從瑪法爾塔上丟了出去。

這裏姑且也是數千米的高空,真的沒問題嗎––––那姑且也是女神的假想體啦。

反正再怎麼說也不會受到哪怕一點傷害的吧,況且死了也不會波及本體。

無情的丟掉自己真正的主人的莉布拉,就跟沒事兒人一樣麵無表情的走了回來。

“說起來莉布拉,你有見到露法斯大人嗎?從今天早上就消失不見了。”

“不,我也沒看到。”

“這樣啊。我這邊還有幾個需要參考一下露法斯大人的意見的案子呢。”

蒂娜困擾的說著,看向了塔外。

今天的米茲伽爾茲也是圓圓整整的一片蔚藍。想必,就算是數十數百年後,它也會一如既往的又圓又藍的吧。

戰亂的時代暨已結束,就不會再發生改變地形程度的戰鬥了。

今天的米茲伽爾茲和月球也是那麼的和平。

回複舉報|2樓2017-06-03 23:57

獵人の證明

惹事人茜卓

人氣楷模13

–––––––––––––––––––––––––––––––––––––––––––––––––––––––––––––––––––––––––––––––––––––

* * * *

地上,蘇貝爾的王宮內。

各國的國王團聚一起,圍坐在圓桌前開著會議。

其中有雷瓦汀的阿利奧特六世,有加拉爾霍恩的梅拉格,還有德羅普尼爾的庫馬爾皇。

有布爾特根的國王,以及跟過來的米紮爾哥雷姆。

有兼任顧問的蘇貝爾國王麥格拉斯。

還有漂亮的複活了的小人國弗洛迪的國王。

以及妙爾尼爾的國王,貝涅特納修。

就連斯基德普拉特尼王皮斯科斯,和涅克塔爾的女王阿庫婭流斯也到場了。

他們或是暢談著國際形勢,或是商議著有關各國特產品的進出口問題。

這在前一陣子還是難以想象的光景。特別是貝涅特納修,她能到場可以說是一個奇跡。

“那麼我會支援弗洛迪五千萬艾爾用於複興。

相對的,你那邊的特產品也要優先提供給妙爾尼爾。”

“幫大忙了,吸血姬殿下。”

“等等等等貝涅特呀,好處可不能讓你都給撈走呀。布爾特根也會提供技師團的。

也要向我們這邊出口哦。”

本來還以為貝涅特納修是肌肉笨 蛋的類型,結果意外的還很精於內政。

要不是這樣也不能霸占王位兩百年以上的吧,跟某個蠻力霸王就是不一樣。

基本只要扯上露法斯的話,平時的貝涅特納修就是這樣冷靜知性的角色的。

在那之後會議又進行了很久。終於直到夕陽西下之際,大門終於打開了。

在會議終結的同時,貝涅特納修也離席走出了宮殿。

雖說是王,但是她身邊卻連一個護衛都沒有––––不過反正也沒人會蠢 到惹她的吧。

不需要任何護衛。只要有貝涅特納修一個人,就已經是米茲伽爾茲最強的軍隊了。

不,不只是她而已,麥格拉斯和梅拉格,還有皮斯科斯他們也是一樣。

至於阿庫婭流斯身邊還跟了一個伽倪墨得斯,不過這與其說是護衛倒不如說是交通工具來的合適一些。

“哼……瑪法爾那家夥還是沒來,嗎。”

“嘛,畢竟她是在月球上嘛。事到如今也沒必要來管米茲伽爾茲上發生的事啦。”

貝涅特納修不滿的發著牢騷,一旁的麥格拉斯苦笑著勸解。

跟著梅拉格和米紮爾哥雷姆也走了過來,幾人一齊抬頭看向了月亮。

“況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她所期望的世界吧。

沒有魔神族威脅的和平世界……雖然形式不同,但也確實實現了呢。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她一個人的勝利吧。”

“所以我才不爽啊。”

梅拉格跟著補充,但是貝涅特納修還是很不高興的樣子。

她一直是這樣的……一直是這樣,贏了以後就一溜煙的逃跑了。

一不留神就跑到自己前麵去了。

盡管不爽,但是也正因如此才有追趕的價值……聽起來好複雜。

“也就是說,今後我們就要達成以前未能達成的責任了吧。

從前的我們誤入女神的奸計,把世界弄的一團糟……補償還沒結束呢。”

“別把我算進去啊白 癡。”

麥格拉斯深情的說,結果被貝涅特納修狠狠的糾正了。

被女神操控著暴走的是我以外的英雄,我不一樣。似乎是這麼主張的。

話雖如此,雖然是沒有**控但是曾經露法斯的失利也和貝涅特納修不無關係,所以沒法作出那麼強硬的主張也是事實。

“曾經的我們弄錯了。但是即便如此,露法斯也還是回歸了,並給世界帶來了和平。

那麼,我們的使命……從今以後,我們就要把世界引導在正道之上……連著先走一步的,那些家夥的份一起。”

聽到麥格拉斯的話,梅拉格和米紮爾哥雷姆讚同的點了點頭。另外貝涅特納修雖然沒有點頭,但也沒有反對。

阿利奧特、杜爾伯、維克多、米紮爾……他們先走一步了,而自己們則留了下來。

那麼,作為留下來的人的責任,作為米紮爾的分身,他們有義務去實現曾經沒能實現的夢想。

那肯定也是曾經大家同心協力想要實現的夢想吧。

離那樣的貝涅特納修們稍有一點距離的位置上……簡直就像是在守護著她們,隨後又滿足了一樣,一臉滿足的阿利奧特們的幻影出現––––緊接著便又隨風而逝。

* * * *

離瑪法爾塔稍有一些距離的位置。

魔神族的城堡就坐落在那裏。

得到了月球一半領土的魔神族,今天也在他們自己的國家裏謳歌著和平的生活。

曾經驅使著他們的殺戮欲望已經消失了。

雖然曾經犯下的錯是不會一筆勾銷的,對露法斯的恐懼也是。但是那就讓它隨著時間自愈吧。

今天,在那座城堡裏,正舉行著一件活動。

身穿一身黑色西服的泰拉和身著一襲白色長裙的露娜站在一起。

打扮成神父模樣的埃格科洛斯莊嚴的站在兩人麵前,一邊偷瞄打好的小抄一邊說著早就定好的台詞。

也許有人會想,為什麼會讓惡魔王作神父站在這個喜慶的宴席上呢?

但是那就是泰拉和露娜自己所希望的。

根本不想要向曾經狠狠玩弄過自己們的臭神宣誓。那種東西是不值得信任的。

所以,絕不能向神宣誓,而是要故意選作為神的對立麵的惡魔王。

“你,泰拉,願意娶露娜為妻。無論快樂,痛苦,富有,貧窮,疾病,健康,你都願意對她不離不棄,一生一世愛她,忠誠於她,直至死亡。你願意向神宣誓嗎?”

“不,我不向神宣誓。我要以我自己的名義,向我的妻子宣誓。”

“你,露娜,願意嫁給泰拉。無論快樂,痛苦,富有,貧窮,疾病,健康,你都願意對他不離不棄,一生一世愛他,忠誠於他,直至死亡。你願意向神宣誓嗎?”

“不,我不向神宣誓。我要以我自己的名義,向我的夫君宣誓。”

魔神族的婚姻和人類的稍有不同。

他們絕不會向神宣誓,向神祈禱。

要宣誓就向夫妻雙方宣誓,這才是符合魔之名的婚禮。

埃格科洛斯聽完雙方的回答,雙臂一揚,變回了原本的惡魔王姿態。

“在座的各位,切勿向這兩人獻上神的祝福!

經由結婚的羈絆走在一起的兩人,已經不再需要神的助力。

創造了宇宙萬物的女神哦!

你仿照自己的樣貌塑造了人,

賜予夫妻愛的祝福。

但是,這兩人已經不再需要你的祝福了!

就算沒有你,兩人也會相親相愛,結成幸福的家庭。

無論歡喜與悲哀,他們都不會忘記信賴與感謝,就算沒有你的支持,他們也會奮發圖強。

當困難來臨之際,也一定會有來自愛人的慰藉。

在來自眾多友人的恩惠下,在結婚帶來的恩惠下,他兩人一定會愈發成長,享受充實的生活吧!”

那是對神的全盤否定。

不需要你的幫助,不需要你的劇本。

我們能靠自己開拓未來,所以不要來多管閑事。

從終極點聽到這些的阿蘿維納斯又會做出一副什麼表情呢,不過這他們就無從得知了。

“那麼,在座諸位,請一起。

––––God is dead!!”

隨著埃格科洛斯的話,參加者全員異口同聲的叫了起來。

與此同時,響起了絡繹不絕的祝福的掌聲,新郎與新娘跟著走過了花毯。

看著這一切的墨丘利現如今也是麵如死灰。

“喂,你看你,振作一點啊。難得出席了就不要擺著一張陰鬱的表情啦。”

“啊啊,我知道……我知道的……只要她幸福的話我就滿足了……我會祝福的……”

“你啊,現在可是擺著一張全世界最不幸的臉哦。”

在那樣的兩人對麵,是衷心祝福的波魯克絲和奧魯姆。

不,仔細看看的話奧魯姆的表情比較複雜。

“很微妙的表情啊。是因為被自己的兒子領先了嗎?”

“那也是沒辦法的吧。龍不需要伴侶。就算是我,在這悠久的歲月中也沒有過對象,這不也挺好的嗎?”

和通常的生物相比,龍和妖精比較超脫常規。

至少他們完全沒有結婚生子的必要。

不過要說這點的話魔神族也是一樣。嘛,反正就是那兩人忽視了這點情投意合的吧。

“嘛,話是這麼說啦……說實話,數千年前我就對這檔子事提起興趣了啊。嘛不過對方是完全沒有注意到就是了。”

“誒~你還有這種暗戀對象啊。不過話說回來,這已經不是遲鈍了吧……居然幾千年都沒有注意到……”

“就是說呢。”

“不過給我等等啊。還有活了幾千年都沒死的人嗎?

就我所知,除我以外就沒有其他從幾千年以前就開始和你接觸的女人了啊。”

“就是說呢。”

“就是說……說誰啊你?不是在說除了我以外就沒有別人的話題嗎?

也想不到其他符合………………條件的……………………孩子…………………………”

話說到這份上,波魯克絲也好不容易得出答案了。

她的小臉瞬間變得煞白煞白,然後又被湧上來的鮮血充的紅撲撲的。

“……總算注意到了呢?你啊,也真是夠遲鈍的。”

“………………誒?我?居然是我?”

互相凝視的妖精姬和魔神王。

從旁觀望的墨丘利輕聲嘟囔了一句。

“薩圖爾努斯……你啊,現在可是擺著一張全世界最不幸的臉哦。”

“……他人的不幸甜如蜜,他人的幸福苦似泥嗎。

喂我說墨丘利,今晚一起去喝自暴自棄酒然後交往吧。”

“喝個不醉不休然後交往吧。”

––––這一天,在祝福的婚禮上,誕生了兩對新人。真是可喜可賀。

* * * *

“露法斯大人究竟在哪裏啊––––?!”

一道黑影掠過瑪法爾塔。

那是斯科爾皮斯。她正在一間一間的衝過露法斯可能會在的地方。

從今天早上開始,露法斯就消失了。當然消失個一天兩天的並不是什麼問題,反正也沒有能把握住她的動向的人。問題是斯科爾皮斯自己。

再這樣攝取不到露法斯素的話就要死了––––她心裏真有一成左右是這麼想的。

走遍整座塔以後,她最後一頭衝進了坐落在塔的最下層的“帝王蟹月球總店”。

阿利埃斯、陶魯斯、帕爾緹諾斯、卡斯托爾、薩吉塔留斯、雷昂還有卡爾基諾斯等其他十三星都聚集在這裏。

“我說你們,有看到露法斯大人嗎?!”

“不,沒來這裏。”

阿利埃斯一邊咀嚼著鹽水煮小龍蝦,一邊回答斯科爾皮斯。

明明是羊卻吃那種東西真的好嗎––––反正他是魔物,無所謂啦。

“啊啊,露法斯究竟在哪裏呀……已經一天沒有見到了。難道露法斯大人的身體……?!”

“也就在外邊野了一天左右吧。話說,你很煩誒,死別處去行不行?”

看著不斷做出誇張表現的斯科爾皮斯,雷昂無語的嘟囔了一句。

根本不用擔心露法斯現在在哪裏。

哪裏會有能夠傷害的了她的東西啊?那個露法斯可是就算撞到太陽上也能平安無事的回來啊。

就算是病毒,入侵她體內的那一瞬間也就被消滅了吧。

極端點說,除了壽命因素以外都無法置她於死地的吧。

但是就連壽命也是,只要她願意就能回溯時間。

也就是說,擔心個毛線啊。

“你說什麼?!明明就是個最強(笑)?!”

“你 丫說啥?!”

“啊啦這可真是抱歉了呢?!我陳述事實還真是抱歉了呢?!”

“宰了你哦?!”

看著熱熱鬧鬧的嗆嗆的兩人,阿利埃斯想,真是和平啊。

他接著又把幹炸小龍蝦放進了嘴裏。然後當他扭頭看向店外的時候,便看見了曾經了勇者瀨衣一起旅行的蜘蛛蟲人薩傑斯正站在門外。拉彌婭、魚人和樹妖也在。

“卡爾基諾斯殿。我把委托的食材帶過來了。”

“Thank You!這下菜單又能增加了!”

薩傑斯交給卡爾基諾斯的,是兩手環抱大小的半透明球體。

其中裝滿了琥珀色的蜜狀物,看起來非常甜的樣子。

“卡爾基諾斯,那是啥啊?”

“是從一種從螞蟻變異過來的,名叫糖漿蟻的魔物身上采集到的蜜。

雖然是一種主要生活在沙漠裏的魔物,但是這蜜可是絕品啊。接下來要用這個開發麵向女性的甜品。”

卡爾基諾斯歡喜的回答了帕爾緹諾斯的問題。

因為世界和平的關係,食材比以前是寬裕了很多。

卡爾基諾斯最近也是著了魔似的沉迷於開發新菜單中,每天都孜孜不倦的讀著露法斯從“對麵的世界”帶過來的料理書。

這五年間,他複製……啊不,新開發了大量的料理,現在也在以“料理王”為目標勢如破竹的前進著。

至於他的“帝王蟹”,貌似也是暫時居於料理界前沿的樣子。

“唿,我也點點兒什麼吧。”

“啊!那我要甜的!這裏的甜點很出名不是嗎?”

“我要蛋料理。”

“我就要蝦吧。”

四名亞人坐在桌前,拿起菜單開始看了起來。

正在此時,不知為何穿著神父服的埃格科洛斯造訪店裏,坐在了椅子上。

“啊,歡迎回來埃格科洛斯。婚禮完啦?”

“我還是不習慣做這種事啊。這回是因為有露法斯大人的命令在,下回可就不去了。”

埃格科洛斯脫下上衣,一口喝光了卡爾基諾斯放在桌子上的酒。

讓惡魔王來當神父,這笑話可不好笑啊。

看著那樣的他,卡斯托爾不由得苦笑了起來。結果就在這時,埃格科洛斯卻投下了一枚不得了的重磅炸彈。

“說起來,魔神王和波魯克絲之間的氣氛很奇妙啊……就像剛交往不久的小年輕一樣。

我是不太懂啦,看來是發生了什麼吧。”

“阿爾戈船出擊!!英靈們,跟著我上!!現在正是聖!戰!之!時!!!!”

“卡斯托爾?!”

卡斯托爾就那樣在被嚇到的阿利埃斯麵前一腳踢開了椅子站了起來,隨後一手抄起武器衝出了店裏。

不知從哪裏出來的大量英靈沸沸揚揚的跟在他身後,乘上阿爾戈船起飛了。

就連菲尼克斯、海德拉斯,還有三翼騎士這些實力派都帶上了,看來卡斯托爾也是認真的呢。

當然,誰勝誰負是自不必說。

“我押1000艾爾賭卡斯托爾**不成反被艸。”

“同樣。”

“這賭不起來的吧。”

斯科爾皮斯和陶魯斯押了奧魯姆的勝利,不過因為誰都不押卡斯托爾所以賭局並不成立。

在月球外的宇宙裏,幹架立刻就開始了。變成月龍的奧魯姆和阿爾戈船以魔法對轟。

然後,阿爾戈船幹脆的被擊沉了。實力者之間的戰鬥幾秒鍾就分出勝負了呢。

“男人都是笨 蛋呢。”

“一點不錯。”

斯科爾皮斯和帕爾緹諾斯雙雙歎了口氣,同時幹了一杯酒。

* * * *

自從那如夢似幻的現實以後,已經過去五年了。

二十二歲的南十字瀨衣順利的通過了國家公務員考試,從今天起就要就職警官了。

年輕又屢創佳績的他被視為新生代中的希望之星而飽受期待––––當然也少不了反麵的嫉妒就是了。

不過瀨衣自己也覺得自己很狡猾。

畢竟他和別人的條件不同啊。

他不需要害怕犯罪者手中的凶器,他們的動作在他看來也是靜止一般的慢。

就連手槍,在現在的他看來也不過是玩具一樣。

當然疼還是會疼,但是反過來說,也就疼一疼就完了。況且要避開也很容易。

既然是人類 ,就誰都會下意識的想要保護自己。但是瀨衣卻可以超脫那種想法。

衝進火災現場救小孩子的時候,他就被周圍說成是一個勇敢的警官了。

不對,這種小火星和對麵的焦土比起來根本算不上什麼。

在建築物裏孤身一人對峙並說服持槍的歹徒的時候,他被別人說是年輕卻很有正義感。

不對,槍那種東西本來就是玩具。絕不是自己大膽的去說服他。

“……總覺得,和想象中有點不同啊。”

身穿私服,手裏提著購物袋的瀨衣輕聲抱怨了一句。

今天放假,所以就去購物了。

和母親兩人生活的他每逢放假,都會代替母親買菜。

那樣的他在煩惱的,自然和自己的力量有關了。

當然他並不後悔。

能夠幫助別人……能做到這點,他很是高興。

但還是不一樣啊。結果,自己夢想中的警官究竟是不是這樣呢……

這簡直就好像只有自己確保了安全一樣。迄今為止的功勞其實都是以那邊得到的力量為基礎的。

那麼,如果不是這樣呢?如果自己沒有這種力量,那還能做到這些嗎?

還能奮不顧身的衝進火場裏救人嗎?還能淡然自若的說服把槍指著人質的歹徒嗎?

靠天上掉餡兒餅般的力量才能做到這些……自己難道不是那樣膚淺的男人嗎?

“……那些人的話,會怎麼說呢。”

與力量伴隨而來的就是相應的責任。沒有責任的力量就只是單純的凶器而已。

這些天降的力量,在對麵簡直就是無所謂一樣。

因為這些許的力量在對麵看來簡直就和沒有一樣。

在露法斯 · 瑪法爾和阿蘿維納斯看來,瀨衣就和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村民沒什麼兩樣。

反正,只要想的話隨時都可以擊潰的。

所以,他才沒有真實感。自己究竟是帶了什麼樣的東西回來啊。

但是回來以後,他理解了。

正因理解……他開始覺得自己是一個很狡猾的人。

“那孩子的話……”

浮現在他腦海裏的,是有著桃色秀發的女孩。

那時候的自己還很年輕……不對,現在也才二十二歲而已,也很年輕。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要是再多說一些話就好了。

雖然頭也不回的走了,但實際上還有很多話想要說不是嗎?

然後,他不禁想,看到現在的自己,她又會說什麼呢?

“還是很煩惱的樣子呢……應該會這麼說吧。”

他一開始還以為那不過是幻聽而已。

因為在地球應該是聽不到她的聲音才對。

所以那不過是錯覺,是自己的幻想而已。

這麼想著,他自然而然的扭了下頭。

結果,就和預想的一樣……自己朝思暮想的少女,以和五年前一樣的身姿站在那裏。

在呆然的瀨衣麵前,她用靦腆的,同時又像是惡作劇曝光的孩子一樣的口吻說。

––––很想見你,所以就來啦。

* * * *

那是位於雷瓦汀郊外的一個小小村莊。

雖然是一處和平的地方,但是無論何時,都會有不滿和平的邪魔外道存在。

順路經過這個村莊的三名肮髒的男性冒險者,又在這裏大鬧特鬧了。

他們當然稱不上是強者,只是不斷的找比自己弱小的人的茬而自居強者之輩而已。

但是就算如此,這小小的村莊也還是沒有抵抗的手段。

“呀哈!快給大爺我把所有的吃的都呈上來!”(*那啥,北鬥神拳裏莫西幹頭小混混的笑聲)

“還有女人也是!把年輕女人呈上來!”

“呀哈哈哈哈!!爺我很中意這個村子!爺暫時要住在這裏了!心懷感謝吧!”

總之就是似曾相識的模版一般的莫西幹頭的小混混集團,意外的這種家夥還挺多的。

無論何時,都有這種蔑視法律與秩序,自以為很帥的沾沾自喜的家夥蠢 貨。

然後,這樣想著,自滿無限度的膨脹下去的就是這樣的男人們了。

所以這種事並不稀奇。

稀奇的是,今天碰巧有死神來敲門了。

“喂,那邊的。玩的挺歡的嘛。也讓我參加好不好啊?”

“啊?”

聽到那道年輕的女性聲音而回過頭的男人們瞬間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宛如天塌了一樣的重壓肆無忌憚的襲擊他們全身,身體一動都不能動。

坐倒在地的男人們看到了。

看到了那件在風中獵獵起舞的真紅外套。

“真是的……剛給母親掃完墓回來就看到這種心情不好的東西。

呐,我說你們啊……”

黃金的頭發到發尖逐漸變成一片朱紅,她的麵孔也是異常的端正。

她有著一對火焰般朱紅的瞳孔。

而最為引人注目的,便是那對不詳的漆黑大翼。

那在米茲伽爾茲是恐怖的代名詞,是曾經毀滅了世界的怪物的象征。

那個怪物名為––––露法斯 · 瑪法爾。

“––––想死嗎?”

男人們已經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在恐怖的重壓下,不像樣的失禁了,鼻涕和淚水不住的往下流。

不久,當他們已經因為缺氧而失去意識的時候,露法斯不由得呆然的解除了威壓。

只不過是稍微威脅了一下就嚇成這樣……明明在弱者頭上作威作福,結果一旦自己被盯上卻意外的脆弱啊。

“啊、啊啊……您是……”

“哦呀,打擾了呀,老先生。”

露法斯輕聲向不住顫抖的村長道了聲歉,就拖著男人們離開了。

那簡直就是王者的步伐,是力量這一概念的體現。

然後,恐怖的是,這種不講理無論何時在何處出現都不足為奇。

就像今天這樣,悄無聲息的造訪這種不起眼的小村莊。

每當這時,與認識外的不幸相遇的人們都會詛咒自己的不幸的吧。

今天的世界也很和平。

但是……絕望與不講理的體現無論何時,都有可能出現在任何地方。

請務必不要忘記這點。

忘記的話,絕望肯定會呈現在他的麵前。

之後,村長如此向趕到的騎士團說––––

––––野生的最終boss出現了。

–––––––––––––––––––––––––––––––––––––––––––––––––––––––––––––––––––––––––

露法斯的假想體:20歲了還是無業遊民,一邊做副業一邊打遊戲。

瀨衣:22歲就當上了警察。

露法斯“我的分身呀……”

( ′?`)人 感謝各位一路的支持。這樣“野生的最終boss出現了!”也就完結了。

雖然按照戰力約定的話今後應該是會出現更強的敵人才對,但是很遺憾已經沒有比阿蘿維納斯更強的存在了,所以沒法再寫啦。

接下來的話總之應該會寫一些番外篇的吧。

像是瀨衣君和薇爾戈的後續啊,反正肯定不會是badend啦。

下一部作品也在構想中,那究竟會是什麼樣的故事呢。

像是由TRPG親友團一起變成高等級角色穿越到自己創作的劇本裏啦;不知為何變成巨大機器人轉移到受奇怪的侵略者襲擊的未來的地球,然後大鬧一番的主人公的故事啦;還有轉生成吸血鬼的主人公的故事啦。

最想做的果然還是巨大機器人吧,問題是我並不會設計,所以最後出來的機器人肯定是既視感滿滿的吧。

嘛,決定要寫的話就肯定會寫,到時候再會吧。

那麼各位,我們後會有期。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