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哥布林殺手(第二卷)》第5章
第三章【偶然的遭遇】

古人建造的石制的水道上,傳來幾聲刺耳的慘叫。

一隻哥布林額頭上插著把鐮刀,仰面朝天地倒了下下來。

哥布林殺手毫不猶豫地,一腳把哥布林的屍體踹到旁邊的污水槽裡。

撲通一聲,哥布林的屍體沉到了水裡。

「收拾乾淨了吧。」

用手上的牙刀收割了大量哥布林的的生命之後,蜥蜴人僧侶甩了甩刀上的血漬。

掉在地上的火炬的火焰有些飄忽不定。這周圍已經遍地都是屍體。

除了幾只哥布林的屍體,還有已經腐壊了的冒険者的屍體。

前方有著很多岔道,到処都可能隱藏著未知的威脅。

「不,還沒結束。」

精靈弓箭手是不會放過漏網之魚的,她說完這句之後,把木制箭矢搭在了弓上。

長長的耳朵上下晃動,拉緊蜘蛛絲制的弓弦,然後放開。

弓弦發出了如同彈琴一般的聲音,箭矢劃破空氣飛了出去。

接著轉了個彎消失在角落,然後。

傳來一聲刺耳的慘叫,接著就是什麼東西掉在水裡的聲響。

「這才是最後一隻。」

「……辛苦了。」

精靈弓箭手說話的聲音有些開心,雙手緊握錫杖住女神官安心地呼了口氣。

她為了隨時都能釋放奇跡,精神一直蹦得很緊。

沒有發生意外,奇跡也能留到之後,真是太好了。

「……不過,城市的地下居然有這麼多哥布林……」

「已經預料到會這樣。」

哥布林抬起了一具冒険者的屍體。腐爛的碎肉,掉在了地上。

被老鼠啃食過的屍體,已經連性別都難以分辨,但哥布林卻毫不在意。

鎖子甲上已經生銹。頭盔也裂開了。這應該是名戰士。道具袋已經空空如也。

哥布林殺手檢查了一番屍體上剩下的裝備,把他腰上的長劍連同劍鞘一起搶了過來。

拔出長劍,發現劍刃上被打磨過,並沒有生銹。

「似乎是被偷襲了。」

應該是頭上直接吃了一記狠的。連拿出武器的時間都沒有。

這把劍用來對付哥布林的話,有點太長,不過品質還不錯。

「還行」哥布林重新把劍放回劍鞘。

女神官歎了口氣。

「……還行,才怪了啊。你弄好了嗎?」

「啊」哥布林殺手把冒険者的屍體放在地上。

表情嚴肅的女神官跪在了旁邊,白色的法衣雖然被髒水侵濕,但她並沒有在意。

「慈悲為懷的地母神啊,請用您的雙手,引導逝者的亡魂吧……」

女神官手持錫杖,閉上雙眼,嘴裡不停地祈禱著。

願死去的冒険者還有哥布林的靈魂,都能接受神明的救贖。

「要在地面的話還能給你們挖個坑埋了……」

蜥蜴人僧侶也學著女神官,用奇怪的手勢雙手合十,祈禱著亡魂能夠進入輪回。

「比起成為老鼠和蟲子的食糧,還是早日超生為好吧。」

地母神和巨龍。兩人信仰的神明不同,所以教義也有差別。

但希望死者的靈魂能夠得到解脫這點,是一樣的。

雖然不知道的祈禱到底能到達何処,但這卻是對雙方的救贖。

女神官和蜥蜴人僧侶帶著滿足的表情,對視了一眼。

「誒!……」

無視了兩人的祈禱,精靈弓箭手從哥布林的屍體上回收著箭矢。

檢查下箭頭沒有破損,然後收回到箭筒裡面。

「先說好,我可沒在學歐爾克博魯德哦。」

她突然瞪了一眼,完全看不穿想法的,某位穿著鎧甲的冒険者。

長長的耳朵振動了一下,似乎在代替她表達自己的心情。

「這可是持久戰哦?我和歐爾克博魯德不一樣,不想使用哥布林的箭。」

精靈弓箭手說著藉口,哥布林殺手突然轉頭看向她。

「是嗎?」

「是哦。」

「好吧。」

矮人術士撚著鬍鬚說了一句,「你們兩個,真是的。」

他也把手放在塞滿了觸媒的口袋上,准備著釋放法術……

但視線卻朝著火炬的光亮都沒法照耀到的,黑暗的深処而去。

在地下生活的矮人,具備著強大的夜視能力。

但就算擁有著這樣的視力,仍然沒有找到哥布林……

他們開始探索地下水道已經三天了。

這已經是第五次遭到襲擊。

──水之都的地下,已經完全成為了哥布林的巢穴。

從水路下來的冒険者們,大部分都受到了哥布林的襲擊。

四通八達的地下水路……應該說是迷宮,成為了哥布林們的幫手。

襲擊來得很突然,他們已經戰鬥了好幾次。

這場探索容不得一點放鬆,而且還要繼續下去。

「聽說迷宮都市的冒険者,天天都在幹這樣的活兒。」

就連頑強的蜥蜴人僧侶,都開始發牢騷。可見眾人的精力已經消耗了不少。

如果單純地只是戰鬥,或者潛進洞窟,都不至於如此。

而長期保持警戒狀態,總是會不停地削弱人的集中力。

「……」

女神官此時的表情,也很緊張。步伐也顯得有些急促。

「放心吧。」

全方面檢查著四周的同時,哥布林殺手突然這麼說道。

他從背包裡取出新的火炬,點燃之後,敲打著周圍的牆壁。

「這是石壁。應該不會有人穿過牆壁來偷襲。」

「……請別說這種會讓人回憶起討厭的事情的話來。」

女神官的身體有些顫抖,她有些不滿地回了一句。

第一次冒険時留下的恐懼,現在都停留在她的記憶之中。

「……抱歉。」

哥布林殺手低聲說了一句,女神官回應道「沒事」

不知道是不是察覺他們兩人此時的狀況。

矮人術士,突然壓低聲音笑了起來。

「這裡這麼多垃圾,看來是沒必要用【消臭劑】了吧」(應該是指1裡面,還有前文裡也提到過的,用哥布林的內臟血液來掩蓋人類氣息的手段。)

「……別讓人回憶起討厭的事情好嗎。」

精靈弓箭手有些疲累地揮了揮手。

她拉著自己衣服的袖口和下擺,仔細聞了聞味道。

在某次地下遺跡探險時,她體驗過【消臭劑】的味道。

雖然之後她有把衣服洗乾淨,身體也好好清理過,但是那種事情絶對不能原諒。

「歐爾克博魯德,我們先說好,你要是再給我淋那種東西我真的會生氣。」

哥布林殺手沉默著,然後轉過頭去。

似乎是在確認周圍的味道,然後回答道。

「確實,這次似乎沒必要了。」

「唔……」

精靈弓箭手的耳朵一下就立了起來。

她眯起了眼睛,用獵人的眼光,狠狠瞪著哥布林殺手。

「說起來,我想起一件事。」

「什麼。」

「歐爾克博魯德,上次你還沒給我道歉!」

「消除味道是必須做的事情。」

哥布林殺手的味道很平淡。精靈弓箭手鼓起了臉頰,相當不滿。

但是就在這一瞬間。

「……啊。」

突然間她的耳朵不停地動了起來,然後抬頭看向天花板。

「怎麼了,長耳朵小姑娘」矮人術士問道。

「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上面好像傳來了水流聲?」

一滴水珠突然從上面掉了下來,砸在水面上,傳導出波紋。

緊接著第二滴第三滴──

「啊……」

蜥蜴人僧侶奇怪地伸出了舌頭,舔了舔鼻子。

頭上不停地有水滴掉了下來,拍打在地面。

難道,這不是……

「……在下雨吧。」

看著頭頂高高的天花板,女神官的表情有些緊張,地下水路已經如同小河一樣。

試圖躲避雨水,精靈弓箭手徒勞地抬著擋著,她困惑地問了一句。

「不過地下,怎麼還會下雨的?」

「應該是地面上正在下雨,雨水通過排水口,又下到了這裡。」

矮人術士摸著鬍鬚。他看向哥布林殺手。

「你怎麼看啊,神斬丸。」

「沒有了光源,我們這邊很吃虧。」

用才點亮的火炬遮擋著雨水,哥布林殺手說道。

火炬要是熄滅了就完全沒用了,而提燈就不會。

這就是所謂的有利必有弊。哥布林殺手不滿地抱怨著。

「而且腳下也很危險。」

「在下雨天行動,體溫下降得也很快。」

蜥蜴人僧侶贊同了哥布林殺手的說法,然後看向一行人。

「小僧提議先暫時休息一下,如何?」

無論是繼續前進還是回撤,在雨天出行都是很愚蠢的選擇。沒有人反對。

做好決定之後,冒険者們的動作也很快。

雖然已經開始下雨,但地面還沒有完全濕透。

要是再猶豫下去,就只能在坐在濕透了的地面上休息了。

雖然沒有帶帳篷,但冒険者都帶著雨具。

他們披上毛絨的雨衣,組成一個圓陣,坐了下來。

然後把火炬的火焰放到女神官准備好的提燈裡面,放在中間。

雖然不能取暖,但總比沒有好。

「……歐爾克博魯德,為什麼之前不用提燈啊?」

精靈弓箭手有點好奇地,用手指摸了摸提燈,擦掉了附著在上面煤塊。

「要是是因為提燈會佔用一隻手的話,掛在腰上不就好了嗎。」

「火炬能當武器用。」哥布林回答道。

「提燈只要壊了就沒用了。」

「啊,這樣啊。」

精靈弓箭手有些吃驚,她抱住膝蓋坐成一団。

哥布林殺手的頭盔上正在滴水,他卻只是把視線朝向地下水路。

女神官有些在意地看向他。

「我覺得,你還是把頭盔,脫了吧……」

「不知道敵人什麼時候會來襲擊。」

「以前就覺得是神斬丸你這人,用東西很粗暴啊,平時多整備整備啊。」

「啊。」

盤腿坐在一邊的矮人術士,從裝著觸媒的袋子裡拿出了酒壺。

打開壺蓋,把透明的火酒倒在杯子裡,然後舉杯遞給周圍的眾人。

濕潤的空氣裡,開始飄蕩起酒精的香味。

「快,來一口。身體凍住了不就動不起來了。」

「我就……」

「別多說,就喝一口,一口。我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精靈弓箭手有些勉強──不對,應該說是畏懼地接過了杯子。

然後輕輕舔了一口,整張小臉皺了起來。

「哇,……」

「你是小孩嗎。」

「沒事吧?」

「……嗯,還好。獵手要是因為醉酒就變得遲鈍,那就太不成體統了。」

精靈弓箭手回應了女神官的關心。

話雖如此,女神官也沒喝過幾次火酒。

忍受著強烈的酒精味,就當這是在吃藥,她喝了一口。

強烈的味道,讓她覺得自己的舌頭仿佛燒了起來。她也感覺有點頭暈。

「那小僧也來一口。」

「哦哦,喝喝喝!」

卷起尾巴坐在旁邊的蜥蜴人僧侶,和兩位小姑娘完全不一樣。

他接過矮人術士遞過來的,倒得滿滿的酒杯,然後一口喝完。

「果然這酒很美味。再來一瓶我都能喝下去。」

「就算是我也不會隨身帶一整瓶的啦。神斬丸也喝點吧。」

「……」

哥布林殺手的眼睛盯著地下水路,然後從頭盔的縫隙,大大地喝了一口。

雨一直沒停過,而且還越下越大。

地下水路的污水,激烈地蕩漾著。

這之後的一段時間,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只有雨水拍打在雨衣上的聲音。倒酒的聲音。還有各自的呼吸聲。

明明有著各式各樣的聲響,但此時的氣氛卻很靜寂。

「稍微,吃點什麼吧。」

哥布林殺手,突然低聲說了一句。

「雖然空著肚子不會讓胃裡充血,但照這樣下去身體都會變遲鈍。」

「啊,簡單的食物的話……」

女神官把手伸到包裡,拿出了某樣被油紙包裹著的東西。

感受到料理的氣息,矮人術士吸了吸鼻子,然後他笑著用手肘碰了碰精靈弓箭手。

「長耳朵小姑娘,果然你欠缺的是,就是在這些地方啊。」

「什,什,什……!」

沒辦法反駁。

「……我也,學學做料理吧。」精靈弓箭手嘀咕著。

女神官開心地說道「我來教你吧。」

她帶來的食物,是燒好的硬面包,還有稀釋過葡萄酒。

雖然能夠長期攜帶,不過味道不怎麼好,僅僅算是能填飽肚子,潤下喉嚨的「應急食糧」

但在場的冒険者們,一句怨言都沒說,只是吃著硬麵包。

「本來是想做點……更像料理的東西。」

用食指擦掉粘在臉上的麵包屑,然後吃掉,女神官有些抱歉地調整了下坐姿。

「但在這種地方,好像也提不吃用餐的心情……」

「那,確實是……呢。」

精靈弓箭手試著聞了聞氣味,然後捏著鼻子,聳了聳肩。

大量雨水的緣故,地下水道裡的髒水跟小河一樣流淌過來。

雖然味覺的很大一部分都由嗅覺來補充……不過,在這種地方。

就算是葡萄酒的香味,也敵不過那邊的青苔還有黴菌,以及其他奇怪的臭味。

「反正我也不懂在地下吃飯的感覺。」

「哦,真敢說啊,長耳朵小姑娘。」

等回到上面再跟你算帳。矮人眯著眼瞪著她,精靈弓箭手並不在意。

「等這事情結束之後,我們再去找找有什麼美味的食物吧。」

蜥蜴人僧侶交換喝著火酒喝葡萄酒,跑到兩人中間打起了圓場。

是呢──女神官雙手拿著倒有葡萄酒的酒杯,同意了他的意見。

「說起來,這邊有什麼出名的美食嗎?」

「嗯,有哦。」矮人術士捋了捋下巴附近的鬍鬚。

「這附近的話──……」

「油炸河魚,爆炒牛肝,還有葡萄酒炒菜。」

哥布林殺手眼睛還是盯著水路那邊,嘴裡平淡地說著。

一行人的視線,全部集中到他的身上。

「這附近的小麥顆粒很大,做出來的東西味道應該也不錯。」

被人搶了臺詞的矮人術士,只能用誇張地動作聳了聳肩膀。

「……他是這麼說的。」

「哦哦,哥布林殺手殿下,瞭解得很清楚啊。」

「熟人告訴我的。」

蜥蜴人僧侶興趣十足地坐直了身體,哥布林殺手只是應付了一句。

「我說要來這邊的話,他就告訴我了。」

──熟人?……

女神官的腦海裡開始猜想,女接待員,放牛妹,或者是魔女。長槍使,重戰士……

比起幾個月前才認識他的時候,最近他的【熟人】增添了不少。

壓低聲音,女神官笑了笑。

冒険途中的短暫休憩,就這樣平穩地渡過著。

但是冒険二字,從字面上來說就是冒著危險。

所以安全總是一瞬即逝。

就在眾人身體裡的酒精開始生效,身體也開始暖和起來的時候。

「……唔。」

突然哥布林殺手發出了示警。

他迅速地單膝跪地,牢牢地看著水路的方向,視線一點也不動搖。

「……怎麼了,哥布林殺手先生?」

「不對……」他說道。「……小心一點。」

他的回答有些不清不明,但女神官還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應該是察覺到了什麼吧。女神官一邊注意著周圍的情況,一邊快速地把行李整理好。

就算只是杞人憂天,他們也在這裡呆了太久了。

「來搭把手。術士殿下,給我毛巾」

「接著。」

並沒有人下指示,但熟練的冒険者們,很快就採取了行動。

和哥布林殺手一樣繃緊了身體的精靈弓箭手,把手伸到了箭筒上,側耳傾聽。

不停地上下抽動著的長長耳朵,是這只隊伍裡最敏銳的探測器。

「……有東西過來了。」

冒険者們迅速地拿出各自的武器。

哥布林殺手掏出之前搶來的長劍,蜥蜴人僧侶拿出牙刀。

女神官有些不安地握緊了錫杖,矮人術士拿出了投石器,精靈弓箭手則已經把一根箭矢搭在了弦上。

「神斬丸喲!」

「啊。」

哥布林殺手用帶著圓盾的左手,提起矮人術士放在地上的提燈。

已經沒時間換火炬了。拿在手上……不對,應該掛在腰上。

眾人睜大了眼睛,盯著雨幕的另一邊,水霧的對面。

就在此時,全員聽到了雨水被彈開的聲音。

不是波浪。

攤開污水,順著水勢,有什麼東西正沿著水路朝著這邊過來。

朝著水霧對面的黑影,哥布林殺手用提燈照了過去。

從水霧裡浮現出來的,是用報廢的材料做出來的,類似竹筏的船。

「是哥布林!」

就在下一個瞬間,船上的哥布林,用土制的弓放箭射了過來。

本來應該齊射過來的箭矢雖然有些東倒西歪,但還是如同下雨一樣覆蓋了整個狹窄的空間……

「【仁慈的大地之母啊,請用你的力量守護你柔弱的子民吧】……」

連同正在降下的水滴,都被名為奇跡的力量所阻擋。

女神官雙手握著錫杖,隨著她的祈禱。發出淡淡的磷光,一道透明的屏障出現了。

發自內心祈願直達天聽,慈悲為懷的女神降下了【聖壁】的奇跡。

「撐不了,太長時間……」

「足夠了。」

看著額頭上開始冒汗的女神官,哥布林殺手回答道。

他的右手已經拔出了長劍,左手架起了圓盾。

「數量有多少。」

「數不過來。」

弓箭手搭起了箭矢,緊緊拉著弓弦回答著他。

「怎麼辦?」

「還用問,和平時一樣。」

哥布林在槍林箭雨裡,平淡地說著。

甩了一下右手的長劍,然後反手握住。

「哥布林必須全死光。」

哥布林殺手將手上的長劍,閃電般地投擲而出。

只要對女神官沒有惡意,刀刃就能穿透【聖壁】,這是奇跡的法則。

一路破開了箭雨,長劍插進了一隻像是頭目的哥布林的頭上。

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來,哥布林就摔進了污水了。

伴隨著彈跳的水花,這只哥布林手裡的長杖在水裡打了個旋兒。

「GROOARRB!!」

「GAROOROOROROR!?」(哥布林語,不想打漢字了。)

失去了薩滿,剩下的哥布林們發出尖利的呼喚,攻擊的動作一瞬地放緩了。

「先是一隻……法術還剩多少。」

「很多。之前一直都沒用!」

用投石器卷起石頭砸了過去,矮人術士回答著哥布林殺手的提問。

「……那就用【隧洞】,挖個洞。」

聽到他的指示,矮人術士驚訝地睜大了眼睛。

「喂喂,別開玩笑了嗎。上面的城市可以要塌的啊!?」

「不是挖上面,下面。」

哥布林殺手一手伸進雜物袋。

「在水道下麵挖個洞,水不就全流下去了。」

哥布林殺手的語氣很理所當然,矮人術士有些生氣地粗著嗓子回答道。

「稍微出點差錯。整個地下水都會氾濫起來哦。」

「我既沒用火,也沒用水,還沒用毒氣哦。」

要在平時說不定已經笑了出來,但此時的弓箭手,在聽了哥布林殺手的指示之後,指示略帶疑問地高喊了一聲。

「換其他辦法!」

「……啊。」

哥布林殺手沉默了下來,繼續翻弄著雜物袋。

理所當然,哥布林們一刻都沒有放鬆進攻。

箭雨攻勢一直沒停下來,船也在靠近岸邊。

女神官舉著錫杖,發出叫聲。

「已經,快不行了……」

「上次那個,【轉移】的卷軸還有嗎。」

「有的話我早用了。」

在擊殺食人者的時候,哥布林殺手使用的卷軸讓他們印象深刻。

【轉移】卷軸本身就很稀有,很難收集到。

而且能把這樣珍貴的東西,毫不猶豫地用掉,這就是哥布林殺手這個男人的奇異之処。

說到底,他本來就是打算用那卷軸來對付哥布林的。

一邊進行著對話,他似乎找到了雜物袋裡的某樣東西。

「然後,作戰方法是?」

蜥蜴人僧侶問道,哥布林殺手回答。

「【聖壁】解開的瞬間,我們就切進去。」

「明白了。」

「哥布林和船,先搞哪邊?」

「船吧。」

「瞭解。」

快速地決定了戰略,哥布林殺手看向女神官。

少女拼盡全力揮舞著錫杖,似乎沒時間注意到這邊。

哥布林殺手看向空中。這時候該說點什麼呢。

「……你重新用一次【聖壁】,加固下防禦。」

「好,好的。」

女神官用力地點了點頭。哥布林殺手呼了口氣。活動了下右手,空無一物。

需要武器。一把小刀也行……

「久等了,哥布林殺手殿下。」

蜥蜴人僧侶迅速從懷裡取出一些野獸的牙齒,然後用奇怪的手勢包在手裡。

「【猛龍的鐵翼喲。斬裂,翔天,完成狩獵吧!】」

蜥蜴人獻給父祖的祈禱總是有些奇怪。

用長有鱗片的雙手,加工過的牙齒上,寄宿著恐怖的巨龍之力。

牙齒眼看著就是變長變鋒利,成功變形成為【龍牙刀】

「這個長度你應該會滿意。──啊,最好不要用砸的。」

「我會注意。」

拿過小刀。哥布林殺手用熟練的動作揮動了幾下。感覺不錯。

「……就剩,一小會……了!」

長時間承受著箭雨,透明的障壁開始出現裂痕。

隨著裂痕的擴大,伴隨著陣陣刺耳的碎裂聲,無形的障壁終於粉碎了。

「閉上眼睛和嘴巴,停止呼吸。跳!」

下一個瞬間,哥布林殺手把左右拿著的一個蛋,砸到了哥布林們的船上。

「GARARAOB!?」

「GRORRR!?」

慘叫。

研磨成粉末辣椒和蛇,再加上碎掉的蛋殻,飛散到四周。

難以承受的痛苦,讓哥布林們留著眼淚,喘著粗氣,掙扎著爬了出來。

越過紅色的煙霧,哥布林殺手和蜥蜴人僧侶跳到了船上。

新增的兩個人的重量,讓這條用廢料做成船搖晃了起來,一隻,兩隻,哥布林掉到了污水裡。

撲通的落水聲,隨著聲音激蕩起的水柱,飄灑而下的水花。

「唔……」

趁著哥布林們失去平衡的這段時間,殺了進去的哥布林殺手,隨口說了一句。

一隻哥布林看準時機試圖從背後纏住他,哥布林殺手反手就用盾牌狠狠地砸了過去。

「GAROU!」

「……穿著鎧甲嗎。」

剛才的一擊造成了一陣擊打金屬的聲音。哥布林殺手有些不爽地說了一句。

他利用迅速地反應過來,然後趁著那只哥布林被砸得頭暈眼花的時候,轉身一腳把它踢下來竹筏。

「GROOROB!?」

被踢到水裡的哥布林,拼命想再爬上來,但因為身上穿著鎧甲,身體很重的緣故很難實現。

醜惡的面容在水裡沉浮,伴隨著最後吐出的一口污水,完全沉了下去,消失在河面。

「哼。」

哥布林殺手毫不猶豫地,反手一刀砍在最近的一隻哥布林身上。

流著的污濁的眼淚慘叫著的哥布林,只能眼睜睜地掉進河裡。

「GAROOARA?」

「把它們弄下船好像更輕鬆一些。」

「哦!恐怖的巨龍啊,請一覽後裔的雄姿!」

高喊一聲之後,蜥蜴人僧侶吟唱著祝詞,跳到哥布林群裡去。

恢復了陣腳的哥布林們,丟掉了手上的弓,慌張地拔出了劍。

不過,已經太晚了。

爪子,牙齒,尾巴,又或哦著是劍,盾,拳打,腳踢。

靈敏的動作,明智的戰術。兩名戰士在狹窄的木筏上大展拳腳。

遭受到他倆攻擊的哥布林們,沒一會兒就被打散了。

因為──哥布林很弱。

和一名熟練的戰士正面戰鬥,毫無長処的哥布林不可能有勝算。

一隻,兩隻,被打得暈頭轉向的哥布林跳到了水裡,游都不遊兩下就沉了下去。

「十六隻,不過。」

那哥布林最大的優勢卻還沒有丟掉。

「……情況不太妙,數量好多。」

是的,數量。

打下去一隻就又出來兩隻,沉下去兩隻還會再出現四隻。

你都難以想像小小的竹筏上到底裝了多少哥布林。

「GOOORRB!」

「GROB!GOOBR!!」

兩位冒険者不停迎擊著成群結隊的哥布林,但對方的數量源源不斷。

其他的幾位冒険者?

「GRAB!?」

木芽制的箭矢破空殺到。

一隻正准備持刀砍過來的哥布林,被這一箭射到了眼睛,掉了下去。

「精靈的箭,就算是閉著眼睛也能射中哦……!」

站在岸邊的當然是精靈弓箭手。

她立起長長的耳朵,用極快地速度射出了一箭又一箭。

快,總之就是快。

在通人言的種族裡面,沒有哪個在射箭的領域比得上精靈。

就算是在混戰,她的箭每次都能準確地命中哥布林。

沒一會兒箭筒裡的箭就全部射光了,但精靈弓箭手的射擊並沒有停下來、

精靈弓箭手裡嘴裡抱怨著,收集起哥布林射出的箭。

「真是的,這箭品質好差。」

但對於她來說,就算箭矢從木制變成石制,也絶對不會射空。

一隻發怒了的哥布林,撿起來之前扔在地上的弓。

然後偷偷摸摸地縮起身體,躲在同伴的背後,從死角大致瞄準著。

不對,照哥布林的水準來說,應該是有在認真地瞄準。

「ORGGGG……」

它盯上的是那只傲慢的精靈。

把粗糙的弓弦拉到滿,哥布林放箭出手。

精靈,而且是女性,活捉也好,殺了也好,都很開心。

射掉你的眼睛,還是耳朵。哥布林一邊陰暗地笑著,一邊放出了箭。

「【いと慈悲深き地母神よ、か弱き我らを、どうか大地の御力でお守りください】……」

但它的箭矢完全沒能命中,被無形的障壁所阻擋。

慈悲為懷的地母神,是不會拒絶信徒的祈願的。

下一個瞬間,射箭的哥布林就成了精靈弓箭手的箭下亡魂。

「謝謝。」

「啊,沒事沒事,我也要努力才……」

精靈弓箭手朝著身旁的少女使了個感謝的眼色。女神官堅定地笑了笑,繼續祈禱著。

「總之從後方來的攻擊就讓我來防守……攻擊,就拜託你了!」

「好!我這邊的准備正好做好!」

回答她的,是從剛才開始一直在裝滿觸媒的口袋裡尋找著什麼的矮人術士。

他的雙手拿著一把粘土。

繼續盯著哥布林的竹筏,精靈弓箭手翹起嘴唇笑著說道。

「你快點啊,矮人就是動作慢。」

「別催啊。我也我自己的戰鬥方式啦。」

矮人術士把手上的粘土,揉成了一股圓球。

嘴裡不知道念叨了些什麼之後,他大聲叫喊道。

「──神斬丸,大蜥蜴,快回來!!」

然後朝著空中扔出了圓球,嘴裡念起了咒語。

「【工作工作啦,大地的妖精們。一小粒砂粒,翻轉而成巨石】!」

圓球眨眼間變化成巨大的石塊,朝著哥布林船砸了下去。

【石彈】……而且是用精神力強化之後的。

「……哥布林殺手殿下!」

「嗯。」

船上的兩人快速地用眼神交流了一下,慌張地擊退了哥布林,然後跳了下去。

身後傳來一陣轟鳴,污水也被濺到很高。

飛揚的水花,飛濺到降落在岸上的哥布林殺手和蜥蜴人僧侶的身上。

回頭一看,被【石彈】給摧毀掉的小船,沒一會兒就沉了下去。

有部分哥布林雖然沒死,但因為鎧甲的重量,很快就消失在了污水中。

在觀察著這一切的時候,眾人都沒有說話。

降下的雨水還是很冷,儘管此時的身體因為剛才的戰鬥已經有些發熱。

呼出的氣是白色的,周圍全是血和污穢的味道。

精靈弓箭手用清澈的聲音說道。

「接下來還有什麼在等著我們呢?」

「……饒了我吧。」

矮人術士有些疲倦地回答了她,然後拿出酒壺,打開了蓋子。

「剛才那種聲勢的法術,消耗了我不少精神力。」

在他旁邊,女神官也累得坐了下來。

「總之……先休息吧。我也,有點……」

「不」哥布林殺手出言反對。

他似乎一點都沒被剛才的戰鬥所影響,只是盯著水路的深処。

「我們應該立即行動。」

「誒……?」

女神官呆呆地抬頭看著哥布林殺手。

他手上還握著武器,保持著警戒狀態。

「我也這麼覺得。」

蜥蜴人僧侶用奇怪的手勢雙手合十,在一旁也表示贊同。

「我們剛才弄出那麼大聲響,雖然下雨會幫我們掩蓋一部分動靜……」

但也許還是驚動了其他什麼東西。

就在蜥蜴人僧侶這麼說著的時候──

從水面上傳來聲響。

精靈弓箭手表情有些不自然地看了過去。

「……我可不想被人螳螂捕蟬啊。」

嘴裡說著古代的言語,她的身體卻在晃動。

水裡的污濁在搖晃,隨即起了波紋,波浪在不斷地靠近。

然後,一個巨大的下巴,掀起了水路的風波。

「AAAAAARRRIGGGGG!!!」

冒険者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撤退。

冒著大雨,踩著水花,轉身就跑。

此時的地下水道很昏暗,但他們卻還是能找到正確的出路。

因為在前方引路的,是精靈弓箭手和蜥蜴人僧侶。

只不過天氣稍微黑了一點,並不能影響他們靈敏的動作。

女神官和矮人術士緊跟在他倆身後。

女神官本來就很瘦弱,而且因為體格的關係,矮人術士跑起來也很慢。

兩人拼命地奔跑著,而把提燈掛在腰間的哥布林殺手,就在一旁守護著。

在一行人的背後,那個東西拍打著水面,彈跳著追了過來。

他回頭看了一眼──那是一個巨大的,白色的下巴。

細長,巨大,上面全是銳利的牙齒。

從黑暗中出現的巨大的下巴,感覺它一口就能輕易咬碎一個人。

而且雖然它是在彈跳,但是和冒険者們的距離卻在不斷縮短。

「我觀察到了一件事。」

連呼吸都還是那麼平穩,哥布林殺手肯定地說道。

「這東西好像不是哥布林。」

「一看就不是好嗎!」

精靈弓箭手頭也不會地高聲說了一句。

【沼地龍】,似乎是這麼稱呼它的。

龍只是隨便加上去的,實際上它屬蜥蜴。不是傳說中的那種生物。

下巴和身體整體都很長,而且趴在地上的樣子很難看。

但此時它那長長的尾巴,劃動著污水遊了過來,可一點都不讓人覺得好笑。

在這種地方,可能背後跟過來的這只白色沼地龍,比真正的巨龍還可怕。

「喂,大蜥蜴!那東西不是你的親戚嗎!快想點辦法!」

用小短腿拼命逃跑著的矮人術士,用盡全力開口喊道。

「不巧的是小僧出家許久,已經很久沒和親戚聯繫過了。」

「什麼,偶爾也要回家去看看啊!」

「我家離得有點遠啊。」

蜥蜴人僧侶吐了一口氣之後,甩動著長長的尾巴,把矮人術士給絆倒。

矮人術士還沒反應過來的瞬間,蜥蜴人僧侶把他扛了起來。

然後保持著速度,蜥蜴人僧侶繼續奔跑著。

他那蜥蜴人特有的眼瞳,轉了一個圈。

「第一,我的親戚裡面才沒有那種蠕蟲,術士殿下。」

「哈哈!這下好輕鬆!」

矮人術士似乎沒怎麼在意他的話,只是笑個不停。

「那東西,是從哪裡,跑進來,的啊……?」

後面的女神官,上氣不接下氣地說著。

對神明的祈願既消耗體力,也消耗精神。絶不比真正揮劍殺敵輕鬆。

她現在已經累得快喘不上氣,腳步不穩,已經快要跌倒了。

哥布林殺手想了想,一下把她懶腰抱了起來。

「哇!?」

「你先調整下呼吸。」

女神官被嚇得叫出了聲,哥布林殺手的回答很平淡。

女神官現在被他抱在腋下。

羞恥,再加上成為別人負擔的罪責感,她腳上亂動著,掙扎著想下去。

「沒,沒事的。不用這樣抱我……」

「別亂動,會掉下去的哦。」

「唔……」

「你還剩一個奇跡沒用吧。」

要是在這裡倒下就不妙了──他想表達的意思。

「之後,可能還需要你的法術。」

女神官紅著臉,低下了頭。小聲地說了一句「好的」

「我們已經離開水路嗎。」

蜥蜴人僧侶單手扛著矮人術士,另一手靈活地拿出了懷裡的地圖。

地圖被雨水淋濕,蜥蜴人僧侶一邊確認著路線,一邊快速地前進著。

濕地還有雨水,黏著的空氣,這都是在密林安家的蜥蜴人的同伴。

「把矮人送給它吃,然後我們趁機逃跑吧。」

如同小鹿一般奔跑著的精靈弓箭手,很認真地說著。

「而且它吃完肯定還會壊肚子!」

「別說胡話了!」

「好像,前面有什麼過來了……」

打斷了矮人和精靈弓箭手的爭吵,女神官用錫杖指著前方。

精靈弓箭手長長的耳朵上下晃動著,試圖聽清前面的動靜。

──水流聲。拍打水面的聲音。而且是三聲。是漿還是什麼東西。感覺有點似曾相識。

「……又是哥布林?」

她有些厭煩地說道。剛才的不詳預感應驗了。

從灰暗的水路的深処,哥布林們的船隊正朝著這邊駛來。

「怎,怎麼辦……」

女神官用慌張地眼神抬頭看著哥布林殺手。

「……」

他沉默著,然後熄滅了提燈的光亮。

「……喂,這前方有岔道嗎?」

「當然有。這個地下水道,到処都是分叉。」

蜥蜴人僧侶用爪子指著地圖回答道。

「我不知道你想到了什麼,總之毒氣還有火攻不能……」

「不用。」

哥布林殺手平淡地回應了精靈弓箭手。

「照你的辦法來」

「──」

精靈弓箭手有些奇怪的搖了搖頭,和矮人術士對視了一眼。

哥布林們,慌張地提高了軍艦(對他們來說確實是)的速度。

薩滿在船頭高聲叫喚著什麼,然後晃動手杖指揮著劃槳的。

距離水路下方的戰鬥聲結束,已經過了很久。

參加戰鬥的同胞們可能已經死光了,不過這也好。

重要的是作為敵人或者說獵物的冒険者們,這個時候應該已經疲憊不堪。

這可不能放過。

哥布林已經到極限了。

充滿濕氣的巢穴裡住著最舒服。

而且最煩人的還是這場雨。

哥布林雖然不在意污穢還有髒汙,但這不代表它們喜歡被淋濕。

想要溫暖的床鋪,想吃美味的食物。

再加上幾個可以用來發洩的道具。

自從把上次進入地下的冒険者們虐殺了之後,它們已經忍了好久了。

所以說,不能放過這次良機。

冒険者裡面有精靈嗎,有人類嗎。有女人嗎,肯定有吧。

劃槳的哥布林嘴裡唱著刺耳的號子,散漫地揮動著槳。

如同其他通人言的種族的船舶一樣,哥布林的軍艦上的乘員,也全是士兵。

一艘還好,三艘竹筏構成的戰艦,一般的冒険者完全不是對手。

先不論事實如何,哥布林深信自己現在很強大,這一點很難処理。

哥布林在組成隊伍之後,再也不覺得自己很弱小。

他們的面孔因為欲望而變形,嘴裡還留著口水,專心致志地提高著船速。

哥布林薩滿的眼睛有夜視的能力,它捕捉到了一処光亮。

那処光亮在不斷晃動,肯定是冒険者的提燈。

人類在黑暗的地方,沒有光亮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在沒有光明的黑暗地底,哥布林的優勢才能發揮到最大。

所以它們才會因勝利而驕傲自滿,它們謹慎地,靠近了那処光亮。

但卻沒有發現冒険者。

「ORAGARA!」

「GORRR……」

覺得有些可疑的哥布林殺手,用手杖戳了戳一隻哥布林。

就因為離得近,被派出來當斥候的這只哥布林,用手上的槳翻弄了下水中。

然後,

「ORAGA!?」

「GORARARARARARAB」

「GORRRB!GROAB!!」

一邊高聲發出叫喊,哥布林們進入了臨戰狀態。

有部分哥布林試圖逃離竹筏跳了下去,還有部分試圖正面迎擊。

不管怎樣,離水面近的那一邊的哥布林,已經被那怪物咬得粉碎了。

哥布林薩滿不耐煩地,揮舞著手杖吟唱起咒文──

「雖然它們數量很多,但是好像完全不是對手。」

「哈哈,完全不用同情啊。」

──在旁邊的一個岔路的陰暗処,冒険者們看完了全過程。

「【大慈大悲的地母之神啊,請為迷失在黑暗中的我們,賜予神聖之光吧】」

哥布林殺手用圓盾遮擋著雨水,女神官此時開始向地母神祈禱。

慈悲為懷的地母神回答了她的祈願,朝著白色沼地龍的尾巴施放了【聖光】的奇跡。

「不能用毒氣,火攻和水攻,能做到這樣就是極限了。」

哥布林殺手說出的話語裡帶著些許不滿。

精靈弓箭手有些驚訝地看著這樣的他,安慰著說道。

「不管怎麼說,我們總算擺脫了追擊啊。」

這才是普通的冒険哦!她有些自豪地挺起了薄薄的胸部。

滿面喜色。不停地左右晃動著的耳朵,顯示出她現在心情非常不錯。

「不過它們也是很輕易就上當了呢。」

「它們通過學習,明白了【冒険者會點著燈移動】這個道理。」

「是這樣嗎?」

「雖然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但這已經成為了哥布林的【常識】。」

哥布林殺手看著水路的另一邊的戰鬥,繼續說著。

「說到底,它們這個種族掠奪成性。從沒有自己製作道具這種想法。」

哥布林,就是這樣的生物。

就算真的製作,也只是做些棍棒還有石器,還有一些就是簡單的研磨下武器之類的。

必須的工具,食物,家畜……這些重要的東西用搶的就好。

只要去搶人類的村子,什麼東西都能到手。

能通過掠奪實現目的的話,完全不需要其他的選項。

所以只要母體,只能搶到女人孩子還有冒険者,幹什麼都夠了。

「但是這些傢夥雖然蠢,但卻不是笨蛋。」

哥布林殺手小心地,謹慎地旁觀著哥布林們的戰鬥。

「它們能很快的學會使用工具。教它們造船,它們就真的能造出來。」

「……你瞭解得真詳細啊。」精靈弓箭手說道。

「我調查,研究過。」

哥布林殺手的回答非常簡短。

「所以我不會給它們任何新的機會,虐殺就好。」

坐在牆壁的矮人術士,撚著鬍鬚說道。

「……也就是說,是有人教會了哥布林們製作船隻?」

「嗯。」

結束了祈禱的女神官,呼了一口氣之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和雨水。

「但是從目前來看,也有可能是薩滿突然靈機一現想到……」

「可能吧,但是它們能在這種地方繁衍,肯定是有什麼緣故……」

「那個,沼地龍……是吧?」

女神官聯想到了剛才的那個東西。

哥布林殺手點頭回應了一下。

「它們應該不知道有沼地龍,不然不會選擇用船過來。」

「你想說什麼,哥布林殺手殿下。」

哥布林殺手嘴裡念叨的同時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看不下去的蜥蜴人僧侶,平靜地開口問道。

而哥布林殺手的回答,還是那麼簡單明瞭的一句話。

「這場哥布林動亂,是有人暗中導演的。」

對面的打鬥聲沉寂下來之後,哥布林殺手提議先暫行撤退。

沒有人反對。

法術用光了,箭矢也沒了,裝備也不夠,體力也消耗得差不多了。

遠離了哥布林和沼地龍的戰場,行走在昏暗的地下水道。

爬上梯子的頂端,回到地面的他,接受了雨水的盛大歡迎。

本身就已經濕得差不多了,女神官的全身沐浴在雨水當中,她臉上帶著疲累然後看向天空。

然後,輕輕地說道。

「──雨,似乎還不會停。」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