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這群男人有毒》【番外】懲罰(4300字)
臥室的門被推開,一襲紅裙的女人踩著高跟鞋款款走入,長腿豐乳,纖腰翹臀,行走間身姿搖曳,秋波微轉,在曖昧的燈光下,更添萬種風情。

目光落在女人未穿內衣的豐乳上,秋逸墨不由得瞳孔微縮,抬頭掃了眼會議室,見沒人靠近自己,這才又繼續欣賞著視頻裡的旖旎畫面。



他開了靜音,視頻也沒配字幕,但在女人姿態慵懶地坐到床上時,他能輕易從她的口型中看出她在說什麽:喜歡嗎?

她是對著鏡頭說的,巧笑嫣然,媚眼如絲,與她視線相撞那一刻,秋逸墨清楚地感覺到有什麽東西同時撞進了自己心裡,勾得他癢癢的,渾身都開始燥熱。

這女人果然最懂得如何勾引人了,尤其視頻裡這副明顯被人特意調教過的模樣。



深V的紅裙肩帶“不小心”從女人肩上滑落,完整地展示出右邊的鎖骨,白花花的乳肉在鏡頭下越露越多,但就在誘人的乳暈也從裙內探出少許時,女人突然驚覺春光外泄,緊張地將肩帶拉了回去,看著鏡頭輕輕地咬了咬唇,臉頰浮上一層紅暈。

明明就如女妖一般在故意誘惑人,這會兒又裝出一副含羞帶怯的模樣,真是讓人恨不得立刻鑽進視頻裡,壓著她狠狠教訓一番。



秋逸墨咬了咬牙,跟身邊的人簡單交待幾句便起身匆匆離開會議室。

堂堂秋遠集團董事長可不想在大庭廣眾之下丟人——他已經開始硬了,哪怕視頻裡的左寧什麽關鍵部位也沒露。

往辦公室的椅子上一坐,他這才伸手松了松領帶,將視頻聲音開到最大,按下播放鍵。



但其實這段很有電影質感的視頻並沒有配樂,就算開了聲音,他還是什麽都聽不到。

畫面裡,姿態妖嬈的女人自然地翻了個身趴在大床上,曲起兩條纖細的小腿隨意晃蕩著,動作間豐腴挺翹的臀部也在微微顫動,隔著絲質長裙撐起姣好的形狀。

她沒穿內褲。這一刻,秋逸墨終於對剛才一直懷疑的事下了肯定的結論。



像是知道他所想似的,女人羞澀地看了眼鏡頭,小聲道:“我忘穿了。”

頓了頓,她又不好意思地補充:“內褲和內衣。”

是的,不僅內褲,還有內衣。秋逸墨的目光重新落到她胸前,剛才她雙手趴在床上擋住了,什麽也沒露出來,而如今她一手托腮,不動聲色地往上撐起了身子,剛好又把胸前那一大片春光暴露在鏡頭之下。



白嫩的乳肉,幽深的溝壑,若隱若現的紅色蓓蕾,一切都像是帶著巨大的魔力,誘得人移不開眼。

視線落在她頸間那個水晶吊墜上,秋逸墨不自覺地舔了舔乾澀的唇。此刻他真的很希望自己的手就如那個在她胸前不斷擺動的吊墜一般,能一下一下地觸摸著她豐潤的乳房,能緩緩落到她的乳溝裡,再繼續往下……



視頻裡,和他的想象如出一轍,幾根骨節分明的手指落在柔軟的乳上,輕輕撫了幾下又沿著誘人的溝壑一點點深入進去,在紅裙的半遮半掩中,指尖小幅地彈了彈頂端那顆挺立的蓓蕾。

一道低低的呻吟從視頻裡傳出,又嬌又媚,仿佛帶著無數鉤子撓在他心間,讓他的心跳也急促了幾分。

也直到這時秋逸墨才恍然回神,那不是他的幻想和錯覺,而是真的有一隻手在鏡頭裡極其克制地挑逗著她。



女人咬著唇,身子微微顫栗,低垂的眸子裡盡是情欲,一聲又一聲壓抑著的嚶嚀更顯魅惑。

男人的指尖繞著她若隱若現的乳首轉了幾圈,便又從她胸前撤了出來,沿著鎖骨緩緩摩挲到纖細的肩,再是曲線優美的背,然後是蜂腰,翹臀。

在臀上有節奏地揉了幾下後,又沿著小腿摸到裙擺,一點點探入,上移,最後在臀上撐起個明顯的弧度。



隔著一層布料,秋逸墨完全看不到裙下的春光,可從那隻手的動作,又能清晰地猜到他在做什麽,這種感覺,比直接的視覺刺激還要讓人心癢難耐。

“嗯……”女人的呻吟又揚高了些,雖然看不到,但秋逸墨完全能肯定,那隻大手已經覆上了她腿心最私密的地方。

是在揉她的陰蒂,還是撥弄兩片花唇?或者指尖已經從穴口入了進去,在那嬌嫩的肉壁上摳挖刮蹭?

她那麽敏感,肯定流了很多水,沒有穿內褲,那些水是不是已經沿著她的花縫流到性感的紅裙上了?然後再滲透到床單,留下一小片淫亂的痕跡?



越想越覺口乾舌燥,胯間也脹得厲害,秋逸墨趕緊關了視頻,不敢再看。

他早聽說秋逸白給左寧拍了部限制級片子,一直想看卻看不到,結果他那個好弟弟就是等這麽個左寧懷著孕不能進行性生活,他又剛好開著會的時機如此折磨他。



辦公室的門被推開,秋逸墨猛然抬起頭來,冷冷地看著門口的人。

秘書被嚇得不敢說話,倒是推門那個氣場十足的美豔女人攤了攤手:“敲了好幾次門你都沒反應,我還以為你出什麽事了,所以就進來了。”

畢竟是自己多年的合作夥伴,秋逸墨終是把怒火壓了下去,淡淡地道:“下不為例。”



他的嗓音有些啞,帶著種很奇怪的感覺,薑安娜關上門往裡走的同時,眼中多了幾分揶揄:“秋董事長剛才在裡面做什麽?”

秋逸墨正襟危坐,看向她手裡的文件:“談好了?”

“談好了。”把合同遞給他,薑安娜在他對面坐下,若有所思地瞧著他認真看文件的樣子,“都說男人結了婚變化會很大,從秋董身上看,確實很明顯啊。”



秋逸墨沒理會無關的話題,隻繼續專注於公事,但沒過幾秒,辦公桌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他接通,裡面傳來秘書的聲音:“董事長,您太太來了,說在會客室等您。”

秋逸墨有些意外,趕緊道:“讓她進來,不用等。”說罷起身就要迎出去。

左寧很少會來公司找他,也向來分得開公私,從不會在他談公事的時候擅闖他的辦公室,但如今她懷著孕還跑來這裡,他既是怕她有急事,又擔心她有什麽閃失。



然而出於本能起身後,他才忽然意識到一點,他方才的欲火根本還沒消下去。

對面的薑安娜同樣眼尖地看到了,卻不吃驚,反而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秋董事長雄風難擋啊。”

正常的生理反應,秋逸墨倒也沒覺得難堪,只是這模樣就出去確實有損形象,於是又只能坐了回去。



薑安娜挑挑眉,臉上露出些壞笑,幾步繞過辦公桌站到秋逸墨面前,在他詫異的目光中蹲了下去。

同一時間,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小腹微凸的左寧拎著個保溫盒走了進來,得意地笑道:“給你送湯,驚不驚喜?”

下一瞬,她臉上的笑容卻又徹底凝滯,因為有個頭髮凌亂的女人慌慌張張地從秋逸墨面前站了起來,烈焰紅唇,嫵媚性感。



見到左寧表情變化那一刻,秋逸墨就知道他這個合作夥伴今天玩過火了,誰知等他冷冷的目光看過去時,薑安娜卻回過頭來朝他得意地揚眉,那眼神明顯就是在說“讓你平時在我面前神氣,給你個教訓”。

緊接著,他又見到了比公司旗下那些女演員都要精湛的演技——薑安娜緊張地對著左寧解釋道:“秋太太您別誤會,我只是……只是筆掉了,我下去撿筆,我們什麽都沒做。”

此地無銀三百兩。



左寧笑笑,一步步走向辦公桌:“什麽都沒做?”

把保溫盒放到桌上,她的視線很快落到秋逸墨胯間,那裡明顯還是勃起狀態。

演完了戲,薑安娜轉身就溜,秋逸墨恨不得用眼神直接在她背上捅個窟窿,但當下更重要的是安撫左寧:“你聽我解釋……”



“不用解釋。”左寧溫柔地朝他笑笑,“我相信你。”

緊繃的神色才稍微放松些,秋逸墨卻又聽她道:“所以離婚吧。”

唰一下站起身,他的眼神也瞬間冷了下去:“你說什麽?”



“我說離婚。”左寧面無表情地看著他,“反正孩子不一定是你的,就算是,他也還有五個爸爸,不差你這一個。”

“你敢……”

“我怎麽不敢?”看著他還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左寧眼中先是閃過幾分慍怒,到最後又全是淚光,“難道錯的是我嗎?”



見她這模樣,秋逸墨頓時就慌了,伸了手想幫她擦眼淚,卻又被她一把拍開。

“寧寧,你聽我說,薑安娜跟別的女人不一樣……”

“她當然跟別的女人不一樣,有顏有身材,年輕又性感,還是女強人,在事業上也能幫你,哪像我……”

“我是說她喜歡女人,她不喜歡男人,我跟她之間什麽都不可能發生。”

“那你還硬了?”



“我……”秋逸墨立時語塞,冷靜了幾秒才拿起手機打開視頻遞給她,“我是看這個看硬的。”

左寧當然知道視頻裡是她,但不接受他的解釋:“你以為我會信你的話?”

秋逸墨又怒又急。怒的是薑安娜居然給他來這麽一出,更氣左寧竟然不相信他,急的是她居然能如此決絕地提離婚,而且一看到她微凸的小腹他更是擔心這樣生氣會傷到她的身體。

一時之間,向來在工作上運籌帷幄的他也突然陷入了混亂與恐慌,完全不知該說什麽做什麽。



瞧著他鐵青的臉,左寧自嘲地笑笑:“誰說的給我權利盡情吃醋的?誰說要把我寵壞的?這還沒怎麽呢,受不了了?”

想到自己從前放出的豪言壯語,秋逸墨更是一個頭兩個大:“我要怎麽做你才肯相信我?”

“永遠不可能。”說完這句,左寧轉身就往外走。



“左寧。”秋逸墨一把拉住她手腕,“我有多愛你你感覺不到?我都已經荒唐到和別的男人分享同一個女人了,我把整顆心掏給你,你給我的也只有六分之一,我都已經接受這麽……這麽……”

氣急的狀態下,他完全沒法像平時那般鎮定,而且一提到和其他男人共享這件事,心裡難免窩火委屈,所以到最後,話未說完,他反而先紅了眼。



左寧本已忍不住偷偷揚起了嘴角,但一轉身看到他這副模樣,她就又嚇得愣了一下:“你……”

秋逸墨一把將她拉進懷裡:“是我錯了,我做得不夠好,才讓你沒有安全感不信任我,但我發誓,自從和你在一起後,我對你一心一意,真的沒有再碰過任何女人,不要離婚,別提離婚。”



本來是想狠狠嘲笑他一番的,可這會兒聽到他難得的真情流露,左寧卻又笑不出來了,只能伸手回摟住他,柔聲道:“跟你開玩笑的,沒有不相信你。”

胸口堵著的那口氣終於順了些,秋逸墨松開她,緊緊盯著她的眼睛:“真的相信我?”

她點頭,但還是帶著點幽怨:“第一眼看到她從你面前起來是真的生氣,後來才反應過來的。”

他無奈地歎息一聲:“我也沒想到她會突然來這麽一出。”



話剛說完,他的手機就響起,低頭一看,可不正是薑安娜打來的。

冷著臉接通電話,秋逸墨順勢開了免提,攬著左寧坐到沙發上。

“秋董事長,問題解決了嗎?要不要我幫忙跟秋太太解釋?”

秋逸墨冷哼一聲:“你有病?”

“對啊,我得了一種看到你那張高高在上的臭臉就不爽的病,早就想找機會給你點苦頭吃了,怎麽樣?沒被罰跪搓衣板吧?”



秋逸墨還沒出聲,左寧就已笑了起來:“跪搓衣板啊,這主意不錯,多謝薑小姐提醒,晚上回去就執行。”

“秋太太也在啊,那就更好啦,我跟你說啊秋太太,我真的喜歡女人的,所以你也別冤枉他了,那家夥早在我進去之前就一柱擎天了,鬼知道一個人躲在裡面看了什麽不健康的東西。不過秋太太,你真的好漂亮,身材也好好哦,我就喜歡你這樣的女孩子,要不哪天約著一起……”



見秋逸墨已經不悅地掛斷電話,左寧意味深長地“哦”了一聲:“原來不是我的情敵,是你的情敵呀,你說她是不是看上我了?要不哪天我真的去跟她約個會體驗一下?”

回答她的,是秋逸墨一個又一個的深吻,不能和她真做,他也就只能這樣勉強發泄一下了。



可惜吻完之後,左寧的氣還是沒消乾淨:“跪搓衣板太沒難度了,我想換種方法罰你。”

“什麽方法?”

左寧拿過他的手機打開視頻:“秋逸白拍了好長一段的,後面的你看了沒有?不管看沒看,反正你必須當著我的面從頭到尾重新看一遍,然後,不準自慰,這三天每天看一遍視頻,都不準自慰。”

秋逸墨低頭看了看因為剛才的濕吻已經再次挺起來的某個地方:“……”





=============================

答應某個小夥伴要寫左寧使勁作、秋逸墨追妻的番外的,不過因為人設不能崩,所以就只能“作”到這種程度啦。

因為接連開了幾本新文,這篇的番外一直擱置著,真是對不起大家。

寫完這章,好像我答應大家的番外就不差什麽了,所以這本的番外就到此為止啦,感謝大家一路支持。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