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幻滅》第83章
二十結局

  日子一久,科布對賽夏老頭的意見改變了。賽夏老頭也對科布有了感情,發現他跟自己一樣一字不識,也容易喝醉。退休的大熊教退伍的裝甲騎兵管理葡萄田,出賣產品,他訓練科布,存心留一個頭腦清楚的漢子幫孩子們管家;因為他最後一個時期為著他的產業擔驚受怕,簡直可笑。他把磨坊老闆庫圖瓦當作心腹。

  他說:“我閉了眼睛,孩子家裡變成怎麼樣,你等著瞧吧!

  啊,我的天,想到他們的將來我就心驚肉跳。”

  一八二九年三月,老賽夏死了,留下價值二十萬左右的田產,和大衛的莊園聯起來確是一份挺好的產業,科布已經井井有條的管了兩年。

  大衛夫妻倆還在父親屋子裡找到一批黃金,大約值三十萬法郎。外邊的傳說照例大大的誇張,老賽夏的家私在整個夏朗德省估到一百萬。夏娃和大衛的小小的產業,同老人的遺產加起來,一年有近三萬的收入;因為他們自己的資金過了一個時期才安排,在七月革命的當口買進公債。

  到那個時候,夏朗德省的人和大衛·賽夏方始知道長子庫安泰的家業有多大。他一共有幾百萬,當上議員,不久又進貴族院,傳聞他在下一屆內閣中可能當商業部長。一八四二年,長子庫安泰娶了包比諾小姐,她的父親昂賽末·包比諾先生是七月王朝最有勢力的一個政治家,巴黎選區的國會議員,兼某區區長。

  自從有了大衛·賽夏的發明,法國的造紙業好比一個巨大的身體得到了養料。因為採用破布以外的原料,法國造的紙比歐洲無論哪一國都便宜。荷蘭紙絕跡了,不出賽夏所料。大勢所趨,恐怕早晚需要辦一個王家紙廠,象戈伯蘭,塞夫勒,薩伏納里①和王家印刷所一樣,這些企業雖然被摧殘藝術的布爾喬亞一再打擊,至今沒有動搖。

  ①戈伯蘭和薩伏納里都是法國王家地毯廠。塞夫勒是法國的官窯。

  大衛·賽夏生了兩男一女,夫婦的感情始終如一。他胸懷高潔,絕口不提以前的嘗試。夏娃也很聰明,勸大衛把發明家的可怕的志願放棄了。所謂發明家原是摩西一流,受著何烈山上的荊棘煎逼①。大衛拿文藝做消遣,過著懶洋洋的快樂的地主生活,經營自己的產業。求名的念頭永遠放棄了,甘心情願做一個耽於幻想和蒐集標本的人:他從事昆蟲學,研究蟲類的奇妙的變化,現代科學在這方面還只知道變化的最後階段。

  人人聽到檢察長柏蒂-克洛的政績,和有名的普羅凡的維奈②不相上下。他的雄心是要做普瓦捷高等法院的院長。

  賽里澤常常在政治上觸犯禁令,一再判罪,著實有點名氣。在自由黨的哨兵中間,他是最大膽的一個,外號叫做勇將。他被柏蒂-克洛的後任③逼得沒有辦法,把昂古萊姆的印刷所賣掉了,加入外省戲院另謀出路,好在他天生會表演,不難在舞台上走紅。後來他吃了一個青年女主角的虧,上巴黎去請教科學幫他對付愛神,同時想靠自由黨幫忙,撈些好處。

  至於呂西安,他回巴黎的情形在“巴黎生活場景”④內另有交代。

  一八三五至一八四三年。

  ①摩西在何烈山上看見荊棘燃燒,聽到耶和華命令他去拯救人民,免於奴役(見《舊約·出埃及記》)。此處用以譬喻發明家的志願堅強,好像奉了神諭一般。

  ②維奈,巴爾扎克的小說《比哀蘭特》中的人物,也是惡訟師出身的檢察官。

  ③指柏蒂-克洛後任的署理檢察官。

  ④《人間喜劇》分為《風俗研究》,《哲學研究》,《分析研究》三大部分,第一類又分為六個場景,“巴黎生活場景”即其中之一。呂西安的結局詳見“巴黎生活場景”中的一部長篇《煙花女榮辱記》。

  (全文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