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不登入嗎?
(-3-)是不是要下跪求你們?
趕快為了可愛的管理員登入喔。
登入可以得到收藏功能列表
還能夠讓我們知道你們有在支持狂人喔(*´∀`)~♥
《你也有今天》第106章
第106章 番外

  錢恆結婚和他辦案子一樣雷厲風行思路讓人出其不意。

  最先發現這個事實的人是譚穎, 一大早, 錢恆把包銳和她叫進了辦公室安排工作。合夥人對團隊律師安排工作這種事本來沒什麼稀奇,然而稀奇的是, 錢恆這一次一口氣安排了將近一個月的工作量。

  雖然拿到那麼多案源很開心,但包銳看著眼前的案卷,還是有點懵︰「錢par, 你怎麼和臨終托孤一樣的?」他小心翼翼道,「你……你該不是要隱退了吧?還是說因為《律師來辯論》太成功了,想去轉型參加法律類綜藝了……」包銳越說越是聲音凝重了起來, 「難道說我們團隊真的面臨解散嗎?既成瑤之後,錢par你竟然也……」

  錢恆咳了咳,然後向前伸了伸手。

  包銳卻還是沉浸在自己的劇本裡,他悲傷道︰「錢par, 你這樣,是要把未來的衣缽傳承給我嗎?我包銳一定扛起你的錢氏大旗,努力把你的風格發揚光大……」

  錢恆瞪了包銳一眼, 又把手往他的面前擺了擺。

  如此往復幾次, 包銳竟然還無動於衷。

  錢恆皺了皺眉,聲音低沉道︰「一個律師, 應該對細節觀察仔細,包銳, 你也是個資深律師了。」

  這些包銳終於有些恍然大悟, 錢恆幾次三番在自己面前晃手, 他盯著錢恆的手, 終於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

  正當錢恆等著他的震驚和恭喜時,包銳卻突然握住了錢恆的手,他激動道︰「謝謝錢par,原來你是想和我進行男人之間訣別的握手啊!哎,說實在的,我還從沒有和你握過手呢,一握手感覺就有種勢均力敵感哈哈哈哈……」

  譚穎簡直聽不下去了,她拉了拉包銳的衣袖,小聲提醒道︰「你看錢par的手……」

  包銳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手?哎?錢par?你最近這皮膚,好像不如以前細膩了,最近冬天啊,男人,也要愛自己,也要學會保養的。」包銳貼心道,「要不我給你管我的歐舒丹?你想要什麼味的?櫻花味太娘了,馬鞭草要不要?」

  「……」

  沒眼力見成這樣,譚穎實在忍不住朝天翻了兩個大白眼︰「包銳,你看錢par左手的無名指。」

  包銳看了一眼︰「哎?錢par,你戴戒指啦?」他說到這裡,才終於猛地意識了過來,「左右無名指???婚戒??錢par,你結婚了?你什麼時候結婚了?!」

  包銳那驚恐的表情,那震驚的語氣,簡直活脫脫像是撞見男友和別人結婚的女人似的……

  他盯著錢恆又看了很久︰「所以你給我們安排了一個月的工作量,難道你要回歸家庭?」

  譚穎忍無可忍︰「包銳,你一天到晚腦袋裡都在想什麼?還回歸家庭?錢par那當然是去蜜月啊!」

  好在譚穎的善解人意讓錢恆終於放鬆了表情,他抿了抿唇,雖然語氣雲淡風輕,但是個傻子也能聽出他隱隱的炫耀和幸福感︰「我早上抽空和成瑤去領了個證,就是譚穎說的那樣,未來一個月我會去度蜜月,每天會定期查郵件,但大部分事情需要交給你們處理。」

  錢恆說完,看了看手錶,一本正經道︰「哦,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去找我老婆吃午飯了。」

  「……」

  「你們平時和我老婆關係不錯,幫我打聽打聽她喜歡去什麼地方旅遊,有什麼特別心儀的地方沒有。」

  「……」

  錢恆的語氣越是鎮定自若,包銳和譚穎就越是目瞪口呆,劇毒冷酷的老闆突然三句話不離「老婆」兩個字,這種明晃晃的炫耀實在是太過分了!

  這直接導致錢恆走後,包銳還一臉酸溜溜的︰「切,有老婆了不起啊?我也有啊!秀恩愛了不起啊!我也可以啊!蜜月竟然一個月!知不知道雖然叫蜜月,但我們法定的婚假連著週末也就十來天啊!又不是真的一個月!」

  譚穎卻沒理他,她拿著手機正快速打著字。

  包銳很好奇︰「你在幹什麼?」

  譚穎連眼神都沒分給他︰「我在和我們未來老闆娘套磁。」

  「靠!你不提醒我一起?!」包銳拍了拍大腿,「趕緊的,我也要給成瑤發信息啊!我以前還想著要罩成瑤,沒想到如今反而要靠成瑤罩!」

  一時之間,富貴榮華微信組群裡熱鬧非凡。

  譚穎︰瑤瑤,苟富貴勿相忘!你做了老闆娘,能多給我批一點帶薪年假嗎?

  包銳︰我想要一個獨立辦公室。

  譚穎︰我想換一個人體工學椅。

  包銳︰我的獨立辦公室要朝南。

  譚穎︰這批實習生裡有個男生很高很帥,能不能讓他坐我對面的座位上?

  包銳︰我想配個助理,實習生也行,帶出去倍兒有面子,最好是美女!

  譚穎︰問問錢par的哥哥還單身嗎?長得帥不?能介紹給我嗎?如果我成功上位,以後錢par還要叫我嫂嫂,想想還蠻爽的呀!

  ……

  結果包銳譚穎熱火朝天的聊了半天,成瑤終於出現了,她只說了一句話,成功讓這個群徹底安靜了下來——

  「那個,我老公在我身邊,剛才看到你們的聊天了,說原來你們對當前工作有這麼多不滿意……」

  包銳︰錢par,你聽我解釋!錢par,你要相信我,我是愛你的!!!

  包銳在群裡尚且準備掙扎,譚穎的操作就騷多了。

  譚穎︰200G海量黃-片隨意看,請點擊以下鏈接︰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3581942

  包銳︰……

  不解釋直接假裝被盜號,這一波操作,他是服了,現在的年輕人,包銳想,自己真是輸了輸了……

  *****

  雖然結了婚,成瑤也已經搬進了錢恆的別墅裡,每晚都能看到她,但錢恆總覺得還看不夠。

  「現在當初證據丟失的事也真相大白了,李萌這些不好好工作心術不正的也都離職了,我們也結婚了,瑤瑤,你也可以回來君恆了。」

  可惜面對錢恆的提議,成瑤卻絲毫不動心︰「不要。」她想也沒想就拒絕道,「我覺得在金磚也不錯,案源我自己慢慢拓展,也開始積累了自己的客戶,同事氣氛不錯,我覺得夫妻在同一個律所確實很多事情比較微妙,萬一我和其他同事起了紛爭,你到底幫誰?」成瑤看向錢恆,語氣溫柔,「我不想要你為難。」

  「為你做任何事都不為難。」

  雖然錢恆這麼說,但成瑤還是婉拒了他的邀請︰「我現在比你的專業度還是差了好遠,如果回到君恆,做出的成績,外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出於你的保護,我不想這樣,有一天我會再考慮加入君恆,只有可能是作為成par,而不僅僅是成律師了。」

  錢恆抿了抿唇︰「雖然我希望能每分每秒看到你,但我尊重你留在金磚的決定,那我只能出雙倍工資把顧北青挖來君恆了。既然不能每分每秒看著自己老婆,那就每分每秒看著自己過去的情敵好了。」

  「……」

  成瑤簡直哭笑不得︰「我和我學長只是工作關係。「

  「不行,他一天不脫單我就一天不放心,除了挖人,我還要給他解決下對象問題,他結婚的那一天,我才能真的安心。看來我最近要多招幾個適齡單身女律師了。」

  「錢恆,你是喝醋長大的嗎?」

  「不是。」錢恆一本正經道,「是吃檸檬。」

  「……」

  然而就算面對錢恆的吻和醋意,成瑤還是沒忘記正事︰「對了,我上次說的法律援助診所的事,落實上還有什麼問題嗎?金磚和君恆可以聯合起來,在律所內部成立個法律援助診所項目,現在大學裡書本教育和法律實踐太脫節了,我覺得引入診所式教育挺好的,我們這兩家律所作為A市領頭羊,先和A大這幾家法學院達成合作,既能給法學院在校學生提供實習項目,讓他們能瞭解律師的工作內容,未來更好的確定職場方向或是適應職場,另一方面,如果能在大學生裡挑選到資質不錯的,律所也可以先鎖定好,先簽訂就業意向書,畢業後就直接進入律所工作,我們也算在培育未來的員工。可謂雙贏呀。」

  成瑤的眼睛亮晶晶的︰「最重要的是,這樣我們就有更多的人手和資源可以來接社會上一些法律援助項目,我上次去律協和幾個工作人員聊了,現在登記申請法律援助的人越來越多,但律師精力有限,如果君恆和金磚能帶頭推這個項目,沒準我們可以改變很多人的人生!」

  然而成瑤越是認真,錢恆也越是難以抑制地想吻她,他伏在她的耳邊,輕輕道︰「君恆和金磚共同孕育的這個項目,我會很上心的,因為我會當成這是我和你生的孩子一樣來對待。」錢恆親了親成瑤的鼻尖,眉目含笑,「雖然你說想和我生個孩子,不過我沒想到我們的『一胎』來的這麼快。」

  自從婚後,錢恆身上的荷爾蒙好像完全釋放了出來,只是正經談個工作而已,錢恆也能這樣犯規,成瑤只感覺自己真是沒轍了。她總有種錯覺,婚後,兩個人的狀態,多多少少讓她想起以前看過的接吻魚,光是想想就臉紅心跳的。

  在這粉紅氣氛裡,成瑤突然想起了最近看到用來測試情侶夫妻愛意濃度的一個問題,她看向錢恆,抬起頭︰「錢恆,說說你和我在一起最開心的一刻是什麼時候?」

  成瑤本以為錢恆會如網上那些稱職男友優秀老公一般脫口而出,然而事實是,面對這個問題,錢恆竟然愣住了,他沉默了很久,也沒能給出成瑤答案。

  成瑤在這陣沉默裡,便有些失落,好在這尷尬並沒有持續很久,很快,兩人就聽到了吳君的聲音。

  「錢恆,你找我?」

  今天的午飯,錢恆邀請了吳君,作為錢恆的狗頭軍師,錢恆能成功抱得成瑤歸,自然是要感謝吳君的,當然,這頓飯更重要的目的,是為了炫耀——

  幾乎是吳君一落座,錢恆就把自己戴了婚戒的手指不著痕跡地朝著吳君面前晃了晃。

  「哦,吳君,我脫單了,從今以後,我是有家室的人了,你那些隻適合你這種無牽無掛的人的聚會,不要再叫我了。」錢恆微微一笑,「我和成瑤結婚了。都說已婚的人和未婚的人玩不到一起去,以後我們可能是兩個世界的了。」

  吳君卻也只是笑,笑得像個狐狸,笑得讓錢恆心裡發毛。

  「哦,這麼巧啊?」他笑眯眯地看向錢恆,「我雖然還沒結婚,但昨晚剛求婚成功了,還沒來得及和你分享,不出意外的話,我最近也要結婚了,以後都是已婚人士,大家還是可以一起玩的啊。」

  「你和你女朋友不是剛確定關係沒多久?」

  「那是因為我未婚妻上一段感情受過傷害,而且雖然我們確定關係沒多久,但我認識她已經很多年了,也暗戀她陪伴她很多年了,認真算起來,比和你成瑤的感情基礎還深多了。」

  「感情基礎這種事,不在時間久不久,而在濃不濃,你認識了那麼多年才求婚成功,呵,比我的效率還是差遠了。」

  面對錢恆的毒舌,吳君也不惱,他輕飄飄地看了眼錢恆︰「哦,忘了說,等我結婚以後,你不要再叫我吳君了。」

  錢恆不明所以地皺了皺眉︰「不叫你吳君叫你什麼?難道你還要冠女方的姓?」

  「叫我姐夫吧。」吳君笑笑,朝著門口看了一眼,見到正推門而入的溫婉女子,他站起來,眼帶寵溺地揮了揮手,「成惜,來見見你妹夫。」

  「……」

  錢恆千算萬算,沒有想到,事事被他壓一頭的吳君,在結婚這件事上,竟然贏得讓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成瑤顯然也早知道了這個衝擊巨大的事實,她站起來,笑眯眯地喊了聲「姐」和「姐夫」。

  最終,錢恆不得不硬著頭皮,在吳君的幸災樂禍裡,低頭叫了「姐夫」。

  *****

  只是雖然在吳君這裡落了下風,錢恆總要在別的上面找回場子。

  這天,LAWXOXO論壇上原本近期最紅的一個帖子《真‧業界毒瘤鄧明大型起底扒皮現場》突然被另一個老貼蓋去了熱度。

  大家突然在上次討論陳林麗案和成瑤律師驚艷美貌的帖子下面,看到了一個新鮮的ID和一條新鮮的留言。

  這ID叫錢恆。

  「成瑤不是我前女友,是我太太。」

  這ID看起來還很新鮮,注冊時間也才剛達到能在LAWXOXO發帖的時限要求。眾網友檢索了一番,發現他也就跟了這麼一個回帖。

  錢恆?那個業務能力吊打所有人的錢恆?這匿名的論壇,就能隨便假冒別人了?大家態度竟然統一的鮮明——不信!

  「雖然錢恆劇毒,但你這種披著人家馬甲上來發布假消息的人太過分了吧!」

  「舉報了!」

  「不會吧?!成瑤真的和錢恆結婚了?!我不信!」

  「雖然錢恆在節目裡求婚了,但是我聽說成瑤沒鳥他啊,還聽說錢恆節目錄制完在後台崩潰大哭了一場?」

  「估計是沒成,否則成瑤為什麼沒當場走上台接受求婚啊?」

  「好慘,突然有些同情錢恆,二十八歲高齡老房子著火遭遇熱烈戀情,隔空激情告白,結果慘遭拒絕2333」

  這麼一條簡單的留言,效果竟然不比扒皮鄧明的帖子熱度差,一下子下面就跟了幾十條。

  「跪求闢謠!」

  「跪求管理員查IP,封IP。」

  「無圖無真相,大家都是法律人,說話還以為嘴皮上下一踫就是真的啊?沒有證據說個球!」

  ……

  錢恆抿了抿嘴唇,無視在他背後看帖笑到花枝亂顫的成瑤,求證據是吧?

  那就讓你們求錘得錘!

  錢恆發完了貼上了證據,這才神清氣爽,然後起身,摟起還在幸災樂禍的成瑤,給了她一個吻。

  *****

  就在眾人以為大家的攻擊遏制住了這個造謠ID時,這個ID又一次回帖了,不過這一次,他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甩上了一張結婚證。

  結婚證裡錢恆的臉仍舊當得起法律圈頭牌的第一把交椅,而他的身邊,赫然是笑的光彩奪目的成瑤,她的眼睛仿佛會說話,充滿了感染力,像是一道光,照亮了身邊人,錢恆冷冽的眉眼,因為她,也帶了種深情的溫柔。

  LAWXOXO上自然炸開了鍋,然而兩位當事人都無暇顧及了。

  錢恆用雙手捧著成瑤的臉,親了親她的鼻尖︰「現在終於昭告天下,你是我的了。」

  他輕輕摸了摸成瑤的頭︰「還有,你的那個問題,我很仔細地想了很久,但還是不能回答。」

  成瑤愣了愣。

  「我無法具體地回答我和你在一起最開心的一刻是什麼時候,那是因為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每一點每一滴,都讓我開心。」

  歲月溫柔,而我只想和你一起老。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