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26章
祖師爺走了

“當然要學呀!”劉奇瞬間一掃陰霾,又樂呵了,趕緊張羅著行拜師禮,唯恐莫離反悔。

莫離受了他的拜師禮,喝了他的拜師茶,給了他一本厚厚的三界法,讓他爛讀於心,入了道門,若是做了不該做的,就別怪他親手清理門戶了。

劉奇臉瞬間又垮了,卻還是乖乖拿著回府仔細研讀了。

劉奇走後,莫離並未歇息,而是去了展府,將展憲叫了起來,帶著他進宮抓嬰靈去了。

因莫離自帶純陽之氣,他一靠近肯定會打草驚蛇,便讓展憲打頭陣,展憲見莫離不跟著,心裡有些沒底,但還是強撐著,總不得在自己帶的侍衛面前出醜,帶著一隊侍衛就衝進了香戚宮,正正好撞見披頭散發的柳嬪用刀子在放血給一個一看就是惡鬼的娃娃喝!

一起進來的侍衛都嚇傻了,驚呼著有鬼就要往外跑,嬰靈瞬間撲上來,展憲用劍一擋,將莫離給他的符扔了出去,瞬間打得嬰靈一聲鬼叫,刺耳欲聾。

嬰靈明顯被激怒,嘶吼著又撲上來,這下展憲沒招了,用劍擋在身前,咬牙閉上了眼,只又聽見一聲鬼叫,想像中的場景並未發生,小心翼翼睜眼一看,原來是莫離來了,頓時心中大定。

嬰靈比夢中兇惡許多,已經完全入魔了,可見他是石文宏的種,而非皇子,對付它不難,反而是嬰靈每碰他一下都會被他身上陽氣灼燒,發出淒厲慘叫。

“展憲,別愣著,拿下柳嬪!”

額?和柳嬪有什麼關係?

容不得他多想,還是按莫離說的做了,嬰靈他對付不了,拿下柳嬪一個弱女子他還是行的。

柳嬪聽著嬰靈的慘叫痴痴地笑著,臉上的神情癡狂,嘴裡喃喃自語:“殺了他…殺了他……”看得展憲都不由得心底發毛,突然他看到什麼,才知道國師為何要他拿下柳嬪了。

在柳嬪的梳妝台的一個打開的盒子裡,赫然擺著一套大小不一的玉勢,和麗妃下體插著的玉勢明顯是一套的。

殺害麗妃的兇手終於抓到了。

後從柳嬪的口供中得出,自從麗妃殺死石文宏後,便天天來找她麻煩,說是她勾引了石文宏,天天晚上讓太監們用玉勢折磨她,來月事都不放過。

後來無意碰上從玉佩里出來覓食的嬰靈,便開始用自己的鮮血飼養嬰靈,嬰靈一直把石文宏當做父親,因為目睹了麗妃殺死石文宏的場景,對其恨之入骨,發狂時本能吞食了剛出體的石文宏的魂魄以阻止其被黑白無常帶走,後來得了柳嬪的鮮血嬰靈便更加邪了,終於在那天晚上,殺了麗妃,吞食了麗妃的魂魄。

渡完嬰靈,天已經大亮,莫離和展憲將此事前因後果報給了皇帝,這才出宮。

莫離瞧著展憲似有話要說,想了想,給了他一張護身符,說道:“碰過這種東西,近期運勢會受些影響,戴上護身符便沒事了。”

“多謝國師!”展憲趕緊接過。

“若劉奇和蘇少酉鬧翻,你會幫誰?”莫離問道。

展憲不以為意道:“他倆從小到大還鬧得少麼,尤其是劉奇,天大的事睡個姑娘就忘了,根本鬧不起來。”

莫離沒說了,到時候他就知道了。

出了宮門兩人就分開走了,莫離剛進門,秋軟軟就急急忙忙跑過來,懷裡還抱著留著口水的今朝。

“相公,祖師爺走了!”

莫離一愣,趕緊接過秋軟軟懷中的胖小子,低頭仔細打量了一下今朝,其他地方倒是沒什麼不同,只是沒有之前的伶俐勁了,一瞧便能看出是還沒開智的奶娃娃,話不會說,路不會走,看來老祖宗是真的走了。

莫離將事情從腦子裡過了一遍,才了然,其實祖師爺下凡來是幫他渡過此次的難關的吧,也是,若此次沒有祖師爺提點,當初對付稻草美人不會那麼順利,更別說事情這樣複雜的白骨人偶了。

肯定是關乎他們生死的大事,不然祖師爺亦不會這般重視吧。莫離不由得想,若是祖師爺不提點,等他們發現真相時,估計事情不會這樣容易解決了,蘇少酉是想白骨人偶幫他登位,那白骨人偶本身有什麼企圖呢?

莫離和秋軟軟,帶著今朝,給祖師爺上了三炷香,開了兩壇子酒,供奉在祖師爺牌位前。

老祖宗喝著徒兒們供奉的酒,哼哼道:“還算有良心,不枉本座為你們操碎了心,早點給我把媳婦兒生出來。”

老祖宗喝著酒,渾然不覺剛剛那句話有什麼不妥,戲演久了就容易當真,老祖宗絲毫沒察覺到自己已將還未出生的女娃娃當做了自己的媳婦兒。

當劉奇和慧果發現了今朝的不同,夫妻倆才對他們坦白了老祖宗的事,劉奇頓覺五雷轟頂,想到自己之前對祖師爺做過那麼多大逆不道的事,趕緊跪祖師爺牌位前磕頭認錯去了。

老祖宗可不止瞞了他們這些事,更多的真相還不到時候全部告訴他們。

為了鸞君早日渡完劫,老祖宗可謂是煞費苦心,春宵若是能探到白骨人偶全部回憶,定能發現白骨人偶本體長得和劉奇一模一樣,其就是害得鸞君被貶的元兇,慕舍魔君。

劉奇正是慕舍的轉世,而白骨人偶是慕舍的骨頭製成的,鸞君跳誅仙台之前將他的業障盡數封印在人偶內,封在棺材裡,給他避免了滅頂之災,才能入了輪迴,才有了劉奇這一世。

解鈴換需繫鈴人,慕舍自己種的因,自然要他自己了結,只要了了慕舍的因果,鸞君的懲罰便就能解了,後面幾世歷劫就無需再經歷了,這也是老祖宗為何要親自下凡來盯著的緣故,錯一步都不行。

事成定局,所以劉奇的命格突然變了,當年事因青鶴起,了了因果,青鶴自會渡他,這也是莫離為何會一改前言,收他為徒的緣故,都是命中註定的,劉奇這亦是在和千年前自己種下的惡果在斗。

等他們這世順利結束,鸞君歷劫也就結束了。

莫離等人並不知曉這些,劉奇和蘇少酉之間的戰爭正式打響了,展憲夾在他們兩人之間為難,勸這個不聽,勸那個也不聽,非要對著幹,問他們原因他們也不說。

蘇少酉不知用了什麼法子,竟哄得長公主愛上了他,去求皇帝賜了婚,年後完婚,劉奇怎麼阻止長公主都無動於衷,鐵了心要嫁給他。

劉奇憤憤衝到他家,問他是不是用了妖法迷了長公主,蘇少酉聳肩說道:“若是我毀了契約,早就灰飛煙滅了。”

劉奇又憤憤走了,後來才知道,原來是因為蘇少酉對唐玉良那般癡情的所作所為打動了長公主,覺得他和其他的妖艷賤貨不一樣,能一心一意待她。

劉奇苦口婆心勸她也沒用,長公主興高采烈地準備著自己的婚事,還不待成親就讓蘇少酉住進了公主府,該發生的不該發生的事,婚前都做了。

在長公主的婚宴上,秋軟軟一直覺得胃裡不舒服,一口菜剛吃下去,就忍不住跑去了外面吐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