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30章
深淺和長短

劉奇一邊說一邊看著他逐漸捏緊的拳頭,心中狂笑,果然再理智的人一遇到感情事就慌了,稍稍一琢磨就知道他是在扯謊啊!

許久莫離才開口問道:“她當真這麼說的?”

“可不,師娘有多善解人意你又不是不知道,見你這麼反感,她肯定不願強求於你,也許你來的時候師娘就感應到了,是因為這個,所以才特細和你避開,免得碰面讓彼此尷尬吧。”劉奇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莫離聽完並不說話,眉頭緊鎖,劉奇趁機再添一把火道:“大師兄青蛟這仙號好聽,也是師娘取的吧,青蛟,青鶴,聽著跟兄弟倆似的,尤其大師兄長得還和師父您有七八分相似,萬一,我是說萬一,萬一師娘把他當做您的替身以慰相思之苦……”

劉奇故意說到這兒就停了,連忙否認了自己的猜測:“我就是隨口一說,師父您可別胡思亂想,師娘和大師兄都是正經人,絕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再說大師兄除了長得像你,其他都不像。”

“無需你來做說客,我心裡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呸,什麼說客?罷罷罷,我不說了成吧。”劉奇閉了嘴,喝了口菊花茶,砸吧砸吧嘴,忍不住問道:“師父,我昨兒看一本書說蛇有兩根陽物,是不是真的?你改日給我問問師兄唄,我不敢問他,怕他削我,早知你要來,我就不讓師娘給我帶話了。”

劉奇話音剛落,莫離就消失了,劉奇好笑的搖搖頭,吹走桌上的灰燼,這是剛剛莫離手中捏著的酒杯,現在只是一堆粉末了。

劉奇不急不慢的又站起來,走出門去,該和師兄們商量一下將青鶴寺和鸞君廟合二為一了。

莫離怒氣沖沖沖到佘家老祖那兒,讓佘家老祖一臉懵逼,只聽他問師娘在不在,就下意識搖了搖頭,一眨眼他人又不見了,彷彿剛剛是它錯覺一般。

莫離在各處找遍了都不見她踪影,不由對劉奇的話又信了幾分,莫不是真的故意在躲他?

莫離想了想,去了老祖宗那兒,剛想叫門,只聽風中傳來初晨的聲音:“流照,別,別,求你了……”

“乖,叫相公。”老祖宗話音剛落便是一聲清脆的吻聲,然後便是初晨嬌嬌叫相公的聲音。

莫離黑著臉走了,她肯定不會在這兒。

莫離失魂落魄回了浮生殿,守門的紙人面面相覷,沒腦子的它們想不通為何主子又從外面回來了,不是早就回來了嗎?

浮生殿裡面已是深夜,意外的,臥房點著燈,他心中有個大膽的猜測。

被子鼓起一大坨,明顯裡面藏著人,莫離穩了穩情緒,正欲過去,秋軟軟先忍不住了,在這安靜得可怕的一瞬間她突然慫了,默默在被子裡換下忒露骨的衣裳,從被窩裡趕緊爬了出來。

一邊手忙腳亂地收拾被她弄得凌亂的被子,一邊硬著頭皮解釋道:“剛飛升還改不了在凡間的習慣,其他地方都亮堂堂的,睡不著覺,就你這兒好些,你待會兒幫我清明宮也弄個這樣的吧。”

秋軟軟這話說出口瞬間就後悔了,漏洞太多,她自己都不相信,更別說他了。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秋軟軟隨意給他疊了疊被子,趕緊要溜,經過他身邊時卻突然被他抱住了。

秋軟軟愣了,任由他抱著,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又等了好一會兒,不見他鬆開,猶豫著喚了他一聲:“相公……”

“嗯。”他低低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秋軟軟眼淚就下來了。

好一會兒,只聽莫離輕聲說道:“對不起,我一時間真的接受不了事實,我,我一開始只是想幫你渡劫,沒想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

莫離最接受不來的不是女兒嫁給了老祖宗,而是秋軟軟,鸞君對他而言,是師父,是父母長輩一樣的存在,是他最尊敬的人,他從未想過褻瀆她,他只是想幫師父渡劫,絕不是趁人之危冒犯師父。

他很清楚自己現在是喜歡她的,心中是放不下她的,可她是師父呀!

秋軟軟總算是明白他癥結所在了,抱著他不鬆手,哼哼道:“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逃避,就算逃避也不能改變已成定局的事了,嗯……就像……就像你知我深淺,我知你長短,生米煮成熟飯,反悔不得了。”

秋軟軟話說得露骨,說完臉就紅了,莫離也愣了,秋軟軟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也就不管不顧親上他的唇,不給他反悔的機會了!

莫離愣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彎身回應起她的親吻。

莫離有些激動,甚至抱著她的手都有些抖,懷中人多了一重身份,新的身份讓他又激動又忐忑,秋軟軟一邊親吻著他,一邊想著怎麼勾引他,拉著他微抖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莫離這才發現她不知什麼變換了一套衣裳,是一套裸露胸口的胡服。

曾經的記憶突地湧進腦海,莫離想起來第一回誘哄著小媳婦穿上胡服的場景,那時他們剛回京,收拾完褍陽王,劉奇開了個黃粱一夢,弄來幾套胡服送給他。

還記得那會兒他和小媳婦一起畫中元節要用的符咒,在書房裡哄著小媳婦第一回穿上了這胡服,白嫩嫩的奶兒暴露在日光中格外惹人眼,他那時就像這樣,一邊親著她的嘴兒,一邊揉著軟乎乎的奶兒。

秋軟軟感受著頂在她肚子上的硬東西,知道勾引成功了,伸手抓住硬物,如願換來他一聲加重的呼吸聲。

“軟……”莫離想喚她名,剛出聲,突地又停了下來,他現在不知道該怎麼喚她了,軟軟?媳婦兒?還是鸞君,還是師父?

秋軟軟察覺到他的遲疑,趕緊說道:“都行的,你喚我什麼都行的,軟軟,鸞君,都行的。”

莫離久久沒有回答,手上的動作也停止了,秋軟軟心中慌了,緊緊抱著他,生怕他又將她推開。

許久才聽他突然喚道:“師父……”

秋軟軟聽到這兩個字,頓時心灰意冷,他還是邁不過這個坎吧,正想著,突然被他抱了起來,放到了床上,欺身壓上來,一個一個吻落在她額上、眉頭、臉頰、唇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