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32章
全文完結

“想什麼呢?”莫離問道,身下加重了了些力氣,竟還有心思想別的東西,想來是不痛了。

秋軟軟回過神來,環住他的脖子,一邊輕喘著一邊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莫離並不覺得意外,這也是這些日子他一直避著她的緣故,覺得一切都是自己把事情弄成現在這個樣子,若不是因為他,師父不會被貶歷劫,老祖宗亦不會一生清譽毀於一旦。

莫離想了想,也說出了他的推測:“現在回想,估計白骨人偶一早就認出劉奇是它的轉世了,所以變成蘇少酉後,極力跟在劉奇身邊,若沒有後來契約一事,估計他是想重新回到劉奇身體裡去吧。”

秋軟軟一愣,隨即想起什麼,“那這麼說來,白骨人偶肯定找機會和劉奇說過往事。”

莫離點點頭,這是毋庸置疑的,按現在的情況看來,劉奇肯定沒相信白骨人偶的話,不然不會發生長公主那件事,劉奇待長公主如何,他們都看在眼裡,絕不會害她的。

“現在再想以前的經過才知道一切都是因果,你猜為何我那些門徒大部分都轉投了霧島上神門下了呢?”

莫離笑著搖頭,給她換了個姿勢,讓她跨坐在他身上,他輕輕將她拋起,落下就能盡根沒入,舒服的不像話。

秋軟軟被他的動作弄得搖晃著,解釋道:“是我要求他這麼做的,慕舍為亂人間他也脫不了關係,你可能不知道,慕舍的本體其實是一個用來教習洞房的小人偶,是霧島上神與東海三公主成親之時,東海三公主的陪嫁,其本不是凡物製成的,後又得了霧島上神的一口仙氣,這才開了智,才有了後面它找你盤道的事情,我替他抗下所有責罰,他就替我將那些無主信徒收了,給予他們庇護。”

莫離沒想到竟會是這樣,原來慕舍的真身是這樣的,難怪他那時來找他盤道是論男女之道,他堅持無欲無求更能得大道,慕舍堅持陰陽雙修才是最高境界,兩人論了七天七夜,誰也說服不了誰,後來慕舍為了證明他的道,禍禍了不少修行的女修士,還曾一度想引莫離破戒。

莫離雖守住了本心,但此事都是由他與慕舍論道起,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他而死,他也脫不了關係,他在要飛升之際再添因果,鸞君憐他修行不易,改了其因果,才有了後面一系列事情。

再看他們如今,曾守住本心的莫離還是破了戒,娶了自己師父,女兒嫁給了老祖宗,這其中因果又是誰能說得清的呢。

後來在劉奇彌留之際,莫離曾問過他,問白骨人偶有沒有將真相告訴他,迴光返照的劉奇點頭說,說了,但他沒信,他多年前就曾對蘇少酉說過,再信他最後一次,蘇少酉辜負了他的信任,那次之後蘇少酉再說什麼他都不會相信,更別說後來他們還成了死對頭,更不會信他的鬼話了。

莫離告訴他是真的,將所有的事情從頭到尾和他說了一遍,劉奇久久沒說話,最後才說了一句:“我不清楚慕舍知道一切後會是什麼心情,但我清楚我自己心中的想法,我不後悔,我覺得我這一輩子值得,能拜你為師我很開心,從你身上我學到了很多東西,慕舍的道一開始沒錯,大道三千殊途同歸,誰也沒錯,但他不該為了證明他的道禍害無辜姑娘,他這時候的道就錯了,所以他修成了魔君,我很慶幸師娘當年能放慕捨一馬,讓他輪迴,讓我在這一世做你的徒弟,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道……”劉奇話音剛落人就去了。

莫離看著他的魂魄道:“你安心去投胎吧,等你轉世之後我再找機會點醒你的記憶。”

劉奇笑著揮揮手,說道:“希望下一世還能和慧果師兄一起嫖娼。”說完便隨黑白無常去了地府。

此乃後話,暫且不表。

莫離伏在小媳婦身上,慢慢動作著,說著瑣碎事,分散小媳婦的注意力,讓她別把注意力放在腿間的疼痛上。

“軟軟,我剛剛去老祖宗那兒找你,門還沒進去,就听到他們……”最後一部分話莫離是湊在秋軟軟耳邊輕聲說的,說完就見秋軟軟紅了臉,好一會兒才說道:“他們,他們本就是夫妻,是仙侶,做這種事情應當的。”

“說起這事我就後悔,當初怎麼那麼容易就入了他的套,把女兒嫁給他了!”莫離憤憤道。

秋軟軟倪了他一眼,摀嘴笑道:“他把最得意的弟子嫁給你,你當他願意嗎?”

嗨,他倆還真就是半斤八兩,誰也別嫌棄誰!

莫離瞧著笑話他的小媳婦,不由想到什麼,不懷好意的勾起唇,又打了個響指,突然還是房間的浮生殿,突然變成了森林,瞧周圍的樹木花草都異於平常,是魔界的森林,身下的床也變成了一朵大花,他們正躺在花心上,他的大東西還插在裡面,結合處還沾著她剛破身的血。

莫離勾著小媳婦的唇兒又來了一個纏綿的吻,“仙界比凡間好,自己殿內想化作什麼樣就能化作什麼樣,不用出門都能和軟軟各種花樣玩。 ”

莫離說著,揉著小媳婦的胸又開始繼續插送,看著一旁的花草,他突然想到,其實剛剛他們可以用藥啊!就不用這麼疼了!失策了,失策了!

突然變作魔界地盤把秋軟軟嚇了一跳,還以為真到了魔界,忍不住捶了他肩膀兩下,忒會作怪!

不過這也讓她想到什麼,他們已經不是凡人了,卻還沒從凡人的想法裡走出來,像這種小損傷,只需施法治愈便是了,何須苦苦忍著!

秋軟軟趕緊喚停了莫離,這話一說出來,夫婦兩人相視一眼,都不禁笑出了聲。

後來秋軟軟笑不出來了,沒了顧忌的男人跟瘋了似的,折騰得停不下來,哪還有之前的半分不情願。

後來,再後來,他最喜歡的就是喚著師父,喚著鸞君欺負她,什麼葷話都能張嘴就來,以至於後來秋軟軟直呼他是大騙子。

莫離不惱,秋軟叫一次大騙子,他就加一回,從最常說的“軟軟裡面好舒服”逐漸變成了“師父裡面好舒服,夾得徒兒真緊……”惹得秋軟軟想踹他的很。

他們荒唐的地兒也是每回都不同樣,反正在自己地盤隨意變化,誰也發現不了,最可恥的是這人後來不僅變化場景,更是還隨場景變化身份,用紙人充做其他路人,光她記得的就有盜賊、山匪、富商巨賈、大家公子、大將軍等等身份,真真正正的是花樣百出……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