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89章
老祖宗不知道的事

莫離夫妻倆在客棧玩的不亦樂乎,劉奇和慧果在百花閣也玩得有趣的很。

劉奇給慧果找了好幾個漂亮姑娘破童子身,結果一個時辰過去了,劉奇來一看,他卻在勸姑娘們從良。

劉奇差點沒給跪了,若有一點辦法,人家也不會想在妓院待著吧,這不是說廢話嘛,還不如多花銀子捧人家場來得實在,至少這還是人家憑自己本事賺的。

慧果聽完劉奇的話,轉頭問姑娘們,“他說的可對?”

幾個姑娘點點頭,應道:“劉公子說得對,若有一點辦法,我們姐妹等人也不會淪落風塵自甘墮落。”

慧果沉默了,其中一個叫春鸝的姑娘忍不住哭了,抹著淚說道:“若不是我父親病倒在床,哥哥也出了事,我又怎會賣身進這裡。”

春鸝一句話勾起了大家的傷心事,能到這地方來討生活的,哪個能好過。

“都哭什麼,趕緊給爺笑一個,興許爺一高興就多給你們些賞銀。”劉奇敲敲桌子,不悅道。

瞬間功夫,姑娘們又都含著淚笑了,慧果愣了半晌,突然明白了師父曾說過的一句話,眾生皆苦,唯有自渡。

劉奇瞧著愣住的小和尚,不懷好意地笑了,從懷裡拿出一疊銀票出來,對姑娘們說道:“誰吃下小和尚的童子雞,這些就都是誰的!”

慧果還在思索,突然胯間一麻,他低頭一看,不知什麼時候褲子被人扒了,一個姑娘在他胯間給他親舔雞兒,他瞧著自己的肉棍子慢慢在姑娘的唇齒之間變大,瞧著姑娘紅艷豔的唇兒,他突地忘記了師父,忘記了菩提寺,忘記了佛祖。

還不待他反應過來,另一個姑娘拉著他一隻手,放在自己的胸脯上,帶著小和尚的手抓捏自己的奶兒。

其他幾個姑娘也使出了渾身解數,一人抱著小和尚光禿禿的腦袋,用紅殷殷的乳珠在光禿禿的頭皮上磨蹭著。

一人抓著他另一隻手去摸自己濕透了的騷穴兒,用騷穴兒吃著他的手指,大奶兒還一個勁兒往他唇邊湊,乳珠摩擦著他緊閉的唇,只要小和尚一張嘴,就能將奶尖尖塞進他的嘴裡。

慧果想起了繡繡,想到了那天晚上從水鏡裡看到的景象,突地鬆了一口氣,他還俗了,已經不是和尚了,也能娶媳婦了。

慧果張了嘴,含住了送進來的乳珠,輕輕用了用力,便聽到了姑娘難耐的聲音。

這聲音徹底打破了他心中的障,他忍不住埋首進姑娘的峰巒內,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兒,聞著女人身上的脂粉味兒。

這天晚上,小和尚破了色戒,一根雞兒被四個姑娘輪著用了一回,他亦射了四次,不知為何,讓他有一種超脫的輕鬆感。

第二日一行人全都起晚了,一個兩個上了馬車就開始補覺,今朝背著小手晃著小腦袋站在馬車中間的小桌上唱誦道:“少時不知精寶貴,老來空流淚。”

這一句話,惹得剛剛瞇上眼的劉奇又坐了起來,把早上秋軟軟剛給他梳好的小揪揪好一陣搓揉,弄成一個別緻的小雞窩才滿意睡去,打個哈欠還不忘說道:“等你娶媳婦就知道其中的妙處了。”

今朝氣鼓鼓踢了他一腳,掀簾找秋軟軟再梳頭髮。

今兒劉奇他們要補覺,便換莫離趕車,秋軟軟也跟著,仗著此刻道上無人,也靠著自家相公在補覺。

今朝剛想哭嚎兩嗓子裝可憐,瞧見秋軟軟睡著了,到嘴邊的哭嚎又憋了回去,莫離瞧見他被折騰得不成樣的頭髮,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幫你梳吧。”莫離說道。

誰知老祖宗根本不領情,小腦袋一揚,說道:“才不要,你粗手粗腳的。”

莫離無語,每回和他說話都會有種想欺師滅祖的衝動。

今朝挨著秋軟軟坐下,清了清嗓子,有些難為情問道:“男女交合可真像劉奇說的那般滋味非常?”

老祖宗這句話問出來,莫離差點把手中的馬鞭甩出去,好一會兒才說道:“此事被譽為極樂之事,你覺得呢?”

說到這兒,莫離想到什麼,問道:“你怎麼沒找個仙侶?”

今朝輕哼一聲,得意道:“本座這樣優秀,觀現在滿天神女,哪個配得上本座?”

莫離翻了個白眼,活該他沒有仙侶。

“等等,誰說我沒有媳婦的,岳父大人!”

莫離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誰說是你媳婦了,不是今朝的嗎?您還是好好做的無上神吧。”

今朝一愣,大眼睛眨巴眨巴兩下,又彎起了嘴角,說道:“你祖師爺還沒媳婦,你好意思比你祖師爺先有媳婦嗎,還是把我岳母大人還給展憲吧。”

此話一出,莫離臉刷的沉了,老祖宗笑的更歡快了,小手掌拍拍莫離的肩,得意道:“沒招了吧?”

莫離沒說話,確實沒招了。

“本座若是想有仙侶那是眨眼間的事,要稀罕找仙侶不早就找了,還至於到這時候麼?”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也就直說了,你操控著今朝的身體,可不許跟著劉奇亂來,身為父親,我自然希望自己女兒能嫁一個從身到心,待她一心一意的夫君。”

今朝搖搖頭道:“你不會真以為我會一直留在今朝的身體裡吧?”

莫離擰眉,“你不是要用今朝的身體修煉?”

“今朝有自己的魂魄,一個軀殼怎能容下兩個魂魄,我現在能藉他的身體,全因他現在還小,魂魄不全,等他稍大一些,就能拿回身體的控制權。 ”老祖宗說著聳聳肩,繼續說道:“我只交給他方法,至於究竟能不能行,還得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莫離這下才明白過來,老祖宗之前說的都是在胡說八道,哄他們玩的。

“你來究竟是為了什麼?”

“來玩呀,九重天太無聊了,都沒個陪本座說話的人。”老祖宗說著,掐了秋軟軟一下,這孽徒,跳誅仙台這種大事都瞞著師父,故意往他酒裡下了藥,讓他喝的個酩酊大醉,還是青鶴上到九重天求見他才從睡夢中醒來,才知道小丫頭犯了事,被罰跳了誅仙台,去凡間歷劫去了,若不是莫離來喚他,那被小丫頭下了料的酒起碼得睡個一千年,等他醒來小丫頭歷劫早結束了。

如若不然,也不會在她快歷劫結束的時候才出現。

不過也算是因禍得福了,莫離這小子還算不錯,配小丫頭還成。

“那你多久走?”

“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咯。”今朝說著打了個哈欠,閉上了眼。

天天都能稱做今天,天天都能稱做明天,來去全看老祖宗喜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