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65章
八百暗衛

小丫鬟眼波流轉,羞羞臊臊地看了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

“那還愣著作甚,還不下水來伺候爺。”

“是。”小丫鬟說著,脫了衣裳下了水,正拿著帕子要給劉奇擦背,被劉奇突然一把抱住。

“國公爺您這是作甚?”小丫鬟欲拒還迎,欲擒故縱說道。

“這不就是你這小騷貨想要的嘛。”劉奇說著,揉捏起她一對乳兒,張口咬在一朵紅梅上。

“江南總司可真是富裕,一個伺候洗沐的小丫鬟用的都是芙蓉印月的香粉。”劉奇一邊說著,一邊在她身上留下一個一個鮮明的印記。

“國公爺對這個還有研究呢?”女人輕笑。

“那是,這可都是銀子的味道,你身上的銀子味兒可比外面堤壩的銀子味兒重得多。”

女人斂了笑,問道:“國公爺這是什麼意思?”

“還能有什麼意思,爺提醒你找下家呢,鄭興安快不成了,爺這次來可就是來查這幾年修堤壩的銀子的,只要爺一聲令下,爺潛藏在城裡的八百暗衛就會衝進你們總司府,拿下你們所有人。”劉奇說著,抬起女人一條腿,將飢渴難耐的大棒子送進去,女人還濕滑得不夠,不由得悶哼一聲。

“到時候男的全部充軍,女的就地慰軍,那些個兵痞子你可見過?一個個高高壯壯,龍精虎猛的卻不愛洗澡,身上味兒能熏死牛,一桿硬棒子舞得虎虎生威,再貞潔的夫人到了他們身下都能調教得忘乎所以,欲仙欲死。”

女人被劉奇狠狠撞著,聽著他這話,不由想到他話中的場景,底下濕得透透的。

劉奇沒參過軍,這些都是聽展憲說的,當年聽得他獸血沸騰,還跟著展憲去了南大營見識了一番,那天正好押解來一批新的犯婦人,他們先是卸了那些女人的下巴,防止她們咬舌自盡,然後才開始一個個的排隊來,一番結束,個個都裝滿了一肚子精水,哪還有之前貞潔的模樣。

那回他在馬車上就是想和國師他們說這事,可惜被國師莫名其妙發火打斷了,沒說成。

劉奇這一番話,沒多久就傳到了鄭興安耳裡,正如他猜的,用得起芙蓉印月的可不會是一個小丫鬟,這女子應是鄭興安某個寂寞難耐的小妾,仗著他初來不認識人,裝成小丫鬟來吃雞兒。

與其再費功夫攀高枝,不如將這個消息透露給鄭興安,在他面前討個好,只要鄭興安過了這一關,往後榮華富貴都少不了她的。

只她沒料到劉奇是故意說的假消息,什麼八百暗衛,都是假的,就是藉她的口告訴鄭興安這個假消息。

鄭興安原還在想他堂堂國公爺怎會孤身一人來蘇州,還打著查看水情的名頭,肯定是他偷溜出來玩的,今兒小妾這麼一說,倒是讓他微驚,莫不是他只是一個幌子,故意來刺探他總司府的深淺的?

若只是劉奇一人他倒是不擔心,只會喝酒嫖女人的草包能查得出什麼,幾個馬屁捧上幾句就美得不知道自己是什麼人了,可若是真有八百暗衛,又豈會讓一個草包統領,鄭興安覺得真正的欽差大人還未出現。

現在緊要的還是收買劉奇,畢竟他國公爺的身份擺在那兒,他說的話還是有分量的很。

若說劉奇有什麼愛好,全京城人都知道,他最愛美人,鄭興安決定就從這入手。

劉奇看到鄭興安幾個女兒一改之前矜持的模樣來討好他,就知道他計策成了。

送上門的羊羔還不吃這不是傻嘛,鄭興安的五個女兒無一不被劉奇糟蹋了,這也就算了,只要他能負責便是了,誰知他竟這麼無恥,把一切都推給了酒,還倒打一耙說是她們勾引的。

這叫鄭興安那個氣喲,可顧不得他是什麼狗屁國公爺,就要人拿下他,劉奇趕緊求饒道:“鄭大人莫氣莫氣,此事是我不是,我願拿情報與你做抵,你看如何?”

鄭興安這才呵退侍衛,陰著臉看了他好一會兒,說道:“什麼情報?你且說說,若這情報分量不重,我可不管你是什麼國公爺,反正現在水災剛剛過去,各個河裡的水還沒退卻,我將你打死隨意扔去一條河裡,都能編出百個你失足落水的理由。”

“是是是,鄭大人稍安勿躁,且聽我慢慢道來。”劉奇說著,看了眼一旁的侍衛,鄭興安會意,讓他們退下了。

劉奇這才說道:“不瞞你說,我並非一個人來的,與我一道的還有八百暗衛,是皇上親自撥與我的,讓我做先遣來看一下蘇州水情,另有調查堤壩修葺有無落實的欽差大人隨後便到。”

鄭興安沒說話,劉奇只好繼續說道:“來你總司府之前我就去各個堤壩看過了,問了下當地百姓,光是你們蘇州的七個堤壩就三年未修葺過了,一個堤壩每年五萬銀子,鄭大人真是好肚量啊!”

鄭興安瞇了瞇眼,眼神陰鶩地盯著劉奇。

劉奇暗暗握拳,故作鎮定,說道:“也是,鄭大人在蘇州周圍置良田萬畝,大大小小的店鋪數十個,加上底下人的供奉,每年入賬就不止這些,怎會將區區幾十萬兩銀子放在眼裡呢。”

劉奇此話一出,鄭興安坐不住了,拍案而起,厲聲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見他這般,劉奇心裡穩了,笑道:“鄭大人以為我為何敢孤身一人來你總司府?”

“你想幹嘛?”

劉奇擺擺手,道:“我劉奇還能幹嘛,只是聽說蘇杭這邊的秀女每年都會由你們總司府統一送去京城,擔心水情會影響選秀,特意來看看如何罷了。 ”

“原來如此,國公爺當早些說明的。”得知劉奇是為了秀女而來,鄭興安才鬆了一口氣,笑道。

“鄭大人別高興的太早,我都能查到的事,沒道理欽差大人查不到,鄭大人還得早做打算,早日補上虧空,這些於鄭大人不過九牛一毛,沒得因小失大,最後得不償失。”

“是,下官多謝國公爺提點。因連日大雨耽擱,秀女要兩日後才會到總司府,國公爺安心等著便是,只是下官幾個女兒可都是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國公爺該給個說法吧。”

劉奇慢悠悠喝口茶道:“不是鄭大人的意思嗎?讓本公爺與其相成好事,鄭大人就能成本公爺的岳丈大人了,只是本公爺沒按鄭大人的戲本子走,竟是五個都收了,話說到這兒,本公爺也不算得罪鄭大人,本公爺最討厭人算計!往後有何事,鄭大人不妨直說。”

劉奇說完便起身走了,臨了還不忘說道:“鄭大人若不嫌棄,本公爺府上還是容得下五個小妾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