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71章
歌善姑姑

莫離並不以為意,說道:“軟軟許是不知菩提寺是如何換主持的,他們換主持不僅是菩提寺德高望重的師父輩才能參與,而是我們這些受邀來的所有人都能參與,進坎周村就是第一個考驗,比試間有傷亡也是難免。”

不過雖是說大家都能參與,但到底是在人家菩提寺的地盤,怎能會容忍一外人出風頭,除非當真是實力強勁,菩提寺這一輩,唯昭覺法師最為出色,若無差錯菩提寺這屆主持一位是非他莫屬了,進了坎周村一切皆是考驗,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逃不逃得過這一劫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不過還是讓人憂心,能傷亡到昭覺法師的事自然不會是什麼小事。

“這麼說,我也是能競選菩提寺主持?”劉奇插嘴道。

莫離點點頭,說道:“當然可以,你想一輩子做和尚就參加吧。”

劉奇聽罷連連搖頭,他還是老老實實看戲吧。

莫離瞧他那熊樣就不禁樂了,若他真的做了菩提寺主持,不出幾月,菩提寺就能被他弄成一個大淫窟,除非他們祖師爺瘋了才會點這樣一個大淫蟲做主持。

要坐上菩提寺主持之位,不僅要贏了受邀來的眾人,還要靈蝶認主,據說此靈蝶是菩提老祖飛升時留下的一縷神識,被靈蝶承認才能最終成為菩提寺主持。

莫離給他們解釋一下這過程,免得到時候鬧不清情況。

“那國師你也要上嗎?”劉奇問道。

莫離點頭道:“進了這裡自然要動手,不然你以為我們進來時那些人不善的神情是怎麼回事?”

嘖,原來是這樣呀,可是不對呀,國師這麼厲害,一出手主持一位不是手到擒來嗎?他做了和尚夫人可怎麼辦呀?

劉奇快言快語,將此事問了出來。

秋軟軟一愣,也看向他。

莫離輕輕捏了捏小媳婦軟乎乎的手,說道:“不是剛剛說了,要成為主持要贏了受邀來的所有人,來了不動手來幹嘛?”

“呵呵,怪我沒聽明白。”劉奇尷尬笑道。

“這麼說國師你是要放水嗎?”也是,國師已經成親,此次來也是帶著夫人一起來的,怎會和他們去爭主持一位,他們要擔心也只會國師到時不會手下留情,他們想要贏了他,估計得廢一番功夫。

劉奇此話一問,他們周圍好些人都停了腳步,聽莫離回答。

莫離掃了他們一眼,周圍清咳聲一片,趕緊轉了視線,卻還是厚著臉皮聽他是怎麼說的。

劉奇見狀,腰板都不自覺硬了不少,不愧是國師,實力就是強。

“只是各門派切磋切磋罷了,又不是斬妖除魔,那麼認真作甚,點到即止就好了。”

得了莫離這句話,其他人俱是鬆了一口氣,不好直接走,便走上來與之攀談起來,尤其是秋軟軟的紅瞳,引得不少人圍觀,劉奇和今朝都被擠到了一邊。

劉奇好生無奈,拉著今朝到一旁茶水鋪子點了壺茶,坐著等他們。

等莫離那邊結束,他們一壺茶也見了底,劉奇也勾搭上了一個姑娘,抱著今朝哀嘆一個獨身父親孤身帶著一個孩子的苦,老祖宗一臉嫌棄地配合他演戲,哄得小娘子直抹眼淚。

莫離拉著小媳婦走過來,就听他在說:“我苦一點累一點沒關係,只要今朝能平安幸福我就知足了。”

任哪個熟悉劉奇的人一聽都知道劉奇是在幹嘛,秋軟軟無語,也不知該不該揭穿他,卻只聽莫離喚那女子道:“歌善姑姑。”

莫離一句話讓劉奇瞬間卡殼了,重複了一句:“歌善姑姑?”

“乖。”女子笑道,說著走到莫離與秋軟軟面前,打量了一下秋軟軟,說道:“國師夫人和我想像中不一樣。”

秋軟軟並不認識她,看向莫離,莫離解釋道:“歌善姑姑是九晨宮宮主,拜得是青丘明皎上神,你腰間那塊暖玉就是當年從她九晨宮禁地取出來的。”

“可不是,當年我看他為人不錯,本領又高,就想給他留在我九晨宮,我那麼多如花似玉的徒弟們任由他挑,他都不為所動,惹得我對夫人您可真是好奇不已,是怎樣的絕世美人兒才能讓其這般坐懷不亂,今日一見夫人,我就知道原因了,國師他呀,還就只是死腦筋,和夫人您是沒有半點關係。”

額,秋軟軟莫名,她招她惹她了?頭一回見面就這麼埋汰她作甚?不過她確實不是什麼絕世美人兒。

莫離倒是清楚原因,九晨宮都是陰陽雙修,他純陽之體做雙修雙方都會有助力,當年歌善姑姑為了將他留在九晨宮,沒少用下作手段,他當時為了出來大鬧了一通她九晨宮,她不記恨著才怪。

“我呸!夫人怎麼不好看了,你以為你這狐媚子騷樣好看的不行麼?”反應過來的劉奇立即回懟道,從上回九姑娘那事他就看出來了,指望夫人還擊根本不可能,這種撕逼的事情還是他來吧,吵架嘛,誰更不要臉誰能贏,論不要臉,他劉奇還沒怕過誰。

只是他沒想到人家罵不過就動手,歌善姑姑到底是一宮之主,還是頭一回被人這樣說,當時就被懟住了,怒不可遏的她當即抽出隨身帶著的鞭子,抽向劉奇。

莫離伸手將劉奇扯開,旋身徒手接住其抽過來的鞭子,運力一扯,歌善姑姑就脫了手,莫離收了她的長鞭,運氣注入鞭內,本來赤紅的長鞭瞬間褪了顏色,繼而變成了金色,變成了太陽一樣熾烈的顏色,微微泛著金光。

劉奇瞧得出奇,這是什麼戲法?怎還能這樣隨意變幻呢?

只劉奇這個門外漢看不出端倪,周圍其他知曉的人都不禁抽了一口涼氣,九晨宮的禁地是上古戰場的遺址,裡面有曾經仙魔大戰留下的各種厲害的仙器,若是修煉到一定程度便會去九晨宮禁地取一把趁手的武器。

這些仙器可不是輕易能認主的,一不小心就能死在那兒,是以現如今世上有仙器的人並不多見,歌善姑姑的奪魂鞭是她們一派傳下來的,是目前現世的這些件中還算不錯的了,卻沒想到被莫離輕而易舉奪過,強行認了主,仙器不似人,沒有七情六欲,只認強者。

歌善姑姑臉色蒼白,身形有些抖,好一會兒才說道:“一別幾年,我倒是小瞧你了。”

“我那時便說過了,日後一定親手奪你追魂鞭,承讓了。”

這事是老黃曆了,那時歌善姑姑以讓他留在九晨宮作換,才讓他進禁地取武器,他不願意,強行闖了九晨宮,可惜只到禁地門口就被攔下了,只摳下山壁上的一塊暖玉,那時他便說,日後一定親手取她的奪魂鞭。

莫離輕輕一甩,長鞭落在地上,激起一陣刺眼火花,明眼人一眼就得出,這可比之前在歌善姑姑手上時要厲害得多。

莫離收了長鞭,比起長鞭,他還是更喜歡用劍。

追魂鞭似感覺到了他的嫌棄,動了起來,像蛇一般,緊緊纏在他手上,莫離眉毛微挑,仙器果然不同一般。

周圍人瞧見莫離露的這一小手,原本落下去的心又提了起來,估摸著他說的點到即止是什麼樣的水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