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70章
菩提寺

“師父給他試了許多法子俱是無用,後開壇請了祖師爺,這才知道了真相,那蛇不是凡物,是他們黃家的保家仙,他們黃家的祖傳引蛇術俱是來源於此,那天黃半仙的夫人拿的那把瓜子是拌了老鼠藥的,那蛇嚇她一跳是為了救她一命,卻不料被黃半仙糊里糊塗的給殺了,以怨報德,黃半仙這是自找的,藥石無醫,神仙難救。”

“嘖嘖嘖,這可真是自找的了。”劉奇搖頭嘆息道。

秋軟軟聽到這兒才想起來,這事老祖宗可比她清楚,她倒是多嘴一說了。

徐徐的微風吹進車裡,吹得人疲乏,今朝趴在窗口,慢慢迷糊了眼睛,莫離卻突然做劍指,開始念咒,本來該直走的馬車往左邊的小道拐了進去,劉奇疑惑問道:“國師這是準備去哪裡?”

“坎周村。”

“去哪里幹嘛?”

“觀禮。”

“我說國師,您就不能一次性全部說完嗎?我問一句您答一句,您可真不嫌麻煩。”

莫離掃了他一眼,耐心解釋道:“坎周村那兒的菩提寺換主持,得知我等路過此處,特邀我等一同觀禮,順道參加他們三年一度的廟會。菩提寺在修道界名氣很大,據說是菩提老祖轉世在此修行過,也是在此重新飛升的,寺裡還留有菩提老祖轉世的肉身,乃是驅妖除魔的聖物,也是因為如此,菩提寺在佛道兩家都極有威望,此去的道友很多,你最好別給我惹是生非。”

如他所願,莫離一口氣說完了。

“這我可不敢保證,國師您也知道我嘴碎地很,一不留神許就得罪人了,還得勞煩您多多費心了,不如您現在就給我些寶貝防身吧。”莫離聽著他頗有自知之明的話無語,很想把他現在就扔下馬車。

往年菩提寺也邀過,都因有事在身推拒了,今年下江南正好順路,不去說不過去,也就安排上了。

莫離想了想,說道:“道家的流派很多,各自的祖師爺不同,但說到底還是常見的那幾個流派最多,睜眼算命的拜劉伯溫,閉眼算命的拜東方朔,看風水的拜郭璞,梅花易數的拜麻衣神相,其他之流拜鬼穀子,和尚基本上拜釋迦牟尼,當然這都是他們祖師爺生前的名字,飛升後另有仙號,你若是惹到人了,就看對方是什麼路子,自己想法子脫身吧。”

“國師,你這說和沒說有什麼區別?”劉奇嫌棄道。

莫離眼角微抽,強忍著沒給他踹下去,只聽他又說了:“我還是帶著今朝吧,萬一惹事,國師您不救我,還能不救您女婿麼?是吧,小姑爺?”

劉奇說著,大手一伸,把剛剛閉眼迷糊的今朝揉醒來了。

今朝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劉奇安排上了,小手拍開劉奇的爪子,往旁邊一倒又睡過去了。

秋軟軟好笑地給他用薄毯子蓋了蓋圓鼓鼓的小肚子。

在路上顛簸了兩日,終於到了坎周村,只是這和劉奇想像中不太一樣,劉奇抬頭瞧了瞧面前的荒山野嶺,又低頭瞧了瞧寫著坎周村的石碑,坑爹呢,這哪有什麼村子?

劉奇正欲問莫離,回頭只見莫離給秋軟軟取下頭上的幕笠,說道:“軟軟瞧見坎周村了嗎?”

秋軟軟點點頭,說道:“瞧見了,你們跟我走。”

劉奇顧不得多問,趕緊跟上,說來也奇怪,明明跟著夫人就像是在原地走了兩圈,卻在一剎那進去了另一番天地。

哪還有之前的荒山野嶺的模樣,村子裡熱鬧的不行,各式各樣的人都有,大多是些和尚道士之流,他們一進來,就有人迎了上來,行了個道禮,說道:“又見面了國師,這位想必就是令夫人吧?”

“正是。”莫離說罷,轉頭給秋軟軟他們介紹道:“這是歸元觀觀主正一道長。”

秋軟軟微微頷首,算是打了個招呼,正一道長卻是趁機盯著她的紅瞳看了兩眼,說道:“夫人血瞳果真不同凡響。”

莫離同他客氣的笑了笑,給小媳婦又戴上幕笠,遮住其他人打量的目光,便拉著小媳婦往菩提寺走去,劉奇抱著今朝趕緊跟上,他總覺得他們一進來,周圍人打量的目光並不算友善。

莫離自是也感覺到了,他已經習慣了,他行事不近人情,懲治過不少人,且因他年齡不大,坐在國師這位上難免招人嫉妒。

不過他們雖不服他,但也不敢輕易動他,畢竟他能力擺在這裡,如今能與他實力抗衡的沒幾個,這多虧了有個純陰之體的小媳婦,讓他歷練的機會多,且又因他是純陽之體,修煉起來比常人快些,是以就算他們不服也拿他沒轍。

等走遠了,劉奇才開口問道:“國師,怎麼您在修道界怎麼感覺不招人待見呢?”

莫離想了想,認真道:“可能怪我過分優秀。”

劉奇默默呸了一句不要臉,心裡卻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有這個自傲的資本,要是他有國師這般本事,肯定滿大街炫耀了。

接待他們的是昭覺法師,昭覺法師自小在菩提寺出家,已經有四十五個年頭了,修為不錯,在道上名聲也不錯,若無意外,此次他應該能拔得頭籌。莫離同他見了一個禮,昭覺法師回了一個禮,並未多問,便讓小沙彌帶他們去了後院歇下。

莫離和小媳婦一間房,劉奇帶著今朝一間房,一放下行李,劉奇就拖著今朝去敲莫離的房門,催他們趕緊出來,去坎周村轉轉,剛剛他可注意了,坎周村雖說叫個村,但其規模比得上一個小鎮了,各種商舖都有,只是街上行人大多是修行之人,且大部分是男子,女子比較少,但也不是沒有,也不知是不是他們修行的緣故,女子大多是出塵之姿,一個個長得跟仙女似的。

莫離就知道這廝好色的毛病又犯了,本不打算跟著他去胡鬧,但也擔心他當真色膽包天去招惹到不該招惹的人,只好又跟著他出了門。

莫離想了想,並未讓小媳婦再戴幕笠,一直戴著幕笠不是個辦法,遲早得摘下幕笠,這兒大多都是修道之人,也聽聞過軟軟的紅瞳,不用擔心紅瞳會嚇著人,正好讓軟軟適應適應。

秋軟軟難得出門沒戴幕笠,十分不習慣,怯怯的跟在莫離身邊,不敢正眼瞧人。

出菩提寺的時候,他們同昭覺法師打了個招呼,讓寺裡不必準備他們的飯。

昭覺法師應下,並未多瞧秋軟軟的紅瞳,昭覺法師的反應讓秋軟軟稍稍有了些底氣,應該不是很奇怪吧?

秋軟軟倒是偷偷瞧了幾眼他,昭覺法師氣運在走低,近日恐有大劫。

秋軟軟想提醒一下他,又不知該怎麼說,只好先憋著了,等走遠才悄悄和莫離說了這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