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67章
真假暗衛瞞天過海

本來解決完水患莫離便打算回京城,其他事報給皇上,派遣欽差大臣來調查便是了,奈何劉奇還要看秀女,便與他們分開,一人去了總司府。

這幾日莫離就領著小媳婦和今朝在蘇州城裡游玩,老祖宗一聽蘇州評彈就走不動道,仗著自己小孩兒模樣,撒潑打滾不讓他們走,於是他倆便陪著老祖宗聽了幾日評彈。

這不他趕過來總司府,媳婦兒和老祖宗還都扔在評彈館裡。

劉奇聽他們喜歡聽這個,強烈建議他們晚上來花船聽小曲兒,用劉奇的原話說是,唱曲兒的姑娘一開口,半邊身子都能酥了。

莫離聽幾天評彈也有些膩了,聽他這麼極力推崇, 也就答應了,約好晚上在東頭的花船碰面。

莫離沒從門口進,是抄近路翻牆進來的,是以總司府其他人並不知他來,他又原路走了。

到評彈館時已經散場了,秋軟軟拉著今朝在門口等他,今朝手裡拿著一串糖人吃得津津有味,莫離用紙人變幻的大漢站在他們身後不遠處,瞧著就像是哪個大戶人家的夫人領著小公子在等人,身後的凶神惡煞的侍衛讓人都繞著走。

“耽擱了一會兒。”莫離說著,將今朝抱上馬車,讓紙人牽著馬跟在後面,他拉著小媳婦並肩在人聲鼎沸的路上慢慢走著,他十分喜歡與小媳婦一塊兒漫步,彷彿許多許多年前,他們就這樣走過。

不遠處的佘家老祖瞧著並肩的兩人微微有些出神,師祖喜歡人世間的煙火氣,喜歡人世間的人情味兒,特別喜歡領著他們日落時分在大街上漫步。那時莫離也是這麼並肩與師祖走著,和師祖盤道,它就盤在莫離的袖子裡,聽他們說話,不時插上一嘴。

也不知還要多久他們才能再像以前那般一樣,許是再也回不去了,畢竟以後他們是夫妻了,怎還能容得下它呢?不過他們在一起也好,它比較放心。

三人回客棧用了飯便出發去了東邊的花船,劉奇早早包了場,一見他們,就趕緊揮手招他們去。

看著衣著暴露的歌女,秋軟軟下意識去捂今朝的眼睛,可一想到他又不是真的什麼不懂的娃娃,便又住了手。

在劉奇的示意下,歌女們開始彈唱,因夫人和今朝在,劉奇早就交代了她們不要唱艷曲,姑娘們一開口,秋軟軟便知為何江南這邊的藝伎那麼有名了,當真是開口便讓人酥了身子骨,她一女子都不成了,何況那些個大老爺們。

秋軟軟轉頭看向莫離,她剛看過去,他就看了過來,秋軟軟忍不住湊過去低聲問他:“相公覺得可好聽?”

莫離誠實的點點頭,說道:“軟軟的聲音適合唱這個。”

秋軟軟紅著臉坐直了身子,不看他了,光是想想她這樣唱就覺得臊得慌。

莫離正欲說話,突然收到了地仙的心通,莫離掐手決仔細一聽,便笑了,輕聲與小媳婦說道:“靈太老人現任了吳中縣的地仙。”

“這下你可放心了吧?”

“嗯。”莫離點點頭,靈太老人那天那樣魂飛魄散他還真不敢保證他能飛升,回去問老祖宗,老祖宗只說看天意,他心中還頗有些自責,如今得知他飛升成功便安心了。

“國師,你們安靜些聽曲兒可好?卿卿我我不差這一會兒。”劉奇打岔道。

莫離與秋軟軟這才安靜。

莫離抓著小媳婦的手,快進三伏天了,他體溫頗高,小媳婦是純陰之體,握著小媳婦的手兒比抱冰塊還管用,他總算體會到冬天時小媳婦為何會那樣戀著他懷抱了,他現在也想整日整日把小媳婦抱在懷裡。

秋軟軟也慶幸自己是純陰之體,不然可受不住他這樣高的體溫,今朝平時都不願和他挨著,也怪當初在他身上刻了經文,最大限的激發出他體內的純陽之氣,也不知往年他是怎麼熬過去的。

回去的途中,秋軟軟問了問他這事,才知道自己家裡有個大地窖,裡面囤滿了冰塊,每年夏天他大半時間是在地窖裡過的。

秋軟軟聽了直心疼,他們倆可真是,一個冬天冷得不行,一個夏天熱得不行,要是早點說清楚,這幾年兩人就不會這麼受罪了。

劉奇美滋滋地等著秀女,卻沒想到先等到的是朝廷頒布的取消今年選秀的聖旨。

劉奇差點差點罵娘,一問來傳信的人,才知道原因,褍陽王前幾月獻了幾個絕世美人,勾得皇帝夜夜春宵,皇帝為了博美人一笑,取消了選秀。

劉奇一聽,直呼虧了,這下秀女沒見著,還錯過了絕世美人,雞飛了蛋也打了,兩頭沒落著好,還要費盡心神和鄭興安周旋,虧大發了!

劉奇一琢磨,趕緊收拾包袱,從總司府刮了一筆車馬費,離開了。

深更半夜將莫離等人叫醒來,連夜就要出發。

莫離拿他頭疼,這色中餓鬼,一聽美人就腦子進水了。

莫離正欲把他踹出去,突然頓了頓,看了他一眼,說道:“可能還真要現在走了。”

劉奇後面還跟著尾巴,想來是鄭興安的人,他可能還是不相信劉奇胡謅的八百暗衛吧,若發現劉奇是胡說的,那怕是不能平安離開蘇州城了。

莫離倒還不急著走,讓小媳婦去叫醒今朝,他開始剪紙人。

劉奇湊過來不解問道:“國師這是作甚?剪這麼多紙人幹嘛?”

“當然是給你造八百暗衛來,不然你以為你那瞎話當真騙得過鄭興安,給人閨女都睡了,又刮了大筆銀子,蘇州城可不是京城,你國公爺的名頭沒那麼好使。”

劉奇心虛地摸摸鼻子,“給你們添麻煩了。”

莫離淡淡瞥了他一眼,說道:“知道就好。”

劉奇難得沒說話,乖乖給莫離打著下手。

天際微微泛白,終於剪好了八百個紙人,莫離從客棧後門偷偷出了城,在城外隱蔽處施障法將其變成人狀,這才又回了客棧,一行人再走。

他們這邊剛走,消息便傳到了鄭興安耳裡,得知他們一行只有四人,且還有一個女人和孩子,鄭興安便坐不住了,臭小子還真敢忽悠他,真當他是冤大頭了?

鄭興安親自帶了兵馬追上來,誰知剛追出城,正好碰上劉奇在發號施令,八百暗衛只多不少,這倒是讓他愣住了。

“鄭大人這是什麼意思?”劉奇指著他身後的兵馬問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