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17章
七月鬼敲門

畫符也不好好畫,畫著畫著又欺了上來,竟還在她身上做了一幅畫。

秋軟軟從銅鏡裡看背後的畫,是一叢鮮豔的薔薇花,隨著她的動作舒展開來,倒還真挺好看的。

“你畫技是同誰學的?”上回莫離幫她在臉上作畫時就想問了,後來去暖香閣轉一圈就給忘了。

莫離不急不慢的落下最後一筆才說道:“那時候剛學畫符,不能上紙畫,只能用樹枝往濕土地上畫,你也知道,大家常用鬼畫符形容潦草字蹟等等,我那畫符初學,根本看不得,有一回村長他老丈人來看女兒,瞧見了我在畫,看了半天,隨後搖頭走了,我沒當回事,還是每日繼續練著,大概小半年後,又碰到他了,他見我還在畫,便問我是不是喜歡畫丹青,我正想搖頭,他就開始指點我技法了,後來我才知道,村長的老丈人年輕時家境不錯,他也繪得一手好丹青,後家道中落,他便靠這個養家糊口。”

“想不到你還有這等奇遇。”

“可惜我對此不精,辜負老丈的期望了。”莫離說著放下手中的筆,將小娘子抱到睡塌上去,從後方又插進了小媳婦的穴兒裡,一邊動著,一邊欣賞著因他動作而動的畫兒,果然如他腦中所想得那般美不勝收,香艷得很。

又來了……秋軟軟今兒後悔一天了,後悔昨天的那一番話,將他心中的禽獸放出來了!

秋軟軟打定主意這是最後一回,他若是再來,她就……就哭……

秋軟軟一愣,對呀,她該早點哭的,只要她一哭,他鐵定不會再繼續了,可這樣做似乎是在打自己的臉,畢竟她昨晚才那樣說過,還是忍忍,讓他盡興一回,下次他若是還這樣,她才哭吧。

莫離不知道小媳婦在想什麼,但也知今天有些過了,他早先便預料有此一天,所以江南一行才會帶上劉奇,就擔心小媳婦可口,自己和小媳婦獨處會情不自禁沉溺情事。

回京之後,沒有了其他人的打擾,果真慢慢像自己預料的那般,一天不纏著媳婦兒來一回就不得勁兒,一和小媳婦獨處就忍不住動手動腳,就想給她壓在身下欺負,聽她嬌吟著求他慢一些。

那天瞧見小媳婦不情願的神情他才忽然發現,原來只有他一人在盡興,遂決定要改變,不該強求小媳婦做她不願做的事。

可昨兒聽小媳婦親口說她也是極舒服的,極喜歡他那般對她,便徹底釋放了心中的禽獸,非要把這些日子缺的都補回來不可。

直到吃中飯的時候,今朝不見他們人,屁顛屁顛地跑到他們院子,才知道兩人竟下了結界在院子裡荒唐,嘆了一句“年輕人”就走了。

誰承想,晚飯還不見他們上桌,護犢子心切的老祖宗邁著小短腿又去了他們院子,一聲:“年輕人,細水方可長流,切記過猶不及。”破了莫離的結界,不給他機會再胡來。

第二日秋軟軟走路都打擺子,莫離沒少挨老祖宗白眼,莫離心虛地摸了摸鼻子,在老祖宗面前保證沒有下回,老祖宗才緩和了神色,卻還是嫌棄地威脅道:“再有下回,你這輩子就打光棍吧!”

莫離莫名有種錯覺,怎麼感覺老祖宗像他岳父似的?

那之後,白日里老祖宗都跟著他倆,絕不給他們單獨待在一塊兒的機會,莫離被盯得死死的,繞是他想了無數種辦法,都逃不過流照無上神的法眼,每回剛要親上小媳婦,一準兒能聽到老祖宗提醒的咳嗽聲。

日子過得快,一眨眼就進了農曆七月,農曆七月初一,莫離就讓人將鬼節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項貼到城門口去,讓人開始在城門口分發護身符。

對於中元節大傢伙稍稍有一點誤解,大傢伙認為只有到中元節那天才會大開地獄之門,其實不然,從農曆七月初一開始地獄門就開了,就有陰差壓著陰靈上來了,第一批上來的是惡鬼,所以要鬼差跟著才能上來人間。

然後再是在地獄裡受罰的魂靈們上來,最後上來的是在等待自己輪迴的緣分的魂靈。

中元節有幾點要注意,尤其是家中養的貓貓狗狗最好都關起來,狗眼識鬼,貓眼識魂,快咬人,慢咬神,不快不慢咬陰人,所以容易衝撞到它們。

一進七月,街上的鋪子也都早早地關了門,平日里十二個時辰都開著門的客棧也都早早的打了烊,連更夫都不會出來打更了。

膽小的劉奇,帶著蘇少酉等人都跑到國師府來小住了,莫離對其無語,不就是一個中元節,值得這樣害怕嗎?往年不都是這樣過來了,更何況不是還有春宵麼,有他在,尋常陰物哪敢造次。

皇帝因著前段日子的稻草美人事情對中元節也格外重視,莫離好說歹說,給他留了不少法器,安撫住胡思亂想的皇帝,才得以脫身,不然這一月非得在宮裡住下了。

雖說有他提前佈置,但還是有人中了招,撞鬼是個裁縫,他昨兒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自己深更半夜正在縫衣裳,突然門響了,他正想開門,意識到現在深夜不妥,便只高聲問道:“是何人?”

只聽其答道:“我乃金楓村人士,聽聞店家做得一手好活兒,特來求店家幫幫忙。”

聽他這麼說,裁縫當即要去開門,正當拉開門閂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七月晚上不接活,又啪的一聲把門關上了,說道:“我已經歇下了,你再找一找別家吧。”

裁縫這樣說了,那人卻還不走,繼續拍門說道:“別家不成,別家沒有您做的細緻。”

裁縫聽他這麼說倒還真動了點惻隱之心,可這大晚上也不好縫呀,便說道:“今兒太晚了,你明兒趕早來吧。”

那人沒回答,敲門聲卻是越來越大,聽著很雜亂,不像是一個人能弄出的動靜,像是有很多人在敲門。

裁縫心中惴惴,大氣不敢喘,手裡緊緊攥著剪刀壯膽。

在裁縫的驚恐下,門​​被推開了,裁縫頓時打了個哆嗦,便醒來了,原來只是一個噩夢。

裁縫後怕地拍拍胸口,這才發現原本戴在脖子上的護身符不見了,脖子上隻掛著一根紅繩,護身符消失的無影無踪了。

裁縫頓時愣了,剛剛那不是夢吧?

裁縫縮在桌子下躲了一晚上,天一亮,就趕緊跑國師府求救來了。

莫離聽完裁縫的敘述不由皺了眉頭,聽他這麼說倒是讓他想起了一件事,縫屍縫魂。

相傳被砍頭之人不能入輪迴,所以很多被砍頭之人,都會託夢給親朋好友將其肉身帶走,尋不一般的裁縫將其肉身和頭縫上。

莫離問裁縫往年可曾出現過這種情況,裁縫搖頭道:“小的在東街做了一輩子裁縫了,還是頭一回碰到這種邪祟事,也不知今年是走了什麼霉運,竟碰上了這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