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20章
慧果拜師

莫離一愣,倒好像真的如他說得這般,正晃神,只見慧果突然跪在他面前,砰砰砰地磕了三個響頭,說道:“這幾個月慧果跟著國師經歷了不少事,也見了不少世間百態,慧果覺得自己還是想修行,還是想修道,想像國師一般在紅塵中修行大道,求國師收我為徒。”說著又是砰砰砰三個響頭。

莫離抬頭看了看天,伸手掐算了一番,這才應道:“好,你是想再用慧果這名做道號,還是想讓為師替你再取別的?”

慧果還沒來得及說,劉奇先待不住了,“國師,你方前不是還說入你門下要歷練一番嗎?怎到了慧果這兒就開後門了?”

慧果也摸不著頭腦,不過聽莫離應下了,便只知傻樂了。

“同人不同命你們可聽說過?同理,你們的道緣還未到,且等著吧。”

“慧果還真是好命呀!”劉奇艷羨道。

“難道你的命不好嗎?”莫離反問他。

這,好像還真不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說的可不就是他嗎?劉奇瞬間又歡樂了,拍拍蘇少酉的肩說道:“兄弟看開點,別太執著這個,咱們不是還有黃粱一夢嘛!明兒個就讓春宵造個得道飛升的夢,咱們在夢裡牛逼!”

蘇少酉被劉奇這番話逗笑了,問莫離:“國師,是否人出生時,今生的一切都是注定好的了?姻緣,財富,權利,是否都注定好的?”

莫離扶起慧果,點頭答道:“很負責任的告訴你,是的,人生本就是因果,命由天定是鐵定的,積德行善,拜佛求道都是改命的途徑,但是能真正逆天改命的只會是特例,特例並非孤例,也是一種必然,你要明白,人生的真諦並非得到,而是經歷。”

蘇少酉若有所思,看向劉奇,劉奇並沒注意他奇怪的目光,大傢伙亦沒聽到他口中的輕語:“我還是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

慧果最終沒有改名,還是喚做慧果,幾人回了國師府,慧果一見到秋軟軟又是砰砰砰三個響頭,喚其師母,把秋軟軟嚇了一跳,劉奇快人快語說了一遍才明白過來這是怎麼回事,趕緊讓莫離扶起慧果。

莫離沒想到佘家老祖也來了,想到什麼,趕緊問道:“可是有動靜了?”

佘家老祖點點頭,說道:“你估計的不錯,柳嬪確實有鬼。”

本來那天晚上他們是去處理麗妃的事的,結果卻被正一道長和夜驚打了一岔,處理麗妃一案的大理寺和展憲都因褍陽王一事忙得不可開交,便將麗妃這案暫且擱置了。

後來莫離仔細思索了一番夢境,發覺裡面那個嬰靈有異,夜驚不會憑空捏造一個嬰靈出現,嬰靈肯定和麗妃娘娘脫不了乾系。

那時他們唯一的線索便是柳嬪,展憲和大理寺都派了人盯著柳嬪,便沒管了,他也讓一些精怪注意著香戚宮,有何風吹草動及時報給他聽。

然而跟踪了一月,卻是什麼也沒發現,想來也是,若真和她有關係,在這個時候更加不會輕易露出馬腳。

沒有證據也不能朝柳嬪發難,時間一久,麗妃這事就成了懸案,展憲等人也陸續將監視的人都撤了,莫離想了想,也讓那些精怪們撤了,讓佘家老祖幫忙盯著,佘家老祖修為高,尋常陰物發現不了它,若是真的與陰物有關係,七月半肯定會有動靜。

莫離將剛剛從石冠興那兒聽來的事說給佘家老祖,問他有何看法。

佘家老祖思索了一番,道:“我覺得我們該再去天觀堂。”

莫離一愣,突然想到什麼,“你是懷疑石文宏和石冠興是同一人?”

“邊走邊說吧。”

“他們應該不是同一個人,而是兩個靈魂共用一個軀殼,石文宏的身體獻祭給了人偶。”佘家老祖說著,蛇尾巴一掃,關了門,把要跟出來的劉奇等人都擋住了。

“你們還是別來湊熱鬧了,會做噩夢的。”

這句話最先嚇到的是展憲,趕緊出聲告辭回自己家了。

劉奇等人雖怕,但還是留在了國師府,陪秋軟軟坐著等。

他們再到天觀堂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周圍的店鋪都在收拾東西準備關鋪子了,天觀堂已經鎖了大門。

問了一下旁邊鋪子,才知道他們剛剛從這兒離開,天觀堂就關了門。

莫離有些懊惱,怎麼剛剛沒有想到這些?

佘家老祖轉身要走,莫離阻止了他,“先別急,我們進裡面再看看。”

剛剛他回想了一番下午的場景,覺得有些不大對勁,感覺事情像是被人為特意安排的一般,裁縫遇鬼,牽扯出石冠興,恰恰好石冠興是石文宏的哥哥,與麗妃一案又牽扯上了,彷彿冥冥之中被誰安排好似的,就是為了引他們破麗妃案。

他們誰都之前沒有見過石冠興和石文宏兩兄弟,誰能證明他們下午見的就是石冠興而非石文宏呢?

如此一來,他今天下午說的那番話便不可信,誰能證明當日獻祭的是石文宏而非石冠興呢?

這麼一想,突地讓人頭皮發麻,莫離轉到天觀堂後面,運功翻牆進了天觀堂後院。

莫離和佘家老祖快速從所有房間內探了一遍,他們在一間房內發現了書信,和麗妃的書信剛好對上,是麗妃寫來的回信。

正看著,莫離突然想到什麼,人偶利用獻祭得到人身,但其沒有人的生氣,肉身肯定維持不了多久,勢必要另尋新的肉體獻祭,無疑軟軟的純陰之體於它來說最好,“回國師府,恐其目標是軟軟。”

白骨人偶本就是邪器,其肉身又是獻祭得來的,能徹底做到與常人無二,所以能不懼黃符,更甚之不會懼他純陽之體,他也根本察覺不了其異常,就算今天下午他們見的那人是白骨人偶,面對面他也分辨不出究竟面前是不是真的人。國師府周圍雖設了不少法陣,但都不會對人有反應,白骨人偶藏匿在人身裡面,法陣根本對他沒有作用。

“我先過去!”佘家老祖說完,化作一道黑煙走了。莫離一邊走,一邊想著事情的前因後果,這事情還得好好從頭到尾捋一捋,如今他們在明,對方在暗,十分被動,須得盡快化被動與主動,不然只會被牽著鼻子走。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