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04章
再信你一回

可不得有敵意嘛,你可是會和他搶媳婦的人。

“可能是因為你長得一副猥瑣樣吧。”劉奇認真道。

“去你大爺的,你才一副猥瑣樣。”展憲一腳給他踹進了昭華殿。

幾人在昭華殿看了看,劉奇直接上手翻了,一番搜查,發現了不少麗妃的秘密。

沒想到麗妃還另有心上人,一個被她藏的嚴實的小盒子裡放滿了書信,書信有些年頭了,是麗妃與其的通信,從信中來看兩人是青梅竹馬的關係,後因麗妃父親調職去了蘇州分隔兩地,便開始互通書信,在信中麗妃稱其宏哥哥。

信到麗妃入宮前一年便沒有了,從當時來看,那時候他們已經心心相印,在信中互定了終身,不知為何麗妃卻進了宮。

正分析著,又有人來報,說大理寺來人了,說是從昭華殿伺候的宮人裡審出了一些事。

展憲讓人將大理寺的人放進來,卻沒想到送信來的人是蘇少酉。

“展憲,蘇少酉這廝坑我進牢房,你快給我揍他一頓報仇!”劉奇當場告狀了。

展憲不信,“你不坑別人算好了。”說著走向蘇少酉,問道:“你什麼時候回來的?這是進大理寺任職了?”

蘇少酉搖搖頭,“前幾天回的,不說這個了,先說案情吧。”

“嘁,你說的能信嗎?”劉奇涼涼道。

展憲正欲讓他別陰陽怪氣說話,劉奇先打斷他說了:“你還不知道吧,稻草美人就是蘇少酉他師父做的,我親眼見著天機道人在國師面前承認的,不信你問國師。”

展憲看向莫離,莫離並不看他,走到蘇少酉面前,說道:“說吧。”

從蘇少酉口中得知,早上宮人們受不住刑,坦白了一些事,證實麗妃確有姘頭,喚做石文宏。

石文宏,宏哥哥,難道是同一人?

據宮人說,幾年前那人便來了,扮成公公模樣,麗妃和其很快就舊情復燃了,該做的不該做的都做了。

可是就算如此又有什麼用呢,麗妃已經是麗妃了,是皇帝的寵妃了,他們這段情注定見不了天日。

而且麗妃得寵,皇帝隔三差五來昭華殿留宿,哪個男人受得住這般?

後來麗妃沒少和他吵架,卻誰也不提分離,床頭打架床尾和,爭爭吵吵滾個床單又好了,直到後來麗妃有了身孕,卻不知孩子究竟是皇帝還是石文宏種,那時兩人見不得光的關係就徹底崩壞了。

那時兩人狠狠吵了一架,過了幾日,麗妃不知怎麼落了胎,麗妃哭的撕心裂肺,那人卻走了,有個丫鬟大著膽子跟上了石文宏,竟發現他竟去了香戚宮,她將此事告訴麗妃,此後麗妃明著暗著沒少針對柳嬪,打探關於石文宏的消息,儘管如此,麗妃卻再也沒見過石文宏,彷彿之前的所有事都是她的臆想。

今年年初起,麗妃不知怎麼斷斷續續的開始做噩夢,用了不少安神的方子都沒用,肉眼可見的憔悴了,好在皇帝今年因為紅顏禍水一事沒怎麼進后宮。

宮人們說,麗妃娘娘一月前便經常說肩膀酸疼,有時覺得呼吸不過來,叫了不少太醫來瞧,俱是找不到原因,噩夢的次數也越來越頻繁,經常半夜被嚇醒。

根據宮人的話,也就不難明白那天麗妃來國師府求救時還要編一套謊話了,她這是為了活命早做鋪墊,把自己說成被柳嬪陷害,後續若是被人發現了真相也能全部甩鍋給柳嬪,只是她沒想到因為她說謊,導致莫離給符咒沒有對症下藥,以至於慘死大殿。

若按照宮人的證詞來看,柳嬪的話更為可信,那個假太監叫做石文宏,與麗妃曾是青梅竹馬,可如果真的是石文宏,是麗妃的心上人,她又怎麼會讓其去睡其他女人?這還是解釋不通。

以宮人的證詞做衡量來看,證明了麗妃曾確實落了個胎,而石文宏失踪了,麗妃也不知其所在,所以還在一直逼問柳嬪,目前來看,害死麗妃的兇手,最大可能還是嬰靈。

關於嬰靈了解的人不多,嬰靈魂魄不全,未生便死,乃是非人非神非魔非鬼之體,若無人超度,它就會一直留在現世,直到這一世他的應有的陽壽結束才能重回地府,重新投胎。此狀態下,三界都不會容他,其中苦難無數,所以他會理所應當的留在父母身邊尋求庇護。

嬰靈這個過程亦是慢慢化鬼的過程,長年累月積累下來的怨氣會對其父母造成影響,他們會像人一般長大,甚至到一定年齡還會託夢給父母要求結陰婚。

在配陰婚之前所有嬰靈都能由修道之人將其渡入輪迴,不必再在世間受苦,結過陰婚後便不能了,只能將其寫入祖籍,等陽壽結束後,由已故先輩領去輪迴,才能轉世投胎,這也解釋了為何他的符咒未毀,麗妃卻死了,就是因為嬰靈不似一般鬼怪,可若是嬰靈,麗妃娘娘又為何會是那種死狀?渾身赤裸,下體還插著玉勢,怎樣瞧都不像是嬰靈能做出來的手法。

既然想不通,還是先從嬰靈身上著手吧,很明顯麗妃並未將其超度,那麼那個嬰靈呢?

還有柳嬪和石文宏究竟有什麼關係呢?為什麼石文宏失踪麗妃會去找她的麻煩?

“你們怕鬼嗎?”莫離突然問他們道。

幾人頓時一愣,最先說不怕的是蘇少酉,劉奇馬上不甘示弱說道:“蘇少酉都不怕,本大爺自然也不怕!”何況這不是有國師在嗎?

只有展憲遲遲不應話,不過莫離也沒想听他回答,便說道:“既然你們都不怕,那咱們晚上玩點刺激的。”

說著便拉著秋軟軟走了。

劉奇看了一眼展憲的慫樣不由樂了,拍拍他肩膀道:“展兄別慫,誰慫誰屌小。”

得,劉奇一句話,把他徹底逼上樑山了。

“滾你丫的,你才慫!你屌最小!”

蘇少酉瞧著他倆這樣不由翹了翹嘴角,想起了以前三人混天混地的時光,只他還來不及細想,就被展憲一巴掌拍後腦勺打醒了。

“怎麼回事?劉奇剛剛說的可是真的?你當真和那稻草美人有瓜葛?”

蘇少酉瞧著他們倆,到嘴邊的謊話突地說不出了,點了點頭,說道:“是,那是我師父幫褍陽王制的幾個稻草美人,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那時我便想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事情你們也看到了,我還沒來得及出手,褍陽王自己暴露了,我的計劃也完了。”

“咱兄弟也完了!”劉奇狠狠呸了一句。

蘇少酉點點頭,說了句對不起。

見他這樣誠懇的道了歉,劉奇好一會兒才彆扭道:“等你消了謀朝篡位之心咱們再做兄弟吧。”

蘇少酉一愣,沒想到劉奇會這麼說,輕聲道:“我現在說想通了你信不信?”

劉奇一愣,看向他,看著他的眼睛點頭,認真答道:“信,我再信你最後一回,說吧,是什麼讓你幡然醒悟了?”

再給他一次機會吧,畢竟兄弟一場,劉奇在心裡嘆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