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11章
長公主荒淫無度的原因

她到時,褍陽王妃正在午睡,她瞧瞧天色還早,便讓丫鬟在這兒守著褍陽王妃醒來,她去找許度他們玩一會兒。

到許度的院子,才知道他去京郊莊子上玩去了,讓她白跑一趟,正出門,碰上了怒氣沖衝的金秀兒,金秀兒是許度的表姐,比他大一歲,剛出生沒多久就死了爹,她娘帶著她投奔到了褍陽王府。

她長得隨她娘,天生的美人坯子,平常劉奇和展憲沒少對她獻殷勤。

長公主看見了她,她倒是沒注意到長公主,長公主並不喜歡她,既然沒看見,正如她意。

長公主正想走,突然看見,她腰上掛著的不是褍陽王妃最寶貝的玉佩嗎?

這塊玉佩她印像很深,據說是褍陽王妃外祖家一代一代傳下來的,之前許度拿出來玩還被訓了,怎麼給金秀兒了?

長公主雖疑惑,但也沒多想,別人的東西送給誰都是人家的事,和她沒有關係,只是在褍陽王妃面前還是忍不住提了一嘴。

褍陽王妃一愣,柔柔的笑道:“這東西傳女不傳男,我只一個兒子,只有送給他媳婦兒了。”

原來如此啊,也不知道褍陽王妃看上金秀兒哪一點了?刁蠻任性?還是無理取鬧?

當然她只這麼想想,並不敢說出來,褍陽王妃看起來比上一次見面時更虛弱了,怕打擾她休息,她隨意閒扯了兩句便走了。

剛出王府大門正好碰上劉奇,不用說,他肯定是來找金秀兒的,長公主朝他扮了個鬼臉,將褍陽王妃那番話告訴了他,讓他死了對金秀兒的那點小心思。

劉奇不信,說什麼也不相信,拖著她說要去問金秀兒,要聽金秀兒親口說,長公主只好讓丫鬟們先去別家送東西,她被劉奇拖走了。

本來她還以為是劉奇喜歡金秀兒,才不相信她的話,後來才知道他其實就是為了捉弄她。

劉奇常來褍陽王府,對這些個院子很熟悉,大路不走偏走小路,還帶著她鑽狗洞,用他的話來說就是,人有人的路,狗有狗的路,各有各的走法,反正當時長公主是被他忽悠鑽了狗洞,新衣裳都給弄髒了。

跟著他亂七八糟的走,竟也到了金秀兒的院子裡,很奇怪,院子裡都沒下人伺候,房間內卻有聲音傳出來,想來是呵退了下人在說秘密,長公主轉身要走,聽牆角可不是君子所為。

劉奇一把將她又拉了回來,硬拉著她去聽,長公主掙脫不了,只好跟上了。

這一聽,讓她徹底愣了,繞是她年紀再小,也聽懂了她們的對話,她做夢都沒想到,金秀兒竟然是褍陽王的親生女兒!

金秀兒還比許度大一歲,這意味著在褍陽王妃還未嫁過來時,褍陽王就和金秀兒母親有瓜葛了!甚至還找藉口將她們光明正大的接進了褍陽王府,將其養在王妃眼皮子底下!

她聽見金秀兒哭著說不願意嫁給許度,不願意嫁給那個女人的兒子,她哭著問她母親褍陽王妃還要多久死?她什麼時候才能做真正的郡主?

沒多久她母親的聲音傳來,“快了。”

長公主徹底蒙了,不記得自己是怎麼被劉奇帶走的,等她回過神來就要去把事情告訴母后,卻被劉奇阻止了,劉奇不贊同將此事說出去。

長公主問他為什麼,劉奇搖頭解釋道:“這事說到底只是褍陽王內宅之事,皇后娘娘雖說和王妃娘家沾親帶故,但畢竟交情不算深,褍陽王妃病重,說不準哪天人就沒了,犯不著為了一個將死之人得罪褍陽王,如今的褍陽王可不是當初那個需要岳丈家支持的褍陽王了,得罪他百害而無一利。”

長公主年紀小,根本不懂這些個彎彎繞繞,聽劉奇分析完忍不住大哭了起來,為褍陽王妃哭,也為自己哭,枉她還將褍陽王作為以後擇駙馬的標準。

劉奇抱住哭的傷心的小丫頭,安慰道:“你哭什麼?該哭的是褍陽王妃才是,你堂堂長公主,只要你時刻記住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誰也別想這樣欺負你,百八十個面首養起來,也沒人敢說你的不是,表叔答應你,一定讓褍陽王親手解決金秀儿娘倆。”

劉奇此時不知,他這句話會造就長公主日後的荒淫無度。

劉奇還瞞了些東西,他一早就發現了其中有些不對勁,首先是許度和金秀兒長相很相似,其次是褍陽王對金秀兒的態度,實在好的過分,他觀察了一陣,並未發現什麼蹊蹺,只以為是他自己想多了。今天也是赶巧了,他本來是來找許度的,鑽狗洞只是為了逗小丫頭玩,沒想到這會兒正好碰到人娘倆說悄悄話。

長公主一晚上沒睡好,她一直想著金秀兒母女倆的對話,她們那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金秀兒要問她母親褍陽王妃還有多久活?

長公主頓時一驚,想起了褍陽王妃虛弱的模樣,難道褍陽王妃的病是她們幹的?長公主越想越覺得是,那褍陽王知道嗎?知道她們害王妃嗎?

長公主不敢細想,趕緊又從床上爬起來,招來丫鬟伺候又穿好了衣裳,她思來想去一定要將此事告訴母后,希望母后能幫幫褍陽王妃。

不巧的是今夜父皇竟歇在了母后宮裡,她有心想闖進去,但想到母親前些日子還在和她說想給她生個弟弟的事,一時間又有些猶豫,長公主想,多等一晚上應該也沒事吧?

遂又回去了,在床上輾轉反側好久才睡著,可沒想到第二天她剛起床就有宮人來報說,褍陽王妃昨夜沒了。

她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當時她手中的碗砰地摔到地上,碎成了三大半,裡面的粥撒了一地,她無知無覺地坐了很久,任由宮人們給她收拾,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眼淚唰的就下來了,是不是昨夜她能救下褍陽王妃的?

長公主心中十分自責,眼淚不停地掉,瞧得宮人們著急得很,不明白小姑奶奶怎麼突然就哭了?

還是劉奇來控制的場面。

長公主一見劉奇就撲進他懷裡,抽噎道:“表叔,褍陽王妃死了……”

劉奇也聽說了,拍著小丫頭的背,安撫道:“乖,別哭了,咱們可不能打草驚蛇了。”

長公主抽噎著和他說了昨晚的事,她問劉奇:“表叔,昨夜要是我堅持一下,褍陽王妃是不是就不會死?”

這讓劉奇如何回答,只能說道:“這個誰能保證,你別胡思亂想了,生死有命,和你沒關係。”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