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08章
佘家老祖霸氣側漏

倒還真有這種可能,這就能解釋這一切異常了,他們都進了夢境,夢境會隨他們的想法變幻,當局者迷,所以他們發現不了異樣,只有道墟不是人,不會做夢,只是進了他們的夢,他就是那個旁觀者,所以道墟能發現其異樣。

莫離突然想起老祖宗之前和他說過的一番話,他特意提到春宵能控夢,能控人心,想來那個時候老祖宗就知道他們今日有此一遭了吧,所以特地提醒了他一句,只他當時並未多想。

夜驚不同於春宵,春宵造夢會根據人過往因果造夢,他造夢更傾向於男歡女愛,極致的歡愉和熾烈的愛和恨,夜驚造夢會放大其內心恐懼,曾沒少把人在夢中活​​活嚇死,這也是當初要擒拿他的原因。

“軟軟,閉上眼睛,想天亮的場景。”若他沒猜錯,這個夢境肯定是以軟軟為主導。

秋軟軟不明白為什麼相公會突然這麼說,但還是乖乖閉上了眼睛,開始想天亮的場景。

不知哪里傳來一聲雞啼,然後天便慢慢亮了,太陽掛在了偏西的位置,正是昨兒下午他們到昭華殿這兒的時候。

“臥槽!這是怎麼回事?”

秋軟軟聽到劉奇這一聲臥槽,下意識睜開了眼,怎麼一瞬間天就亮了?

果然是這樣,莫離神色稍稍輕鬆,解釋道:“我們現在其實都在夢中。要想破夢,首先要清楚自己這是在夢中,要不懼,不管多麼真實,都別相信是真的,魘妖雖能控夢,但只要你不信,不按照他織就的夢境走,他也奈你不得。但若是你信了,夢中的一切傷害都會出現在現實裡,夢中死了,在現實中亦會死了。”

“是春宵搞的鬼?”說到這個,劉奇首先想到的就是春宵。

“應該不是春宵,出去再和你們細說,現在的夢是軟軟主導,待會兒就不一定了,更有可能現在眼前的我們,待會兒再出現就只是個幻影了,所以沒出去之前,大家不要輕信任何人的話,只能相信自己。”

莫離說著,招了道墟過來,說道:“你是魂體,可隨意進出夢境,你待會兒出去後,用我懷中的蛇王令聯繫佘家老祖,破夢最快的法子是雞啼,你們找隻公雞來將我們喚醒就行了,切記要快。”

莫離特意囑咐他要快些,每個人都有恐懼的東西,他也有,他的軟肋就是軟軟,就算知道這是在夢中,若真出現了某些過分的場景,他也保證不了自己能堅持得住,不過他是純陽之體,他的情緒對魘妖來說無益,想來夜驚也不敢動他,他最擔心的還是軟軟。

這也怪他,若不是他自己用咒壓了陽氣,又怎會讓魘妖這樣輕易得手。

“我辦事你放心。”道墟說完一個轉身便消失了。

突地從夢境出去,差點被發現,幸好秋軟軟身上陰氣重,借她陰氣遮掩,才沒讓他們發現。

他們推測的沒錯,正是正一道長搞的鬼,​​他身旁一身黑衣,滿臉陰鷙的魘妖不是夜驚又是哪個。

只聽他們正在爭吵,“你還在磨蹭什麼,趕緊殺了他們。”

“著急什麼,百年一遇的純陰之體,不好好利用未免太可惜了,再說莫離也入了夢,就算他發現異樣也出不來,還不是由我們想怎麼弄就怎麼弄。”

道墟正聽著,突然手上被燙了一下,差點叫出聲來,回頭一看,是金鞭,小東西倒是機靈,知道變小躲了。

道墟現在法力不夠,莫離純陽之體,就算用符咒壓制著,他也不能碰觸,只得給金鞭比劃,讓它去莫離懷裡拿蛇王令。

金鞭弄明白他的意思,鞭尾變長了一點,從角落裡勾出一個東西,正是蛇王令。

真不愧是仙器,早就想到要找幫手了,要不是它用不來這個,怕是早就通知佘家老祖了。

道墟運起法力,注入蛇王令,沒一會兒就收到了佘家老祖的回音。

“如何能不著急,你趕緊將他們弄死,免得夜長夢多,等褍陽王稱帝,咱們要什麼沒有……”

正一道長話音未落,突地抬頭看向空中,只見佘家老祖憑空而立,居高臨下看著他們。

“喲,這不是佘家老祖嘛,你不在蘇州守著你的鸞君廟,怎麼跑京城來了?”夜驚說著,也騰空而起,站在佘家老祖面前。

“這話我問你才是,你不是被囚在歸元觀的鎖妖塔里面嗎?怎麼跑出來了?”佘家老祖說完,看向正一道長,“我說呢,原來是正一道長放你出來的,你夜驚什麼時候淪落到這地步了,竟成了凡人走狗?”

“走狗”二字觸到了夜驚的逆鱗,佘家老祖話音剛落就朝其攻了過去。

佘家老祖輕笑一聲,不急不慢地接招,魘妖在夢中無敵,沒入夢就如魚兒離開了水,更別提其他了。

正一道長見其不敵,趕緊出手相助,只他符咒還沒扔出去,就被突然出現的金鞭狠狠一抽,頓時皮開肉綻,還沒反應過來,第二鞭第三鞭就下來了,根本不給他機會反抗。

佘家老祖出招是出了名的狠,近百年來,就沒有誰能接下它百招,夜驚逐漸不敵,正一道長也被金鞭纏著脫不了身,到此時,夜驚才後知後覺自己衝動了,佘家老祖剛剛那番話是故意激怒它的,就是為了逼他先動手,夜驚想明白,趕緊停了手,說道:“老祖且慢,小的認輸,小的認輸,還請老祖高抬貴手,饒小的一回。”

佘家老祖也停了手,說道:“饒你也行,撤了夢境,將他們弄醒。”

“老祖怎的這樣糊塗,只要國師一死,褍陽王稱帝,封正一道長為國師,凡間便由我們妖界說了算了,到那時候,您想在凡間修多少鸞君廟都行。”

佘家老祖抬頭看看天,嗤笑道:“大晚上的你就開始做白日夢了,還真不愧是魘妖。”佘家老祖說著看了一眼被金鞭單方面吊打的正一道長,嫌棄道:“連金鞭都打不過,還妄想取代國師,真不知說你們天真還是蠢。”

“就算打不過又怎樣?莫離還不是被我困在了夢中,只要我一施法,就能弄死他們。”夜驚不服。

佘家老祖搖搖頭,“只要你一施法,我就能擰下你的腦袋,你覺得是你嘴快,還是我手快?”

夜驚張嘴要答,豈知剛張嘴,就被佘家老祖的長尾巴給撂倒幾十米遠,張嘴便吐了一口血,妖丹都吐出來了,可想而知剛剛那一擊有多狠。

佘家老祖勾了勾手,混在血裡的妖丹就朝它飛了過去。

純黑珠子狀的妖丹像極了人的黑瞳,佘家老祖手指微微用力,其妖丹就化為了灰燼。

不遠處偷看的道墟都驚了,這,這就毀了其妖丹了?

他後知後覺才明白過來佘家老祖為什麼要和夜驚說那麼多廢話,全是為了引夜驚說出剛剛那句話,夜驚下句話誰知道是施咒還是什麼,佘家老祖卻是可以憑此咬定它是要施咒,所以它才出手毀它妖丹的。

道墟此時才明白為何佘家老祖會被大家稱作老祖了,真不是因為它修行的年頭長。也不知莫離和它有什麼交情,竟值得它一出手就毀夜驚百年道行。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