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99章
當年事

“臥槽!你可別嚇我!”劉奇差點跳起來。

佘家老祖看了他一眼,說道:“當年他們三番五次挑釁,肯定不會任由他們蹦躂,本著知己知彼,這事還是幾年前從純谷那裡打聽來的。”

當年唐家還是丞相,兩個公子都是京城里數一數二的好兒郎,先後娶了嬌妻美妾,小日子過得挺美。

可惜日子好了沒多久,這二公子被皇帝指派去了邊疆處理鄰國的外交,一來一回差不多得要兩年功夫。

皇帝有令不得不從,二公子去了,自他離開起,二夫人便天天茹素,為夫祈福。

有月十五,懷著身孕的大夫人約其去京郊廟裡祈福還願,因廟有些遠,要在廟裡住一晚,第二天才能回,誰知走到半路的時候大夫人見了紅,趕緊讓人又送回了京,二夫人本來也要一起回的,大夫人卻說去拜佛不能半路無功而返,托她去給廟裡上柱香。

二夫人去了,也就是這一晚,碰到了天機道人。

天機道人當時是隨師父來的,仗著自己有些小本事就去捉弄廟裡的小和尚,想逗他們破戒,不料小和尚本事也不小,讓他吃到了自己的招儿,就這樣,中了自己招的天機道人闖了二夫人的廂房,強暴了二夫人。

一個是初嘗禁果的少年郎,一個是獨守閨房的小婦人,不是乾柴烈火一觸就著嘛,那一晚上他們沒少折騰,原先二夫人還反抗著,後來得了樂就順從了,久旱逢甘霖,哪裡停得了。

那之後兩人就勾搭上了,二夫人隔三差五藉著來祈福的名頭私會情郎,次數一多,不懷上才有鬼了。

發現懷上孩子二夫人就慌了,要喝落子藥打掉,天機道人不讓,他想讓她生下來,便威脅二夫人,若她不生下這個孩子就將他們的醜事都張揚出去,二夫人沒辦法,只好答應了。

找了藉口說去尼姑庵靜修等夫君回來,其他人倒是沒有懷疑她,同意了。

半年後,她在小小的尼姑庵內產下一子,將孩子交給天機道人後就徹底和他斷了關係。

再後來她收到了一封天機道人給她的信,沒說其他,只說他們的孩子成了大理寺卿的二孫兒。

時間荏苒,誰能料到後來會這般發展,大理寺卿死後,他兒子子承父業,對於膝下的兩個兒子,夫婦倆都偏愛大兒一些,不是因為大兒優秀,只因大兒才是親生的,小兒子只是因為之前大兒病重,一道長將此兒交給他們說若想要其大兒順利,需抱養此兒做兒子。

說來也怪,自從將此兒迎進家中後,大兒的病就好了,所以為了兒子也就留下了他。

這也是為何當初唐玉良寧願嫁給他父親也不願嫁給他,因為她母親告訴她,他們是同母異父的兄妹。

劉奇覺得自己快瘋了,事情的真相怎麼會是這樣呢!

“這事應該是真的,我曾用此事威脅過天機道人,從那之後他再未找過我麻煩。”

“這下便簡單了,只要將此事告訴蘇少酉,就能徹底摧垮他。”劉奇說著,興致卻是不高。

莫離知他是在意蘇少酉這個兄弟,不由得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這件事無需告訴蘇少酉,就像剛剛佘家老祖所說,用這事去威脅天機道人就行了。”

“倒也是,只要神不知鬼不覺威脅他一番,他就得自己毀了那幾個稻草美人!”劉奇瞬間又恢復了活力。

秋軟軟見劉奇變臉如翻書一樣也不由笑了,心中不免嘆了一句世事無常。誰能想到這其中還有這麼一件事呢。

“那我們是折回蘇州去抓老道嗎?”劉奇問道,突然明白了當日天機道人為何要置他於死地,只要他一死,帶他出來的國師肯定脫不了關係,還不是任由他為所欲為了!

“不必,我剛剛過來時看見他已經到明湖鎮了,想來也是趕去京城的,你們等他一天便行了,我先去京城了。”佘家老祖說著站起身,動了動脖子, “那年為了從純谷那兒得到天機道人的事情可沒少費我寶貝,今兒個機會來了,非得讓他雙倍給我吐出來不可。”

佘家老祖說完,便化作一道黑氣走了,劉奇趕緊喊道:“見者有份呀老祖!”

秋軟軟想起傳聞佘家老祖是出了名的有仇必報,不由為純谷捏了把冷汗,也想起了劉奇曾說過的那句,出來混總是要還的,話粗理不粗呀!

一天后,他們堵到了騎著小毛驢的天機道人,老道士換了身新衣裳,想來是做著去京城一統天下的美夢,看到莫離等人,嚇得從毛驢上摔了下去。

“真,真巧啊,又見面了各位。”

“是挺巧的,好歹我和你兒子蘇少酉兄弟一場,你竟然要用稻草人害我!”劉奇此話一出,天機道人瞬間慌了,連忙否認道:“你可別胡說八道,蘇少酉只是我徒兒!”

“哦豁,胡說八道啊?那我去告訴蘇少酉真相好了,你猜他會不會崩潰呢?母親被強暴生下的他,被親生父親送給別人做兒子,養父養母不疼愛,還愛上了自家妹妹,連累妹妹嫁給他養父,你說他還有臉活在世上嗎?”劉奇一字一句直插其心窩,天機道人面色灰白,搖搖欲墜,突地跪了下來。

“別告訴他,求你們別告訴他……”天機道人抖著唇求道。

“是,別告訴他,他就能靠著心中那一點執念去謀朝篡位,你再用妖法助他,助他奪得天下是不是?呸!想得倒挺美,皇帝是我表哥,太后是我姑母,我不幫他們難不成還幫你們嗎?老子又不是二傻子,識相的就趕緊毀了那幾個臟東西,不然小爺現在教你兒子重新做人!”

兒子是天機道人的死穴,劉奇一用他兒子相逼便徹底慌了,趕緊應道:“我這就毀去,這就毀去。”

說著顫顫巍巍地掐了個手決,念了幾句咒語,說道:“好,好了,都毀了。”

莫離用蛇王令聯繫了一下佘家老祖,讓他去皇宮確認一番,此時正是午時三刻,幾個美人都在自己寢宮假裝午睡,突然自己起了火,初時還有女子的尖叫聲,招來了伺候來的宮人,還沒等宮人們救火,就現出了原形,燒了個一干二淨。

佘家老祖消息還未傳來,就見天機道人噴出一口血,隨即倒地暈了。

“他這是怎麼了?”劉奇問道。

“是反噬,稻草人被他注入了其他人的三魂七魄,稻草人一毀,附身稻草人魂魄的業障都會算在他頭上。”正說著,佘家老祖傳來了確認毀了的消息。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