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74章
精盡人亡

那之後,他便每晚化作傻侄子的模樣進她夢中操幹她的肉穴兒。

許是在她夢中出現的次數太多了,讓她把夢中的情緒帶到了現實中。

那次他偶感風寒,傷了元氣,幾日進不了夢中,騷娘們便忍不住了,讓人將傻侄子叫了過去,伺候的下人還以為她又要找傻大個洩憤,哪裡知道這回可不是洩憤,而是洩慾。

騷娘們儿搔首弄姿,手把手教會了傻侄子男歡女愛一事,那之後他在夢中操著她,傻侄子在現實中操著她。

傻侄子雖傻,但那話兒尋常人可比不上,騷娘們嚐過一次大雞巴的滋味便上了癮,沒少勾著傻侄子在各處廝混,後花園每個隱蔽的角落都留有他們歡愛過的痕跡。

他也想在現實中一親芳澤,但礙著身份,他到底沒敢這麼做,便用黏土捏了個小人,在夢中用傻侄子的面容哄得她答應,他便日日夜夜操乾著她的替身。

他帶傻侄子來這兒,一個是想重振他家聲名,一個是府裡已經傳出了些風言風語。今日也是多喝了幾杯,腦子一熱,把這事炫耀了出來。

好在劉奇十分上道,吃人嘴短拿人手軟,答應幫他隱瞞,只是他應承的話還沒說出來,腰間的金鞭就是一緊,彷彿似在監督他的一言一行,劉奇心中無語,仙器果然是仙器,其實這根本不是國師給他防身的,而是拿來監視他別惹事的吧?

不過他這也不算惹事吧?

劉奇打了個哈欠,道:“剛剛喝多了酒,小醉了一番,迷糊著做了個春夢,一個白玉似的泥人兒落地竟變成了個美人兒,這夢有趣吧?”

老頭一愣,遂明白了他的話,趕緊應道:“有趣!有趣!可不就是一個美夢嘛!”

劉奇同掌櫃說了一聲,他的賬記老頭名下,便大搖大擺地出了酒館,拖國師的福,這兒哪個人見著他都會對他恭恭敬敬,他在坎周村溜達了一圈,夜風微涼,舒服得正正好。

上回他這麼走還是在京城呢,劉奇不免有些想家了,太后想必是天天在念叨著他不讓人省心。還有褍陽王獻得美人,什麼樣的美人才能讓他那個見慣了佳麗三千的皇帝表哥能為了其撤了選秀?

劉奇這麼一想,歸心似箭,巴不得現在就能回到京城。

夜越來越深,劉奇收起一腔愁思,準備回菩提寺。

這時候街道上的人也差不多回了,偶有兩個醉鬼在路上搖搖晃晃,菩提寺還像他出來時那樣開著門,他正想進去,突然一個人影從裡面飛快閃了出來,他站在暗處,那人並未註意到他,他卻是看清楚了那人的面貌,是昭覺法師。

劉奇瞬間想到了下午夫人說的那事,心中猶豫要不要跟上去。

正在猶豫時,腰間的金鞭有緊了緊,讓他瞬間有了底氣,“金鞭金鞭,小爺我就全仰仗您了。”

劉奇將金鞭從腰上取下,拿在手裡,悄悄跟了上去。

只見昭覺法師出了菩提寺後便一路向西走,一直走到最西邊的一間房子才停下,左右看了看,確認沒人才進去。

劉奇跟了一路,有些後悔自己不該多事,可已經走到這兒了,不弄清楚似乎有些說不過去。

劉奇大著膽子靠過去,蹲在亮著燈的窗戶底下偷聽,只聽裡面有女人在哭。

好傢伙,感情菩提寺極負盛名的昭覺法師竟然是個色和尚!

“當日是我一時疏忽,著了狐狸精的道,才無意侵犯了你,是我不對。”昭覺法師的聲音隔著窗戶傳來讓劉奇頓時繃緊了神經。

“頭一回你能用這個理由解釋,可後面呢,你三番五次半夜三更鑽我被窩又如何解釋?”女子的聲音帶著哭腔,質問道。

昭覺法師沒答,夜安靜極了,只聽見女人的抽泣聲,好一會兒才聽昭覺法師說道:“對不起。”

“我知道你是為了主持一位要同我劃清楚界限,但這個有什麼關係,你做你的主持,還似以前那般,只晚上偷偷地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沒人會知道的。”

女子話音剛落,昭覺法師就斬釘截鐵道:“不行!之前是我魔障了,犯了戒,才三番五次來找你,是我對不住你,一開始我把你帶進坎周村便是錯了。”

“叔叔,您別這樣說,當初若沒有你,淑娘早死了。”女子的哭聲越來越大,哭了好一會兒才停下。

“既如此,我們再做最後一回吧,明日一早我便離開坎周村,從此以後你做你的主持,我們再無瓜葛。”

女子說完此話,又是一陣安靜,然後便響起了男女交纏的喘息聲,劉奇知道,昭覺法師這是答應了。

劉奇大著膽子往窗戶縫裡看了一眼,只見女子的衣裳鬆鬆垮垮掛在肩上,昭覺法師掀起她紅艷豔的小肚兜兜,埋頭在她乳兒間快活,女子雙手摸著他的光頭,臉上神情有些兒說不出的詭異感覺,和他平常見的男歡女愛有些不一般,劉奇心中一咯噔,這女人不會因愛生恨吧?

劉奇不敢多看,又蹲了下來,琢磨著要不要告訴國師,可看看天色,還是再等等看吧,一個弱女子難不成堂堂昭覺法師還對付不了?

劉奇蹲在窗下聽了好一會兒牆角,還真別說,這色和尚這本事還真不錯,難怪小娘子不想和他劃清關係。

劉奇估摸著時間,聽著裡面越來越大的聲音,不由納悶,難不成他們修道之人都天賦異禀?半個時辰都不帶停歇的?

劉奇活動活動蹲麻的腳,又往裡面瞧了瞧,只見昭覺法師將女子壓在桌子上發瘋似的操幹,神情略有些癲狂。

劉奇覺著有些不對勁,又說不出哪兒不對勁,又蹲了小半個時辰,他明明好幾次聽見昭覺法師射精的聲音,可沒一會兒又開始了下一輪,莫不是這最後一次老小子要玩個夠本?

劉奇瞧瞧天色,都快五更天了,想來是沒什麼危險,正欲走,突然房間內傳來一聲短促的淒厲聲,繼而是重物倒地的聲音,劉奇趕緊往窗縫看去,女子身上滿是鮮血躺在桌子上,若非她胸口還有微微起伏,劉奇還以為她死了。

再看昭覺法師,他倒在地上,眼睛睜得大大的,支棱著的肉棍子還往外呲著血,劉奇嚇得大氣都不敢喘,昭覺法師這是精盡人亡了嗎?

愣了好一會兒劉奇才反應過來要趕緊去找國師,卻見女子站了起來,瞧著昭覺法師的屍體發笑,笑了好一陣她才開始穿衣,拿出早就準備好的行李。

劉奇看著她手中的包裹瞪大了雙眼,難不成這一切都是她早就設計好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