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7章
軟軟,咱們重新開始吧

莫離是純陽之體,陽氣極旺,越靠近,女鬼越是著急,顧不得還未得手,便要走,不料被劉奇一手抓住。

“寶貝兒要去哪?爺還沒舒服夠呢!”劉奇說著,壓著女鬼又入了進去,舒爽得不行,這麼一耽擱,女鬼就失了逃跑的機會,莫離破門而入,劉奇抬頭見是他,頓時嚇得一哆嗦,竟就這麼軟了!

“臥槽!國師你幹嘛呢!老子正是緊要關頭呢!”被嚇得“不行”的劉奇全然忘了剛剛自己怎麼裝孫子的,一口一句老子。

莫離並不搭理他,只一個劍指,臨空捏了張黃符,變戲法似的點燃了,朝劉奇擲去,劉奇下意識一躲,卻見黃符並未是朝他來的,而是他身下的女人,他再一看,他身下哪裡有什麼女人!分明只是一團人形的黑霧,在被烈火灼燒,奇怪的是那火只燒在它身上,床上的被褥一點事都沒有,劉奇再不明白就是大傻子了,頓時嚇得屁滾尿流,趕緊往莫離那邊跑。

陰陽兩界本是井水不犯河水,陰陽先生亦不會主動招惹它們沾染因果,除非它們犯了規矩,才會出手將其收拾了。

小鬼害人要么是你無意招惹了它,要么它會幻做你心中的慾念,引得你主動靠近,這隻小鬼便是後者,若不是劉奇主動引它進門,它也進不了這國公府。

劉奇經此一遭,半條命都快嚇沒了,突然想到什麼,揪著莫離的袖子一把鼻涕一把淚懺悔道:“國師,我不是故意冒犯夫人的,勞您大人有大量,讓她別搞我了!”

莫離嫌棄地將袖子從他手裡抽出來,冷嘲道:“你當所有人都同你一般無聊?自己招的禍事別往別人身上扯,今日若沒有我娘子,你小子命早沒了。”

“啊?”劉奇抹了把眼淚,又死皮賴臉湊上去,問道:“國師此話怎講?”

莫離不欲與他多說,但知道他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性子,只得賴著性子同他解釋道:“我夫人天生異瞳,能觀人生死,是她見你有難,讓我留下一道護身符給你的。”

“原來如此,明日我定親自上門拜謝夫人。”

“不必,只要你守口如瓶便是,若洩露半分……”莫離沒說完,劉奇亦懂了,連連點頭應是。

本來解決完再給劉奇固固魂便能走,豈料劉奇這廝被嚇破了膽,硬是不讓他走,讓他陪他到天亮。

莫離走他也走,莫離不想把這禍害帶回家裡添堵,只得留下了了。

秋軟軟得知他不在,便要回去,剛出他院門,正好碰到回來的莫離,剛想喊他,就見他身旁還跟著劉奇,劉奇一見她就快步走上前,朝她鞠躬行了個大禮,說道:“久安多謝夫人相助。”

秋軟軟默默退了兩步,擺了擺手:“不…不用。”說完便趕緊走到莫離身邊,指著幕笠的一角說道:“這裡破了個洞,符咒沒用了,能不能修好?”

“進屋再說。”莫離說著,伸手握住她凍得微紅的手,拉著她往自己院子裡去。

劉奇屁顛屁顛地跟上去,討好道:“國師與夫人感情真好。”

秋軟軟和莫離都沒回答他的話,他們感情好嗎?

因劉奇知道秋軟軟紅瞳,莫離便沒讓他迴避,給秋軟軟取了幕笠。

再次見紅瞳,劉奇有了心理準備,不害怕了,反而猛盯著瞧,秋軟軟被他盯得不好意思,直往莫離那邊躲。

莫離忍無可忍,給他一腳踹了出去,當著他面調戲他媳婦,真當他沒脾氣了?

符咒破了自然是沒用了,只能重新再做一個,莫離畫下符咒,問道:“你會繡嗎?”

秋軟軟點了點頭,好一會兒,又囁嚅道:“以前你衣裳鞋子都是我做的。”

莫離一愣,這事他還真不知道,他一直以為是師父買的。

“沒想到你還有這手藝,沒事的話,能再給我做嗎?”

“好……好啊……”秋軟軟沒想到他會突然提這麼個要求。

“我不想睡書房了,今晚我回房睡行不行?”

秋軟軟突地愣住了,他……他這是什麼意思?

秋軟軟紅著臉剛想點頭,門突然開了,聽牆角的劉奇滾了進來。

“呵呵……呵呵……國師你竟然懼妻呀。”

“滾!”莫離此時真的想暴揍他一頓!早知道昨晚就不該救他!

“我……我先回去了!”秋軟軟說著就要走,莫離趕緊把她拉住,把劉奇再次踹了出去,用紙人守在門口,讓劉奇靠近不得。

秋軟軟臉紅的不行,在他的視線下點了點頭,輕聲說道:“我們本就是夫妻。”

“軟軟。”莫離喚了一聲她的名字。

“嗯。”秋軟軟輕輕應下。

“對不起。”

秋軟軟抬頭看他,他這又是什麼意思?

莫離瞧著她懵懂的樣子,不由輕輕勾了唇,揉了揉她的黑髮,笑道:“今天是大年初二,新的一年,我們重新開始吧。”

秋軟軟壓著心中的狂喜,緩緩點了點頭。

正是情濃的時候,偏偏有人不長眼,在門外大呼小叫,擾的人心煩。

“國師,丞相派人來邀你過府一敘。”劉奇搶了管家通報的話,衝裡面大聲喊道。

莫離額角青筋直跳,真想滅了這廝為民除害!

“你有事就快去吧。”秋軟軟把手從他手掌裡抽出來。

“無事,不過去給丞相算今年的運勢,你一道去吧,這方面,你比我厲害。”

莫離一是趁熱打鐵和小媳婦培養感情,二是帶小媳婦多出去走動走動,好改改她不善交際的性子。

情竇初開的秋軟軟現在也不想同他分開,聽他這麼說,也就點頭應下了。

若此行沒有劉奇這二皮臉跟著便完美了。

一上馬車劉奇就忍不住開始聒噪:“沒想到啊沒想到,堂堂國師大人竟然懼妻!”

莫離與秋軟軟都不搭​​理他,任他自言自語。

劉奇臉皮堪比城牆,見他們都不搭理他,他也不介意,繼續說著:“國師啊國師,沒想到你喜歡老牛吃嫩草。”

莫離不悅,雖說小媳婦看著顯小,但他看起來也不老吧,他們不過差了五歲。

“國師啊,你們成親這麼久,怎麼還沒要個孩子?”

秋軟軟聽到這話,不由得低了頭,圓房都不曾,何況孩子呢。

莫離手肘一頂,給了他窩心一擊,冷聲道:“你也知道說我媳婦小,你以為誰都跟你似的禽獸?”

“噗!不是吧,你們還沒圓房!”

“國公爺,看來你還想試試昨晚的快活!”莫離語氣不善,任誰都看得出來,他已經在發怒的邊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