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9章
禍起梅林

三小姐初經人事,一連鬧騰了好幾次,渾身無力癱軟在地上,哪還有力氣抵擋住乞丐的侵犯,被髒臭的乞丐壓在冰冷的石板路上又來了兩次。

三小姐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去的,只記得肚子裡的精水往外流了一天。

她事後又害怕又懊悔,裝病在房裡躲了三天,見沒事才慢慢放下心防,卻是再不敢出門了,推了不少帖子。

這種事情有一便有二,她雖極力控制自己不去想這種事,但每夜的春夢每每在瓦解她的自製力,尤其在經過人事之後,這種滋味食髓知味,她發瘋似的想再去花街,想再被男人壓在身下狠狠操弄。

那段時間她看所有男人都只看男人的下半身,想撲上去,不管他是何人,是不是願意,她徹徹底底成了個蕩婦,緊著腦海裡最後一根弦,沒有讓人發現她的異樣,卻是每晚開始往花街跑,從開始的一人變成兩人,三人,更多,她不記得和多少男人睡過,但大多是些平民百姓,她不敢去招惹有權有勢的男人,他們一定認識丞相家的三小姐。

至於孩子,她也不知道這是誰的種,射進來的男人太多了,她發現懷孕了才徹底慌了張,將此事告訴了生母王姨娘,在王姨娘的幫助下,她拿了肚子裡的孽種。

丞相大發雷霆,問莫離是何人給下的巫術,他要將其大卸八塊!

莫離從懷裡拿出火折子,將蛇蛻燒了,說道:“此乃厭勝之術,半年前三小姐院子裡可動了土木?大人一查便知。此術已破,下咒之人亦會遭到反噬,時候不早,本座與夫人便不做打擾了。”

“有勞國師,本官改日再登門拜謝。”

等上了馬車,秋軟軟才想起來湯婆子冷了,忘記在丞相府換熱水了,涼了的湯婆子就像個大冰塊,秋軟軟把湯婆子輕輕放到小桌上,將冰涼的手縮進袖子裡,隨口問道:“什麼人會這麼歹毒,會對一個小姑娘下此毒手?”

莫離撥了撥桌上的小爐,給兩人一人倒了杯熱茶,方才說道:“三小姐院子裡的梅花可好看?”

秋軟軟點點頭,雙手握住茶杯,卻不喝,只拿來暖手,說道:“又香又好看。”

“你在家不知道,半年前三小姐院子裡種的並非梅樹,而是青竹。”

秋軟軟瞪圓了眼,驚呼道:“這麼說……”她話未說完,莫離點了點頭,繼續道:“三小姐去年及笄,丞相用梅字給她取了小字,為襯她的名字,便將院子裡的竹子換作梅樹,前前後後,足足弄了兩月才完工,至於這其中還出了什麼事,我就不得而知了,人家總不會無緣無故針對她,因果報應,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罷了。”

莫離說著,一口飲盡杯中的茶水,拉過她雙手,握在手心裡。

“湯婆子會變涼,我的手不會。”

他突然這麼一句話讓秋軟軟一愣,隨即想到什麼,臉上騰地紅了,他是在意之前劉奇說他手不如湯婆子暖和吧。

車子裡氣氛正好,突然馬長嘶一聲,停了下來,秋軟軟一下重心不穩,往前栽去,虧得莫離手快抱住了她,不然就得撞到桌上的小爐上。

兩人還沒回過神來,車簾就被人掀開了,又是劉奇!

劉奇賤兮兮地看著他們笑:“你們繼續,你們繼續。”

莫離拿起桌上那杯秋軟軟未動過的茶水就朝他面門上砸去,劉奇下意識用手一擋,倒是沒受傷,就是身上濕了一大塊,好在水不燙了,不然也得受罪。

劉奇也不管人家生氣,死皮賴臉又爬上了馬車。

秋軟軟離他遠遠地,她覺得她八字與他犯沖,每次他出現,她都得出意外。

“你們在後院幹嘛呢?我在前廳等你們那麼久,你們竟偷偷走了!”

莫離沒搭理他,剛剛他用力重了點,給小媳婦手抓紅了,正認真給小媳婦揉揉手。

劉奇見他們不搭理他,自覺沒趣,見他專心瞧夫人手,隨口問道:“夫人怎麼這麼白?”

此話一出,莫離眼刀就掃過來了,劉奇自覺失言,摀住了嘴。

心中吶吶,死人一樣白得毫無血色,這麼想著,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這夫人當真不是鬼女?隨即他想到什麼,鬼女可怕歸可怕,可操幹起來可是爽極,昨夜若不是發現那女人是鬼,他還想把她收房了。

國師怕就是得了其樂,仗著自己有本事,收了個鬼女做媳婦樂呵吧?他可不相信真的有男人能守身如玉這麼多年!

若真的可以,他也想養個嬌滴滴的鬼小妾啊!

秋軟軟突然感覺劉奇看她的眼神變了,她只以為自己紅瞳顏色變深了的緣故,低了低頭。

男人還能不知男人嘛,莫離一看他那副色瞇瞇的神情就知道這色胚在想猥瑣的事情,毫不客氣地又把他扔下了馬車。

“再有下次,本座一定剜你雙目!”莫離只覺自己太過仁慈了,若換師父,他不死也得脫層皮!

莫離前腳進屋,丞相的謝禮後腳就進門,是往年的三倍之多,莫離看了一眼,便明白了,這不僅僅是謝禮,亦是封口費。

莫離從中拿了一根翡翠簪子,其他的便如舊讓管家捐到善堂去。

天將將黑,莫離便去書房裡收拾了東西,回房了。

秋軟軟看見他拿著行李來,心就忍不住怦怦跳,今晚就要圓房嗎?

秋軟軟心中亂得很,可看莫離臉上仍舊是沒有表情的冷淡模樣,一點也看不出他是什麼想法,這讓她有些忐忑,飯都沒吃多少,磨磨唧唧在浴房泡了個澡,回房莫離已經在床上躺好了,手上拿著一本不知什麼的書,專心看著。

秋軟軟頓覺有些手足無措,不知該怎麼辦,是直接爬上床還是要同他說兩句話?

不知不覺竟站了好一會兒,剛在浴房內泡得暖乎乎的身子已經變得冰涼,還是莫離的聲音把她喚回神來。

“愣著作甚,別著涼了,快上來。”

“哦……”秋軟軟顧不得再胡思亂想,趕緊走過去,順著莫離掀開的一角鑽了進去,被子裡暖和極了,有他們兩個人的味道。

莫離伸手抱住她冰涼的身子,給她暖和。

秋軟軟僵硬著不敢動,心兒卻跳得飛快,原本冰涼的身子,在他的懷抱中快速暖和過來。

莫離感覺她身子暖和了才鬆開手,給她弄了弄被子,把小腦袋從被窩裡弄出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