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13章
學習妖精打架

劉奇朝莫離得意道:“國師放心,我都準備好了,絕對不會讓夫人引人注目。”

莫離這才給他一個好臉。

秋軟軟拉了拉他的袖子,輕聲說道:“這兒嬰靈很多。”

莫離安撫地拍了拍她的手,反而是劉奇瞬間就後退了幾步,害怕地四處瞧瞧,哭喪著臉道:“夫人你可別嚇我!”

秋軟軟不解道:“有我相公在你怕什麼?”

劉奇瞬間又挺直了腰桿,說的有道理,國師在此,他慫個鬼!

莫離好笑地摸了摸秋軟軟的腦袋,這傻媳婦。

跟著劉奇去了二樓最裡面那間房,房間不大,只見劉奇在牆上一按,出現了一條密道,密道直通樓上,樓上不同剛剛那層樓,這裡的房間都小很多,劉奇帶他們進了一個小房間,房間與隔壁房的牆上留了一道窗。有些人有奇怪的嗜好,喜歡在雲雨時偷窺與被偷窺,這是暖香閣的特色之一,這兩間房在劉奇的示意下都佈置成婚房的模樣。

“春宵一刻值千金。”劉奇不懷好意得一笑,給他們關上了門。

門一關上,對面房間的一男一女就開始表演了。

莫離嘴角微抽,神經病啊,他不至於會在這兒圓房吧!

莫離拉著秋軟軟坐下,她今日衣裳穿的少,儘管房間裡放了好幾個火爐,還是有些涼,莫離脫了外面的特意穿上的厚襖子給她披上,摟著她瞧隔壁房的好戲。

暗間的劉奇原本看見國師脫衣裳心中激動,沒想到他是為了脫給夫人穿,瞬間枯了,不是吧,看著激情戲,抱著喜歡的女人,氣氛什麼的都有了,這樣都不為所動嘛?

莫離若不知道劉奇這點小九九就真是傻子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瞧他這麼熱心腸就知道沒安好心。

秋軟軟沒想那麼多,認認真真的瞧著對面的兩人,只見男人用帶著紅花的稱桿挑了女人頭上的紅蓋頭,兩人喝了交杯酒,就像真的成親那般。

男人一句:“娘子,咱們歇息吧。”重頭戲就開始了。

秋軟軟看著他們脫得赤條條就不好意思再看了,用手擋在了前面,從指縫間往外看,她突然想到什麼,抬頭看了看莫離,他還是面無表情的模樣,看不出喜怒哀樂來。

“軟軟看我作甚?仔細看那邊,金箍棒要進水簾洞了。”莫離湊到她耳邊輕語。

秋軟軟瞬間一顫,半邊身子都在他好聽的嗓音下軟了。

瞧她這反應,莫離忍不住輕笑出聲,抱緊了小媳婦,秋軟軟卻推開他,去瞧他的臉,瞧他難得一見的笑臉。

“你都沒怎麼對我笑過。”秋軟軟輕聲道。

莫離捏她臉,反問道:“那你又對我笑過?”

秋軟軟一愣,好像真的沒有,就算笑,她也都是捂著嘴偷偷笑的好像。

瞧著小媳婦呆愣的可愛模樣,莫離想親親她的臉,可她今日上了妝,讓他無從下嘴,想了想,捏起她的小下巴,對著她水潤的紅唇印了上去,沾了一嘴香甜的口脂。

“冬日唇乾,蹭點軟軟的口脂潤唇,軟軟不介意吧?”莫離笑道。

秋軟軟臉紅得不行,他這般正經的人竟也調戲起人來了,秋軟軟下意識想轉頭不理他,可想著這樣會不會太弱了,鼓足勇氣,抱著他脖子親了上去,一邊親一邊紅著臉解釋道:“你沒塗好,我幫你再抹一下。”

莫離沒想到小媳婦會來這麼一手,順勢托著小媳婦的腰,加深了這個吻。

暗處的劉奇一看有戲,瞬間來了精神,可沒想到人家親親就分開不繼續了,他褲子都脫了!

劉奇此時對國師表示非常嫌棄,不行換他來呀!

當然,他只敢這麼想想,他要是真這麼做,一定會被國師花樣弄死。

劉奇不願再同他們浪費時間,褲子都不穿,甩著硬邦邦的棒子就下樓找姑娘泄火去了。

莫離這邊濃情蜜意,隔壁房已經真刀真槍的開乾了。

“軟軟瞧見沒,金箍棒就是這麼進水簾洞的。”

秋軟軟飛快看了一眼,又埋進了他胸口,紅著臉點點頭,聽著那邊曖昧的交纏聲,沒多久,她又有想尿尿的感覺了,秋軟軟忍不住夾了夾腿,她這小動作沒逃過莫離的眼睛,問道:“軟軟又想尿尿了?”

秋軟軟難為情地點點頭。

“傻媳婦,這可不是想尿尿,是軟軟底下的桃花洞要變水簾洞了,等變成水簾洞,相公就能用金箍棒戳進去大鬧天宮了。”莫離在她耳邊輕聲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秋軟軟癱軟在他懷裡,低頭一瞧,他腿間鼓起了一個大包,“它起來了。”秋軟軟指著說道。

“剛剛親軟軟的時候它就起來了,它想進軟軟的水簾洞了。”莫離葷話越說越溜,哪還有平時國師超凡出世的模樣。

秋軟軟不知該怎麼回答他這話,只聽他又說道:“軟軟學會了嗎?學會了咱們就回家試試吧。”

秋軟軟紅著臉點點頭,兩人便相攜離開了。

走到走廊上,各個房間的歡愛聲不絕於耳,叫哥哥,爹爹的浪叫聲極多,兩人順著原路返回了二樓,剛出門口就看見劉奇在二樓走廊上壓著一個姑娘賣力,黑乎乎地棍子戳得姑娘直叫哎喲我的娘。

劉奇正舒服著,沒注意到他們,莫離也不打算和他打招呼,拉著小媳婦往外走。

這個時候正是花街最熱鬧的時候,此起彼伏的歌舞聲,調笑聲,歡愛聲,從二樓往下望去,遍地可見好些男男女女滾作一團,兩人的,三人的,多人的,各種姿勢。二樓走廊也遍地是交纏的男男女女,好些房門大開,不介意其他人觀戰,若是有興致還能加入其中。

擔心引人注目,莫離特意裝作喝醉酒的樣子,半摟半抱地摟著小媳婦,用身子遮擋住她的右臉。

劉奇同這上上下下打過招呼,是以莫離離開並未有人來問,只是他沒想到出門會碰到熟人……是長公主。

長公主同一個男人擁著走進來,男人的手還放在長公主衣襟裡動作,時不時還能隱約瞧見長公主粉嫩的奶尖尖。

兩人打了個照面,均是一愣,長公主神色莫名地看了一眼莫離懷中的女人,輕嘲道:“想不到國師大人竟然也喜歡來這等煙花之地。”

“彼此彼此,更深露重,長公主還是快些回去吧,本座先走一步,告辭。”莫離說完便走了。

長公主瞧著兩人相擁離去的背影,輕呸了一聲:“之前裝得一本正經,還以為是什麼正人君子,男人都是混蛋!”

“公主別生氣,咱們進去吧,下官的大棒已經飢渴難耐了。”男人說著,手上用力又揉捏了幾下長公主的翹奶兒。

“哦?既然如此,那咱們就在這兒來吧。”長公主說完,扶著暖香閣的大門,撩起了裙擺,露出了裡面不著一物的花心。

男人輕笑一聲,扶著長公主的腰,狠狠一挺,巨根便入了進去……

上了馬車秋軟軟才從莫離懷裡出來,說道:“長公主身邊那個男的運勢極低,恐有性命之憂,長公主運勢也恐受他影響。”

“嗯,若他們今晚不出門待在家便能躲過一劫。”這也是剛剛為何他讓他們快些回去,他話是說了,機會是給他們了,至於他們能不能逃過一劫就看他們自己的造化了。

莫離說著,從懷裡拿出一塊手帕,沾了些茶水,給小媳婦擦掉臉上的脂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