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33章
抱柳鎮淫事

九姑娘鬼使神差地沒有推開王鬍子,微微顫抖的手再次摸到了他腿間,抓住他腿間的硬物,用手丈量了一下尺寸。

“對,就是這樣,小心肝摸得爺舒服極了。”王鬍子說著,就要去親九姑娘,九姑娘心思都在手中的硬物上,一個不查,被他親個正著。

王鬍子嘴裡酒氣重,被他勾著舌頭糾纏,九姑娘覺得自己都被醺醉了,哪裡還記得什麼要反抗,整個人軟在他懷裡。

王鬍子見她不反抗,心知事情差不多了,光天化日之下,雖說有劉奇給他把風,到底還是不安全,王鬍子便一邊親一邊將她抱起,帶到了早就設計好的假山後面,襲上了朝思暮想的乳兒。

九姑娘輕輕喘著,明明是一樣的揉奶兒,為什麼他摸著要比自己摸著舒服?

“小桃紅今兒個話真少,可是怨爺這幾日沒去找你?”王鬍子故意說著。

九姑娘擔心露餡,只得細著嗓子學著窯姐兒平時的做派回了句:“可不是。”

“是是是,怪我怪我,爺今兒個好好補償補償小嬌嬌,保管給小嬌嬌給餵飽了。”

王鬍子說著,解開了她的衣裳,女人雪白的肌膚暴露在日光下,王鬍子在上面印下一個一個的紅痕,叼著一顆紅櫻又吸又舔。

九姑娘抱著王鬍子的脖子,瞧著他在自己胸前啃咬,心中羞恥的厲害,可又捨不得推開他,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有多想被他狠狠地欺負,像那回一樣,將她玩弄得直抽抽。

王鬍子一邊親吻著她胸前的兩團,一邊摸進了她的褲襠,摸著濕透了小花瓣,感受著她的輕顫。

“小騷貨,濕透了呢!”王鬍子在她耳邊打趣道。

九姑娘微微顫著,心中羞恥,被他這麼喚,倒讓她更加情動了,自己扭著腰用穴兒磨著他的手指。

“小騷貨忍不住了?”王鬍子說著,插進了一根手指,摸著裡面嬌嫩的軟肉。

九姑娘難耐的嗯了一聲,微微張了張腿,好讓他更好動作。

“想不想爺用大棒棒好好伺候伺候你?”王鬍子誘哄著她,只等她說想。

九姑娘點點頭,又趕緊搖搖頭,說道:“可不行,今兒個為了罰你,不准你進來,只准你在外面蹭蹭。”

九姑娘到底還是個姑娘家,這些年自己夾腿兒倒也明白了不少事兒,偷偷在父親書房裡看過書兒,知道只要男人的孽根不進來便無事。

王鬍子聽她這麼說,也不惱,應和道:“那爺就蹭蹭小嬌嬌。”

說著脫了褲子,黑粗的肉棒子就頂上了濕乎乎的小花苞,上上下下摩擦起來。

王鬍子玩過的女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對付九姑娘這等雛兒是花樣百出,手到擒來,每每勾得她要高潮了又停了下來,如此反复幾次,就勾得她忍不住自己扭著腰去蹭他的大棒子。

王鬍子正想進洞,有人來了,兩人頓時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來的是劉奇。

見是劉奇王鬍子就鬆了口氣,繼續磨蹭起來,九姑娘不知道他們是狼狽為奸,看到劉奇,下意識想到了心上人莫離,嚇得臉都白了,自己瘋了不曾,竟和王鬍子光天化日之下在假山里廝混,以後還怎麼嫁人?

九姑娘想推開王鬍子,卻不料王鬍子突然蹲下,鑽到她雙腿之間,去親舔濕淋淋的小花穴,她本來要推開他的手落到了他肩頭,只想著,再等一會兒,舒服完再推開他,反正他答應不進去的,只要不進去就好了。

王鬍子嘴上功夫了得,舌頭跟個泥鰍一樣,一伸一縮地鑽著肉穴,沒兩下,九姑娘就顫著身子洩了一波水兒。

王鬍子想進洞的,可想著劉奇的話,還是忍住了,放長線,釣大魚,只等這條大魚乖乖再次送上門來,自己掰著穴兒求他操。

“小桃紅舒服了吧?爺今兒個還有事,就不和你鬧了,下回再用大棒子好好戳你的寶貝穴兒。”

王鬍子穿上褲子走了,九姑娘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趕緊穿好了衣裳,回了酒席上,還惹得娘親問她去做什麼這麼久,怎麼臉兒還紅撲撲的。

九姑娘只得紅著臉編了個瞎話,輕輕說剛剛去茅房發現月事來了。

她母親便沒問了,和她父親耳語了一句,便帶她回去了。

王鬍子等了兩日,那天黃昏之際,九姑娘正幫爹娘關鋪子,王鬍子故意提著個酒瓶子路過她家門口,九姑娘一看到王鬍子就忍不住夾腿,想起那天的事兒。

等到了深夜,王鬍子故意在九姑娘鋪子外面裝醉喊了幾句,便坐在牆邊假睡。

等了沒一會兒,門開了個小小的縫隙,一個小小的人影從鋪子裡鑽了出來,走到王鬍子身邊,輕輕踢了他兩腳,輕聲喚道:“王鬍子?”

王鬍子微微睜了睜眼,說道:“小桃紅?你怎麼在這兒?”說著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九姑娘垂著頭沒說話,怕王鬍子認出她來,就直接撲進了他懷裡。

王鬍子順勢抱住她,笑道:“小騷貨可是又想爺的大寶貝了?”一邊說著,一邊揉著她的臀。

九姑娘點點頭,模糊地嗯了一聲。

王鬍子突然將她扛起來,大步往前走,把九姑娘嚇了一跳,顧不得暴露身份,忙問道:“你這是作甚?”

“自然是找個好地方好好疼愛小嬌嬌,小桃紅也不想爺在大街上辦事吧?被九姑娘聽見,又得去先生那兒告我狀了。”

九姑娘被他這話說的心虛,可一想到被他又親又摸的舒爽勁兒,她就不說話了,可又怕他發現了自己的身份,只得捏著嗓子說道:“就去那條巷子裡吧,奴家忍不住想被您疼愛了。”

“小騷逼想被爺操了是不是?”

九姑娘不答話,王鬍子不干了,停下腳步說道:“小桃紅不說話爺可就走了,不用棒棒餵小騷穴了。”

九姑娘只得輕聲哼道:“嗯,小騷逼想被爺操了。”

王鬍子這才滿意,問道:“小騷貨的穴兒是不是濕透了?”

“嗯,濕透了,爺一抱奴家,奴家的穴兒就濕了。”一回生兩回熟,九姑娘慢慢上道了。

“這可如何是好?”王鬍子說著,扯開了她的衣裳,露出兩團白奶,在他的走動下一跳一跳的,王鬍子張嘴咬住一顆乳珠,嘖嘖吮吸起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