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30章
靈太老人之墓

層層設陣,這般講究的墓穴,定是大有來歷,相山道長當即回了無極觀,帶上弟子和工具,又去了那個墓穴,廢了他半個月的時間,才終於破掉所有的陣,見到了墓穴入口。

這墓穴外面講究,裡面倒是平常得很,他們一路暢通無阻,到了主墓室,裡面確實珠寶萬千,有富可敵國之財,相山道長見狀,便讓弟子開始往外搬,自己則去開了棺,棺內是一風華絕代的女子,瞧服飾是百年前的樣式,女子死去百年屍身不腐,栩栩如生,肯定屍體身上帶有特殊寶物。

相山伸手就要去探,卻不料手剛碰到屍體,那女子竟睜了眼,惡狠狠地盯著他,把相山嚇了一跳,下意識扔出一道黃符,卻見黃符輕飄飄落了地,面前哪裡還有什麼棺木和屍體。

相山這才意識到不對勁,趕緊拿出隨身的羅盤查看,這羅盤是他師門獨有的密器,共有七根指針,探的不是方位,是陰邪之物。

指針動的越多,代表此處陰邪之物越多,越厲害,七根指針全部動的情況他還是頭一次遇到,七根指針動,面前盡是陰邪物,若非黃泉路,便是輪迴道。是九死一生之局!

相山大喝一聲,讓弟子速速放下手中的東西,從懷中拿出一沓黃符,便開始念咒,一邊唸,一邊撒符紙,符紙一離相山的手便自燃了起來,相山暗自心驚,一沓黃符扔完,火勢不小反大,相山有些手抖,額上佈滿了冷汗,只有他自己知道這黃符為何會自燃,黃符是探路的符咒,遇陰氣濁物便自燃,燒出的火乃三味真火,專剋陰邪之物,平日里最多用上五張,沒想到今天用了一沓還沒有解決。

相山突然想到什麼,咬破了舌尖,朝前一噴,這哪裡是墓室,這分明是剛進墓口,他們一打開墓口就著了道,之後的所有都是幻境!

在看弟子們手中拿的哪裡是什麼金銀珠寶,分明是一根根白骨,上面還有不少毒蟲,弟子們身在幻境無知無覺,任由毒蟲爬到身上啃咬。

相山將身上的法寶都用上了,卻仍是無法將弟子們從幻境中喚醒,只能又咬了口舌尖,挑幾個身上毒蟲少的弟子噴去,被喚醒的人俱是被身上的毒蟲給嚇得尖叫,使勁拍打身上,好讓毒蟲掉落,說也奇怪,他們一從幻境醒來,拍打身上的毒蟲,沒兩下竟倒地死了,再看那些還在幻境中的弟子們,無一不活的好好的,這就讓人奇怪了。

相山不敢再用舌尖血喚醒弟子了,只得一個人灰溜溜地逃走了,若僅僅是這樣他還不會找上莫離。

自他從墓穴逃出來回到無極觀,手上腳上便開始潰爛,無論他用什麼辦法都無法阻止其蔓延,無極觀四周也不知怎麼來了不少陰邪之物,不少弟子著了道,本來接他們的小道士昨夜就能到抱柳鎮,因昨夜遇到了鬼打牆耽擱​​了,這才早上才到。

莫離是純陽之體,他到此處陰邪之物自然都避了,可到底這些東西不是一般之流,加之秋軟軟是純陰之體,莫離稍稍離遠些,它們又圍了上來。

莫離聽相山說完這些,大概也清楚了,問相山道:“你可聽說過靈太老人的事?”

相山一愣,隨即想到什麼,一拍大腿,原來是靈太老人的墓!

靈太老人的大名在他們修道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本領奇高,卻是以作惡出名的。

也是因為如此,在他算得自己死期的時候,便著手給自己準備了個墓地,將自己死期告訴所有仇家,讓他們有本事只管來盜墓鞭屍。

當時這件事鬧得沸沸揚揚,可一直到現在都沒人找到他的墓穴。

相山越想越覺得那是靈太老人的墓穴,不免有些生氣,靈太老人的墓穴裡自然沒有什麼寶貝,他這次可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當務之急還是相山的手腳潰爛之症,尋常的方法相山已經用過了,還得再想辦法。

莫離首先想到的還是香爐灰,祭壇的香火一年四季不斷,侍奉的是天地人三君,裡面他又混了有地陽之稱的艾草灰燼,與至陽至純的端陽水,此三樣對付陰邪之物的效果比三味真火還管用,莫離通常也都隨身帶著一份備著。

莫離剛要給相山上藥,就听見劉奇在喊救命,莫離下意識以為他又在鬧么蛾子,不予理會,繼續給相山上藥,藥到之處,滋滋作響,冒出青煙,彷彿被烈火炙烤一般,再觀相山,他半點不適都無,反而露出輕鬆的神情,看來是有效果。

莫離正欲給他弄另一隻手,又聽劉奇又叫:“國師,有登徒子調戲你媳婦!你快些來,他的臭嘴要親上夫人了!”

莫離手一抖,差點把香爐灰灑了,明知劉奇這是在胡說八道,他卻一會兒都等不了,將香爐灰交給相山,便離開了。

秋軟軟見陰物退卻,就知道是他過來了,才放下心來,趕緊朝劉奇說道:“可以停了,相公過來了。”

然劉奇正叫的起勁,瞎話一套一套說著,完全沒聽到秋軟軟不大的聲音。

被莫離突然打了下後腦勺,差點沒咬到舌頭。

“國師,可不是我要說的,都是夫人讓我說的!”劉奇霎時反應過來就趕緊甩鍋給秋軟軟。

秋軟軟無語,這聽著倒像是她想紅杏出牆了,明明她只讓他叫救命來著。

莫離突然後悔將他帶來了,教壞了小媳婦可如何是好?

“怎麼了?”莫離無視了某人,問秋軟軟道。

“剛這兒好多陰物,你一來都嚇跑了。”秋軟軟說的有些沒有底氣,怎麼聽怎麼像在找藉口。

怕他不信,秋軟軟又囁嚅道:“我現在還腿軟呢。”

“被嚇到了?”莫離輕聲問道。

秋軟軟點點頭,說道:“好些個斷腿斷胳膊的,直勾勾盯著人,笑得邪乎乎的。”她還是頭一回相公不在身邊時一次性見這麼多邪物,真有些腿軟。

莫離伸手摸摸她的額頭,隨即給她抱起來,往過來時那條路走。

劉奇看直了眼,國師這麼寵媳婦兒真的好嘛?夫綱何在!

劉奇趕緊追上去,學著秋軟軟的聲音喚道:“國師大人,倫家也腿軟,也要抱抱……”

秋軟軟不由捂臉,她剛剛不會也這麼噁心吧?

莫離完全不搭理他,自顧往前走著。

相山認識秋軟軟,他們夫妻二人一個純陽之體,一個純陰之體,在修道界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