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39章
老相好冬畫

超度完倀鬼沒多久,他們便到了清水縣,清水縣比抱柳鎮熱鬧些,他們住進了一家叫客似雲來的客棧。

下了馬車劉奇就忍不住想去當地的窯子逛一逛了,招了小二來打聽,小二還沒回答,掌櫃的先答了:“客官想找樂子,去暖香閣準是沒錯了,老鴇子可是從京城暖香閣出來的,調教出來的姑娘別家可都比不上。”

“喲,沒瞧出來,原來掌櫃的是同道中人,失敬失敬。”劉奇笑著抱拳道。

掌櫃哈哈笑道:“出了清水縣我不敢保證,清水縣哪家姑娘最好,我還是敢拍著胸脯保證的,客官只管去,玩的不盡興算我的賬。”

“哥哥爽快!您這兄弟我認了!”得,這沒兩句話,又認了個哥。

暖香閣他可熟悉的很,自他開葷起就是暖香閣的常客,裡面的姑娘都叫的上名來,也不知是哪個老相好到這清水縣來開了個暖香閣。

劉奇晚飯都沒吃就屁顛屁顛地跑去了暖香閣,還真別說,裝飾得和京城的暖香閣相差無幾。

劉奇一進去就有兩個姑娘迎了上來,劉奇左一個右一個抱個滿懷,一手捏住一個奶,掐著尖尖就是一陣揉捏,過足了手癮才放開,問道: “老鴇子人呢?”

“公子稍等,奴家這就給您叫去。”女子說著,扭著臀兒走了,嫩奶子搖晃著,一路上沒少被人摸。

老鴇子還真是老熟人,十年前京城暖香閣的琴棋書畫四大美女可是艷冠京都,無人能敵。

她們的琴棋書畫可不是普通的琴棋書畫,她們的琴棋書畫都是用底下那張嘴來完成的,後來她們先後被人贖了身,就沒有了消息。

清水縣的老鴇子正是琴棋書畫中的畫。

冬畫一眼就認出了劉奇,國公爺三字剛要叫出來被劉奇打斷了,“多年未見,冬畫姐姐可好?”

冬畫會意笑道:“爺可都瞧見了,若好的話,冬畫如何會重操舊業。”

“我還正想問你這是怎麼回事呢。”

冬畫笑著給他斟了一杯酒,說道:“爺是想听長話短說還是短話長說?”

劉奇伸手將她拉入懷裡,親上她紅艷豔的唇,說道:“夜還長得很,冬畫著急什麼,咱們慢慢說便是。”

劉奇說著,順著她的唇一路親下來,埋在她胸前與兩團大奶廝磨。

冬畫抱著他的背,緩緩說道:“那人是當年參加科舉的學子,家中富裕,在京城求學的時候時不時光顧暖香閣,每回都叫我作陪,他吟詩,我作畫,不做別的便是一夜。後來科舉他落了榜,那夜他在暖香閣裡喝得酩酊大醉,那晚,他瘋了似的,要了我一遍又一遍,再榨不出一點精才放開我,第二天他醒來便去找了老鴇子,一擲千金給我贖了身,然後,他帶我離開了京城,我那時還一直以為他是愛我的。”

冬畫平靜地說著,彷彿在說別人的事,劉奇將大棒子埋進她體內,慢慢地進出著。

“我跟著他到了清水縣,他將我安頓在一個小院子里便走了,消失了半個月,半個月後他滿身是傷的回來了,問他是怎麼弄得他也不說,當時我還以為他是回家說我和他的婚事,家里人不願意,動了家法給他打成這樣的,事實證明是我自作多情了。”

冬畫自嘲地笑了一聲,繼續說道:“他傷好了之後,就帶我去參加一個酒會,叮囑我,讓我千方百計去勾引堂上的一個男子。我當時完全蒙了,呆愣愣地站著,他著急地打了我一巴掌,這一巴掌徹徹底底的把我打醒了。如他所願,我極盡全力勾到了那人,甚至讓他在眾目睽睽之下同我當場歡好。”

冬畫說著,換了個姿勢,繼續吞吐他的肉根。

“後來我才知道,他讓我勾引的那個男人是他親生哥哥,他讓我勾得他哥哥夜不歸宿,沉溺情事,他趁機取而代之他哥哥的一切,包括他哥哥的未婚妻。是了,他就是為了那個女人,設計了這一切。”

“那後來呢?”劉奇問道。

“後來我如願幫他奪得他哥哥的一切,卻在最後倒戈了,讓他最後一無所有,讓他明白,就算我只是一個風塵女子,亦有把他毀了的能力。這家暖香閣就是他哥哥給我的報酬。”

“幹得漂亮!”劉奇讚道。

“早知如此,當初還不如和我走,爺可憐香惜玉地很。”劉奇說著,又給她換了個姿勢。

冬畫倪了他一眼,嗔道:“您那後院,和暖香閣又有何區別?”

劉奇笑,問道:“我可記得那時候有不少達官貴人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怎就看上了這麼個小地方的土地主了?”

“那些個達官貴人,家中妻妾成群,不過是一時興起罷了,原以為他是不同的,當初贖身的時候,他還拿不出那麼多銀子,都是我自己貼補上的,誰成想,我千挑萬選,竟還是選了這麼個不靠譜的人。”

“聽了這麼久,你還沒說這人是誰呢,他現在如何了?”

“他就是清水縣何員外家的小兒子,現在何家當家的是他哥哥,他多年前就死了。”冬畫說著,忍不住悶哼一聲,高潮了。

劉奇稍停了會兒,感受著她高潮時的緊緻包裹,好一會兒說道:“又是何家。”

“何家怎麼了?”冬畫問道。

劉奇搖搖頭,倀鬼這事說出去誰會相信,反問她道:“那人是怎麼死的?”

冬畫笑了,笑得極為暢快,說道:“他同他大哥未婚妻本來就有牽扯,那女人也是喜歡他的,他以為他勢在必得,能取代他大哥,便放肆了,光明正大的和那女人出雙入對,背地裡亦沒少調情,合歡香一點,他們就情不自禁地滾做了一團,接下來的捉姦在床就是順理成章的了。那女人被浸了豬籠,他隨後跳了河,隨那女人去了。”

劉奇又繼續動作,一下一下撞在她的最深處,撞得她顫栗不已。

“他對那女人倒是情深義重的很。”

“可不是,我有時也在想,是不是因為我是風塵女子,注定不配得到真心相待?”

她這話劉奇沒法接,畢竟他沒見過哪個風塵女子從良後有什麼好下場。

這一炮打得劉奇有些鬱悶,結束後也沒多待,便回了客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