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38章
渡倀鬼

莫離伸手抱過她,輕聲說道:“沒事,繼續睡吧。”

秋軟軟又閉了眼,沒一會兒又睜開眼問道:“相公,你們有沒有聽見有女子在呼救?”

莫離還來不及回答,被劉奇搶先道:“夫人也聽到了?是倀鬼在作怪,可不是什麼女人。”

秋軟軟睡意去了不少,微微坐直了身子,看向莫離,臉上略有笑意說道:“是倀鬼呀。”

劉奇瞧他們這模樣就知其中有故事,纏著他們問,莫離不願說,劉奇就瞄上了秋軟軟,秋軟軟沒莫離那定力,被他纏了一會兒,看了看莫離,見他沒有阻止就說了。

莫離曾也遇到過倀鬼,當時他年齡不大,也是被一女子的呼救聲吸引過去,若不是她父親及時發現,當時就得交代在那裡了。

那隻倀鬼是附近的一個農婦,和相好在山上鬼混遇見了花皮大虎,姦夫只顧逃命,將她推入虎口,這才成了倀鬼。

莫離當時被嚇得不輕,一連做了好幾天噩夢,還一度不敢上山,這是秋軟軟印像中他最慫的時候了。

秋軟軟大致說了一下,可不敢具體說自家相公是怎麼慫的,不過她隱忍不住的笑意,說明了一切。

“軟軟。”莫離突然喚道。

秋軟軟下意識抬頭看他,只見他目光沉沉,盯著她,沉聲道:“看來我有必要向我媳婦兒證明一下自己的實力了。”

秋軟軟還沒反應過來他這是什麼意思,他就掀簾下了馬車,消失在夜色裡。

“相公!”秋軟軟著急喚他,倀鬼難對付,因為要對付的不僅是鬼,還要對付惡虎,如果只是對付倀鬼她倒是不擔心,問題是還有大老虎呀!

秋軟軟想追上去,可自己追上去有什麼用?自己什麼都幫不上,反而會添亂,她這麼猶豫了一會兒,那邊就響起了虎嘯聲,聽聲音是交上手了。

秋軟軟突然想起什麼,趕緊把脖子上的小玉瓶從衣裳裡拿出來,著急道:“靈太老人您能幫幫忙嗎?”

秋軟軟一連喚了幾聲,瓶子裡才傳出聲音來:“區區一個倀鬼倘若都對付不了,他這國師一位也該讓賢了,你們別去給他添亂就成了。”

聽到靈太老人這麼說,秋軟軟稍稍安心,在馬車裡焦心的等著。

劉奇心癢癢,想去看國師怎麼收服倀鬼的,可他怕死,不敢去,見秋軟軟拿出個會說話的瓶子驚奇不已,問道:“夫人,您這是什麼寶貝?怎還會人​​言?”

秋軟軟此時正擔心著莫離,哪裡有空給他解釋,只敷衍道:“我也不知道,你待會兒問相公吧。”

劉奇自然是看出她的敷衍,難得有眼色的閉了嘴。

虎嘯聲不斷,聽得秋軟軟和劉奇都面色凝重,一直到天色泛白,一聲短促的虎嘯過後,林子裡就安靜了,連一聲蟲鳴都無,安靜的讓人心驚。

秋軟軟本來揪起的一顆心現如今更不安了,索性下了馬車,望著莫離離開的方向不敢眨眼。

等了好一會兒,林子裡再次傳來響動聲,樹葉摩擦的颯颯聲讓人莫名膽寒,樹葉被人撥開,是莫離!

他渾身狼狽不堪,血和泥糊了一身,肩上還扛了只同樣狼狽不堪的虎屍。

“臥槽!厲害啊國師!”劉奇衝上去,圍著他肩上的老虎瞧,攥著拳頭在老虎頭上比劃了幾下,琢磨著該怎麼把虎皮弄到手,好去京城那群狐朋狗友面前炫耀。

莫離將虎屍扔在一旁,走到秋軟軟面前,笑道:“哭什麼?不想要件虎皮毯子?”

秋軟軟擦擦眼淚,搖搖頭,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他走出來就忍不住流淚,她才不想要什麼虎皮毯子,她只要他平安就好。

秋軟軟踮起腳用帕子給他擦臉上的污物,他眉眼端正,目光堅定,不清秀亦不粗獷,但就是一臉正氣,瞧著就是個正人君子,讓人覺得舒服,移不開眼。

莫離彎了彎腰,任由她擦,眉眼間含著笑,瞧著小媳婦兒不放。

偏偏劉奇不識趣,插嘴道:“國師,夫人不要虎皮毯子,您拿著也沒用,就給我吧!”

莫離轉頭看向劉奇,問道:“你會剝皮嗎?”

額……劉奇心虛地搖了搖頭。

“軟軟回馬車上。”莫離身上都是穢物,不好抱她上去,便曲了腿,讓她踩著他腿上去。

“夫人,您該慶幸我不是女人,不然非得和您搶國師。”劉奇酸道。

秋軟軟不客氣的白了他一眼,鑽進了馬車裡。

劉奇也進了馬車,他擔心站在一旁會濺一身血,趴在車窗上瞧莫離如何剝皮。

秋軟軟聽著劉奇直抽涼氣的聲音忍不住起了雞皮疙瘩,劉奇看完後,把腦袋收回來,看了看秋軟軟,嘆道:“夫人可真不容易。”

這話給秋軟軟說的莫名其妙,這話從何說起了?

莫離將虎皮用塊布裹起來,又肢解了幾塊嫩肉下來,生火烤了做早食。

劉奇捧著一大塊老虎肉看了又看,聞了又聞,真恨不得現在能馬上回到京城,嘚瑟得吃給那些人看,尤其是時常在他面前動不動就拔刀吹噓自己多牛逼的展憲。

劉奇私藏了幾塊骨肉,特意從秋軟軟那裡問了幾塊帕子,用帕子好生地裹起來,貼身帶著。

莫離和秋軟軟瞧著他的作為無語,等他們回京城,這肉早就壞了。

知道勸也白勸,兩人都沒有多說什麼,莫離拉著小媳婦進馬車換衣裳去了。

等劉奇美滋滋地回過神來,他們已經繼續出發了,這時劉奇才注意到秋軟軟的不同尋常處,她的嘴唇明顯水潤紅腫了些,以他過來人的經驗一看,肯定是被人嘴對嘴親的,至於是個何人,答案顯而易見。

劉奇想起剛剛國師一手拎起虎頭,一手開膛破肚的場景,不由嘖嘖搖頭,國師那般威猛,也不知夫人這小身子板怎麼受得住的?

這下子又勾起了劉奇那顆躁動想女人的心,什麼虎皮虎肉,現在都沒女人重要了。

“國師,今兒個我們能找到落腳的地方嗎?”

“應該可以。”莫離隨口答道,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玉瓶,放在小桌上,說道:“這就是之前那個倀鬼。”

莫離說著,打開玉瓶,瞬間憑空出現了一個女音,只聽她嚶嚶求饒道:“先生饒命,奴家也是逼不得已才會成了惡虎的幫兇……”

從倀鬼的口中得知,她是前面不遠的清水縣何員外家的小妾,因為老爺偏愛,招了夫人妒忌,趁何員外外出收賬的時候,夫人誆騙她出門拜佛,走到一半時,幾個轎夫就翻臉要殺她,她為了活命以身誘之,將幾個轎夫伺候妥帖才得以逃命,豈料才出狼窩又入虎穴,逃到此處被老虎咬死,這才做了那大虎的倀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