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43章
活人獻祭

“小的是清水縣何員外家的管家胡大崮,我家老爺聽聞國公爺路過清水縣,恐荒野小店怠慢了國公爺,特差小的請國公爺到何府小住。”

劉奇可沒有決定權,看了眼莫離,莫離微微頷首,劉奇便應下了。

支走胡大崮等人,劉奇問道:“國師,為何要答應去他?”

“這個不急,你先同我說說是怎麼洩露身份的。”

“這兒也有個暖香閣,我進去一看,還真是老相好開的,和老相好上床鬧了一場,估計就是這麼洩露身份的。”

“如此看來暖香閣同何員外關係匪淺。”

“可不止。”劉奇將冬畫的事一五一十說了,莫離不語。

“說到這個,國師,昨兒我在暖香閣睡了個妖精!”劉奇嘚瑟道。

莫離搖頭,說道:“你被騙了,那並非是真正的妖精,只是一個暖香閣吸客的一種手段,那人只是男女同體的一個奇人。”

“他娘的!我就說其中有鬼,那人下體像極了從小去勢的太監!”劉奇心中憤憤,沒想到昨兒個又做了一回攪屎棍,難怪昨兒個會運氣那麼好,正好碰到鯉魚精來,鯉魚精又恰好直奔他來,想來是冬畫授意的。

果真是婊子無情戲子無義,轉眼就出賣了老子!

“國師為何要答應那廝去他府上?我們這就走,他一小小員外哪裡敢攔?”

“現在只是我心中的一個推測,不便與你說,我們去何府走一遭,看一看再說。”

昨晚明淨呈上來的縣志他一一看了,並無異常,明淨亦說清水縣沒有什麼異常,但今日見胡大崮頸間的佛牌有些不同尋常,他那佛牌上的佛不是一般正經神佛,一看便是個邪神,大多邪神都靠人間戾氣修煉,通常賭場青樓為求生意興隆都會供奉此神。

胡大崮會帶這種佛牌沒什麼稀奇,但他那塊佛牌縈繞著很濃的鬼氣,不僅如此,他周身的氣場也異於常人,陰陰邪邪的感覺更趨於鬼怪。

兩廂結合來看,胡大崮頸間的佛牌並非是給他轉運的,而是想把他製成獻給邪神的生祭。

以活人獻祭觸犯三界之法,他身為國師,絕不可坐視不理。

莫離等人跟著胡大崮去了何家,路上莫離讓秋軟軟悄悄看了一眼胡大崮的運勢,秋軟軟看了又看,奇怪道:“他氣運極低,幾近於無,比上回相山道長的還低,按理說他早活不成了。”

秋軟軟的話更證實了莫離心中的猜測,有人如此供奉邪神,身為清水縣地仙,明淨沒道理不知道,為何他昨晚並未說?還是說他也參與在其中?有什麼能讓一方地仙也幫忙遮掩?

莫離面色凝重,秋軟軟和劉奇面面相覷,劉奇難得安靜了一路。

莫離心中擔憂的是秋軟軟,以小媳婦的純陰之體來說,她可比胡大崮這種後天煉製的祭物更適合獻祭。

不過好在之前給她和靈太老人簽了契約,倒是不必太過擔憂。

莫離想了想,還是將自己的猜測同他們兩個說了,從秋軟軟頸間拿出小玉瓶,對靈太老人說道:“勞前輩費心了。”

靈太老人悶哼一聲,算是應了,本來靈太老人亦可以選擇不簽契約,直接奪秋軟軟的捨,礙著莫離道行高,又是國師,溝通三界,他沒有絲毫勝算,才退而求其次簽了契約,他也留了個心眼,只簽了十年,誰知道十年之後有什麼造化,若十年之後莫離不濟,他一樣可以奪舍。

他這點小心思莫離自然清楚,他敢留他在小媳婦身邊自然是有把握的,至少他現在就得盡心盡力護小媳婦周全。

劉奇聽莫離說完,心中後悔,早知道這麼危險,打死他都不來了!

不過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只有相信國師了,沒道理堂堂國師大人對付不了一個土地主家的小小邪祟!

這麼一想,劉奇瞬間放心了,想起剛剛莫離說的胡大崮脖子上掛著的佛牌,有些好奇,他剛剛沒仔細瞧,遂找了個由頭招了胡大崮過來,打量了一下他頸間的佛牌,便讓他走了。

劉奇心中納悶,覺得佛牌上的邪神有些眼熟,人身蛇尾可不就是昨兒個胖掌櫃說的另一個關於暖香閣的傳聞嗎!

劉奇趕緊和莫離說了那個傳聞。

傳聞並非空穴來風,只是裡面幾分真幾分假就不得而知了。

何員外比他們略大了幾歲,白白胖胖地瞧著挺和善的,在莫離的示意下,劉奇並未向何員外表明他們的身份,只說是同行好友,何員外也未多問,請他們進了府。

秋軟軟有註意到何家門口亦有兩隻石獅子,只她帶著幕笠,不知道其是否和丞相府門口那石獅子一樣不是凡品。

何府氣派,秋軟軟看不出名堂,劉奇可是一眼瞧出了端倪,進門台階是漢白玉製成的,裡面舖的全是價值不菲的大理石,門廊上也都雕刻著精妙絕倫的畫作,裡面每一處看似簡單的佈置都是價值千金的東西堆成,僅僅只說院中一隅花草,若他沒看錯,那是價值千金的翡翠蘭,他也只在御花園裡瞧見過,何家這個土財主可真不是一般有錢。

劉奇眼中盡是這些價值千金的東西,莫離眼中瞧見的卻是暗裡的風水局,何府的一草一木皆是按照五行相生相剋擺放,是丁財兩旺,富貴雙全之局。

這倒是不奇怪,這種局他也經常給人佈置,莫離手中掐算了兩下,便根據宅子中風水局的佈置逆推出了何員外的生辰八字。

根據何員外的生辰八字來看,他八字並不好,少年得志,青年失意,中年落魄,晚年妻兒兩失,無人送終,是刑妻克子,六親無靠的命格。

何員外已是過了而立的年紀,從他現在來看一點落魄的跡像都無,與他掐算出來的命格相差甚遠,應是有高人給他改了命。

一行人剛坐下喝了口水,一打扮華貴的美貌女子一臉高傲地走了進來,徑直走到主位坐下,打量一下他們,刻薄說道:“老爺從哪兒又請了些亂七八糟的人來?”

“你胡說什麼!”何員外呵斥道,轉頭對劉奇道:“國公爺勿怪,內子有眼不識泰山。”

何夫人聽到國公爺三字微驚,繼而想到什麼,又恢復了神氣,說道:“國公爺豈會來小小的清水縣,你莫不是被這些個賊人給騙了?”

何員外正欲說話,被劉奇出聲打斷了:“看來夫人並不歡迎我們,本公爺還是不留在這兒惹人嫌了。”

劉奇說著起身要走,何員外趕緊攔下他,厲聲讓人帶走了他夫人,親自給劉奇斟茶賠罪。

劉奇本就是做樣子的,見他誠意,也就順著應下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