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3章
測國運

如此看來還真是這樣。

“行啊,帶上你,吃完飯帶你去宮裡測國運,初五的祭祀你也一塊去吧。”

秋軟軟沒想到他真會答應,一時有些無措,放下手中的碗筷,問他道:“那我要準備些什麼嗎?”

“這倒不用,就是宮裡規矩多,忒麻煩,你跟著我便是。”

“那……我是以什麼身份跟著你去?”秋軟軟聲音不自覺小了。

莫離微微挑眉,反問道:“還能是什麼身份?”

秋軟軟跟在莫離身後等待皇上傳召,身子有些發抖,也不知是冷的還是緊張的。

莫離感覺到她的異常,拉住她冰涼的小手,輕聲道:“別怕,待會兒你取了幕笠看一眼他們就行了。”

秋軟軟點點頭,卻還是忍不住往他身邊靠了靠,她覺得他身上的溫度,比火爐的溫度更溫暖。

國師夫人他們自然都知道,只是不知道國師為何會帶她來朝上,眾位大臣互相看了幾眼,只做沒看見,等上頭那位發話問。

秋軟軟跟著莫離磕頭行禮,皇帝看了一眼他身後的秋軟軟,並未放在心上,對莫離說道:“國師,開始測吧。”

莫離拱手應是,便從衣袖內拿出一個龜殼,這龜殼秋軟軟熟悉,曾是爹爹的隨身物。

秋軟軟不懂這個,只看過爹爹用過,他搖的身影倒是與爹爹一模一樣。

莫離一連搖了三次卦才停下,說道:“今年天災人禍亦不少,南水北禍,紅顏亂國。”

“可有解?”皇上問道。

“天災易解,人禍難防,順其自然便可。”

皇帝面色不妙,顯然不滿意這個答案,莫離只做沒看見他的神色,有些事皇帝心裡明白得很。

秋軟軟趁他們說話之際,偷偷從白紗縫隙看了一眼上位的皇上,他周身也有淡淡的金色光芒,卻是比莫離的要暗,且不純。

測完國運便是給皇帝測運勢,不用推算,觀其面相就知道皇帝最近縱慾過度,紅顏亂國說的應該就是這個。

皇帝今年有一大劫,朝廷恐有改朝換代之勢,不過莫離並未說出來,有些事在不該說出來的時辰說出來反而是禍害。

秋軟軟還以為皇帝會問她為什麼會跟來呢,沒想到皇帝壓根沒問,可能她就是那種天生容易被人忽視的人吧。

上了馬車秋軟軟便趕緊同他說了皇帝運勢在走低的問題。

莫離點點頭,示意知道了,伸手取了她頭上的幕笠。

秋軟軟驚呼了一聲,往後退了退,警惕的看向他。

“別怕。”莫離伸手把她拉回來,她的手還是冰涼得很。

“冷不冷?”莫離說著,解了身上的披風,給她裹上。

秋軟軟紅著臉搖搖頭,說道:“沒……沒事,我習慣了,每年冬天都是如此,穿多少衣裳都是這般冰涼,不礙的。”

秋軟軟不知道為何,帶著他體溫的披風一裹上,便覺得身體暖了不少,比火爐子還管用,可能因為他是純陽之體吧。

秋軟軟偷偷打量他,明明都是極端的體質,純陽之體比她純陰之體好太多了吧,大冬天都只要穿單衣,被他抱著一定很暖和吧?

想到這兒,秋軟軟不由得臉紅了,心裡暗暗唾棄自己不要臉,可轉念一想,他本就是她夫君,抱抱又如何?他不抱還能給誰抱?

越是這麼想,秋軟軟的臉越紅,只得低著頭,把腦袋埋進他披風裡,擋著滾燙的臉蛋。

莫離並未註意到她的異樣,聽她說每年如此便沒再糾結,想著待會兒回去把書房裡那塊暖玉給她,應該對她挺好的。

年初他挺忙的,那些大臣們都喜歡來找他算每年的運程,今年有她幫忙,想必能事半功倍。

許是他披風真的暖和些,在馬車的晃動下,秋軟軟不知什麼時候睡著了,今天起的早,情慾起伏大,又跑了好些個地方,確實累了。

到府裡喚她下車莫離才發現她睡著了,猶豫著要不要把她喊醒,想了想還是抱她進房吧,可沒想到剛碰到她,她就醒了,本能的往後縮了縮。

“到家了,回去睡吧。”瞧著她像只受驚的小兔子,莫離心軟的不行,不自覺把聲音壓低了。

秋軟軟點點頭,把身上蓋著的披風還給他,拿起幕笠戴。

莫離見她在狹小的車間裡戴的有些手忙腳亂,不由出聲說道:“別戴了,你閉上眼假裝睡覺,我抱你進去就是了。”

不容她拒絕,莫離便用手中的披風裹住她,抱了起來,秋軟軟來不及說話,他就下了馬車,只得趕緊閉了眼,躲進他懷裡。

莫離突然知道師父為何給她取了軟軟這個名字,果真軟乎的不行。

秋軟軟又緊張又興奮,沒想到真的被他抱了,他的懷抱和想像中一樣,暖和得像端午的太陽,很是舒服。

這麼多年,兩人還是頭一次這麼親密,讓府中的下人都看直了眼,夫人平日里深居簡出,一個下人都不用,老爺平日里也睡書房,不曾進過夫人院子,什麼時候他們這麼好了?

好幾個下人好奇這夫人的真面目,偷偷地往莫離懷裡看,可惜秋軟軟藏的嚴實,他們瞪圓了眼,也只能看到她微微發紅的耳朵。

管家迎上來通禀道:“老爺,有客到。”

“嗯,你先照呼著,我送夫人回房。”

莫離話音剛落,就听一女音喚他:“國師!”

是長公主!

秋軟軟面上的紅暈瞬間褪去,不由抱緊了他的身體。

“夫人這是怎麼了?”長公主走過來問道。

“無事,公主稍等,本座送夫人回房再來向公主請罪。”

“這倒不必,本宮本就是來給夫人送去疤藥的,夫人若無事,現在便試試這藥吧。”

秋軟軟不由心虛,她沒想到長公主會這麼熱心,這麼快來給她送藥。

莫離看了眼懷中緊閉雙眼的女人,心中嘆了口氣,剛剛紅顏亂國那句話是說給他自己的吧?

“多謝公主好意。”莫離看了一眼管家,管家會意收下。

“這麼久夫人都無動靜,可是有何不妥?”長公主不依不饒問道。

長公主一而再再而三阻攔他送軟軟回房,莫離還察覺不到不對勁就是大傻子了,心底想,不會是往日同長公主走得近,讓她誤會了什麼吧?

其他下人見此情形都不免擦了擦額頭的汗,他們原本可都以為長公主會成為新的女主人,沒想到看著不得寵的夫人,竟能鬥過長公主,一時間大家對這位從未露過臉的夫人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心。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