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2章
夫人的異瞳

這是秋軟軟痛點,她天生陰陽眼,一隻眼是血瞳,雖然能觀人氣運生死,一眼辨陰陽,但是這妖異紅瞳更多的是讓她被人當做不祥之人,當做妖孽,這頂幕笠還是父親所製,遮擋的白紗都用銀線繡了克制她紅瞳的符咒在上面,她只有透過幕笠才能看到常人眼中的世界。

“可是面上有疤痕胎記?”長公主好奇問道。

還不待莫離否認,秋軟軟就趕緊點了點頭,承認自己是因為面上有疤才戴的幕笠。

“陳太醫祖傳的去疤藥極好,夫人可一試。”

莫離看了一眼秋軟軟,沒拆穿她,只臉色沉了沉,秋軟軟知道他這是生氣了,他不喜歡人說謊。

秋軟軟隨意點了點頭,應下長公主的好意便不說話了,一時間安靜下來有些尷尬,好在沒多久便到公主府了,長公主走後,車內更加安靜,秋軟軟低著頭不敢看他,莫離閉目養神,也未曾搭理她。

這就是他們之間相處的樣子,彷彿彼此都不存在。

秋軟軟鼓起勇氣清了清嗓子,衝莫離說道:“長公主瞧著極好……”

莫離還是閉目,未曾搭話。

秋軟軟繼續說道:“你們很登對……我……你要合離娶她,我會成全你們的。”

莫離這才睜開眼,擰眉看向她,說道:“胡說什麼?”

秋軟軟以為自己沒說清楚,想了想,又說了一遍:“我……”秋軟軟話還未說完就被莫離出聲打斷了:“別胡思亂想。”

秋軟軟只得閉了嘴,不說話了。

莫離緊皺的眉頭仍是沒鬆開,秋軟軟都能感覺到他對長公主不一般,何況他自己,只是……他並不確定他對長公主的那種不一般究竟是不是喜歡。

莫離看向秋軟軟,隨即移開視線,鬆了眉頭,是不是喜歡都不重要,他的妻子只會是秋軟軟。

一路無言,秋軟軟扶著他的手下了馬車,卻不放開了,鼓起勇氣說道:“你既不願同我合離,那就不要對我這般疏離,我們是夫妻不是嘛?”

莫離一愣,原本要抽離的手停下了動作,握住了她的手。

秋軟軟沒想到他會如此,透過白紗看見兩人交握的手愣了好一會兒,他手掌很溫暖,和她的正好相反。

莫離也訝異她手掌的冰涼,說道:“這種大冷天,你不該出來的。”

聽了他的話,秋軟軟下意識要抽回手,卻是被他握得緊緊的,莫離沒說話,拉著她往府內走。

管家迎上來說飯菜都備好了,莫離微微頷首,說道:“讓人在飯廳裡多放幾個火爐。”

秋軟軟心中忍不住歡喜,她該早點主動親近他的!

管家看著他們拉著的手,不由微微挑眉,看來府中要有大喜事了。

進了飯廳,等下人都退下,秋軟軟才小心翼翼摘下幕笠,低著頭,乖乖吃飯。

莫離卻是不動筷,看著她的發頂,瞧著她膽小瑟縮的模樣,心中突地煩悶,若有選擇,他當初也不會娶她。

他的命是師父給的,名字也是師父給的,莫離莫離,每叫一聲這名字都在提醒他不能離開她。

有時候他會想,師父當初救他是否只是因為他是純陽之體,剛好能與她的命格互補才收他為徒的。

秋軟軟輕輕抬眼,余光見他還未動筷,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吃飯的動作慢了下來,也不敢看他,只心裡猜測著。

“你怕我?”莫離問她,說著拿起筷子,給她夾了塊排骨。

秋軟軟哪裡敢說真話,搖了搖頭。

“那為何不敢看我?”

“沒……沒…”秋軟軟狡辯著,抬頭飛快看了他一眼,又低下了頭。

哪個人都不想將自己的醜陋暴露在人前,尤其是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她更是。

秋軟軟這毫無水平的說謊哪裡瞞得過莫離,莫離不禁想自己是哪裡做的太過了,會讓她這麼害怕他。

思來想去並沒有什麼做得過分,唯一一處就是對她太過冷漠了吧,可問題是他們倆都是寡言少語,對人疏離的人,都不主動,哪裡會有故事?

這也是她為何會突然提合離的原因吧,相對於她這種性子來說,他更喜歡長公主那般熱情似火的性子,有些人明媚的笑容會讓人心情忍不住變好,誰會喜歡一個整日畏畏縮縮,喪著一張臉的人?

換夫人是不可能換的,還是想想怎麼給她改改這性子吧,餘生這麼長,他也不想一直同她這般相敬如冰。

莫離又放下了筷子,看著她說道:“你往日都低著頭,這麼些年我好像都沒仔細瞧過你的正臉,能抬頭給我仔細瞧瞧麼?”

秋軟軟手中的筷子差點嚇掉了,她本能想拒絕他,還是忍住了拒絕的衝動,輕輕點了點頭,鼓起勇氣慢慢抬起了頭,看向他。

他周身有一圈淡淡的金光,氣運極佳。

莫離也瞧著她不動,仔細看她那隻血瞳,她面容姣好,臉上肉嘟嘟的看著顯小,還是印像中的小姑娘,眼神一如既往地十分澄淨,血瞳出乎意外並未很紅,只是淡淡的血色,沒有第一次見的那麼妖異。

“這不是挺好的嗎?作甚低著頭不敢瞧人?”

秋軟軟習慣性的低了頭,她習慣了,不自覺的小習慣,改不掉了。

莫離見她不說話,也就沒再糾結這事,說道:“你眼睛顏色好像淡了很多,沒有以前紅了。”

秋軟軟搖搖頭,說道:“因為現在是早上。”

“會隨著時間變化?”難怪第一次見她時眼睛那麼紅,像是地獄裡的惡鬼。

秋軟軟點點頭,解釋道:“若看見陰邪之物顏色也會加深。”

“那是得藏著,你這雙眼是多少道友求而不得的。”

秋軟軟猶豫了一會兒,繼續說道:“還可以看人近期的運數。”

莫離一愣,原以為她這只是普通的陰陽眼,卻不曾想還能觀人運數,師父為何要瞞著他這些?

“你現在看我運數如何?”莫離問她。

秋軟軟老實說道:“你的運數向來極佳。”

是嗎?

莫離回想以往,似乎自從被師父救下後他就一直順風順水的,而遇見師父之前,他就是個倒霉蛋,做什麼都能搞砸。

秋軟軟見他不說話,想了想,問道:“以後你辦事有需要的話可以讓我也去嗎?”

莫離看向她,突地頓悟,還記得師父以前說過,他倆的命格是兩個極端,合則負負得正,分則大難臨頭,這也是為何師父硬要他們成親的原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