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52章
越傳的秘密

就這樣?之前聽越傳那麼介紹春宵,她還以為春宵會給人做什麼奇怪的夢呢。

春宵若知道她這麼想,定會給個白眼,他倒是想呢,奈何妖丹在莫離手上,還不是他怎麼說就怎麼做。

落花村人都夢到這事,哪裡還敢繼續祭祀,在祠堂裡跪了一上午,說是祖宗顯靈了,還特意殺了豬羊供奉。

劉奇頗為不忿道:“你說他夢就夢吧,作甚讓我也做了那夢,我差點在就親上​​美人了,就讓他換了夢境,真是可恨!”

秋軟軟正欲回他的話,正在趕車的越傳掀簾進來了,拱手說道:“國師,有百姓求上小仙廟門,小仙需趕緊回去處理,不便再送,望國師海涵。 ”

“嗯,正事要緊,你且去吧。”

“小仙告辭。”越傳轉身要走,只聽莫離繼續道:“天意不可違。”

越傳一頓,低聲應是,便走了。

劉奇好奇道:“國師,你剛剛那句話何意?”

“能有什麼意思,不過是給他個忠告罷了。”′莫離心情還因展憲不好,不願與他多解釋。

秋軟軟後知後覺發現自家相公神情不大對,趕緊從他腿上起來,正欲說話,被莫離打斷了:“國公爺,牢您駕會兒車吧。”

劉奇自是也看出莫離心情不大好,忙應道:“好說,好說,國師您客氣作甚,喚我劉奇便是。”

劉奇說著趕緊掀簾出去駕車了,給他們夫妻倆單獨相處,夫人給洩泄火,一會兒準沒事了。

正如劉奇所料,他剛把車簾放下,莫離就給小媳婦壓在車壁上親了上去,給秋軟軟弄得措手不及,好一會兒才緩過神來,回應起他有些霸道的吻。

秋軟軟還是頭一回被他這樣粗魯對待,嘴唇都給他咬痛了,只得伸手推他胸膛,哼哼道:“相公……別咬……疼……”

小媳婦的呼疼聲讓莫離稍稍回了神智,鬆開了被他欺負得慘兮兮的紅唇,心中的怒火稍稍滅了些,卻是還不滿意,抱著小媳婦不放,要求道:“軟軟再喚我一聲。”

“相公。”秋軟軟乖乖喊道。

“乖軟軟,可記住了,你相公只會是我,不管是夢中還是現實,只會是我。”

秋軟軟這才反應過來,相公這是在吃醋?

秋軟軟忍不住想笑,不過是個夢,也值得他吃醋呀?她相公不是他還能是誰,他們都成親這麼多年了,也圓房了,從身到心完完全全都是屬於他的,哪怕在夢中她也記得要找他,記得他才是她相公。

秋軟軟學著他平時安撫她的模樣摸了摸他的腦袋,肯定道:“當然只會是你,相公這麼好,下輩子還想同你做夫妻。”

莫離這才徹底消了心中的火氣,摸著小媳婦的背,輕聲道:“不止下輩子,我要生生世世都纏著軟軟,軟軟可不許煩我。”

秋軟軟一愣,他會這麼說,怕不是已經想到辦法了吧,忍不住笑道:“可不許知法犯法,去壞輪迴的規矩。”

“嗯。”莫離應下,一想到她會成為別人的媳婦,替別人生兒育女他就想暴走,她只屬於他的!莫離覺得自己要魔障了,這實在是修行的大忌,就在剛剛,他甚至有了想將展憲魂飛魄散的衝動,這樣就無需擔心他會搶走軟軟了。

莫離深吸幾口氣才壓下心中的惡念,抱著小媳婦不撒手,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他不該這樣想的,他們命格已改,無需擔心,軟軟是他的妻,他正實實在在將她抱在懷裡,她喜歡的是他,並非展憲,甚至都不曾見過那人,他是自己給自己生了個惡障。

“軟軟,金箍棒想進你的水簾洞了。”莫離輕聲在她耳邊道,秋軟軟瞬間紅了臉,搖頭道:“你再忍忍,等到落腳地再說。”

“嗯。”莫離悶哼一聲,沒帶劉奇來便好了,隨時能壓著小媳婦來一回。當初他也是擔心和小媳婦日夜相對他會沉溺情事,這才帶上劉奇的,沒想到現在會這麼後悔這個決定。

劉奇支起耳朵仔細聽車裡的聲音,奈何風雨聲太大,他怎麼聽都聽不清楚,只好作罷。

中午雨小了點,三人在車上吃了些乾糧,莫離這才開口給劉奇解之前的惑。

同春宵給全村人設計夢境的時候,他從春宵那裡看到了落花村周圍的地貌,那時發現些異常,按理說他們當時早已經過了落花村,越傳卻帶他們突然繞著前方的山轉了個彎,又帶他們從另一條路折了回來,這有些不對勁,所以他多留了個心眼。

他留意到越傳對村長家很熟悉,村長女兒房間裡繡了一半的帕子上的題詞和越傳手錄縣誌上的字跡一樣,這才起了猜疑,隨即不留痕跡地給他下了幾個套,落實了猜測,前前後後一琢磨便有了大概。

那日他們遇到泥石流阻了路,他便招了當地地仙來引路,也就是那時候落花村眾人在祠堂內抽籤決定祭品,若不是他召了越傳去,有越傳保護的村長女兒怎會抽中那簽,正因他們橫插了一腳,才有了後面的事,不然越傳也不會急急忙忙將他們帶到落花村。

現在想來想必他就是那時收到了村長女兒有難的消息,這才將他們帶來落花村,想以他們之手救村長的女兒。

劉奇聽完直呼臥槽,問莫離道:“國師就不打算處置他?”

莫離搖搖頭,說道:“我管不著。”

“倒是便宜他了。”

莫離沒接話,為什麼恰恰好他剛召走越傳,村中就開始抽選祭品,又恰恰好選中了村長女兒,怕這還真是天意要拆散他們,他出手救下村長女兒,違了天意,所以小媳婦在夢中見到了展憲,以做逆天懲戒,這樣說來就通了。

想必越傳也是想通了這一點才未親自出手救村長女兒,而是藉他們的手救下她。

一不留神給人做槍使了,還連累了小媳婦,莫離在心中反思。

反思完,發覺自己對春宵似乎有些不地道,好歹人家是幫了他,雖說他讓小媳婦夢到了展憲,但到底只是個夢,他不該對人擺臉色的。

莫離想了想,掐了個手決,用心通聯繫上了春宵,同他道了個歉,春宵彆扭了兩下也就應了,他們也算不打不相識了。

朋友春宵告訴了他一個秘密,他為人造夢的時候,通常會先探一探入夢之人的過往深刻回憶,昨晚為全村人入夢的時候他亦探了探,探到了一個大秘密,一個和越傳有關的大秘密,此越傳非彼越傳,且村長女兒懷孕了,並非凡胎,是越傳的種,這也是為何當時他想和越傳聯手對付莫離。

若是他當場說出這個秘密,國師必定要出手緝拿越傳,越傳為了妻兒怎能不動手反抗?若不是他從秋軟軟記憶中探到莫離真正實力,且忌憚他們一派的祖師爺,恐怕還真會這麼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