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45章
鬥邪神

“大膽!”何夫人的巴掌正欲落下,被劉奇伸手擋住了,借勢將她扣在懷裡,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本公爺一句話何員外就將最愛的女人送到本公爺床上了,何況他根本不喜歡的夫人你呢。”

劉奇話音剛落,手就握住了她的一側軟胸,不停揉捏起來。

何夫人又羞又氣,卻又掙脫不了他的懷抱,只得呵斥道:“臭淫賊,你快放開我!我爹爹可是清水縣知縣,你若是敢對我無禮,我一定讓爹爹把你千刀萬剮!”

劉奇輕蔑笑道:“那就試試。”

劉奇話音剛落,就扯開了她的衣襟,將一對兒嫩乳曝露在日光下,掐住一顆乳珠扯了扯,正欲動作,被人打斷了:“國公爺,你不要欺人太甚!”

何員外趕來了。

“相公救我!”何夫人高呼。

“何員外這是何意?不是你請本公爺來府上的嘛?不是你差使侍婢來伺候本公爺的嘛?本公爺還沒玩盡興你就來掃興,這就是你們何府的待客之道?”劉奇一邊說,一邊揉著何夫人的乳兒,一番話倒打一耙,把懷中的何夫人與冬畫都說做伺候他的侍婢,讓何員外不知該如何回答,總不得讓他在眾人面前親口承認他玩弄的是他媳婦兒吧?

“你胡說什麼!這哪裡是給你準備的侍婢!”胡大崮替他主子答了。

“哦?那這是誰?”這個問題在場的大家都知道,可偏偏一個人都不敢說,是誰?被他當眾捏奶的女人是何夫人?

莫離和秋軟軟頭一回對劉奇刮目相看,真的要不要臉到了極致才能做到他這般睜眼說瞎話!

莫離知道劉奇為何會突然這麼做,現在已經弄清楚他們的目的如何,不必再與他們虛以為蛇,是破局的最佳時機,只是劉奇偏偏用了這麼個最賤的法子破局。

莫離不由得在心中微嘆,劉奇大智若愚,能屈能伸,有心機有謀略又夠狠,若是早出生半刻,便是真龍天子的命格,偏偏生在落日後的那一刻,注定只是個浪蕩公子,一腔心思都用在了玩女人身上。

何員外鐵青了臉,他本來打算把他們一行人誆進府裡,再用美人計策反劉奇,用劉奇引開莫離,便能神不知鬼不覺帶走秋軟軟,卻不曾想劉奇這麼不好糊弄,哪裡如冬畫所說的那般,是個見了美人就走不動道兒的草包公子。

為保證計劃順利,他這番美人計還做了兩手打算,一個是他的夫人,夫人和侍婢可不一樣,若劉奇見色起意弄了他夫人,便能以此做要挾,或許以後還能藉他混到京城去,二是那一屋子美人,誰成想劉奇會這麼出其不意,他如今這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劉奇見他遲遲不說話,也不客氣了,一把扯下了何夫人的裙子,撕開她的中褲,手指戳進何夫人的嫩穴,用手指姦給他們看。

胡大崮偷偷咽了嚥口水,微微彎腰掩藏自己翹起來的肉棒子。

何夫人先還反抗著,到底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時候,被狠狠插了兩下之後就漸停了反抗,被這麼多人瞧著她亦是格外有感覺,水兒順著劉奇的手指滴滴答答地流了一地。

弄得正快活時,一旁跪著的冬畫卻突然撲了過來要救夫人,劉奇下意識抱著夫人一躲,讓冬畫撲了個空,一頭栽在門口的石階上,當即見了紅,暈了過去,不知生死。

“給我殺了他們,女的留活口!”冬畫手槍讓何員外忍不住了,咬牙切齒下了殺令。

“是!”胡大崮帶著人就衝了上來,劉奇見狀將懷裡的夫人推了出去,胡大崮抱了個滿懷,硬邦邦的雞兒正正好撞在何夫人的雙腿之間,何夫人下意識抱住了他。

胡大崮趁亂隔著衣服戳了夫人兩下,又捏了捏夫人的大白奶子,這才鬆開,其他人見他如此,原本要衝上去的腳步慢了下來,一個個地都裝作不經意地往何夫人身上蹭,等他們衝上來,劉奇早跑了,何員外被氣得心口疼,等夫人到他這兒,身上留了不少印子,身下還在滴滴答地滴著水兒,可見剛剛在混亂中被人弄得多舒服。

何員外氣得甩了一巴掌,將其從混沌中扇醒,何夫人又羞又惱,不知該捂著奶兒還是捂著滴著水的穴兒,最後掩著臉哭著跑了。

對付這些人簡單的很,莫離扔了幾個紙人便攔住了他們,三人沒費甚麼力氣就跑了出去。

出了何府,劉奇忍不住哈哈大笑,嘲笑何員外那個龜兒子,竟然還真有人用自己的夫人來做餌,許是他夫人當真不討喜的很,他也想尋個由頭和她劃清關係。

“國師,咱們現在去哪?”劉奇問道。

“去暖香閣找春晴。”

“找她作甚?”

“自然是找邪神。”莫離說著,託了托手,將背上的小媳婦托高一點。

秋軟軟忍不住嘆氣,她又拖後腿了。

“這不是自投羅網嗎!”劉奇驚道。

“怕什麼,現在正是午時,陽氣最盛之時,亦是他法力一天之中最弱的時候,他若有本事對付我們就不會讓何員外他們來同我們虛與委蛇了。”

聽莫離這麼說,劉奇心中有了底氣,三人殺到了暖香閣。

大中午的,暖香閣正關著門,莫離放下小媳婦,三人緩了緩氣息,由劉奇去敲門。

沒多久龜公開了門,昨兒個劉奇和冬畫老相好相聚他們都是知道的,見是劉奇沒多問,笑臉迎了進去。

在龜公的引路下,他們順利找到了春晴的房間。

“你先下去吧。”劉奇對龜公說道。

“是。”龜公應是,便要走,經過秋軟軟的時候,秋軟軟下意識一退,幕笠掉了,是被龜公抓掉的。

眼前哪裡是什麼龜公,分明是個人身蛇尾的怪物!

莫離迅速將小媳婦護到身後,用袖劍擋住邪神的襲擊,劉奇見情況不妙,一溜煙跑了。

“軟軟,拿著小玉瓶躲開些。”

“好!”秋軟軟趕緊按他的話,拿出頸間的小玉瓶,遠遠躲著。

秋軟軟緊盯著莫離與邪神纏鬥,心裡著急地很,心裡責怪自己,若不是她,亦不會有此一遭。

“怕嗎?”

秋軟軟下意識點了點頭,隨即反應過來,驚恐地看向身旁,原來是靈太老人,嚇她一跳!

“真是沒出息!”靈太老人嘲諷道。

秋軟軟沒心思和他說話,心思都放在和邪神糾纏的相公身上。

他們打鬥的這時,胡大崮等人擺脫紙人趕來了,他們瞧著蛇妖異常興奮,呼著大仙就直奔秋軟軟那邊,秋軟軟看了看一旁的靈太老人,咬牙閉了眼,不敢看接下來發生的事。

就在胡大崮的臭手剛要碰到秋軟軟就被彈開了,一個蒼老的聲音憑空出現道:“不自量力。”

秋軟軟不由得舒了一口氣,暗中觀察的劉奇見此,又悄咪咪地溜了出來,躲到了秋軟軟身後,他忘了還有這個會說話的小玉瓶做幫手了。

邪神連人形都化不了,本事還沒京城那個銀杏樹精大,尤其現在還是陽氣正盛的午時,和莫離纏鬥了一會兒,就隱隱落了下風,再受幾張符咒,便更加支撐不住了。

邪神勉強又接了莫離幾招,借勢靠近胡大崮,伸手將胡大崮捉來,蛇嘴大張就將胡大崮整個人吞下,瞬間又恢復了戰鬥力。

其他人被這一幕嚇得屁滾尿流,哪裡還有叫大仙的氣勢,大叫著有妖怪趕緊跑了。

“相公小心!”秋軟軟見邪神恢復,心中著急,不由開口喊道。

“擔心什麼,這麼個連人形都不會化的小怪物,堂堂國師豈會對付不了。”靈太老人不屑道。光他那純陽之體,那妖怪靠近都要忍受烈火灼燒之苦,何況碰他,沒瞧見妖怪只在防守嗎?莫離慢慢與他纏鬥不過為了消耗他的法力,好將他生擒。

靈太老人心中嫉妒,他想修行的人偏偏不是純陽之體,他這沉迷男歡女愛的臭小子白瞎了這麼好修行的純陽之體!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