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61章
佘家老祖

秋軟軟下意識往莫離身邊靠,深呼吸一下,壓下嗓子眼裡的尖叫,趕緊拉了拉莫離的袖子,說道:“相公,好多蛇!你快讓今朝與劉奇過來。”

這麼大的妖氣莫離自然也察覺了,正因如此他才還未出手,在別人地盤還輪不到他動手。

“軟軟再往神像上看看,看佘家老祖來了嗎?”莫離說道。

秋軟軟點點頭,大著膽子又往神像上看了一眼,只見神像最上方盤著一條通體發黑的黑蛇,一個人身蛇尾的人畢恭畢敬地朝它說著什麼,只一眼,那條黑蛇就察覺到她的視線,一雙豎瞳看了過來,把秋軟軟嚇了一跳,趕緊放下幕笠。

“我瞧見有一條黑蛇盤在神像頂上。”

“應該就是了。”莫離沒有陰陽眼,尋常陰物精怪他還能看到,對於佘家老祖這等道行的精怪,若它不想露面,他也瞧不見,只有秋軟軟眼觀陰陽的異瞳才能瞧見。

“藥來了!藥來了!”有人喊道。眾人朝那人指著的方向看去,只見一條金色的小蛇從房樑上緩緩爬下來,蛇嘴裡銜著一束深綠色的草,它將草放在少年面前,瞬間便消失無影踪了。

眾人齊齊跪拜,多謝老祖。

劉奇與今朝面面相覷,站在一群跪拜的人中好生尷尬,趕緊回了莫離身旁。

說來也神奇,將這草捻出汁往少年傷口上一敷,傷口便止了血,消了腫,少年的面色也肉眼可見恢復了正常。

“這草還真管用,國師您可知這是什麼草?”劉奇問道,他也想弄點備著。

“不是草,是幻象,那條蛇也是,都是幻象,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東西,應是它們的獨門解藥。”

“國師竟也不知道呀!”劉奇嘆道。

老祖宗背著手沒說話,若莫離有記憶就知道這是什麼了,他曾經與佘家老祖可是過命的交情,原本兩人定好,飛升後兩人做鸞君上神的左右護法,可惜天不遂人願。

天色不早,少年確定沒事後大家便散了,劉奇還以為他們也要走了,剛抬腳,門卻自動關了,劉奇還以為是前面的人帶上的,伸手去開,卻怎麼也拉不開,這才發覺有異,趕緊跑到了莫離身旁去。

“國師大人,別來無恙呀。”慵慵懶懶的聲音突然出現,大家隨之看去,神像上爬下來一條黑蛇,正是秋軟軟原先看到的那一條。

黑蛇落地,上半身便化作了一個男人,蛇尾巴太長了,在房樑上纏了一圈又一圈。

莫離微微頷首,說道:“久聞不如見面。”

“正是,今日一見國師才發現國師與我一故友長得七八分相似。”佘家老祖說著,眼睛卻是不停往莫離護著的秋軟軟身上瞧。

“哦?倒是巧了。”莫離不動聲色擋住了他打量的目光。

“聽說夫人天生異瞳,乃百年難得一遇的純陰之體,不知可否有幸一見?”

莫離沒想到它會直接這麼問,人家都這麼問了,也不好拒絕,遂答應了,給小媳婦取了幕笠。

這裡妖氣重,秋軟軟的紅瞳紅的發黑,瞧得人頭皮發麻,劉奇這些日子見慣了都不禁移開了眼,不敢直視,佘家老祖卻是盯著一眨不眨,“師祖”二字在嘴邊徘徊,最終沒有喚出來。

老祖宗面色凝重,就擔心佘家老祖說出真相壞事,三界有三界的規矩,莫離已經位列仙班,若用仙法助鸞君上神歷劫是不被允許的,只能通過輪迴道,以凡人的身份去幫助鸞君上神,若它說出真相讓莫離想起自己的真實身份,他便不能繼續留在秋軟軟身邊了。

好在佘家老祖也清楚這一點,並未點破,只說道:“天色不早,想來你們也該回客棧了,有何事邊走邊說吧。”佘家老祖說著,長長的蛇尾突然化作了兩條人腿,打開了廟門,朝他們做了個請的手勢。

他們都沒料到佘家老祖會這麼說,話題突然轉得猝不及防,都愣了愣,隨即跟了上去。

秋軟軟走在中間,莫離與佘家老祖一左一右,劉奇牽著今朝走在後面,馬夫牽著馬車遠遠跟在後面,納悶怎麼多出一人來了。

莫離正想將小媳婦換到自己這邊來被佘家老祖阻止了:“國師可別,您純陽之體對我等妖精有多大殺傷力您不會不知吧,還是讓我挨著夫人走吧。”

他這麼說了,莫離也就不好繼續了,只是聽完佘家老祖這句話,莫離不由皺了眉,佘家老祖可不是一般精怪,這番話的語氣與措辭說得未免太過自謙了,他雖是國師,但還不至於讓佘家老祖這般姿態。

劉奇在後面擠眉弄眼,把今朝抱起來,小聲與他說道:“我看這蛇妖對夫人有企圖。”

今朝搖搖小腦袋,說道:“不會。”

“小孩子懂什麼,你沒瞧見蛇妖一見夫人眼神都不一樣了嗎?反常必有妖!”

今朝默默翻了個白眼,小孩子懂什麼,佘家老祖千年前是莫離那一世的念經聲渡入道的,那一世,莫離是鸞君廟的主持,所以按照先後來說,佘家老祖是莫離的徒弟,是鸞君上神的徒孫,莫離那一世身死後,便是師祖鸞君上神在渡它。

妖精都是先修人再修神,所以莫離才會比它先行飛升,莫離於它是亦師亦友的關係,鸞君上神對於它卻是實實在在的長者。

兩人在後面嘀咕,莫離正在問佘家老祖張方成的事情。

“沭河村張方成我記得,我六十三代孫剛出殼就被他一泡熱尿澆死了,若不是見他是無意之舉,又豈止僅讓他不舉就放過他了。”

原來是這樣,倒還真怪不得別人了,只是既然開口問了,莫離還是開口說了說情,問他能否高抬貴手,饒張方成一次。

“國師的面子我自然要給,這樣吧,讓張方成明日這個時候來我廟堂,將我孫牌位請回家中,日夜供奉三年,便能恢復如常。”

佘家老祖話音剛落,劉奇先說不行了,“國師,您可別聽它胡說,它可不僅僅只是讓張方成不舉,張大嫂變成如今人盡可夫和它們脫不了關係!”

莫離停下腳步,轉身看向他,問道:“你仔細說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