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第62章
白蛇作惡

劉奇嘴碎,辦那事兒的時候也停不下來,打趣道:“小嫂子膽可真夠大,當著夫君的面就敢與我鑽小樹林子。”他原先還以為要費點功夫,起碼也得到晚上去了,沒想到一個眼神就勾搭上這騷娘們儿了。

“有甚不敢的,誰讓他自己不行呢。”張大嫂不以為意說道。

“不是吧,你相公身強體壯的瞧著可不像是不行的。”

“奴家還能騙您不成,整個沭河村都知道他不能人道。”張大嫂說著就扒了劉奇的褲子,跨腿坐了上去,半點前戲沒有,底下就已經濕的一塌糊塗。

劉奇掐著她腰就是一陣激烈,撞得小嫂子花枝亂顫。

“他不行,你這騷貨怎會嫁給他?”劉奇問道。

張大嫂一邊扭著臀,一邊說了張方成的事,後又說到自己如何開始紅杏出牆的,所有的一切都發生在那個夏天。

丈夫不行了,什麼法子都試過了,都是沒用,夫妻倆心知肚明是沒救了,張方成卻是不死心,每晚每晚折騰小娘子,每回將小娘子鬧騰得慾火焚身,自己卻又不行,幾次下來張大嫂也煩了,將不中用的男人一腳踹下了床。

張方成也就沒上床,出去借酒消愁去了。

張大嫂迷迷糊糊剛要睡著,覺著腿間鑽進了什麼冰冰涼涼的東西,她一驚,想可不會是蛇吧?趕緊想起身查看,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動不了了,只能任由那冰冰涼涼的東西在她腿間胡鬧。

張大嫂雖驚恐得不行,但在這不知什麼玩意兒的挑逗下羞恥的濕了穴,這幾天本就每天被自家男人撩撥的不行,如今又被撩撥起情慾,張大嫂沒一會兒就受不住了,不管這玩意兒是什麼,只想有大東西趕緊戳進來填滿飢渴得不行的小穴。

正如她所想,下一瞬那個冰冰涼涼的東西破開她花唇,擠了進來,將濕淋淋的小穴塞的滿滿的,不停地花穴裡蠕動。

是蛇吧,張大嫂想,除了這個她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東西是這種觸感,應該是條色蛇吧,不咬人只鑽穴兒,有這樣的蛇兒嗎?

大東西不住地在裡面攪動翻轉,舒服得她腳尖都麻了,水兒不住地往外流,蛇兒就蛇兒吧,只要能舒服盡興就成了。

張大嫂哆嗦著洩了一波春潮,屁股底下濕透了一片,張大嫂喘息著,發現自己可以動了,抖著手輕輕掀開了腰間的被子,只見一截白色的蛇尾在穴口扭動,其他部分全在花穴裡面。

這場景太刺激了,張大嫂亦想不出法子怎麼辦,擔心一碰它,它會咬自己裡面,又不敢叫人,若讓人瞧見這場景她以後還怎麼做人?

張大嫂只盼望著張方成趕緊回來,她一動不敢動,越是緊張,對腿間的感觸越大,沒一會兒又高潮了,正舒服著,突然體內一痛,張大嫂瞬間睜大了眼,被咬了?

她顧不得不敢了,抓住外面那一截蛇尾,趕緊用力將白蛇從體內拉出來,窗外的月光灑進來,照在白蛇身上,閃著冷光,身上沾著滑膩的淫水並不好抓,張大嫂白著臉將這東西往床底下扔,將它狠狠摔在地上。

白蛇在地上滾了一滾,呲著毒牙朝她咧了咧嘴,扭著身子貼著牆邊走了。

張大嫂害怕極了,掰著穴兒看,要是這樣死了可不得丟人死了!

張大嫂抹著眼淚,想著自己就這樣死後的事,等了好一會兒,穴兒並未有什麼奇怪的事,以她這些年的經驗來看應該是條無毒蛇,張大嫂哭著哭著又笑了。

本以為這件事過去了,誰也不會知道這荒唐事,卻不曾想到更可怕的在後面。

自那晚之後,張大嫂一和男人近一點便會身子發軟,穴兒發癢。

那天張方成出去後一夜未歸,第二日才知他去了他平日好兄弟大韓那裡喝了一夜酒,還是大韓託人帶話來讓她去領張方成回來。

大韓還沒娶媳婦,光棍一個,家裡也就只剩他一人了,張大嫂到他家時,他和張方成一人抱著個酒瓶睡得正香。

張大嫂跨過大韓去扶張方成,這一跨就不得了了,她突地腿一軟,坐在了大韓的身上,穴兒裡面開始發癢,清晰蠕動出了好些水兒,發瘋似的想塞點東西進穴兒裡止止癢。

她瘋魔了一般,坐在大韓身上搖擺起來,隔著衣裳在大韓身上磨著自己不受控制的穴兒。

事情就這樣順理成章的發生了,大韓被她的動作弄了醒來,睜眼便是她衣衫不整的模樣,腦袋還沒反應過來,身子就先動作了,臭烘烘的嘴就親了上來,一把扯開她本就亂了的衣裳,揉著她的奶兒說:“嫂子,我早就想這樣弄您了。”

他話音剛落,高抬了她一條腿,將大粗棒子插了進來。

張大嫂忍不住哭泣,又忍不住扭著腰兒讓他快些動,這是她第一次同別的男人歡好,在自己相公身旁,被他好兄弟大力操幹,灌了好些精水。

事後張大嫂琢磨起自己身子這反常行為,思來想去應是和那天那條白蛇脫不了關係。

自那次以後,大韓有事沒事晃蕩來她家裡,逮著機會就調戲她,將她壓在屋子裡各些隱蔽處,瘋狂操弄,灶台後,床底下,柴火堆裡,都留下過他們的激烈的痕跡,旁的人在前面做著事兒,他們在後面悄悄操著穴兒。

第二回是隔壁的祥哥兒,張大嫂平日里在鎮上接些繡活兒,是祥嫂子給她拉的活計,平時繡好也是祥嫂子給她帶去鎮上賣了。

那日她拿著繡好的帕子去隔壁找祥嫂子,豈料祥嫂子去別家串門了,只有祥哥兒一人在家,他接過她手中的帕子,他手一靠近,她身子就軟了,把祥哥兒嚇了一跳,趕緊扶住她。

這一扶就壞事兒了,她不受控制地倒進祥哥兒懷裡,用自己胸前的豐滿蹭著他硬邦邦的胸膛。

“方成娘子,別這樣……”臭男人嘴上說著,手掌卻放在她肩上摟的更緊了。

第二回差點被祥嫂子撞見,幸虧臭男人機警,及時抱著她去了後園子,將她壓在後園子的葡萄架下又來了一回,這才放她走。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那晚那條白蛇,劉奇不相信這其中沒有牽扯,肯定是它們的報復!

“你說的可是真的?”莫離沉聲問道。

“若有假話,天打雷劈!這是張大嫂親口說予我聽的。”劉奇信誓旦旦。

“佘家老祖,這事恐怕你要給我個交代了,張方成雖害死你三十六代孫,但到底是無意之舉,讓他不舉已是懲戒,此事與他夫人無關,你們如此,委實過分了些,旁的不說,明天一早,還勞請老祖交出那條犯事的白蛇。”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