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硬核番外五(番外結束,加量不加價)
“你們不曾去過各國,不曾親眼見過,如何能知其真假?”

“是,我們不曾去過,不曾見過,只能從各種史籍典書中查實,所以此書編冊數十年都無法完成,直到我死後,因我是救人而死,不會像一般孤魂野鬼不能離開自己身亡之地,可以四處遊蕩,我借此去了各國,親眼見聞後,才對譚司鳴的編寫越來越不滿,才會想自己上他的身親自編寫。”

莫離看著燭火好一陣,還是初晨吃飽喝足被娘親咯吱咯吱逗笑的笑聲將他驚醒,歎了句:“天意。”

天災與人禍往往分不開,凡出傳世經典,凡出聖人,必會有天災人禍,此書隨天意而生,必定不俗,書成事畢,所以他早不來晚不來,此時來也是天意,孔永縣禍事是此書現世帶來的。

“你事已畢,去投胎吧。”莫離說罷,長袖一揮,胡見一便消失了,至於他與譚司鳴的因果自有判官定奪。

“可要去將那書取來?”慧果問道。

“不必,那書有自己的造化。”

善和見此,歎了口氣,去查那五人去了。

沒多久,善和傳來消息說那五人中他認識其中一個女人,那女人曾是他們這兒有名的神婆,人稱胡仙姑,其過陰問米很是厲害了,不過其幾年前因為偷命奪壽一事暴露,被大家用火燒死了,沒想到竟還活在世上。

當年偷命奪壽一事善和很清楚,都詳細記錄在縣志上,胡仙姑和胡見一算是本家人,胡見一還得喚其二姑奶奶。

胡仙姑命硬,早年克夫,中年克子,晚年克孫,是他們這兒有名的天煞孤星,原本大家隻當她命硬,直到幾年前胡家請了個有本事的遊方道士來看,才知道胡仙姑並非是命硬克死他們的,而是她奪了丈夫兒子孫子的壽命,胡仙姑本是早夭的命格,利用此邪法才能活這麽久。

當年胡見一的死也是被她害的。

胡見一死前一天還在和譚司鳴說起昨兒他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見他去書局買書的時候碰到二姑奶奶,二姑奶奶張嘴就問他借錢,並不富裕的他身上沒帶多少錢,便想借幾錢銀子給二姑奶奶應個急,誰知他剛拿出錢袋子,二姑奶奶就伸手搶他錢袋子,好在他反應快,沒讓她搶走,二姑奶奶就陰了臉,惡毒地看著他。

他是被二姑奶奶那惡毒的眼神嚇醒的,而後胡見一便死了。

那錢袋子就是胡見一的壽命,胡仙姑沒奪成他壽命,就害了他性命,卻沒想到他死前還救了個孩子,才有了後來的一番遭遇。

胡見一死後,他家一表兄也出了事,家裡父親覺得有異,便請人找了個道士來看,才知道都是被胡仙姑奪了壽,奪壽只能奪親人的,外人的奪不了,胡家這些年來早死的後生都是被胡仙姑奪了壽,此事鬧大後,大家將胡仙姑綁了,將她燒死了,卻沒想到她竟還好好活在世上。

“可知道另外幾人本事如何?”莫離問道。

“瞧著都是主修煉丹藥的,修為並不高,為首的是月朝人,就不知道了。”

莫離輕念咒語,桌上憑空出現一本金光閃閃的折子,莫離翻開卻是空白,只見他長長念了一串咒語,速度太快,眾人並未聽清,只聽清最後一句話:“孔永縣胡仙姑。”

語畢,原本無字的折子裡現出了三個字,胡靈白。

劉奇輕聲問慧果:“這是什麽寶貝?”

“點仙冊,凡修行之人都會由其師父上香錄入此冊,得道號後方可修行,若從點仙冊除名,所有修為便前功盡棄了,也用不了道法。修道之人人人能填名上冊,刪減卻不行,只能由咱師父刪減,三界法都寫著的,你自己好好看。”

胡仙姑的道號是靈白,莫離手掌抓捏住三字,輕輕一用力,字便碎了,胡仙姑自此除名。

莫離輕揮衣袖,點仙冊便消失了,“走吧,去會會那五人。”

秋軟軟和初晨就留在客棧,莫離在房間周圍下了結界,留了紙人看守,便與劉奇他們走了。

他們走時,秋軟軟一如往常一般給他們看了看氣運,見無事就安心了,逗著女兒睡覺了。

莫離的結界能擋住絕大部分的鬼怪人仙,卻擋不住祖師爺,睡著的秋軟軟不知道女兒又被某人抱走了。

小初晨卻是感覺十分靈敏,一離開自家娘親香香的懷抱就有感覺了,哼哼著往懷裡拱,張著小嘴去尋吃的,老祖宗當然沒有奶水喂她,沒找到吃的小初晨眼都沒睜就哇哇地哭了起來,頓時讓某人手足無措。

“果然小孩子就是麻煩!”某人一邊抱怨著,一邊輕聲哄著小丫頭,最後還是用手指塞進了小丫頭的嘴裡才讓她止了哭聲,只是被她吸吮的手指莫名的舒服讓他紅了耳朵。

某人輕咳一聲,輕聲道:“初晨呀,我是你相公,可不是今朝,不許搞混了,等你長大我就讓月老來提親。”

小娃娃哪裡懂他的話,閉著眼專心吮著他的手指呼呼大睡。

某人說完覺得這樣特麽奇怪,特麽猥瑣,想了想,用手指輕輕一點初晨的臉頰,刹那間,還要人抱在懷裡的小娃娃,變成了大姑娘模樣,嘴裡還含著他的手指,小小的繈褓自然裹不住長大的身子,某人就這樣毫無征兆的第一回看到了姑娘赤裸的身體,等他反應過來,鼻血已經吧嗒吧嗒掉了好些,掉在初晨白嫩嫩的胸上,於是乎,某人的鼻血流的更猛了,一邊仰著頭一邊抖著手用袖子給初晨擦胸上的血跡。

明明能用一道法術解決的事,某人卻選擇紅著耳朵親手解決。

老祖宗頭一回這麽丟臉,好在沒別人看到,在莫離回來之前,將小丫頭又變回原樣,原樣送了回去。

那五個人和善和說的一樣,修為並不高,更何況胡仙姑的名字已經被他從點仙冊抹了,沒了道行,他們便只有四個人了。

不用他們出手,放金鞭就撂倒了他們所有,為首的月朝人擅長用毒,其毒不一般,對人對鬼對妖對仙都有效,卻偏偏對金鞭無效,沒過幾招就被金鞭製服了,捆成了一團。

從他們嘴裡得知,原來他們是為了月朝的皇帝來試長生藥的,希望能解決望月鱔的弊端,而胡仙姑她當日用幻術詐死,騙過所有人,橫跨草原逃去了月朝,用奪壽的法子為月朝皇帝續了命,得了重用,此次來孔永縣試藥也是她提出來的,她要將孔永縣所有人都變成不人不鬼的怪物,以報當日火燒之仇,若不是被領頭的月朝人阻止,擔心會將事情鬧大,孔永縣早就被她殺個精光了。

他們研究一年,還是沒有找出克制望月鱔副作用的法子,莫離對此並不意外,天道輪回,因果報應哪裡是他們幾人就能解決的,望月鱔吃腐屍,他們再吃望月鱔,陰魂隨行,乃是理所當然的,要想延長壽命,當然得用等值的東西來換,就像是胡仙姑奪壽,奪的是她親人的壽,她活了命,她的親人就得死,望月鱔延壽也是一樣,也得用等值的東西來換,這是不變的天道,有因必有果,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罷了。

其他幾人都被莫離從點仙冊上除了名,扔去了官府處置,那個月朝人被劉奇拎走了,幾年前他就聽說月朝的皇帝快不行了,皇帝表哥派人時刻盯著,誰知一年多前又突然大好了,原來是奪了他人的壽命,胡仙姑被除名,道行盡失,施下的術法也會慢慢失了作用,他得趁此良機乾他們一回!

劉奇連夜走了,莫離擔心月朝人使毒劉奇敵不過,將金鞭給了他防身,他們還得留在這兒處理那些吃了長壽羹的人,就沒與他一塊走。

孔永縣人吃食望月鱔是不可逆轉的,要想送走那些孤魂野鬼,超度都沒用,莫離隻得在當地蓋了一間判官廟,判官判處人生死輪回,孤魂野鬼不敢在其面前放肆,以此震懾它們最合適不過。

這次事之後,孔永縣家家戶戶掛鍾馗像,貼天師符,以至於後來慢慢建起了閻王廟,地藏菩薩廟等陰間神的廟堂,因其供奉的都是陰間神,也因此慢慢被後人稱作鬼城。

此乃後話,暫且不表。

莫離處置完胡仙姑四人後已是後半夜,推門聲驚醒了秋軟軟,秋軟軟摸了摸初晨熟睡的小臉蛋,起身迎了上去。

“處理完了嗎?”

“嗯,差不多了,只是後續還有些繁瑣,恐怕要在孔永縣多待上幾月了。”

莫離說著,擰了塊帕子擦了擦臉,秋軟軟給他將外衣脫下來,正要給他掛好,被他從身後抱住了。

“軟軟,來一回。”

秋軟軟一愣,雖沒推開他,但還是拒絕道:“別了,初晨還在呢。”

“沒斷奶的娃娃哪知道什麽。”莫離說著手已經揉上了自家媳婦因懷孕而更為豐滿的奶兒,輕輕揉一揉就擠出了不少香甜的奶水。

“自懷上小家夥,軟軟就不準我親近,好不容易恢復好了,這兩團還常常被小家夥霸佔著,軟軟怎就不心疼心疼我。”

秋軟軟聽著他這話不由得好笑,瞧給他能耐的,做父親的,竟還吃女兒的醋,哪回少給他做了,一逮著機會就可勁兒折騰她,不過確實比起生孩子前少做了不少。

“那你輕點來,要是把初晨鬧醒了,你就別想繼續了。”

秋軟軟話音剛落就被莫離吻住了嘴,一邊親一邊將她抱起放在桌上,手順勢摸進了她的衣襟裡,揉捏著飽滿的奶兒,直給兩團把玩得奶汁四溢,沾了一手香甜的奶水才停下,張嘴含住一顆紅珠,用力吮吸了兩下,咕咚吞下初晨的口糧。

秋軟軟推推他,提醒道:“別喝多了,到時女兒沒得喝了。”

有一回就是,被他喝得一乾二淨,給初晨餓著了,奶娘的初晨又不願吃,最後還是先吃了些糖水止了餓。

莫離隻得張嘴松開,在另一邊再喝一口就不喝了,給女兒留著。

莫離隔著褻褲摸著濕透的細縫,湊過去親吻住小媳婦微張的紅唇,輾轉纏綿,他發現小媳婦生了孩子後身子愈發敏感了,只是簡單親吻兩下,就能撩撥起來。

莫離輕輕給她褪下褲子,手指探進其中,感受著久違的緊致。

鬧騰著的夫妻倆不知道屏風後面多出了一個人,抱著小初晨消失在了屋內。

“做父母的人了,在娃娃面前還這麽不知羞,教壞我媳婦了怎麽辦!”某人碎碎念著,抱著小初晨坐在客棧屋頂上,眼見著小娃娃又拱著頭往他胸前找吃食,趕緊伸出手指給小丫頭含著。

小初晨叭叭兩下又睡熟了,某人的耳朵又紅了,又想起了上半夜做的壞事,又覺鼻子發癢,趕緊仰起頭,去看天邊的月亮。

紅著耳朵的某人輕輕拍著懷裡熟睡的小人兒,輕聲道:“媳婦兒,快些長大吧……”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