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國師他寵妻成癮》硬核番外一
馬車晃晃悠悠在道上行駛著,搖晃得人昏昏欲睡,秋軟軟窩在莫離懷裡,懷裡抱著睡得正香的小初晨,劉奇和慧果坐在外面趕車,他們這是趕去孔永縣。

前幾天莫離接到孔永縣的地仙善和的傳信說孔永縣近日出了不少怪事,他對付不來,請他前去看看。

莫離掐指一算,確是有異,便打算去一趟。

雖路上帶著妻女不方便,但更不放心她們不在他身邊,也就帶著她們一塊兒來了。

至於劉奇等人,聽說他要去收妖,都不用打招呼,出發那日一個一個都屁顛屁顛地跟了上來。

劉奇也是心大,就這樣跟著他一起出京,就不擔心蘇少酉趁他不在翻天了?

莫離將擔心問了他,劉奇擺擺手道:“就讓他一回又如何?”

劉奇嘴上說的大方,心中卻在偷笑,蘇少酉那廝天天被長公主纏著下不了床,才不用擔心呢,更何況他還吩咐暗衛偷偷給長公主下春藥,絕不讓蘇少酉有機會下床作亂。

瞧著劉奇不懷好意的微笑,慧果默默移開視線,不用想,替蘇少酉默哀就是了。

幾天后,一行人到了孔永縣,他們是下午進的縣城,在一家喚做留客的客棧落了腳,是特意在留客客棧落的腳,聽善和說這家客棧不尋常。

善和說,一年前留客客棧還並非客棧,而是一家飯館,生意並不好,後不知從哪兒得了張方子,一道長壽羹吸引了不少人,生意慢慢紅火起來,老板擴建成了如今的客棧,聽說馬上要建成酒樓了。聽著似乎沒有什麽不尋常,但他家的長壽羹有些不尋常

他家長壽羹不知何時起受眾人追捧,善和也十分好奇,那日他心血來潮化作尋常人來留客飯館嘗一嘗他家頗有名氣的長壽羹,誰知這麽一嘗就停不下來了,每天不吃一回他家的長壽羹就抓耳撓腮心發慌,怎麽怎麽都消停不了心中的那股渴望,每回都忍不住去吃了,可次數一多,他發現只要他一吃長壽羹,修為就會倒退,偏偏又控制不住自己想吃的欲望,極為反常。

他私下與人悄悄調查過,卻每次見到長壽羹都會被長壽羹的香味吸引,不管不顧去吃一碗長壽羹而忘記初衷,他著實沒有辦法,才不得已求助莫離。

善和說著,每說到長壽羹三字時都會下意識舔舔嘴唇,可見心中對其有多喜歡。

其實莫離一見他,就看出了些許端倪,他是地仙,是仙家,看其面相卻有化魔的趨勢,周身都是死氣和陰氣,不像是個仙家,更像是個大魔頭。

莫離都能看出來,秋軟軟更是,看善和狀況已是不佳,若再拖些時間,估計真的回天乏術了,不僅修為毀於一旦,最擔心還是怕入魔,一旦入魔,周遭百姓就完了。

地仙都如此了,那那些尋常人呢?豈不更加嚴重?可他們進城時並未發現有何異樣。

秋軟軟抱著初晨,輕輕推窗,往下看去,出門她還是怕紅瞳嚇著人,所以進孔永縣時還是戴著幕笠,此時摘了幕笠,往下看去,街上行人不多,但都是正常的,只是孔永縣內被死氣環繞,十分壓抑。

初晨在娘親懷裡叭叭吃著自己的小手指,全然不懂大人們的擔憂。

善和又說,孔永縣不知何時起,夜間比白日熱鬧,好些鋪子現在隻開夜市了,留客客棧就是,現在隻開晚鋪,其他時候都是客棧營生,住他店的外鄉人能優先品嘗長壽羹。

莫離接過秋軟軟懷中的女兒,給小家夥擦擦口水,說道:“那今晚就先試試他家的長壽羹吧。”

小初晨圓溜溜的大眼睛瞧著自家父親,瞧著他因說話動作的嘴唇,咧嘴笑,瞧著女兒的笑臉莫離面上神情不由緩了緩,從乾坤袋中拿出一瓶香爐灰和一張黃符交給善和,讓他燒了黃符,將符灰和香灰混水衝服,可祛除他身上的陰晦氣。

善和趕緊應是,照他所說喝了,黑乎乎的水一下肚,肚子裡頓時一陣翻湧,然後不受控吐了,吐出一大堆臭氣熏天的穢物,把大家夥都熏出了房。

劉奇一邊作嘔一邊問道:“這是怎麽回事?怎比大糞還臭!”

還不待莫離回答,不知何時飄出來的道墟先說了:“陰穢之物自然奇臭無比。”

小初晨被熏得哇哇大哭,心疼壞了天上的某個人,直怪莫離沒有三思而後行,偏偏他還不能插手,只能乾著急。

慧果不急不忙從手中的包袱裡拿出一撮艾草和陳皮,撚成一團,用火折子點燃,才散了這股味兒。

等善和吐完,整個房間已經被熏得進不得了,好在善和能用法術收拾了,沒讓送水來的小二發現異樣,但莫離還是讓慧果幫著善和用艾草和陳皮在房間內熏了半個時辰去去味兒,他們也就趁這個時間去城裡轉一圈。

孔永縣比起一般縣城人要少好些,大街上冷冷清清的。劉奇借著買東西的名頭,向一家開著門的綢緞鋪裡的掌櫃打聽了一下,掌櫃說的和善和的一樣,說不知從何時起大家都習慣晚上出來溜達,等晚上就熱鬧了。

劉奇有些納悶,白天不熱鬧晚上熱鬧,那不是鬼城了?

劉奇正要走,被一個男人喚住了,男人問他是不是外鄉人,是不是來找人的?

劉奇一愣,順著他的話就應承下來,說自家大哥是遊商,出門好幾月了都不見回家,嫂嫂十分憂心,便托他出來找找大哥,他一路打聽,到了這兒。

男人四處瞧瞧,把他拉到一旁,說道:“那估計你是找不回你哥哥了。”

劉奇不信道:“兄台您可別嚇我,我經不得你這一嚇。”

男人見他不信,說道:“我是四方書院的先生,你若信得過我,就跟我去個地方,我仔細和你說說。”

劉奇拱手作了一揖,說道:“我自然信得過兄台。”

劉奇跟著他走了,背在身後的手,偷偷打了個手勢,暗中保護的暗衛不著聲色地走了一人去知會莫離他們了。

綢緞鋪掌櫃擦了擦眼,剛剛他似乎瞧見死了一年的胡見一了。

劉奇跟著他去了不遠處的四方書院,書院裡人不多,其他人見著男子都會喚一句胡先生,見此,劉奇放心了些,跟著男子去了他們書院的藏書樓。

男子說他叫胡見一,是土生土長孔永縣的人。

胡見一從書架上翻出一本書,翻到某一頁遞給劉奇,說道:“我先前聽你在向掌櫃打聽留客客棧,我正好知道一些事情,留客客棧不尋常,你哥哥恐怕就是在此出了事。”

聽了他的話,劉奇嚴肅了神情,看他遞過來的書,一看笑容就淡了,“望月鱔?”

“正是,望月鱔吃腐屍生長,是極陰毒之物,不知留客客棧用了什麽法子,用它製成長壽羹,讓人吃過一次後就欲罷不能。”

劉奇抬眼看向他,問道:“你是怎麽知道這些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