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當前位置 > 情色工口 > 衆裡尋她
《衆裡尋她》番外十六 金風玉露一相逢 薛儀X陳明玉 完結 H
這天,是九月廿八,宜嫁娶。

風和日麗,天朗氣清,靖武侯家的小公子與陳國公府的小姐喜結良緣,成為近日裡京城的一件大事。

要說這兩人是如何相識的,或許只有千金閣的酒樓小二知道,為了自家酒樓的生意,他逢人便說二人緣起於自家酒樓,一見鍾情,目光相纏,再也分不開。

因此,千金閣這段時間的生意異常火爆,許多貴公子貴女都有意來此喝酒閑聊,說不定也能像這二人一樣看對眼,順道解決了自己的姻緣大事。

靖武侯府內,穿著大紅嫁衣的陳明玉坐在灑滿花生和喜果的大床上,身邊的丫鬟正往一側的酒杯中倒交杯酒,等著姑爺回來與小姐一起共飲。

一隻修長的大手掀開了朱紅的簾子,薛儀走了進來。

目光直直的望著新娘打扮的她。

他方才在外面飲了許多酒,白玉般的臉頰有了幾縷紅暈,越發襯托的風流恣意,唯有那雙含水的桃花眼目光灼灼,望著自己的新婚妻子。

丫鬟正要行禮,被薛儀揮手退下。

這裡是他們的獨自空間,他不想任何人來打擾。

陳明玉察覺到那人逐漸走進,小臉罕見的逐漸變紅。

越來越近,直到,那雙烏黑馬靴出現在她的眼下。

小手抓緊了膝蓋上的喜服,卻聽到男人的輕笑聲,低沉好聽,像山間清泉。

“明玉,別緊張。”

似乎還帶著幾分揶揄。

“胡說,我才沒緊張!”

陳明玉受不了他這樣撩撥自己,抬起頭欲與他對峙,卻因為大紅蓋頭遮住了自己的小臉,隻朦朦朧朧看到一張英俊的輪廓。

絲綢拂過自己的臉面,那張俊臉的主人已經輕輕扯去了她的蓋頭。

紅燭掩映之下,君子如玉。

薛儀看著故作鎮定的嬌妻,低下頭,一把摟住新娘子的細腰,將她打橫抱起。

陳明玉驚呼,卻被他以吻封緘。

一吻結束,陳明玉已經有些氣喘籲籲,只聽到身旁的男子低沉的嗓音:

“明玉,我帶你去個地方。”

“什麽地方?”

陳明玉不解的問。

新婚之夜,他想帶著她去哪裡?

“去了就知道了,你只需要抱緊你的夫君。”

這人說起情話來也是越發熟練,陳明玉被他撩撥的心頭一動,索性她也不是拘泥禮教的性子,摟住自己夫君的勁腰,任由他帶著她飛上夜空。

夜幕沉沉,往下望去,只看得到萬家燈火,耳邊還傳來風的聲音,兩人都會輕功,因此飛起來毫不費力,幾個輕點便來到了二人初相識的地方。

千金閣。

陳明玉頓時笑了。

他們二人第一次相遇,便是在這裡。

那時她因為容玨公子要成親的事情喝的酩酊大醉,他因為薑小姐要嫁給他人的消息喝的神志不清,她見這位少年公子癡心一片卻得不到半點回應,與自己同病相憐,一時心軟,便拍上了他的肩。

之後,二人便仿佛被拴上命運的紅線,似乎怎樣都離不開彼此。

薛儀望著夜色下一襲紅衣的明豔妻子,目光溫柔,向她伸出雙手:

“明玉,過來。”

牽起她的小手,帶著她走進千金閣。

陳明玉被眼前之景驚住,在門外時她就沒聽到任何聲音,原來是他早已將此地包了下來,上下兩層,均掛上了大紅綢緞,儼然一派新婚景象。

走上紅木樓梯,推開樓梯口的第一扇門,那是他們第一晚的房間。

如今被裝扮成新房的模樣,等待著兩位新人光臨。

“明玉可還喜歡?”

紅燭喜燈下,公子轉頭回望,語氣輕柔。

“喜歡,十分喜歡。”

他真是有心。

摟在腰間的大手將她按得更緊,陳明玉整個人都埋進他的懷裡。

“這裡,才是我們的洞房花燭夜。”

“嗯。”

陳明玉乖巧地點了點頭,抬起小臉,湊近那張等待許久的薄唇,兩唇相接,纏綿廝磨,似乎永遠不會分開。

“啊···啊···”

熟悉的呻吟聲在這間屋子裡回蕩,和幾個月前一樣,女子的叫聲清脆哀婉,還帶著淡淡的沙啞,聽上去十分撩動人心。

“明玉,你這裡怎麽越來越大了?”

薛儀覆在赤裸的妻子身上,把玩著她的兩團奶子,發覺一隻手都握不住,兩隻手一起握住那隻圓潤的奶子,放在掌心搓揉。

俊龐埋進雙乳之間之間,咬一口頂端的茱萸,將那軟軟的奶頭含進嘴裡,吸吮成硬硬的櫻果。

“嗯嗯···還不是你···這幾日···”

陳明玉低低的嗔怪他。

明明成婚前幾日男女雙方是不能見面的,這人偏偏每天半夜翻她家的軒窗,說想念的厲害,她經常被他半哄半強迫著就抱去了床上,二人早已有了魚水之歡,因此沒多久就滾做一團,被翻紅浪。

若不是他按著她的小嘴,她的叫聲勢必會引來府中的侍人。

收到愛妻的怒視,薛儀唇角微勾,也不回應她,而是更用力的含住她的奶頭。

嘖嘖吮吸,牙齒輕咬著潔白的乳肉,像是在吃一塊鮮美的魚片。

“嗯···輕些···”

“嘖嘖···不行,明玉喜歡我重些,莫害羞。”

說話之間,下腹輕輕擺動,深埋在嫩穴內的陽具碾過剛剛被操過一遍的媚肉,滾燙的感覺從穴內傳至陳明玉的心口。

“啊呀!不要了···”

“明玉,我才射了兩回···今晚可不會這麽輕易放過你···”

親了口哀叫的唇瓣,薛儀急急動作,十分有技巧的肏乾起她的小屄來。

抽插之間,方才射進去的精液順著通紅的性器流了下來沾濕了二人的恥毛,又被迅速的肏穴動作拍打成點點泡沫,黏在女子腿心嬌嫩的肌膚上。

已經風乾的精液和嶄新的液體混在一起,看的薛儀欲火更烈,頎長的腰背挺直,用著三長兩短的頻率乾著身下的嬌妻。

“啊啊啊···”

眼看著她又要到高潮,薛儀突然抽出性器,還帶著嫩穴內的水兒,滴滴答答,打濕了陳明玉的下腹。

突然被抽去快樂的源泉,陳明玉十分難受,伸出手拉著自己夫君的大手,分開雙腿讓他進來。

“明玉乖,我們換個姿勢。”

似乎是想起了什麽,薛儀一把抱起欲求不滿的嬌妻,將她放在了窗前的太師椅上。

翹起小屁股背對著他,大手拿過一旁的假陽具,對準分開的兩瓣陰唇,插進了中間。

“啊···”

猛然進來一根冰涼的物事,讓陳明玉瞬間想起了二人第一次的場景。

那時,她也是這樣,被這人按在窗前,含著一根玉勢···

原來這人心裡想的是這個。

“明玉,說你心悅我。”

薛儀的神情變得幽深莫測,眼底笑意深深,咬著身前承歡的人兒的小耳垂。

“嗯?”

陳明玉低低地呻吟著,緩緩地說道:

“我···我心悅你···”

“乖寶,我也是。”

說完,薛儀便取下了那假陽具,換上自己的入了進去。

水聲漸起,淫液四濺,春情在這間屋子裡盡情彌漫。

若不是她一時心軟,也不會與他一世糾纏。

若不是他不願放手,又怎會如今抱得佳人歸?

你我的緣分,在這間酒館裡的第一眼,就注定了。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薛儀摟著自己心愛的嬌妻,入得越發暢快,最後一刻,在陳明玉顫抖著噴水時,將大股精液射進了她的子宮裡,與她一並高潮。

吻著她潔白的耳垂,薛儀低低地在她耳畔道:

“和你說個秘密,從那天涼亭再見你,我就知道,這個女子,我此生再也不會放手了。”

作者有話說:

這對活寶的故事就到這裡啦。

一開始只是一時興起,沒想到這一對CP能獲得那麽多小可愛的喜歡,作者菌就給他們一個圓滿的HE啦。

卑微的來打個小廣告:

隔壁夢間集請小可愛們收藏鴨(づ ̄ 3 ̄)づ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