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愛我們小說狂人的話,可以多多使用登入功能ヽ(●´∀`●)ノ
登入也能幫助你收藏你愛的小說~跟我們建立更深的連結喔 ♂
《在暴雪時分》第66章
尾聲

  在紐約公寓附近的那個小球房裡,正是最熱鬧的夜晚。

  小球房的包房裡,有一個五歲的女孩和一個六七歲模樣的男孩子在吵架。

  「你知道,我爸爸是誰嗎?」女孩眼睛圓溜溜的,白嫩嫩的小手拍著球臺邊沿,「是中國檯球隊的隊長,東新城的負責人。」

  「過去的,你爸已經卸任了,」男孩拍著小女孩的腦袋,毫不留情地再次重複一個殘酷的事實,「東新城是我爸一手壯大的,告訴你很多次了。」

  ……

  小女孩一癟嘴,跑出去,沒多會兒,抱進來了一個小凳子。

  她放下,擺好,又跑出去,沒多會兒,再拖進來了一根公共球杆。她爬到凳子上,將球杆搬上球臺,凶巴巴地說:「你開球!」

  男孩子無奈地望了她一眼。

  女孩子才五歲,力氣不夠大,單獨打一個球沒問題,想要衝開一桌球沒戲。

  所以每次都要他來打第一杆。

  男孩子看女孩這麼較真,也沒辦法,走出去,挑了一根看上去還算趁手的杆子回來。想著一會兒被打輸了,又要哭,於是把包房裡的那扇門給關上了。

  ……

  包房外。

  有個人坐在九球的球臺旁,在陪著一個白髮蒼蒼的外國老頭打球,兩人還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不去看看你的女兒?」老人問。

  那個人不太有所謂:「鬧著玩兒呢。」

  每隔幾天就要大吵一架,吵不過就要切磋,每逢切磋必輸,大哭一場。

  都成了固定遊戲了。

  外邊是暴雪來襲。

  室內熱火朝天,還在有人在大聲叫著,要冰鎮啤酒。

  林亦揚坐在檯球椅上,在看著表,在琢磨著要不要回去公寓看一看,怎麼她還沒醒。這念頭剛冒出來,就看到門口有個小身影,沿著臺階跑下來,滿身都是雪,帽子上也是。她怕自己身上的雪蹭到別人身上,一路走一路讓著,摘下帽子。

  隨即環顧球室,在看到林亦揚時,笑了。

  跑過來的同時,習慣性看那個小包房,果然門又關上了。

  「又吵架了?」她把羽絨服脫下,放在檯球椅上。

  兩隻手插到林亦揚的運動上衣口袋裡,被他自然地握住了手。

  林亦揚點頭。

  天天看這倆吵架是一個不錯的消遣。

  林亦揚自從被江楊套牢在東新城後,用了七年時間將東新城帶入了一個新軌道,等運行順利,剛好江楊宣佈退役。

  江楊退役當天,東新城就被林亦揚還回去了。

  林亦揚沒有一點留戀,照他自己的話說就是:當初是在救火,責無旁貸。

  老師離世,江楊傷病,他臨時插手頂上。

  但說到底,他還是喜歡閒雲野鶴的閒散生活,打打世排比賽,教教愛好者們打球,培養培養一些新人,開開不盈利的小球社。這才是他追求的生活。

  因為紐約公寓在這裡,所以林亦揚最後也把這間小球房也盤下來了。

  練球方便。

  孫洲跟著搬到紐約這裡,華盛頓球房交給了另外的人。

  她進來沒多久,孫洲就衝了熱咖啡送過來,殷果剛接到手裡,就聽到一聲大哭。

  殷果險些被嗆到,不厚道地先笑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不是自己親生的……但實在是——每天都要哭,已經麻木了。

  突然,門被一下子拉開。

  屋子內的小女孩拖著球杆,滿眼、滿臉都是淚地走出來:「爸……他說你從小就打不過他爸,所以我才打不過他……是不是真的?」

  林亦揚正拿著一個巧粉,抹著球杆杆頭:「你信嗎?」

  小女孩紅著眼,悶著想了幾秒:「不信。」

  「不信就對了。」他笑。

  殷果把咖啡塞給林亦揚,跑過去想給女兒抹掉眼淚,被女兒用手擋開了。某方面,她是真像爸爸……悶不吭聲用毛衣袖子擦著眼淚,又拖著球杆走回去,帶著哭腔說:「再來一局。」

  說完,主動把門給撞上了。把自己親媽給關在了門外。

  殷果懵懵地看著門,回頭看林亦揚:「你小時候也這樣嗎?」

  林亦揚一笑,算是默認了。

  他俯身,右手一用力,衝開了剛被擺好的一個菱形。

  啪地一聲撞開了滿桌彩球。不間斷落袋的聲,一桌球只剩了三顆,最後連九球也滾到了老人家面前的球袋,應聲而落。

  九號球直接落袋。

  如同,當年江楊來到紐約和他見面的那一局。

  開球一杆,就贏了第一局。

  那天,倆人還在聊,殷果是哪國人,怎麼認識的。

  自己還在想,要不要下個表情包,用來和她聊天……

  心結打開,重回賽場,兄弟團聚,那兩年真是發生了許多的事。

  這一晃多少年了。

  他贏了這一局,看向被女兒冷落,鬱悶坐在檯球椅上抱著咖啡在喝的殷果,低聲用英語問老人家:「我老婆漂亮嗎?」

  老人家點頭,豎起了一個大拇指。

  林亦揚心情愉快,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了半塊沒吃完的黑巧克力,沒幾口,巧克力吃完了,紙攥成團,丟到了角落的垃圾桶裡。

  他把球杆放到架子上,把羽絨服給殷果披上:「帶你去吃晚飯。」

  「我去叫他們出來。」殷果要去叫孩子們。

  「他們剛吃完。」他說。

  小孩子吃飯早,剛給倆人吃了披薩和意面,正好喂飽了在球室玩,省心。

  林亦揚摟著她往出走。

  大門外,雪大片在往下落,人來人往,行色匆匆。

  遠近的道路旁都堆積了厚厚的白色積雪,林亦揚看到有流浪漢在門口避風雪,笑著遞出一包煙,指了指球室門內,說了句進去避。

  他把殷果的帽子給她戴上,用左臂將她摟到了懷裡,和她走入了風雪裡。漫天的雪裡,路燈一盞盞綿延向遠方,照得整個夜空都是昏黃的顏色。

  殷果走到一條人行小路上,被林亦揚拉到了右側。

  「為什麼每次你走小路,都要把我拉到這邊?」又沒有車,也不危險。

  這些年冬天來了幾次,好像總有這種印象,他會喜歡在小路上把自己拽一下。每次她都覺得奇怪,但每次一晃就過去了,沒深琢磨,也沒特地問過。

  林亦揚指公寓樓下一個個斜向下的樓梯:「怕你摔進去。」

  「原來你是怕我摔進去?」

  「你以為是什麼?」

  ……

  在法拉盛,第一次他這麼做的時候,還以為他是強迫症。

  殷果望了一眼公寓底下滿是雪的臺階,終於又解開了一個多年的謎團。

  這個男人,還真是,不問就不說,能悶一輩子。

  怎麼被他追上的?太神奇了。

  她的靴子不停在一層新雪上踩下新鮮的腳印,跟著林亦揚的腳步,他慢慢地走著,等著她。她呵了一口白氣,偏過頭,對他笑:「明天去法拉盛吧?」

  林亦揚點頭:「好,去法拉盛。」

  她開心地笑了,那個地方對自己很特別。

  一切都始於那裡,那間華人球房。就是在那裡,她才見到了一個真實的林亦揚。

  那天,也在下著雪。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