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黑之魔王》第699話嬌小的人質
【誒嘿嘿嘿,歡迎啊、小姑娘們,歡迎來到白色的希望之船,白色希望四號船!】

一陣突風將甲板上的煙霧吹散,不對、這毫無疑問是風魔法。煙霧被吹散之後,一個身形巨大的男人帶著大量部下現身了。

在舷橋前正要下船的我現在正趴在甲板的角落,煙霧被吹散的現在,能很好的看清情況。

【那傢夥就是船長嗎?】

【不單是船長。是我們幫、席爾瓦裏安·家族的幹部】

原來如此,不懂。

不過、因為順勢一起趴著的地痞男的解說,明白那個男人就是船長了。

白色希望、名字是這麼叫然而一點都不白的破船,船長的著裝算是挺講究。就好像是那種海盜電影裡登場船長。

紅色的條紋衫,再披著帶有羽飾的白色毛皮披風,要說的話更像是黑幫頭子。

年齡是開始出現皺紋的中年,體格似乎是不錯,不過有啤酒肚。臉上有一條傷疤、與少許燒傷,是個怎麼看都不老實的傢夥。

不過、值得注意的不是這個怎麼看都渾身散發反派氣場的船長,而是那傢夥右手握著的鎖鏈...連著的、一名小女孩。

【莉莉安!】

【太好了,平安無事】

因為煙霧散了,兩名已經登上甲板的少女,也看得很清楚。

從兩人的反應來看,她們的目的就是救出莉莉安,那個被船長抓住的幼女。

【餵,那小女孩是怎麼回事?為何、被拴著】

【啊啊,出發前船長買的。用項圈牽著走,理由也能猜得到吧?】

也就是說,蘿莉控嗎。不對,應該說是戀童癖嗎,以那麼幼小的孩子為對象的話。

特意準備項圈,就給一件薄襯衣,就這麼帶在身邊。至少、這個待遇、可不像是當寵物養啊。

真是、讓人反感。

【雖然是有想過,唿嘿嘿,當真闖上船了呢。膽量不錯啊,小姐們】

【趕緊放了莉莉安!】

【如果好好放人的話,可以饒你一命】

甲板正中間,金發的女孩架著劍與斧的雙刀流,褐色的女孩舉著杖,讓像是薄霧一樣的白色魔力纏繞全身。

【哦哦,那可是這邊的台詞啊...特意來救這個一隻小鬼,很重要啊,這傢夥的命!】

【嗚嗚!】

拉起鎖鏈,然後被牽著項圈帶動嬌小的莉莉安被整個提起來,發出痛苦的呻吟。

不好,對那種幼童動粗的話,真就無可挽回了。

【丟掉武器。別用魔法。在你們有什麼動作之前,我就能殺了這小鬼,看了就懂吧,啊啊!】

一邊大聲怒吼,船長顯擺著拿出亮堂的短劍,抵住莉莉安的脖子。

【咕、嗚嗚...唔嚕嚕!】

【等等,不行】

金發女孩怒目而視一臉憤怒,散發著立刻就要衝上去的氛圍,被搭檔的褐色女孩阻止了。

那是自然,就這樣遵循憤怒衝出去的話,船長會先殺了莉莉安。更何況,還有跟班拿著武器護住四周,其中也有拿著法杖正行使防禦魔法的傢夥。

僅僅是正麵砍上去,還不一定能突破手下的防守呢。

有效的人質,充分的護衛。湊齊這些條件,就已經是船長的勝利了。那傢夥氣定神閒,看樣子是早就預料到這兩名少女會來。

這樣的話,勝負在開始前就已經分曉了。

【我說,那些女孩殺了船長,搶走小孩逃跑,會怎樣?】

【這不廢話,對席爾瓦裏安的成員下手,自然不會默不作聲。只要還在這裡,就會被二十四小時盯著】

【沒有其他追兵,或者是保護者嗎】

【小哥你是真的毫無常識啊。在這個卡拉馬拉沒人會去找官兵。那幫傢夥就只會為錢行動的傭兵。而且還是一群懶鬼】

【是嗎,聽到這個我放心了】

畢竟,上來就是通緝犯可是敬謝不敏。

即使逃跑,也只有以奴隸買賣為生計的黑幫會過來找茬的話,嘛、應該搞得定。即使反殺回去,也不會有什麼心理負擔。

【餵,怎麼了!動作快點,小鬼要死了哦!!】

這麼吼叫著,船長繼續提起鎖鏈。

莉莉安就這麼被項圈吊起來,就好像是上吊一樣,伸直雙腿撲騰著。

圓潤的翡翠眼瞳,隱忍著痛苦與恐懼的淚水,她說到。

【姐、姐姐...快點、逃...】

不是救我,而是逃走嗎,她這麼說著。

堅強的孩子。

即使是孩子,也能理解自己處於生死關頭,即使如此,那個孩子也更擔心來救自己的兩名少女嗎。

那份溫柔,與獻身,然後是勇氣,將我那無聊的迷茫全部打消了。

【啊啊,現在就來救你[反器材射擊]】

黑色魔力、與被壓抑的憤怒一起形成了、漆黑的疑似穿甲彈。

悄無聲息的在手邊浮現兩發漆黑的彈丸。

以防萬一,這裡就同時打出兩發。

【餵?小哥,那是啥—】

咚!激烈的發射聲將地痞男的台詞打消了,兩發彈丸疾馳而去。

【要我等到什麼時候!我可不會一直默不作聲臭小!?】

一發、打穿船長的頭。

說到一半就臉上中彈,發出怪聲瞬間變成屍體。

拿小孩當人質,這種暴行想讓他用餘生去彌補,但是考慮到現在的緊急性,只能選擇即刻射殺。對於惡棍來說即死是便宜了,就只好、祈禱他下地獄去受罪了。

這個距離、視野清晰。有自信能一發爆頭,以防萬一,第二發將船長握著短劍的左手腕擊飛了。

和計算中一樣,在不傷到莉莉安的前提下,讓凶器與手腕一起退場了。

我的黑魔法[反器材射擊],是為了沙拉曼達的鱗片之類的,擁有頑強防禦力的魔物為對手而開發的。沒有任何強化魔法的人類肉體之類的,能像紙片一樣簡單打爛,不知為何,比我印像中的威力、似乎是要大得多。

因為憤怒所以對魔力的控製出錯了嗎。不對、我認為是適量的...不對不對,比起那種事,已經起事了,現在容不得任何猶豫。

發出反器材射擊的同時跑出去,在甲板上全力奔跑。

沒有任何人,來阻止我。

在部下意識到船長的頭被打飛之前,我就來到莉莉安身邊了。僅僅是幾十米的距離,以我的腳力都不用一秒。

【—哦】

回收被放開的莉莉安。

正想要抱起倒伏與地的嬌小身軀,才想起自己的雙手正被銬著呢,憑蠻力破壞。瞬間拉斷。真是脆弱的手銬啊,這也是便宜貨。

一秒內解開手銬,這一次好好將莉莉安抱起來。差點就當扛米袋一樣往肩上放,覺得有點可憐就改變了想法,變成抱在胸前。

就這樣抱起莉莉安之時,船員們終於是反應過來了。已經有人開始舉起武器了,不過在揮出武器之前,煙霧的黑魔法就炸開了。

【[黑煙]】

【唔哦哦哦!?】

【餵、餵,這傢夥是誰!】

【比起那個,船長被幹掉了!該怎麼辦啊!?】

黑色的幕布那邊,能聽到船員慌亂的喊聲。你們就先這樣,互相喊話吧。

拋開他們,我直接跨步到愣在甲板中央的,為了救出莉莉安而闖上船的兩名姐姐麵前。

【騙人...】

【為、為什麼...】

看到無法相信的事務,金發與褐膚女孩都一臉驚愕的表情直愣愣的抬頭看著我。

嘛,像這種千鈞一發的危急關頭,一個沒見過的傢夥闖進來救場的話,是理不清想法吧。如果是像英雄一樣戴著麵具穿著披風的話,應該會更帥吧。不過那也挺可疑的呢。

【要逃跑了。有定好逃跑路線嗎?】

【這、這邊!】

【跟過來】

很好很好,不愧是正麵硬闖。有好好的決定好逃走路線。

總之先問問兩人是正確的。我隨便亂跑的話,這是死路、之類的也有可能。

只不過,逃出去之後、要怎麼辦。

明明我自由的異世界生還總算是開始了,突然就捲進這種突發事件,應該說是我自己一頭紮進去了,的感覺嗎。今後要怎麼處理,人生經驗匱乏的我,是完全想像不出來啊。

不過,總有辦法,不對,一樣要想出辦法來。抱著這種毫無根據的決心,我追著跑得比我想的要快的兩名少女。

離開沙漠中的港口,穿過昏暗的通道,跨過微微發光的魔法陣,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正在化為廢墟的街道上奔跑。

【這裡就是卡拉馬拉嗎?】

如果是的話,那還真是寂寥的街道啊。和想像的不一樣。

【這裡是大迷宮第一階層!】

【只有一些鶸,很輕鬆】

兩名少女一邊奔跑一邊自信滿滿的說著。

大迷宮第一階層,這還真是跑出來一個充滿遊戲氛圍的詞啊。這就是真正的地城,或者是類似的東西吧。

【雜魚、在那邊瞎晃悠的怎麼看都像是殭屍一樣的-】

【殭屍!】

是麼,果然那就是殭屍嗎。

只有骨頭的骷髏怪、惡靈一樣半透明的傢夥有在機動實驗裡遇到過,那個擁有腐敗肉體的不死族還是第一次看到。

總之,先開一槍一看看吧。

咚!隨著發射聲威力比『反器材射擊』要弱的[步槍]射向目標。雖然彈頭小了一圈,但是其威力要破壞人體還是完全足夠的。

只會慢慢挪的殭屍,要爆頭就很輕鬆。前進方向上、前方百米左右有四隻在閒逛,全部都照著頭打過去了。

【不愧是你】

漂亮的將四隻的頭部擊飛,褐膚的女孩這麼說到。預期不知為何顯得很驕傲。

【說回來,這是要去哪】

【首先前往附近的安全區】

【積攢的話語,就在那裡說吧】

安全區嗎,是指在這個廢墟街裏晃蕩的殭屍進不去的地方嗎。

再說、我也差不多想聽聽事情原委了。至少、先互相自我介紹吧。現在、唯一知道名字的,就只有緊緊抱著我脖子的莉莉安醬而已了。

就這樣,適當處理路上遇到的殭屍,在廢墟街上大概跑了十五分鐘左右。

我們抵達了一處幾乎沒有坍塌,鋼筋混凝土建造的五層建築。

一樓上二樓的階梯已經徹底坍塌,通過由上層垂下繩梯上下。即使殭屍晃悠到這附近,這樣處理也不會讓它們爬上來。

窗戶什麼的都用木材擋住,無法從外麵看到內部情況。

唔嗯,這麼一看,還真像是電影裡主人公們躲藏的建築呢。安全區,雖然是這麼說,也不是有那種用神聖魔法讓讓殭屍無法靠近的機關,僅僅只是在構造上防範殭屍入侵的建築物而已。

嘛,在這種地方,只要不是喧嘩吵鬧應該也沒事吧。

來到最上層的五樓,我們終於是要休息了。

【終於、是可以好好說話了】

唿、唿出一口氣後,我將一直抱著的莉莉安放下來,怎麼、不想下來。頑固的抱著我的脖子,完全沒有離開的打算。

【已經沒事了,好了,回到姐姐身邊吧】

【...嗯】

以一副非常不情願的樣子,莉莉安離開了。

別擺出那麼遺憾的表情啊。從這裡離開的時候,我會再抱著你的。

莉莉安就這樣小步走向兩位姐姐。

【莉莉安!】

【啊啊,真的是太好了...】

【姐姐,對不起】

三人抱成一團,感人的再會。

嗯嗯,太好了。雖然完全不懂其中緣由,完全不後悔出手相助。

美麗的姐妹情...真的是姐妹嗎?髮色瞳色膚色,甚至連耳朵形狀都有微妙區別,共同點就只有都很可愛這一點。

總之、莉莉安稱二人為[姐姐],當是姐妹應該也沒問題吧。

雖然她們現在很高興,但是現在可不是幸福結局啊。就像那個地痞男說的一樣,殺了那啥啥家族成員的船長,那個組織就會一直派遣追兵。

至少、想見證她們獲得安全保障。

不過、我只是現場偶遇的完全無關的外人,在她們看來或許會想要避免繼續共同行動。

總是,現在就先一起商量這方麵的問題吧。

我一邊慢悠悠的想著這種事情,一邊眺望著美麗的姐妹重逢。

那麼、一直這樣感動下去也不是個事,兩位少女擦拭著歡喜的淚水,終於重新麵向我。

【首先、就先自我介紹吧。我叫黑乃—】

【黑奈大人!】

【黑奈大人—!】

這樣稍微有一點發音錯誤的叫著我的名字,金發娘與褐膚娘一起,撲向我懷裡。

【黑奈...?】

【好想見你,一直、一直都好想見你!】

【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了...】

稍微等等,這是個什麼感人的再回劇情。這不是剛才、你們和莉莉安就做過了吧。這和我沒關係。

話說是叫[黑奈大人],這麼想的話,這二人是將我錯認成其他人了吧。

真的嗎,還有其他人和我一樣一臉惡像嗎。雖然是有世上長得一樣的人有三個這個說法,加上異世界的話就有六人了嗎。

【你們想先等等,冷靜下來,認錯人了】

【FU!?】

【怎麼會、騙人!】

【真的,我的名字是黑乃,不是黑奈。你們再好好看看臉。或許是和黑奈很相似,一定是認錯了】

【唔—、姆姆姆...】

【唔嗯,這...】

為了確認真偽,一臉認真的金發娘睜著赤色的雙眼,褐膚娘睜著青色的瞳孔仔細端詳我的臉。稍微、有一點害羞,為了解除誤會,即使是這張不方便見人的臉,也只能讓她們好好看看了。

【果然還是黑奈大人沒錯!啾!】

【這張臉,這個味道,不會錯的。啾】

左臉和右臉,被兩名少女親吻了。

我說,叫黑奈的,你讓這個年紀的少女做這種事嗎,這麼說、你丫的是個蘿莉控咯...

【就先、等一下,稍微離開一點,冷靜一下】

稍微閉嘴了一下,就這麼被用啾啾熱烈歡迎了,急忙和她們拉開距離。

【啊—,更多、kiss me—!】

【感動的再會。應該接受更多的吻】

【都說了,我不是黑奈,是黑乃!】

大條了,照這個流向,就會變成和兩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未成年人進行不純異性交友了,這可不是能夠被原諒的事情。不可原諒的是那個叫黑奈的混球,絕對不是我,向孩子出手真是個渣渣。即使、兩人是將來有望的美少女也不該這樣。

【到、到底怎麼回事!】

【黑奈大人,該不會...已經不記得我們了?】

終究、被拒絕到這個地步的話兩人也會聽我說話了。

雖然覺得對臉上佈滿陰霾的兩人過意不去,在這裡撒謊也無濟於事。我就這樣有話直說,將事實告訴她們。

【聽好了,我的名字是黑乃,黑乃真央。才剛剛來到這裡,和你們兩,是在今天,第一次見麵】

沒錯,我才剛從研究設施裡逃出來,非要說在這異世界裡有任何熟人的話,就是那個多嘴的地痞了。其他、就沒遇上任何人了,毫無疑問的和她們沒有接點。

【怎麼這樣...為什麼...黑奈大人,蕾琪的事情,已經忘了嗎...?】

唔、糟了,金發娘開始哭起來了。

強烈的罪惡感。即使只是謊言也好想說[當然記得啊!],但那沒有未來所以無法說謊。

沒辦法,這只是一場不幸的誤會。我只是一個路人,一個會多管閒事的男人,不是她們心心念念的黑奈。

【不記得了...忘了...就、就是這樣】

與失聲痛哭的金發娘不同,褐膚娘似乎注意到真相一樣抬起臉,伸出手指著我。

【知道了,黑奈大人是失去記憶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