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入使用能幫助您收藏更多喜歡的好書,
希望大家都能多多登入,管理員在此感激不盡啦!
《重生後,我的奶貓變成了瘋狗》第70章
☆、第70章 番外五 楊修逸x蘇以彤 檸檬精

  楊修逸有個小冊子,每天隨身攜帶,上面記的滿滿的,都是他對燈籠的研究成果。

  楊修逸,渡雪山莊繼承人,未來的莊主,有房有車的成功人士,一直奮鬥在解讀蘇以彤的第一線,風雨兼程,從不懈怠。

  藍色,代表蘇以彤在自閉。

  紅色,代表極度興奮。

  檸檬黃,代表蘇以彤酸得很。

  粉色,代表欣喜和喜歡。

  綠色,代表周圍有人頭上有綠光,他在幸災樂禍。

  除了不自知的情況,蘇以彤也可以人為地改變燈籠的顏色,總的來看,紅藍色極少出現,粉色偶爾會出現,檸檬黃出現的頻率很高。

  蘇以彤看到北逍和俞音的婚房會酸,看到紀飛雨和俞歌每日在皇城的伙食會酸,看到大哥二哥釣到了大魚會酸,看到江南賭場裡有人贏了錢會酸,看到渡雪山莊的倉庫的時候也會酸。

  本質就是個藏得很深的檸檬精。

  「彤彤。」楊修逸站在渡雪山莊的倉庫裡,看著被照成檸檬黃色的牆壁,無可奈何道,「這些以後都是你的。」

  燈籠好了。

  除了這些以外,燈籠的顏色有時會混搭,燈籠上有時候還會出現符號和文字。

  只能說當初滿世界逃命的俞音和秦霜寒真的不是正常人,兩人逃著命還很有閒心,給蘇以彤的凝魂燈附加了這麼多功能。

  這一點,楊修逸十分感激俞音和北逍,所以謹遵蘇以彤的吩咐,時不時會給那兩人送點醋和榴蓮,楊修逸單方面覺得俞音和北逍應該很感動。

  楊修逸從小就很好學,這一點,在他記錄詳細的小冊子上就能體現出來,學海無涯,學無止境,他一直致力於探索蘇小燈籠新的色彩。

  例如現在,楊修逸看著身邊土黃色的小燈籠,有點遲疑,試探著地問:「彤彤,你……想要了?」

  是介於檸檬黃和土黃色之間的那種黃,楊修逸有點不確定了。

  原本面無表情的蘇以彤聞言瞪了他一眼,憤怒地跳下凳子走了。

  楊修逸提筆,在小冊子中「想要」兩個字上畫了個叉。

  渡雪山莊的小少主時隔一年重返渡雪山莊的事情,傳遍了整個人族,渡雪的長老和前輩們紛紛喜極而泣,紛紛夾道歡迎少主回來。與此同時,京城中紛紛傳聞,渡雪山莊的少主從南海帶回來一個小仙女。

  山莊裡很多人去過昔草谷,見識過俞音在昔草谷的那一戰,知道蘇以彤根本不是什麼小仙女,而是一位惹不起的大佬。

  大佬跟著他們少主回了渡雪山莊,山莊裡很多人慌得不行。

  楊修逸回渡雪山莊的第二天,正堂裡站著一群穿得花花綠綠的小姑娘。

  「你們……來做什麼?」楊修逸剛踏入渡雪山莊正堂,就被嚇了一跳。

  蘇以彤氣定神閒地坐在椅子上。

  一個長老偷偷看了一眼身份不明的蘇以彤,小心翼翼道:「這些都是莊子下的人送來的,以後都是少主的人。」

  從那個時候開始,蘇以彤的燈籠就變成了神奇的黃色。

  楊修逸抓緊一切時間趕走了小姑娘們,蘇以彤卻也氣跑了,長老們瑟瑟發抖,知道自己闖禍了。

  楊修逸沉思片刻,在小冊子上記下了新的內容——

  黃色,代表著蘇以彤在不滿。

  楊修逸是不會讓蘇以彤不滿的,渡雪山莊裡立刻換掉了一大批人,只留下能把蘇以彤哄開心的標準舔狗。

  兩日後,渡雪山莊少主剛歸來就要大婚的消息傳遍了整個人族和妖族,成親對象的身份,再度震驚了所有人。

  醫修蘇以彤,昔草谷脾氣古怪的木落姑娘,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知道他要成為渡雪山莊的少夫人,很久沒看熱鬧的修士們都沸騰了。

  楊修逸的動作真的很快,成親那天,燈籠又變成了紅色,南海島上眾人,聽說兩人要在人族成親,紛紛拎著榴蓮不遠萬里地來了。南海眾人,一個比一個好看,穿得一個比一個嬌艷,看得很多人族修士眼睛都直了。

  其實,也不止修士——

  來看熱鬧的北逍和俞音,默默地看著學弟和一個「南海姑娘」聊得正歡。

  蘇以彤的四弟星星眼:「你們中原人都像你這麼威武雄壯嗎?」

  學弟秀了秀上大臂的肌肉,點頭道:「是的。」

  「你們中原人都像你這麼有男子氣概嗎?」蘇以彤的四弟紅著臉捏了捏學弟手臂上的肌肉。

  學弟鄭重點頭:「是的。」

  「你太有意思了。」四弟激動道,「初來乍到,你能帶我去這周圍看看嗎?」

  」好啊,好啊。」學弟也很高興,一口答應了,牽著蘇以彤四弟的手,向渡雪山莊外走去。

  路過俞音的時候,陳誓眉飛色舞:「學長,我好像找到喜歡的類型。」

  俞音看著渡雪山莊的大門,目送著學弟和蘇四弟手牽手,踢踏著歡快的步伐,消失在夕陽的盡頭。

  蘇四弟穿著粉藍的小裙子,可愛的很。

  陳誓自認為找回了直男的驕傲,昂首挺胸,帶著蘇四弟在皇城裡亂逛。

  「我該不該告訴他?」俞音有點糾結。

  想來學弟也坑了他不少回,他是以德報怨呢,還是放任不管呢。

  「喝嗎?」北逍拎著山莊裡搜刮的酒來了。

  俞音捧起酒,把學弟忘得乾乾淨淨,跟著北逍一起不見了。

  身為醫修,蘇以彤很懂得養生,從不熬夜,新婚之夜也不行。

  夜色深時,楊修逸推開房間的門,看見的是塌邊熟睡的蘇以彤,楊修逸小心翼翼地把蘇以彤抱到床上躺好,給他掖好被子。

  蘇以彤迷迷糊糊翻了個身,抱著楊修逸的一條腿,嘟囔了一句:「小仙君,要養生,不可以熬夜。」

  然後他又這麼睡了過去。

  楊修逸真的好想熬夜,然而他不能,只能試圖盯著蘇以彤的睡顏醒酒,結果發現自己越醉越深。

  楊修逸無奈,從懷裡取出自己的小冊子,一頁頁開始翻開,小冊子的記錄越來越多,越來越詳細,什麼時候,什麼地點,燈籠出現了什麼顏色,都一目了然。

  通常蘇以彤睡著的時候,燈籠是沒有顏色的。

  但是今天,楊修逸覺得自己真的是醉了,因為他在門邊掛著的凝魂燈上,看到了粉色。

  他低頭看了看身邊的蘇以彤,彤彤明顯是睡著的,呼吸均勻,睡顏安靜的很,可是凝魂燈上卻出現了顏色。

  這說明,蘇以彤夢到了什麼嗎?

  粉粉的燈籠在夜色中格外的好看,楊修逸盯著燈籠看到了後半夜,酒醒的差不多了,也逐漸產生了睏意,他正準備躺下,燈籠上忽然出現了一個字。

  「逸。」

  楊修逸心頭一暖。

  彤彤這是,夢見他了嗎?

  那個字很快又消失不見,燈籠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心形。

  熬夜一時爽,一直熬夜一直爽,楊修逸睜著眼睛熬到了天亮。

  渡雪山莊中,瘋玩了大半個晚上的陳誓帶著他的南海姑娘回到了莊上。

  戀愛,從約會開始,下一步,陳誓想牽牽人家的小手。

  一定不能著急,一定要慢慢來。

  「一起洗澡嗎?」蘇四弟問。

  「這、這這不好吧。」南部人民這麼開放的嗎。

  「有什麼不好的。」四弟迷糊臉。

  陳誓在努力保持自己最後的矜持:「我們中原人常說,男女授受不親……」

  「啊?沒關係啊,咱們不是男女啊。」蘇四弟一把扯下了一點,長裙嘩啦一聲掉落在地上。

  陳誓:「……」

  陳誓:「不!!!」

  臨近天明,瞪了一晚上眼睛的楊修逸逐漸陷入了夢境中。

  「年輕人啊,熬夜傷身啊,起不來了吧。」天剛濛濛亮,楊修逸迷迷糊糊聽到了蘇以彤的說話聲。

  罪魁禍首正在氣定神閒地擺出一副醫修的姿態,教育他不要熬夜。

  「嘖,年輕人就是喜歡熬夜啊。」多年保持著中老年作息時間的醫修蘇以彤見楊修逸睏倦地很,索性也不去鬧他,拎著自己的小燈籠,去院子裡呼吸清晨的新鮮空氣。院子裡有不少人已經開始忙碌了,一群人見蘇以彤走過來,紛紛彎腰行禮,恭敬得很。

  「你們在種什麼?」蘇以彤有點好奇。

  院子裡好像正在種樹。

  其中一人道:「回夫人的話,這些是陛下送來的檸檬樹,送給您的,說是種在院子裡寓意很好。」

  「哦。」蘇以彤似懂非懂,「既然寓意好,那你們種吧。」

  「檸檬樹有什麼寓意?」客房裡,北逍問。

  「適合他。」俞音笑道。

  檸檬樹下檸檬果,檸檬樹下你和我。

  禮尚往來,蘇以彤和楊修逸給北逍送過不少缸醋了,他多少也要回個禮。

  蘇以彤在渡雪山莊裡逛了一圈,沒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只好踱回了屋裡,覺得還是楊修逸比較有趣。

  有趣的楊修逸正在熟睡。

  蘇以彤蹬開鞋子,跳上床,居高臨下地看著楊修逸,這麼大的動靜,楊修逸也醒了。

  「小仙君,別睡了。」蘇以彤慢慢在被褥上跪下來,踢開楊修逸蓋著的被褥,「奴家現在想要了。」

  「……當真?!」楊修逸不困了,早起變得美妙起來。

  「當真。」蘇以彤點頭。

  從北方到南方,再從南海一路回到京城,楊修逸終於徹底擁有了他家的檸檬精。

  檸檬精蘇以彤,從今往後,也能酸別人了。

  京城外烈陽殿的舊址處有山,陳誓垂頭喪氣地坐在懸崖邊,看著山間的夜色,沉默了很久很久。

  直到黑夜逐漸被晨曦驅散,他站起身,迎著晨風,面向冉冉升起的朝陽,大吼了一聲:「你媽的!為什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