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198:霸總小嬌妻(四十)
張姨從樓上下來的時候,蘇顏正蹲在地上給多克揉肚子,多克側躺在地上,呼吸緩慢綿長,顯然很享受她的按摩。

張姨露出一絲微笑,輕聲道:“少夫人,您今晚沒什麽重要的事吧?”

“沒有啊,怎麽了?”蘇顏停下手上的動作,抬頭問道。

“先生的意思是讓你和少爺在這兒留一晚,少爺很久才回來一次,先生雖然嘴上不說,但心裡是想他的。”

蘇顏對上張姨殷切的眼神,實在說不出拒絕的話,隻好為難地點了點頭。

張姨的目光柔和了幾分,“說起來,自你們結婚以來,還沒在老宅住過,我帶你去看看少爺的臥室。”

多克掀起眼皮看了一眼正在上樓的兩人,邁著慵懶的步伐跟了上去。

雖說是看臥室,但張姨把每個房間都介紹了一遍,霍執的臥室在最邊上,張姨打開門之後,才發現霍執在裡面,驚訝了一瞬,笑道:“原來少爺在啊,那就讓少爺給你介紹吧,我先下去了。”

蘇顏心想別走啊,別把我一個人留在這兒!

她擠出一抹笑容,“霍先生,原來你在這兒。”

霍執坐在純黑的皮質沙發上,白皙修長的手指之間夾著煙,一言不發地看著她。她還真不是一個能藏得住事的人,心裡想什麽,都表現在臉上了,就比如現在,明明皺著眉頭,卻還要硬扯出笑容。

“之前的事情,對不起,是我誤會你了…”

“進來說。”霍執打斷她的話,聲音中帶了一絲喑啞。

蘇顏走近了幾步,看著他把煙摁滅,這才注意到煙灰缸裡躺著三四個新鮮的煙頭,她心裡更加愧疚了,自她和霍執相處以來,從沒見過他抽煙,現在短時間內抽了那麽多,心裡該有多煩躁呀,看來他很在意別人對他的看法。

霍執看了他旁邊的沙發一眼,“坐。”

蘇顏在沙發的另一端坐下,艱難地開口道:“之前是我錯了,我不該那樣想你,你在我心裡是一個很正直、很好的人,對不起。”

又是“好人”,自己在她心裡就只是“好人”而已,仿佛有一把火在他的胸口燒了起來。霍執盯著她的眼睛,問道:“那你覺得,我為什麽要親你?”

蘇顏心頭一跳,沒想到他會這樣問,她不敢去回想當時的曖昧情境,隻好低垂著眼,避開霍執的目光。

“親了你之後,我在你心裡還是好人麽?”霍執側過身,盯著她的眼睛,步步緊逼。

蘇顏立刻把目光轉向別處,不敢跟他對視。她也沒想明白這個問題,她當時生氣,也僅僅是因為誤會霍執腳踩兩條船而已,誤會解開之後,她對霍執親她的行為並沒有多少責怪,可霍執又為什麽要親她呢,是氣極了還是…

“為什麽不敢看我?”霍執不知道什麽時候坐了過來,挨得極近,幾乎貼在她耳邊說話。

蘇顏偏過身子和他拉開距離,更加不敢看他。之前霍執給她的感覺一直是端肅有禮的,很注意兩人之間相處的分寸,而不是像今天這樣,侵略性十足,讓她手足無措。

蘇顏垂下眼睛,小聲道:“你不要離得這麽近…”

看著她通紅的耳朵,霍執忍不住扣住她的後腦,低頭壓了過去。察覺到他的意圖,蘇顏慌亂地將雙手抵在他胸前,顫聲道:“別…”

霍執沒有再強迫她,看著她不斷顫動的睫毛,最終沒有親下去。

他輕聲問道:“討厭我這樣嗎?”姿態太過親昵,仿佛情人之間的低語。

蘇顏微微睜開眼睛,發現霍執的臉近在咫尺,又嚇得立刻閉上,身體小幅度地掙扎了一下,很快被霍執鎮壓。很奇怪的是,對於霍執的親近,她下意識地想要逃避,可是沒有半點討厭的感覺,無論是在車裡那次還是這次。

“你不說話,是想讓我繼續?”霍執盯著她緋紅的臉頰,聲音有點啞。

蘇顏心裡一慌,抵在他胸前的雙手緊緊攥住他的衣服,仍舊不說話。

“表哥表嫂,可以吃飯啦…”傅歆兒看到這一幕,剩余的話卡在喉嚨裡,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忙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在…你們繼續!”說完砰地一聲把門關上了。

房間裡,蘇顏和霍執一站一坐,蘇顏剛聽到傅歆兒的聲音,就立刻掙開站了起來,低垂著頭,臉頰紅得仿佛要滴血。

霍執也緩緩站起來,蘇顏只聽到一陣布料摩擦的聲音,抬眼卻看到霍執已經脫了外套,裡面的襯衫扣子被他解開兩顆,露出一片白皙的胸膛。

蘇顏嚇得後退兩步,慌道:“你、你幹什麽?”

霍執指了指襯衫上被她攥出來的褶皺,眼裡染上笑意,仿佛在說:你弄皺的,不負責一下麽?

蘇顏腦中好像有一顆炸彈炸開,匆忙道:“我、我先下去了!”逃難般地出了門。

霍執盯著門口的方向,加深了唇角的笑意,她對自己也不是全然沒有感覺,他的眼中多了幾分勢在必得的光芒。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
章節問題回報:
翻譯有問題
章節內容不符
章節內容空白
章節內容殘缺
上下章節連動錯誤
小說很久沒更新了
章節顯示『本章節內容更新中』
其他訊息